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煮酒论史

上一篇: 历史上6大悲惨皇后,一代女皇武则天上榜,最惨的她遭士兵调戏!

下一篇:崇祯自杀殉国之前,为什么秘密收葬魏忠贤遗骸?原因并不简单

元稹身边的女人们

时间:2018-01-11  来源:  作者:
  

 

 

元稹身边的女人们

<?xml:namespace prefix="o" ns="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夏夜,梦入大唐,读元稹。

 

唐朝文人,最欣赏的是元稹白居易,最难认同的也是这一对难兄难弟般的花心大萝卜。

 

中国古代男人的事业人生情爱的种种表现,甚至劣根性在这两个人身上都有突出表现。在对待女人对待爱情的态度上,白居易似乎比元稹更真实一些,他从来都是只说性爱不标榜爱情,而元稹每一件风花雪月的事,都扯出一束爱情的绚丽花环进行装饰掩映,往往是这段爱情还没撕扯清楚,下一段爱情已经粉墨登场,把每一个爱过他的女人都伤得体无完肤,暗自哀叹伤不起。

 

元稹泡妞的手段很高超,上到官二代、大家闺秀、全国著名女作家,下到青楼里的卖笑女子,不论清纯型的、典雅型的还是放荡型的,不论姐姐妹妹年龄大小,他可以做到通吃,让各式各样的女人为他伤情。

 

盘点一下元稹的女人们,阵容还是蛮强大的:著名大家闺秀崔莺莺、著名高干女儿韦丛、著名女诗人薛涛、江南名妓刘采春,美艳动人的安仙嫔、美丽温柔的裴淑。当然,还有被他和白居易用作换妻游戏的杭州美妓玲珑。

 

元稹的爱情宣言是: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这些女子,哪一个是他的沧海?

 

首先出场的是著名大家闺秀崔莺莺。那一年元稹二十一岁,已经是一个有了些职权的小公务员,老妈的远房亲戚为了躲避战乱,住在普救寺,元稹一眼就搭上了这家十七岁的女儿崔莺莺。美丽清纯的少女崔莺莺被这个大帅哥的爱情打动,从一夜情到N夜情,美少女以为这辈子元稹就是她的归宿了,全身心投入到这场爱情中。元稹在海誓山盟的誓言中进京赶考,崔莺莺像所有多情小女子那样长亭送别,泪眼苦盼,盼来了元稹已经迎娶长安市长韦夏卿的宝贝女儿韦丛的消息。不知道在那场打击下,痴情的崔莺莺是怎么活过来的。她或许一生都想不明白,那曾经的恩爱难道都是假的?有些男人就这样,在仕途和爱情之间,爱情永远是不入流的,男人从来不捧着爱情饭碗吃饭,女人永远别奢望男人会为了爱情断送自己的前程。如果你崔莺莺还念念不忘那个负心男人,只能说你太傻。再说人家元帅哥还算讲情义的,若干年后腾出空来,写了《会真记》也就是《莺莺传》,后来被改写成著名的《西厢记》,你崔莺莺也算被炒红了。

 

官二代韦丛是元稹走上仕途的一块坚实的跳板。有个高官老爸,韦丛是不愁找不到好老公的,可着一京城的好小伙子跃跃欲试,等着抢市长家的红绣球。元稹捷足先登,把高官韦夏卿发展成老丈人。韦丛未必多漂亮,她不过是元稹向上攀爬的一个梯子。她究竟幸福不幸福我们不知道,据说生活上吃过不少苦,刚刚二十七岁就香消玉殒了,此时,元稹已经升任监察御史,官职不算高,在国家各部委这样的官职不过是刚刚起步,但是毕竟有了职务。有人说元稹和韦丛之间情深缘浅,其实也说不上,他们的爱情说穿了就那回事,他在和老婆秀恩爱的同时,外面也没少沾花惹草,或许敏感的韦丛发现了什么,或许听到了老公和薛涛的绯闻,心里郁闷难以化解,郁郁成疾,在元和四年盛夏时节夏花正艳的时候,这朵刚刚绽放的花儿却过早凋零了。元稹的几首悼亡诗确也感人,老婆不在了老丈人还在,以后还有用得着的地方,人都不在了,秀恩爱买回来得是厚重的政治资本。那首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是为韦丛写得吗?有人曾考证说是为薛涛写的,也真说不好呢。

 

薛姐姐和元稹之间的姐弟恋是一个不大不小的绯闻,元和四年烟花三月,元稹到四川成都挂职锻炼,慕名见到了比他大十岁的美女作家薛涛,三十岁的小男人堕入四十岁美女作家的情网。猜想那时节的薛涛一定是是丰韵迷人的,她的气质、学识、谈吐,是元稹见过的所有女人中最优雅最有品位的。他迷上了薛姐姐,没几天就和她同居了,而且一住就是一年多。此时知书识礼、温婉多情的韦丛拖着病弱的身子正在家为他乖乖做守望者,元稹躺在薛姐姐的绣床上陷进温柔乡的时候,他还能想起他病病歪歪的老婆吗?对于元稹,薛涛是动了真情的,这个阅人无数的女诗人一生中用情最深的是这一次,伤的最狠的也是这一次。当她全身心投入到这场轰轰烈烈的爱情中不能自拔的时候,元稹却离开了四川,临走时也情深意浓地许诺有机会来娶她。情人一去再无消息,薛涛知道她已经被彻底抛弃了,如果说崔莺莺用忍了断了这场情缘,韦丛用死了断了情缘,薛涛则是用了若干年才靠理智默默放下了自己的感情。她的痛苦和挣扎只有她自己知道,痴心碎成一地碎片,一片片拾起来一片片拼凑到一起,从此她带着一颗破碎的心活下去。

 

就在薛姐姐那边还撕心裂肝思念他的小情郎元稹的时候,元稹已经在越州搭上了刘采春这座美丽客车,江苏艺妓刘采春以靡靡之音红遍江南,虽然她名下有一个老公,那不过是做样子打掩护的。元稹一到越州,立即投入到刘采春火热的桃色绯闻中,别的官员搞绯闻都是地下的,元稹则把这场情事搞得轰轰烈烈有声有色,还为这个风尘女子写了一首《赠刘采春》。这场恋情像午后的雷阵雨,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刘采春大概见惯了这种花心男人,一笑而过,只当是刮过一阵清风,她已经把男人看透了。在此期间元稹还曾经把好朋友白居易的女朋友玲珑借过来付费同居了一段时间,青楼里走出来的玲珑和刘采春一样,很平静地接受了这份不知道算不算爱情的风花雪月的过往。被男人玩弄的早已没心没肺不再拿着尊严当饭吃的这些欢场女子,她们的心态是玩弄男人,元稹以为自己把这两个女人玩弄了,其实他不知道,他不过是她们的战利品。

 

薛涛那边还泪汪汪等着元稹娶她呢,元稹这边早就把他的薛姐姐忘掉了,如果说他和刘采春、玲珑都是逢场作戏,娶安仙嫔做二奶就有些动真格的了,不过,正房的位子还空着,貌似薛涛还有希望,很快,貌似也不存在了,这个职位就让一个名叫裴淑的女人占领了。和那些对元稹动过感情最终毫无结果的女人们比较,安仙嫔和裴淑算是胜利者,但是这些生活在情爱阴影下的胜利者每天过的也是惶惶不可终日的生活,她们随时要防备这个花心的情种又投入另外某个女人的怀抱,随时准备做弃妇。

 

做元稹的女人着实是不容易啊。

 

趟过无数沧海,经历了数不清的风花雪月,元稹居然还敢说爱情,还厚着脸皮为每一个和他有过瓜葛的女人们写诗写小说写剧本作为留念。一边悼亡,一边怀旧,一边偎红倚翠,一边用带电的目光搜寻下一个新的目标,把一系列娇艳动人的美女制作成一群衰败哀伤的怨妇。这个男人幸亏生在唐朝,倘若生活在今天的互联网时代,学会了网恋,还不知道毁伤多少无辜红颜呢。(李婍)

 

 

 

 

0 0 收藏 分享

上一篇: 历史上6大悲惨皇后,一代女皇武则天上榜,最惨的她遭士兵调戏!

下一篇:崇祯自杀殉国之前,为什么秘密收葬魏忠贤遗骸?原因并不简单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