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煮酒论史

上一篇: 日军战败后,还有一支“顽强”军队躲在中国地下,其结局很是残忍

下一篇:还原真实的东北王——不朽的传奇张作霖

青帮少爷要留洋(上)

时间:2017-12-07  来源:  作者:
  作者:三户一朵
有谁知道,70年前上海滩的“留洋潮”有多少精彩“花头”吗?看看当下满大街的留学中介广告,几乎用着一样的忽悠词汇,留学培训班更是挂着各种“名师外教”的高大上头衔,可是,若是与三十年代两个青帮“少爷”的留学预备班相比,如今所有的“天价贵族班”、“速成精英班“都统统是老土了。
(英国剑桥大学)
说的是1936年,两个上海滩的“阔少爷”准备去英国留学。他们的身份极不寻常——乃是青帮大佬杜月笙与姨太太所生的两个儿子。而他们请来的那位“教师爷”更是身份显赫,是中国著名实业家、“煤炭大王”刘鸿生的四公子刘念智,当年才24岁。这位“白富帅”毕业于剑桥大学经济系,之后在英国会计事务所实习。在英国打磨七年,成就了这位浑身镀金的“顶级海龟”。四少爷刘念智,才是这个留洋故事中最为出彩的角色。他是被逼无奈才当了一回“留英培训“的独门教师,却自始至终没有用一本教材,也没有收一分钱培训费。其中的缘由是外人难以想象的。
我是1978年在上海见到当年这位“教师爷”的。虽然”文革“刚刚过去两年,他也还穿着蓝布中山装,但他身上并没有那种曾经被打倒在地的落魄资本家的胆怯神态。相反,尽管已年届67岁,他却仍旧身型高大挺拔,目光犀利,言语坦率直击要害,并且始终掌控着和我谈话的主导权。在我采访笔记上留下的谈话记录,今天看起来依旧“气场”十足。
(1978年,67岁的刘念智在家中接受采访)
我们的谈话主题,原本是围绕上海解放初期,刘氏企业家族与陈毅市长的交集,然而他开口便直言不讳,与众不同:
“像我这样的资本家是不容易对付的,我是英国剑桥大学学经济的,我父亲是精明能干的商人,从开滦煤矿上每年就能赚进100万两银子。我们这种人和国民党,和日本人、英国人、美国人都打过交道。要不是陈老总,是压不住我们这些人的。我偷税、漏税、行贿这一套,都做习惯了,资本家解放前都有两本账的,不偷税那是‘寿头’(上海话意思是傻瓜)。“
当时的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资本家如此“大言不惭”的自白,与荣毅仁的采访谈话相比,听他说话直率痛快得多了。他谈到上海的三教九流,谈到刘氏企业能够立足上海的成功之道,自然就说到了和上海的帮派势力打交道的过往。他有几分自豪地说:“杜月笙都请我去做过他儿子的老师。”我觉得这句话背后一定有故事,便沿着这个话题和他聊开了,没想到背后牵出的故事,堪称一段经典。
当时24岁的刘念智刚从英国学成归来,自信满满,准备在刘氏企业经营中大展身手,父亲刘鸿生却认为他不懂上海世面,没有权势人脉,难成大事。父亲的第一个要求,竟是要他投靠青红帮势力。父亲对他说:“四儿,只要给杜月笙投个帖子,点上一对蜡烛,磕三个头,逢年过节去问个好就行了,你愿意吗?”这可把“四少爷”吓了一跳。谁不知道这帮派老大杜月笙是和黄金荣一伙,贩毒起家,开妓院设赌场,绑票勒索无恶不作,他这个英国名校毕业生怎能堕落到与帮派为伍呢?他断然拒绝了父亲的提议,表示说自己要做受人尊敬的企业家,而青红帮是混迹社会底层的势力,上不得台面的。沾上帮派名声,会影响自己将来的前程。
(上海巨鹿路675号,刘鸿生建于1918年的花园豪宅)
刘鸿生当时听之一笑,并没有强迫儿子按自己的意志“入帮”。其实,刘念智还记得自己刚刚六岁那年(1918年),刘家新建的豪华花园楼房落成(巨鹿路675号花园,现为上海作家协会),刘鸿生大宴宾客,上海滩的名流显贵云集一堂,青红帮三巨头黄金荣、杜月笙和张啸林也都前呼后拥地一起到场庆贺。他知道商人需要结交政商两界权势人物,但没有必要“卖身投靠”帮派组织呀。这事就这么搁下来了。
很快,父亲给刘念智派了回国后的第一份工作,是去下属企业中华码头公司当一名普通会计员。父亲交代说,千万要放下小老板、留学生的架子,和码头上一切人做朋友。于是,刘念智每天早晨搭第一班小火轮去浦东码头上班,中午便在码头上和职工一起吃饭。不久,问题就来了,他发现码头的谢姓总经理指使手下的一套班底,公开盗窃码头仓库的多余”包子“(米包、糖包)和”地脚煤“,由心腹手下大量偷运出去卖掉并私分赃款。他向父亲报告,不料父亲早已知道并且默许这些事。父亲说:“码头工人都是帮派控制的,这些‘地头蛇’是不能得罪的,我们还要依靠这个谢经理来掌控码头的各个帮派头目。要让他有些钱赚,才会安心为我们做事。”
又过了两个月,有一天,刘鸿生突然将儿子叫到办公室,兴冲冲地说:“你要走运了,杜先生有事要你帮忙,这是一次接近杜先生的好机会啊!”原来,杜月笙最宠爱的七姨太要将两个宝贝儿子送去英国留学,杜老板刚才亲自给刘鸿生来了电话,说是要请刘念智去给他两个儿子做老师,每天上两个小时课程,教他们学会英国一些社交上的礼仪和语言。刘念智觉得很突兀,也很不情愿。从他内心来讲,是一百个不愿意为了去巴结杜月笙而给两个少爷做家教。可是父亲的指令很明确:明天就要开始上门授课。这一夜他辗转反侧,不知做这个特殊的“家教” 会是什么滋味。
浮生场微信:tymedia2002
如果我们打动了你
0 0 收藏 分享

上一篇: 日军战败后,还有一支“顽强”军队躲在中国地下,其结局很是残忍

下一篇:还原真实的东北王——不朽的传奇张作霖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