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煮酒论史

上一篇: 下面的力量

下一篇:河南地缘格局 | 华夏中原的辉煌、衰落与复兴

岳飞死,是因为情商低么?

时间:2017-12-05  来源:  作者:

这个时代,大家都讲情商。

情商怎么算高低呢?取决于会不会做人。

“学习XX的说话之道”、“YY的情商是不是够高”,如是云云。最妙的是,常有各色后宫传说,古来贤君名将,要靠一些有现代智慧的女主角(许多还是穿越的)指导:该怎么做人,怎么韬晦。跟高情商的主角们比,古之名将都蠢惯了似的。


类似的“古人不如我聪明”,就催生以下理论:

岳飞三十九岁上死了,是因为情商低,太耿直。他建议宋高宗解决皇位继承人问题,又要“迎回二圣”,才让赵构生了杀心。总而言之,岳飞太耿直,太不会做人了。


果真如此么?


————————————


且说立储问题。

当时,金国要扶植钦宗之子赵谌薇傀儡皇帝。岳飞打探到了,私行去见高宗,请立皇储。这么做,一来挫败金国阴谋,二来表忠心,三来私行今剑,给皇帝的隐私留足了面子。

好比日军扶植汪精卫时,李宗仁私下找蒋先生要他立建丰同志为继承人。这哪里是低情商?分明是高情商+高智商啊。


且说二圣问题。

绍兴七年,宋徽宗死在北国。金国也大忽悠,说要扶植钦宗即位。这种大是大非的问题上,岳飞立刻不说“迎回二圣”了,改要求迎回宋徽宗灵柩和韦太后们,这意味着,他一直强调宋高宗的正统性。高宗大为赞赏。


所以了:岳飞从没真触过宋高宗的忌讳。相反,他一直精确又细腻地,照顾着赵老九的情绪。


————————————


至于其他场合,岳飞会做人么?


宗泽大概不会觉得岳飞不会做人。

早年,宗泽要教岳飞阵法。岳飞其实不在乎这个,但说了那句名言,“阵而后战,兵法之常;运用之妙,存乎一心。”他想说的是后半句,但前半句给老领导面子。宗泽也点头。


张用大概不会觉得岳飞不会做人。

张用在江西为寇时,岳飞写信劝降。第一句“吾与汝同里”,咱俩同乡。之后就吹自己的战绩。末了说“今吾在此,欲战则出,不战则降。”不卑不亢地劝降,又给了对方面子。张用一句“果吾父也。”降了。


当朝宰相赵鼎,大概不会觉得岳飞不会做人。

平了襄汉,岳飞立刻辞制置使,请让其他重臣经营荆襄。懂得避嫌。


黄佐大概不会觉得岳飞不会做人。

黄佐投降了岳飞,岳飞表授他武义大夫,独自到黄佐那里,摸人家背夸人家,许诺黄佐立功可以封侯,又试探性地问,让你回去洞庭湖做内应,如何?——对黄佐信赖到这程度了。黄佐感泣,誓以死报。


为岳飞奋勇作战,在小商河战死的杨再兴,先前做盗寇时,曾经杀了岳飞的弟弟岳翻。他投降时,岳飞告诉他别念旧恶,要以杀敌立功为第一。杨再兴感念岳飞大恩,舍生忘死,为国捐躯。杨再兴大概至死都不会觉得,岳飞不会做人。


韩世忠更不会觉得岳飞不会做人。

宋高宗赵构要削兵权,第一个预备对付的是韩世忠。岳飞悄悄通知韩世忠,让他来得及进宫哭诉,举起只剩四只手指的双手,让赵构念及他的大功,心软了。所以之后岳飞被捕,岳云与张宪被杀,韩世忠冲到秦桧府里怒吼:

“莫须有三字何以服天下?!”


话说,宋高宗赵构自己,真觉得岳飞不会做人么?

岳飞年少爱喝酒,赵构让他到河朔别多喝,岳飞便从此戒酒。

与曹成作战时,岳飞特意叮嘱张宪,“诛其酋,抚其众,慎勿枉杀,累主上保民之仁”——不要乱杀,要成全陛下的仁德。他是处处给赵构留面子。

刘豫兵马要打来,中兴四将另外二位刘光世和张俊怂了,想撤。岳飞当时眼睛有病,但一听到宋高宗宣召,立刻带病赶来。他来时,刘豫的兵已经撤了。赵构却很满意,亲口对赵鼎说:“刘麟败北不足喜,诸将知尊朝廷为可喜。”他也是知道,岳飞给足自己面子了的。

之后赵构立了太子,岳飞见过后,立刻大喜说中兴基业有望。既忠于天子,又忠于他的继承人。处理得还能更精妙么?


天下人都不会说岳飞不会做人。

岳家军冻死不拆屋,饿死不掳掠。军纪严明,几乎千古无二。四太子南下时,河北人都不肯听他的,人民天天盼望岳家军来。

说岳飞风头太盛么?然而张浚说岳飞的风格是“避宠荣”。岳飞一向懂得避嫌,不断推让各色封赏。并不让自己处于嫌疑之地。


岳飞刚直,但并不笨。耿直又聪明,方能三十来岁就睥睨天下。

当世唯一能说岳飞不会做人的,大概只有他儿子岳云:因为岳飞严格要求,导致岳云多少次舍生忘死立下战功,爸爸却不给他报功。


所以,岳飞明明挺会做人的,怎么还是会死呢?

因为,很遗憾:你赶上臭流氓在位,再会做人,也没法子。


————————————


宋高宗赵构是个什么人呢?怂人。

当时南宋要定都,李纲他们的建议是:长安,高屋建瓴;洛阳,坐镇中原;建康(即南京),那已经是偏安了,如果去了建康,就无法恢复中原了。

赵构突破底线,去了临安(杭州)。杭州很好,但不是一个中原王朝该有的格局。

赵构还是个昏君。赵鼎、李纲、张浚们,都吃过他的亏。王朝粗定,第一件事就想着削军权,对付韩世忠——韩世忠功高盖世,还救过他的命啊!


秦桧是个什么人呢?奸人。

秦桧害死岳飞、投降议和不提。后来他做宰相十九年,厚颜无耻,坑害忠良。陆游科举时比他儿子考得好,秦桧都要特意打压下去。禁止民间修野史,让自己儿子掌握史馆,迫害言论自由。


赶上这对昏君奸臣,昏君急着削兵权,奸臣急着割地求和。君臣蛇鼠一窝,岳飞再会做人,又怎么逃得过呢?事实上岳飞之死,本就无证。秦桧捉了岳飞来,让万俟卨拷问了两个月,却毫无证据。逼得秦桧只好说岳飞的罪,“莫须有”。


究竟什么样的人,会觉得岳飞这种堂堂正正又聪明善于处事的家伙,不会做人呢?

也就是秦桧、万俟卨和宋高宗,这几个小人了。

正常人在小人眼里,怎么都是不会做人的——因为他们就是要搞你。


————————————


您大概明白了。


一般人读点二手史料,很容易将自己的日常经验应用到历史人物身上,“我比古人聪明”,真相信十万大军的管理者、位极人臣的干部,比自己笨。

但这还是小问题。


更进一步的是,许多人读史,已经习惯用厚黑来定义高情商了。

高情商,会做人,是好事。

但前提是,你得处于个正常的环境里,并且做个好人。


有些人在邪恶的屋檐下,低头久了,所谓“与恶人居,如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亦与之化矣。”就相信了些扭曲的理念:好人不做,教人做佞臣奴才,好适应这种扭曲的环境。

似乎学会做奴才,才算是会做人。自己懂点小把戏,却反过来觉得岳飞这等统率十万军、名闻天下、智勇足备千古称之的人物,不如自己聪明。

同样读历史,有人学会怎么做人,有人学会怎么做奴才。


后者也许是迫于生计,也可以谋取利益闷声发大财。但若以善于点头哈腰自豪,处处站在上位者视角要求自己,还处处要求正常人也学着点头哈腰,就未免太把自己当秦桧了。





上一篇: 下面的力量

下一篇:河南地缘格局 | 华夏中原的辉煌、衰落与复兴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