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情感爱情婚姻

[谈情解爱]三过的正室遭遇三(婚姻成长手册)(完整版) 第426章

时间:2018-11-27 15:46:54  来源:  作者:循环2010

1114、
挂了电话突然觉得又睡不着了,好吧,起身去网吧。
原本认为还可以消停一晚,不想在网吧就接到X的电话:
“我在SH。”
“啊?”
“我已经买了机票了,你现在准备出发到机场的话,差不多,别开车,开车估计我就会等你了。”
“你不是说明早吗?”
“都怪你。”
“为什么?”
“你和我说你做菜了啊,我想吃。”
“那……那你们这两天……”
“见面再说。”
“好吧。”
我不得不赶紧结账走人。
轻轨啊,简直是太挤了,我再次变形。
到了机场才上了个厕所整理了一下,电话就来了:
“我下机了,马上到出口。”
“哦,我在厕所,马上。”
我慌忙赶到出口,不想还引起一阵小骚动———

我还在东张西望,结果X从我身后一下把我抱起,吓得我大叫了一声,我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他热烈的嘴唇给堵住了———
我听到身旁有议论声还有笑声还有口哨声,我拉扯着他的衣服,可一点用都没有,直到感觉嘴皮都有些木了,他才松开我的嘴,手仍然抱着我:
“好想你。”
“才两天呢。”
“就是特别想你,我怕有变化。”
“能有什么变化?对了,SH到这儿有这么快吗?我搭轻轨才到呢。”
“我到好一会了。”
“?”
“我电话你你在睡觉那会儿我就在SH准备起飞了,我想让你睡会儿,所以才隔了俩小时让你到机场的。”
“那你还不如直接回啊。”
“我想让你来接啊。”
“……”

我有些气X:
“你这不是折腾人吗?知道轻轨这个点儿有多挤吗?”
“没搭过,不知道。走,我车停在附近的。”
“附近?万一你决定……”
“决定什么?没那个万一。都是你自作聪明,认为可以改变些什么,折腾我,所以我折腾你也算回敬你了。”
“你还真是够天蝎。”
“什么?”
“哦,没什么。”
“菜还剩了没?”
“就剩些鸭子汤。”
“其余的呢?”
“吃了啊。”
“你吃那么多啊?”
“干嘛啊?不能吃多啊?”
“唉,以后看来生活开销会比较大。”
“说什么呐?”
“哈哈,而且吃那么多马上就睡。”
“那你还喜欢?”
“我都说了!是爱!OK?”
……
不多会儿到了白房子:
“那个,要不要先去超市啊,确实只有一些鸭子汤了。”
“那个滞后。”
“?”
“先吃你!”

1115、
进了屋,还没来得及换鞋,X就把我抱了起来:
“三层楼,一楼一次好不好?”
“啊……要不你先……”
X根本就不给我说话的机会了,把我抵到了照片墙上。
先是热烈地吻我的唇,继而下巴,然后脖子……
X显得很有耐心,并没有很快地想律动,而是把我抱来抱去地吻咬,直到我有些忍不住地抖动的时候,他才脱下了我的内衣裤……
我俩就躺在沙发旁的长毛地毯上,看着从三楼到一楼的那幅巨型照片:
“X,你说我是不是真的天生就是害人精啊?”
“干嘛又开始发傻了?”
“教你一个网络词汇。”
“什么?”
“绿茶B。”
“?”
“……”
“干嘛这么说自己?”
“是啊,都做了不堪的事情,可还经常满口道德伦理如何如何。”
“不要再这么说自己了,是我一个人的错。”
“唉,我真的觉得自己挺不堪的,一方面又推开你觉得不好,可另一方面我又会有些喜欢。我是真的没什么道德观念吧。”
“我只知道爱一个人其实真的很幸福,可以消除疲劳感,消除饥饿感,还增强工作效率,整天都会觉得乐观向上,觉得每一天都特别感激。所以,你还自责什么呢?你让我感觉到了那么多的美好,全是因你而有,不觉得很重要吗?”
“可我呢?”
“给你看样东西。”
“什么?”
X从包里拿出一份文件———离婚诉讼。
“都签字了。”
“不是协议吗?这个单词是'诉讼'?”
“嗯,法律差异吧,我们那儿就是诉讼,没有协议的。”
“终究还是……”(发现自己真的没有愉悦的心情)
“别太有负担,这件事你不是基源。”
“那她还好吗?”
“看着还不错。”
“那你呢?”
“虽然一些通俗的方面我是错的,不过从人道角度,是可以理解的。”
“那你儿子们呢?”
“大孩子了,还算能接受。”
“唉。”
“我给你准备的礼物已经完整了,你是不是该回给我了啊?”
“什么?”
“你主动,二楼了。”
……



“你真的不饿吗?要不我们吃点儿东西?”
“我都买好了。”
“什么啊?”
“黑森林。”
“晚上吃那个真会胖的啊,要不我去超市……”
“少给我耍小聪明哦,呵呵。我等你。看你能不能让我……哈哈。”
“你确定?”
“嗯。”
“我不吃蛋糕,就你吃。”
“什么意思?”
“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我先上了二楼,冲洗了一下,换上了X买的睡衣———一条火红色的真丝睡裙,前面是深V的半透蕾丝,后面是大开口的系绳,我背过手去系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
把马尾松了散开了头发,头发已经及腰了,让腰间有些酥酥痒痒的感觉。
对着身旁喷了两喷香水,看着X买的黑森林蛋糕,抹了些在自己身上……


我从二楼探头出去:
“上来吃蛋糕吧。”
X上来看到我之后,眼神都亮了,走到我身旁先摸了摸我的脸,继而在我耳旁说到:
“看来我真的要把你看紧些了,你太迷人了。”
“尝尝蛋糕味道怎样?”
X抱起我进了书房,他把我放在硕大的书桌上:
“让我好好尝尝你的味道。”
X先俯身用舌头舔掉了我肩上的一点巧克力:
“好香好甜。”
右手附上我的左胸捧起,舌头隔着蕾丝轻舔着,然后往下,再往下,吃掉我大腿上敷的巧克力碎末奶油……
轻轻地拨开我的蕾丝小内,舌头探进了最深处……
我有些颤抖,无奈硕大的书桌有些无依无靠,我只能紧紧抓住他的手臂,可我发现我抓得越紧,他就越……
时而被他被他抱起抵在墙上,时而又被他压在书桌上,甚至是躺椅上,很久很久,他才说:
“必须要喝鸭子汤了,不然三楼不行了。”
……

我正准备去厨房,他拉了拉我:
“上哪儿?”
“去把鸭子汤热热啊。”
“你很想三楼?”
“说什么呢,真是的,好人做不得。”
“哈哈。”
我刚把鸭子汤热上,X也过来了:
“没那么快,你坐客厅等等吧。”
“你说为什么我们那么亲密,可我还是觉得你很疏远我呢?”
“还叫疏远?”
我说罢主动地把双手勾在了X的脖子上:
“X总,你说一个女人几乎半luo着搂着一个男人还叫疏远,你什么标准啊?”
“不知道,就是觉得不踏实。”
“好了,懒得听你胡扯,汤好了,没进冰箱,温了就行。”
看到X喝汤有些急迫,我心里有些混乱,此刻我根本就没办法理清任何东西,只是看着一个男人舍掉了很多来喝一些剩下的汤……
“味道怎样?”
“美味!没想到你还下的厨房。”
“呵呵,你吃过那么多美味,被你赞应该还是很高的荣誉了。”
“不过……”
“不过什么?”
“没你美味。”
“喝你的汤。”
“哈哈。”
他喝完汤我准备收拾:
“放一边吧,等阿姨来收拾。”
“很快的,东西又不多。
“不行。”
“?”
“我想抱着你三楼。”
……


我被X拉到了三楼:
“我很久没这么疯狂过了。”
“不信。”
“真的啊,很久没这么急迫了,呵呵,你知道吗?我在飞机上一直想呢。”
“X总啊,你要自重啊。”
“对着你没办法自重。”
“汗。”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近距离吗?”
“?
“我们公司活动呢。”
“哦,对,你当时就有……”
“是啊,我也很吃惊啊,又不是小伙子,怎么会一碰到你就有了反应呢?”
“我当时觉得你完全就是头老色狼。”
“我可不这么认为,我当时就觉得奇怪,然后就对你非常好奇,因为让我有如此大反应的,肯定与众不同。”
“还不是寻常人。”
“你那个时候很反感我吧?”
“嗯。”
“我那时就觉得我们肯定会发生很多,只是后来都超出了我的预期。”
“开始就想和之前一样吧?”
“其实和你从一开始就不一样,打乱了我很多行为,也违背了我很多认为。”
“?”
“我会特别关注你的行踪,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原本就有偷窥癖,我还会特别敌视和你走得近的人,包括公司里的人,总之想驱赶一切你身边的异性……”
听到X说这些,没触动是不可能的,只是,我不敢接话,只能岔开:
“睡会儿吧。”
“不。还有三楼任务呢。”
X说罢揽我入怀,只是这次很温柔,很温柔……
看到X熟睡的脸,我脑子里有些天马行空,直到X手机上浮现出X太的名字……


1116、
很晚了,不知道X太电话来是怎么个意思---我碰了碰X,估计是太困了,他翻了个身没有醒。
我看到手机还在固执地闪着,我继续摇X:
“你有电话。”
“不想接。”
“是X太。”
“早上回过去。”
“一直在打,估计是有什么急事,你接吧。”
“嗯。”
X按下了免提键:
“爸爸,你终于接电话了。”(应该是X的小儿子)
“怎么是你?”
“爸爸,妈妈不见了。”
“说清楚。”
“妈妈留了一封信,手机也没带,说是要给自己放个长假。”
“呃,你叫哥哥后天送你去学校,没事的,妈妈有些累,她去姥姥家休息一下。周末阿姨都会过来,爸爸尽快让妈妈回去。”
“好吧,爸爸晚安。”
“嗯,晚安。”
我一时间有些傻眼,怎么个意思?离家出走?俩儿子呢?都不管了吗?
“你还是回去一下吧,或者去找找她,俩儿子怎么办啊?”
“老大都二十了,问题不大,老二也是寄宿学校,周末都有阿姨,生活应该影响不大,主要是老二估计有些不适应妈妈走。”
“那你赶紧想想她会去哪儿,你快去找找吧,不然……”
“她应该是去她妈妈家了,我明天去一下。”
“好。”
“你和我一起。”
“啊?不好吧?我去干嘛啊?不会让她更难受吗?”
“不是让你去见她,是我不舍得你。”
“……”
估计也是很累了,身心都是,我感觉眼皮都抬不起来了:
“睡吧,明天早上我们去机场。”
“嗯。”
虽然困累,不过感觉睡的不太好,有些迷迷糊糊的想着一些有的没的。
早上我很早就醒了,蹑手蹑脚去厨房准备早餐,做了一个至尊糊糊,还有双面煎鸡蛋,热了些牛奶,烤了几片全麦面包,正当我给面包片敷黄油的时候,X走了过来:
“好丰盛的早餐。”
“嗯,洗漱一下吃早餐吧。”
X过来抱了抱我:
“不用有太大的负担,现在我所做的只是在为亲人,你能理解吗?”
“我不是这方面负担,我只是有种感觉我在预支很多的福气,不知道哪天……”
“别瞎想,一切都是真实的,而且会是长久的。”
“你给我的太多太浓烈了,我不知道我的福泽会不会有那么多。”
“我说你有就有,而且你不要只是认为你得到了,其实我得到更多,你带给我太多,让我觉得很充盈。”
X说罢就把我翻转对着他,轻轻地吻了吻我,双手紧了紧我的腰,让我和他贴在了一起:
“我爱你,什么事情我都希望你知道,而且尽量和我一起。”
“好吧。”
吃了早餐,我们有些马不停蹄地往机场赶,搭了一班最近时间的班级去了SJZ。
由于太着急,我只穿了在本地很合适的穿着,下了飞机感觉冷气从地面直直地往裤子里窜:
“好冷!”
“哦,也是我疏忽了,赶太急了,我们先去趟商场。”
我们各自选了一套厚行头,我有些催促他:
“你赶紧去吧。”
“你呢?”
“我去逛逛。”
“别瞎逛,手机保持畅通,有什么事不要考虑什么直接打给我。”
“好。”
1114、
挂了电话突然觉得又睡不着了,好吧,起身去网吧。
原本认为还可以消停一晚,不想在网吧就接到X的电话:
“我在SH。”
“啊?”
“我已经买了机票了,你现在准备出发到机场的话,差不多,别开车,开车估计我就会等你了。”
“你不是说明早吗?”
“都怪你。”
“为什么?”
“你和我说你做菜了啊,我想吃。”
“那……那你们这两天……”
“见面再说。”
“好吧。”
我不得不赶紧结账走人。
轻轨啊,简直是太挤了,我再次变形。
到了机场才上了个厕所整理了一下,电话就来了:
“我下机了,马上到出口。”
“哦,我在厕所,马上。”
我慌忙赶到出口,不想还引起一阵小骚动———
我还在东张西望,结果X从我身后一下把我抱起,吓得我大叫了一声,我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他热烈的嘴唇给堵住了———
我听到身旁有议论声还有笑声还有口哨声,我拉扯着他的衣服,可一点用都没有,直到感觉嘴皮都有些木了,他才松开我的嘴,手仍然抱着我:
“好想你。”
“才两天呢。”
“就是特别想你,我怕有变化。”
“能有什么变化?对了,SH到这儿有这么快吗?我搭轻轨才到呢。”
“我到好一会了。”
“?”
“我电话你你在睡觉那会儿我就在SH准备起飞了,我想让你睡会儿,所以才隔了俩小时让你到机场的。”
“那你还不如直接回啊。”
“我想让你来接啊。”
“……”
我有些气X:
“你这不是折腾人吗?知道轻轨这个点儿有多挤吗?”
“没搭过,不知道。走,我车停在附近的。”
“附近?万一你决定……”
“决定什么?没那个万一。都是你自作聪明,认为可以改变些什么,折腾我,所以我折腾你也算回敬你了。”
“你还真是够天蝎。”
“什么?”
“哦,没什么。”
“菜还剩了没?”
“就剩些鸭子汤。”
“其余的呢?”
“吃了啊。”
“你吃那么多啊?”
“干嘛啊?不能吃多啊?”
“唉,以后看来生活开销会比较大。”
“说什么呐?”
“哈哈,而且吃那么多马上就睡。”
“那你还喜欢?”
“我都说了!是爱!OK?”
……
不多会儿到了白房子:
“那个,要不要先去超市啊,确实只有一些鸭子汤了。”
“那个滞后。”
“?”
“先吃你!”
1115、
进了屋,还没来得及换鞋,X就把我抱了起来:
“三层楼,一楼一次好不好?”
“啊……要不你先……”
X根本就不给我说话的机会了,把我抵到了照片墙上。
先是热烈地吻我的唇,继而下巴,然后脖子……
X显得很有耐心,并没有很快地想律动,而是把我抱来抱去地吻咬,直到我有些忍不住地抖动的时候,他才脱下了我的内衣裤……
我俩就躺在沙发旁的长毛地毯上,看着从三楼到一楼的那幅巨型照片:
“X,你说我是不是真的天生就是害人精啊?”
“干嘛又开始发傻了?”
“教你一个网络词汇。”
“什么?”
“绿茶B。”
“?”
“……”
“干嘛这么说自己?”
“是啊,都做了不堪的事情,可还经常满口道德伦理如何如何。”
“不要再这么说自己了,是我一个人的错。”
“唉,我真的觉得自己挺不堪的,一方面又推开你觉得不好,可另一方面我又会有些喜欢。我是真的没什么道德观念吧。”
“我只知道爱一个人其实真的很幸福,可以消除疲劳感,消除饥饿感,还增强工作效率,整天都会觉得乐观向上,觉得每一天都特别感激。所以,你还自责什么呢?你让我感觉到了那么多的美好,全是因你而有,不觉得很重要吗?”
“可我呢?”
“给你看样东西。”
“什么?”
X从包里拿出一份文件———离婚诉讼。
“都签字了。”
“不是协议吗?这个单词是'诉讼'?”
“嗯,法律差异吧,我们那儿就是诉讼,没有协议的。”
“终究还是……”(发现自己真的没有愉悦的心情)
“别太有负担,这件事你不是基源。”
“那她还好吗?”
“看着还不错。”
“那你呢?”
“虽然一些通俗的方面我是错的,不过从人道角度,是可以理解的。”
“那你儿子们呢?”
“大孩子了,还算能接受。”
“唉。”
“我给你准备的礼物已经完整了,你是不是该回给我了啊?”
“什么?”
“你主动,二楼了。”
……


“你真的不饿吗?要不我们吃点儿东西?”
“我都买好了。”
“什么啊?”
“黑森林。”
“晚上吃那个真会胖的啊,要不我去超市……”
“少给我耍小聪明哦,呵呵。我等你。看你能不能让我……哈哈。”
“你确定?”
“嗯。”
“我不吃蛋糕,就你吃。”
“什么意思?”
“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我先上了二楼,冲洗了一下,换上了X买的睡衣———一条火红色的真丝睡裙,前面是深V的半透蕾丝,后面是大开口的系绳,我背过手去系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
把马尾松了散开了头发,头发已经及腰了,让腰间有些酥酥痒痒的感觉。
对着身旁喷了两喷香水,看着X买的黑森林蛋糕,抹了些在自己身上……

我从二楼探头出去:
“上来吃蛋糕吧。”
X上来看到我之后,眼神都亮了,走到我身旁先摸了摸我的脸,继而在我耳旁说到:
“看来我真的要把你看紧些了,你太迷人了。”
“尝尝蛋糕味道怎样?”
X抱起我进了书房,他把我放在硕大的书桌上:
“让我好好尝尝你的味道。”
X先俯身用舌头舔掉了我肩上的一点巧克力:
“好香好甜。”
右手附上我的左胸捧起,舌头隔着蕾丝轻舔着,然后往下,再往下,吃掉我大腿上敷的巧克力碎末奶油……
轻轻地拨开我的蕾丝小内,舌头探进了最深处……
我有些颤抖,无奈硕大的书桌有些无依无靠,我只能紧紧抓住他的手臂,可我发现我抓得越紧,他就越……
时而被他被他抱起抵在墙上,时而又被他压在书桌上,甚至是躺椅上,很久很久,他才说:
“必须要喝鸭子汤了,不然三楼不行了。”
……
我正准备去厨房,他拉了拉我:
“上哪儿?”
“去把鸭子汤热热啊。”
“你很想三楼?”
“说什么呢,真是的,好人做不得。”
“哈哈。”
我刚把鸭子汤热上,X也过来了:
“没那么快,你坐客厅等等吧。”
“你说为什么我们那么亲密,可我还是觉得你很疏远我呢?”
“还叫疏远?”
我说罢主动地把双手勾在了X的脖子上:
“X总,你说一个女人几乎半luo着搂着一个男人还叫疏远,你什么标准啊?”
“不知道,就是觉得不踏实。”
“好了,懒得听你胡扯,汤好了,没进冰箱,温了就行。”
看到X喝汤有些急迫,我心里有些混乱,此刻我根本就没办法理清任何东西,只是看着一个男人舍掉了很多来喝一些剩下的汤……
“味道怎样?”
“美味!没想到你还下的厨房。”
“呵呵,你吃过那么多美味,被你赞应该还是很高的荣誉了。”
“不过……”
“不过什么?”
“没你美味。”
“喝你的汤。”
“哈哈。”
他喝完汤我准备收拾:
“放一边吧,等阿姨来收拾。”
“很快的,东西又不多。
“不行。”
“?”
“我想抱着你三楼。”
……

我被X拉到了三楼:
“我很久没这么疯狂过了。”
“不信。”
“真的啊,很久没这么急迫了,呵呵,你知道吗?我在飞机上一直想呢。”
“X总啊,你要自重啊。”
“对着你没办法自重。”
“汗。”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近距离吗?”
“?
“我们公司活动呢。”
“哦,对,你当时就有……”
“是啊,我也很吃惊啊,又不是小伙子,怎么会一碰到你就有了反应呢?”
“我当时觉得你完全就是头老色狼。”
“我可不这么认为,我当时就觉得奇怪,然后就对你非常好奇,因为让我有如此大反应的,肯定与众不同。”
“还不是寻常人。”
“你那个时候很反感我吧?”
“嗯。”
“我那时就觉得我们肯定会发生很多,只是后来都超出了我的预期。”
“开始就想和之前一样吧?”
“其实和你从一开始就不一样,打乱了我很多行为,也违背了我很多认为。”
“?”
“我会特别关注你的行踪,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原本就有偷窥癖,我还会特别敌视和你走得近的人,包括公司里的人,总之想驱赶一切你身边的异性……”
听到X说这些,没触动是不可能的,只是,我不敢接话,只能岔开:
“睡会儿吧。”
“不。还有三楼任务呢。”
X说罢揽我入怀,只是这次很温柔,很温柔……
看到X熟睡的脸,我脑子里有些天马行空,直到X手机上浮现出X太的名字……

1116、
很晚了,不知道X太电话来是怎么个意思---我碰了碰X,估计是太困了,他翻了个身没有醒。
我看到手机还在固执地闪着,我继续摇X:
“你有电话。”
“不想接。”
“是X太。”
“早上回过去。”
“一直在打,估计是有什么急事,你接吧。”
“嗯。”
X按下了免提键:
“爸爸,你终于接电话了。”(应该是X的小儿子)
“怎么是你?”
“爸爸,妈妈不见了。”
“说清楚。”
“妈妈留了一封信,手机也没带,说是要给自己放个长假。”
“呃,你叫哥哥后天送你去学校,没事的,妈妈有些累,她去姥姥家休息一下。周末阿姨都会过来,爸爸尽快让妈妈回去。”
“好吧,爸爸晚安。”
“嗯,晚安。”
我一时间有些傻眼,怎么个意思?离家出走?俩儿子呢?都不管了吗?
“你还是回去一下吧,或者去找找她,俩儿子怎么办啊?”
“老大都二十了,问题不大,老二也是寄宿学校,周末都有阿姨,生活应该影响不大,主要是老二估计有些不适应妈妈走。”
“那你赶紧想想她会去哪儿,你快去找找吧,不然……”
“她应该是去她妈妈家了,我明天去一下。”
“好。”
“你和我一起。”
“啊?不好吧?我去干嘛啊?不会让她更难受吗?”
“不是让你去见她,是我不舍得你。”
“……”
估计也是很累了,身心都是,我感觉眼皮都抬不起来了:
“睡吧,明天早上我们去机场。”
“嗯。”
虽然困累,不过感觉睡的不太好,有些迷迷糊糊的想着一些有的没的。
早上我很早就醒了,蹑手蹑脚去厨房准备早餐,做了一个至尊糊糊,还有双面煎鸡蛋,热了些牛奶,烤了几片全麦面包,正当我给面包片敷黄油的时候,X走了过来:
“好丰盛的早餐。”
“嗯,洗漱一下吃早餐吧。”
X过来抱了抱我:
“不用有太大的负担,现在我所做的只是在为亲人,你能理解吗?”
“我不是这方面负担,我只是有种感觉我在预支很多的福气,不知道哪天……”
“别瞎想,一切都是真实的,而且会是长久的。”
“你给我的太多太浓烈了,我不知道我的福泽会不会有那么多。”
“我说你有就有,而且你不要只是认为你得到了,其实我得到更多,你带给我太多,让我觉得很充盈。”
X说罢就把我翻转对着他,轻轻地吻了吻我,双手紧了紧我的腰,让我和他贴在了一起:
“我爱你,什么事情我都希望你知道,而且尽量和我一起。”
“好吧。”
吃了早餐,我们有些马不停蹄地往机场赶,搭了一班最近时间的班级去了SJZ。
由于太着急,我只穿了在本地很合适的穿着,下了飞机感觉冷气从地面直直地往裤子里窜:
“好冷!”
“哦,也是我疏忽了,赶太急了,我们先去趟商场。”
我们各自选了一套厚行头,我有些催促他:
“你赶紧去吧。”
“你呢?”
“我去逛逛。”
“别瞎逛,手机保持畅通,有什么事不要考虑什么直接打给我。”
“好。”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情感爱情婚姻
相关文章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