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情感爱情婚姻

拜托大家帮我分析一下,是不是这样证明已经出轨? 第4章

时间:2019-01-11 12:37:10  来源:  作者:诗缘情而漪靡

我把手机放回去的时候他醒了,警觉地去枕头边摸手机。吃过早饭,儿子关在屋里写作业,我来到他屋里,他转过脸不看我,我坐在他身边,温柔地说:“有什么事告诉我吧,我保证听完就过去,以后绝不再提。”
听到我这么说,他慌乱和逃避的眼神突然变得近乎歇斯底里,大吼:“你让我说什么?说什么?你有完没完!”我说:“小声一点,别让孩子听见!”他也不在乎,继续吼叫,说我无理取闹。我说因为你一直没解释,我就是觉得奇怪,为什么,什么情况下会在深夜宾馆里拍这样的照片,他说不为什么,为什么拍,当时什么情况他全忘了,你爱咋咋地。我说夜里孤男寡女的,而且屋里一看就只有两个人。他说是三个,然后就作势打电话问小黑和另一个女同事小高。他认为我会阻拦他,但是我也很想听听他们之间的互动是怎么的,就说你打吧,我听着。他就拨了小黑的号码,提示音说:“您呼叫的号码无法接通。”
他说电话不通怎么办。我说打小高的。他打了,没人接。片刻那边电话回过来,问找她干吗。老公说:“咱们去Z市的时候住哪个宾馆还记得不。”高说:“好像叫凯莱?”老公:“凯仕莱吧?”高:“对凯仕莱凯仕莱!”老公:“住几楼来?”高:“四楼。403,404.。你住403我们404。”
我顿时感觉疑点挺大的。先别说小黑的电话为何不通,高不接电话然后回过来就疑似在串供。话说距离拍照那次出差已经一个半月,况且这期间又出差了好几次,而且刚刚又从Z市回来,她怎么就知道是问的7月底那次呢?而且这么长时间了,可能会记得那次住在几楼,房间号也毫不犹豫的一口说出来了,怎么也得有个思考过程吧?
我怀疑那次就没有第三个人,是两个人一起去的。
但是我没有任何证据,只好表示相信他。最后我说,“反正你们男女同事交往有点随便,影响不好,你是很古板的人,我难以想象你会深夜去女同事房间,人家还衣衫不整头发凌乱。”他说,“这算什么?你不知道他们在一起闹得多厉害,我说过他们,你们不能这么闹,早晚得出事。”据他说这个小黑特别风骚,到处勾引别人。但他是好人,没有做什么事,云云。
他又说,他们单位对这种事管得很严,,一经发现会受处分甚至开除。所以他是不会这样做的。
我说:“你既然这么说,瓜田李下都知道,以后你得避嫌。不能和她以及别的女同事过多接触,最好调个岗。他同意了。我说,再一个,你不要和她微信私聊了。反正你们有六个共同的群,工作上事情可以在群里说。他也同意了。说话的说话我拿着他手机,同意后我就把小黑从微信通讯录删掉了。
这天上午他说要去帮他妈妈买个冰箱,就出去了。下午我们带着孩子一起去看他妈妈,回到家5点左右,他把手机充电了,这时手机铃响了,因为我坐在插座旁,看了一眼,是小黑,我说:是XXX。老公就接了。他平时接电话,如果是男同事,一般打开免提,声音很大。有时候声音很小很温柔,还得躲到厕所或者阳台去接,我就不知道什么人打来的了。
这天因为刚刚出了点事情,所以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免提打开了。那边说“你给我打电话来?刘...刘主管?”
可能觉得语气显得太熟了,也或许怕旁边有人,后边仓促加油了个称呼。我认为如果是一般同事,尤其是年龄有差距的异性,通电话时一定会先说称呼的。老公说:“哦可我打过去是无法接通。”小黑:“我给你发图片发不过去哎。”老公:“不用了,我有了。”
“发的什么图片?"挂了电话我问。他说是他刚在群里问谁有上次活动的照片。我说我把她删了。老公立即恼怒了,脸色铁青。我说上午我给你说了哦!你说不私聊了我就删了。他突然狂怒道:“你丢我的人我弄死你!”我说你们工作上事可以在群里谈,再说不还有QQ吗?急事也可以打电话,没必要私加微信,你和工作群里其他人也不是微信好友呀!也沒和其他人聊过嘛。”他可能无话可说,跳起来抓我,我躲开了他圆瞪双眼,眼睛血红,从茶几上顺手抓起了一把核桃钳子,对着我脖子夹过来,吼叫着:“我用这个夹死你!!!”
我一看他失去理智就到一旁离他远着,他还暴跳如雷:“你败坏我,我早晚治死你!”我说,你自己也说和她关系超越了友谊,要是避嫌,同意删微信,你不愿删就再加上,冲我发什么火?吓着孩子了。”他仍然大吼着,说我丢人败坏他了,一定弄死我,我早晚得死他手里。儿子听见不对劲早出来了,问怎么了,他仍歇斯底里地吼叫。我就回我屋
我就回我屋把门反锁了,他吼叫了一阵过来砸我门,要我开门,我不开。儿子看这阵势,已经哭得不行了,他还喝斥儿子。后来停了一会在外面让我开门,我还是不开,他说你出来我们谈谈。我说:“等你冷静下来。”
然后他说:“我现在冷静了,你出来!”我说:“你不是要弄死我?”他说:“我不弄死你,你这样无理取闹我们没法过,不行就离吧。”我说,行,你冷静冷静,明天商量怎么离。他还是在外边吼叫,说我揪住一点事不依不饶,不信任他,说我逼他,什么什么的。NND我要是不信任他还到不了今天这样呢,所有钱都交给他,去哪儿,多晚回家从来没问过他,查岗什么的,我现在有疑问不能问一句吗?我都是很小的声音,怕孩子听到,是他大吵大闹的,现在说离婚的也是他。
本来我没打算离婚,因为儿子是那种很敏感易受伤的性格。现在看他这样,我想离就离吧。但是如何分财产,以后如何安排孩子我一点头绪也没有。我就收拾了几件衣服,带了些钱,准备先去宾馆住一夜,想想怎么办。我是一个坚强的人,自认为内心很强大。但是收拾东西的时候却悲从中来,忍着没有掉眼泪。心想:要是爸爸还活着多好!今天写到这里,又想掉泪了,想爸爸。
等我慢慢回忆,不久又有惊天逆转,呵呵。但是现在也没有尘埃落定,不好说
在我收拾东西的时候,他一连串得给我发了几条信息,如下图


我把手机放回去的时候他醒了,警觉地去枕头边摸手机。吃过早饭,儿子关在屋里写作业,我来到他屋里,他转过脸不看我,我坐在他身边,温柔地说:“有什么事告诉我吧,我保证听完就过去,以后绝不再提。” 听到我这么说,他慌乱和逃避的眼神突然变得近乎歇斯底里,大吼:“你让我说什么?说什么?你有完没完!”我说:“小声一点,别让孩子听见!”他也不在乎,继续吼叫,说我无理取闹。我说因为你一直没解释,我就是觉得奇怪,为什么,什么情况下会在深夜宾馆里拍这样的照片,他说不为什么,为什么拍,当时什么情况他全忘了,你爱咋咋地。我说夜里孤男寡女的,而且屋里一看就只有两个人。他说是三个,然后就作势打电话问小黑和另一个女同事小高。他认为我会阻拦他,但是我也很想听听他们之间的互动是怎么的,就说你打吧,我听着。他就拨了小黑的号码,提示音说:“您呼叫的号码无法接通。” 他说电话不通怎么办。我说打小高的。他打了,没人接。片刻那边电话回过来,问找她干吗。老公说:“咱们去Z市的时候住哪个宾馆还记得不。”高说:“好像叫凯莱?”老公:“凯仕莱吧?”高:“对凯仕莱凯仕莱!”老公:“住几楼来?”高:“四楼。403,404.。你住403我们404。” 我顿时感觉疑点挺大的。先别说小黑的电话为何不通,高不接电话然后回过来就疑似在串供。话说距离拍照那次出差已经一个半月,况且这期间又出差了好几次,而且刚刚又从Z市回来,她怎么就知道是问的7月底那次呢?而且这么长时间了,可能会记得那次住在几楼,房间号也毫不犹豫的一口说出来了,怎么也得有个思考过程吧? 我怀疑那次就没有第三个人,是两个人一起去的。 但是我没有任何证据,只好表示相信他。最后我说,“反正你们男女同事交往有点随便,影响不好,你是很古板的人,我难以想象你会深夜去女同事房间,人家还衣衫不整头发凌乱。”他说,“这算什么?你不知道他们在一起闹得多厉害,我说过他们,你们不能这么闹,早晚得出事。”据他说这个小黑特别风骚,到处勾引别人。但他是好人,没有做什么事,云云。 他又说,他们单位对这种事管得很严,,一经发现会受处分甚至开除。所以他是不会这样做的。
我说:“你既然这么说,瓜田李下都知道,以后你得避嫌。不能和她以及别的女同事过多接触,最好调个岗。他同意了。我说,再一个,你不要和她微信私聊了。反正你们有六个共同的群,工作上事情可以在群里说。他也同意了。说话的说话我拿着他手机,同意后我就把小黑从微信通讯录删掉了。 这天上午他说要去帮他妈妈买个冰箱,就出去了。下午我们带着孩子一起去看他妈妈,回到家5点左右,他把手机充电了,这时手机铃响了,因为我坐在插座旁,看了一眼,是小黑,我说:是XXX。老公就接了。他平时接电话,如果是男同事,一般打开免提,声音很大。有时候声音很小很温柔,还得躲到厕所或者阳台去接,我就不知道什么人打来的了。
这天因为刚刚出了点事情,所以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免提打开了。那边说“你给我打电话来?刘...刘主管?” 可能觉得语气显得太熟了,也或许怕旁边有人,后边仓促加油了个称呼。我认为如果是一般同事,尤其是年龄有差距的异性,通电话时一定会先说称呼的。老公说:“哦可我打过去是无法接通。”小黑:“我给你发图片发不过去哎。”老公:“不用了,我有了。” “发的什么图片?"挂了电话我问。他说是他刚在群里问谁有上次活动的照片。我说我把她删了。老公立即恼怒了,脸色铁青。我说上午我给你说了哦!你说不私聊了我就删了。他突然狂怒道:“你丢我的人我弄死你!”我说你们工作上事可以在群里谈,再说不还有QQ吗?急事也可以打电话,没必要私加微信,你和工作群里其他人也不是微信好友呀!也沒和其他人聊过嘛。”他可能无话可说,跳起来抓我,我躲开了他圆瞪双眼,眼睛血红,从茶几上顺手抓起了一把核桃钳子,对着我脖子夹过来,吼叫着:“我用这个夹死你!!!” 我一看他失去理智就到一旁离他远着,他还暴跳如雷:“你败坏我,我早晚治死你!”我说,你自己也说和她关系超越了友谊,要是避嫌,同意删微信,你不愿删就再加上,冲我发什么火?吓着孩子了。”他仍然大吼着,说我丢人败坏他了,一定弄死我,我早晚得死他手里。儿子听见不对劲早出来了,问怎么了,他仍歇斯底里地吼叫。我就回我屋 我就回我屋把门反锁了,他吼叫了一阵过来砸我门,要我开门,我不开。儿子看这阵势,已经哭得不行了,他还喝斥儿子。后来停了一会在外面让我开门,我还是不开,他说你出来我们谈谈。我说:“等你冷静下来。” 然后他说:“我现在冷静了,你出来!”我说:“你不是要弄死我?”他说:“我不弄死你,你这样无理取闹我们没法过,不行就离吧。”我说,行,你冷静冷静,明天商量怎么离。他还是在外边吼叫,说我揪住一点事不依不饶,不信任他,说我逼他,什么什么的。NND我要是不信任他还到不了今天这样呢,所有钱都交给他,去哪儿,多晚回家从来没问过他,查岗什么的,我现在有疑问不能问一句吗?我都是很小的声音,怕孩子听到,是他大吵大闹的,现在说离婚的也是他。 本来我没打算离婚,因为儿子是那种很敏感易受伤的性格。现在看他这样,我想离就离吧。但是如何分财产,以后如何安排孩子我一点头绪也没有。我就收拾了几件衣服,带了些钱,准备先去宾馆住一夜,想想怎么办。我是一个坚强的人,自认为内心很强大。但是收拾东西的时候却悲从中来,忍着没有掉眼泪。心想:要是爸爸还活着多好!今天写到这里,又想掉泪了,想爸爸。 等我慢慢回忆,不久又有惊天逆转,呵呵。但是现在也没有尘埃落定,不好说 在我收拾东西的时候,他一连串得给我发了几条信息,如下图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情感爱情婚姻
相关文章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