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情感爱情婚姻

[谈情解爱]三过的正室遭遇三(婚姻成长手册)(完整版) 第427章

时间:2018-11-27 15:46:46  来源:  作者:循环2010

1117、
这是我第一次来SJZ,还记得爸爸告诉我他曾经当兵有很长的时间在这儿,他对这儿也非常怀念,说是一个很好的地方,不过此时显然我没有特别好的兴致来欣赏这个城市的风光。
也许在不会低于零度的城市待惯了,我简直无法接受这个城市的街道,只能往商场里钻。
商场很暖和,我脱下了厚厚的羽绒服,看了看商场,竟然发现自己完全没有逛街的欲望,算了,还是找了间咖啡馆坐下看看书,可发现自己书也看不进去。
已经快一点了,我也不饿,点了一份铁观音,还有一份小点。
可发现茶都凉了,我竟然一口都没喝---
我到底在做什么,我和X到他太太的老家干什么,如果X太要和他一起回家的话,那我又该干什么,哦,不,不,我怎么还是在想自己呢,X太到了这一步我不是那个始作俑者吗,为什么我想的仍然是自己呢?
呵呵,不禁耻笑了一下自己的自私,可,可为什么我心中有些隐隐的不安呢,或者准确些说是一种担忧,不可否认,我竟然有些担忧X就此就和X太……
这不是本末倒置了吗?人家才是夫妻啊,就算是,也是归了本位,我算什么啊,还真把自己当盘菜了?
算了,我想,X也得到了,他真的得到了,不管我承认与否,他的初衷其实已经实现了,尽管,尽管我永远不想告诉他。
想到这儿,我知道我该做什么了---
我结了帐,打了车去机场,路途上,我关了手机。
买了机票,人有些游离地坐着看着登机牌。
为什么此刻我的心会有些疼的感觉呢?那种真实得让我有些怕的疼---我疼什么?我有什么资格疼?不是说的头头是道的吗?不是一直想推开他吗?不是一直想他腻烦离开吗?可为什么此刻会那么难受呢?
我竟然控制不住在机场肆无忌惮地大哭了起来,呵呵,可笑吧,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哭什么,自己有何立场哭?
我不停的看着机场的登机口,视线被泪水模糊了我擦干,模糊了我又擦干,我在想什么?我在想但愿那个门口就是我忘记这一切荒诞的开始,一旦走进去了,我就真正地离开了,离开了这一段疯狂、浪漫、温暖,还有,还有不舍……
时间还有半小时起飞了,我缓缓地走进了闸口,再见了,SJZ,我待了不到两小时的地方,但愿我不会再来了。
坐到位置上,心里有些控制不住地想打开手机,算了,算了,不开了。
把眼睛闭起来试图睡会儿,尽管睡不着,可还是闭起眼睛。
觉得时间过的特别慢,我慢慢开始梳理这一段---
我真的不知道爱情到底是什么,而且和伦理道德是不是亘古不变地相依存,我不知道X和我之间的算不算得上是,和怪物的婚姻,小鲤鱼的归属,一切的一切,我到底该怎样取舍?
很多人认为我这种人是也许的身在福中不知福,一辈子经历了那么多,也得到过那么多,可到目前仍然在迷茫于一些理不清的纠结中……
终于到了,我打了机场电话给婆婆,我去接儿子。
先去超市买了儿子最喜欢吃的菜,接了儿子往回走。
手机我放到了抽屉里,用怪物的手机给猩猩去了电话,告了两天假,好了,让我在本位上好好想想吧。

1118、
到了家里,把小鲤鱼安顿在他的房间里玩玩具,自己就进厨房捣鼓着饭菜。
其间座机接到爸爸的电话:
“你在哪儿?”
“家里啊。”
“我待会儿过来。”
“过来吃饭不?”
“你拿走了我一些棉絮,我要拿回来。”
“我待会儿给你送过去吧。”
挂了电话有些失落,爸爸连小鲤鱼提都没提,只惦念着自己的棉絮。
做了小鲤鱼最喜欢吃的糖醋排骨:
“妈妈。”
“怎么呢,儿子?”
“妈妈好美。”
“哦,你知道什么是美吗?”
“我看到你和爸爸房间的照片了啊,是爸爸妈妈结婚时拍的。”
“哦,这个你也知道啊,呵呵。”
“嗯,我知道啊,妈妈很漂亮。”
“那个时候妈妈肚子里有小鲤鱼哦。”
“是吗?怎么我不记得了呢。”
小孩子的思维和说话真的让人特别觉得可爱,看到小家伙挠头的样子,此刻真的觉得看着他我就够了。
吃好饭,我给小鲤鱼说我要出去一会儿,让他自己玩玩具或是看电视,有什么事情给我打手机,啊,晕,我的手机不能开机啊:
“儿子,妈妈要出去给外公送棉絮,你自己待一会儿行不行?”
“我给妈妈打电话。”(小鲤鱼唯一记得住的号码就是我的手机号)
“呃,妈妈手机有些问题,就一小会儿,妈妈很快回来行不行?”
“我不,我要给妈妈打电话。”
“呃,好吧,可是我们拉个勾勾,不能妈妈出去一小会儿就打电话哦,因为你是大孩子了,所以要坚持很久才打,好不好?”
“好,拉勾勾。”
我算着往返车程,应该在四十分钟就可以。
快到小房子的时候就给爸爸电话让他下来接,放下棉絮我立马返程,开了手机,一开手机,电话就进来了,是X。

“你到底去哪儿了?”(一接起电话就听到X近似吼的声音)
“我回了。”
“为什么?”
“我现在有事,能缓缓我再找你吗?”
“有什么事?你到底有什么事非要一个人走?”
“家里有事。”
“我在白房子,我要马上看到你。”
“不行。”
“要我去找你吗?”
“你别这样,你能让我处理一下自己的事情吗?我不能一直跟着你的,我有自己的事情。”
“你今晚如果让我看不到你,我就去找你。”
“X,你能好好听我说话吗?”
“不能!”
X说完就直接挂线了,完全不容我再说一个字,我知道,我必须要去白房子了。
回去看到儿子还在自己房间的帐篷里玩玩具:
“儿子,没给妈妈打电话啊?”
“我是大孩子了,这么一点点时间不用打电话的。”
“呵呵,儿子乖宝宝。”
我给X去了短信:
“算我求你了,今晚我确实没办法,我明天下午过去。”
隔了很久X都没回复我,直到我快睡着的时候才接到他的回复,一个字,好。



1119、
小鲤鱼现在很乖,可以自己洗头洗澡,自己睡觉---婆婆还对此有些不相信和失落。
自从搬过来之后,我锻炼小鲤鱼自己洗头澡,自己睡觉,只是他洗完会喊我去给他擦干穿衣服,晚上我也起来好几次看看他有没有踢被子。
不知道是不是隐隐有种导向,我每每看到小鲤鱼在自理方面的进步,我都会很安心,觉得他更强大的话,我就不是那么不可或缺了。
心里想着又该如何应对X,我知道,我这次的不辞而别让他肯定特别关火,可我又能怎样呢?我也不知道X太是怎么回事,他们到底又怎样决定---其实真的特别讨厌这种感觉,对一切未知可又和自己息息相关,似乎自己的命运从来就无法自己掌握。
就在快睡着的时候,怪物过到我被窝里来:
“LP。”
“?”
“儿子一个人睡得好乖哦。”
“嗯。”
“那我们一起睡。”
“不一直是一起的吗?”
“我想……”
有些无奈,可没办法拒绝。
早上一大早起床给大家煮早餐,做午餐,下午的时候把小鲤鱼送到婆婆家,犹豫了很久,给X去了电话:
“你在白房子吗?”
“我从昨天晚上就一直在了。”
“你还在睡觉?”(听到X的声音闷闷的)
“你什么时候过来?”
“我过去干嘛呢?要不就在电话说好吗?”
“你昨晚答应我的!”(X声音又大起来)
“好吧,我过来。”
打车到了白房子门口,我拿出钥匙开了门,屋子里漆黑一片,所有的窗帘都被拉得SS的,我看不到任何东西,我正准备摸开关,结果被X紧紧地抱住,X的嘴里传过来很重的酒气,他的嘴把我的嘴封住让我说不出话,很久,他才松开我:
“干嘛一个人走?”
“你喝酒了?”
“我问你干嘛一个人走?”
“我说了啊,我有事。”
“你为什么不给我打声招呼就走,你说啊!”
“呃,那个,我手机没电了。”
“不知道找个电话打给我吗?”
“你到底怎么了?我怕你和X太……”
“我和她怎样?复合了?呵呵,你在担心我和她复合了吗?”
“呃,让我先开灯吧,太黑了。”
“不要开灯,先回答我。”
“我只是觉得自己特别多余,而且也不该陪你去,那毕竟是她的老家,我去算什么?”
“我和她已经说清楚了,孩子既然给她了,她就要看好孩子,如果不行,我会拿回抚养权。”
“然后呢?”
“她说会尽快回去,我也和她说了,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这样去找她,希望她以后好好生活,好好看着儿子。”
“你不觉得你有些狠心吗?”
“这句话是我想对你说的,你不觉得你对我特别狠心吗?”
“X,你不要逼我太紧了,你让我好好想想吧,而且我有我的事情,我不是一个独立的人,所以……”
X再次封住了我的唇,感觉得出,他很气,也很……
过了很久,我去开灯,一看,傻眼了---

1120、
我看到屋里一片狼藉,很多酒瓶东倒西歪地散在地上,手机座机都落在地上,还有些之前没吃完的黑森林蛋糕糊得地面到处都是……
“你到底在干嘛啊?”
一看X,我更吓到了,X满脸胡渣,眼睛下面乌黑一团,由于喝酒的原因,眼珠里满是红丝:
“你干嘛啊是在?”
“我以为你不理我了,昨晚我一直在喝酒吃蛋糕,吃得好撑。”
“这些酒都是你喝的?”
“嗯,呵呵,我酒量很好的。”
“唉,你坐到沙发去,我收拾一下。”
“不用,等阿姨来收吧。”
“等什么阿姨啊,现在连下脚处都没有了。”
说罢,我开始捡酒瓶,扫垃圾,擦地板,不多会儿,拉起在沙发上靠着的X:
“走吧,去整理一下,你去看看镜子吧。”
X感觉还是有些醉,走路有些摇晃,我把他扶到三楼坐着,我给他刮胡子洗脸:
“你睡会儿吧,我去弄点儿吃的。”
“你要去哪儿?”
“我去超市啊。”
“不要去。”
“呃,那好吧,我看看冰箱,给做点儿稀饭吧。”
“你不要走。”
“我不走。”
估计他很累了,不一会儿就打起了呼。
我去厨房看看弄点儿什么吃的。
也好,还有些蔬菜,我准备做点儿清淡的蔬菜粥,刚淘好米放在灶上,就看到X的手机在闪,原本不想管,可感觉一直在闪,我就过去想拿给X,可一看是总监的短信---
“你这么绝情,不要我也不要她,那个女人到底是谁?”
看来X的离婚总监也知道了,那除了总监,还会不会有人?那如果说都知道是我的话,会不会都来对付我呢?我不禁觉得自己后背有些发凉。
我拿着X的手机不知道该不该去给X,正当这时,总监的短信又来了:
“你确定你这么做吗?你会后悔的,你一定会后悔的。”
我不能再看下去了,我发现我神经都快错乱了,慌忙拿着手机跑到三楼推醒X:
“你有短信。”
“谁啊?”
“总监。”
“不管她。”
“你醒醒啊,快自己看看。”
X被我拽了起来,他看了看手机,再看了看我:
“呵呵,你生气了?”
“没有啊,粥做好了,你待会儿自己起来喝点儿吧,我走了。”
“你上哪儿去?”
“我回家。”
“你真的生气了?”(X边说还边笑)
“你还真是不消停啊,这么多人哭着喊着等着你。”
“你终于吃醋了。”
“你准备怎么回?”
“不用回。”
“那……”
“久了她会明白的。”
“她怎么知道你和X太已经……”
“我给她说的。”
“你们平时都还联系?”
“感觉你在审问我哦。”
“没啊,只是问问,你可以不说。”
“我说啊,我没什么不可对你言的。我主动给她说的,而且也说明了自己不会和她再怎样了。”
“那我……”
“我略去了你的名字,不过我和她说了有你的存在。”
“……”


晚上会更到眼下,并一一回复。
1117、
这是我第一次来SJZ,还记得爸爸告诉我他曾经当兵有很长的时间在这儿,他对这儿也非常怀念,说是一个很好的地方,不过此时显然我没有特别好的兴致来欣赏这个城市的风光。
也许在不会低于零度的城市待惯了,我简直无法接受这个城市的街道,只能往商场里钻。
商场很暖和,我脱下了厚厚的羽绒服,看了看商场,竟然发现自己完全没有逛街的欲望,算了,还是找了间咖啡馆坐下看看书,可发现自己书也看不进去。
已经快一点了,我也不饿,点了一份铁观音,还有一份小点。
可发现茶都凉了,我竟然一口都没喝---
我到底在做什么,我和X到他太太的老家干什么,如果X太要和他一起回家的话,那我又该干什么,哦,不,不,我怎么还是在想自己呢,X太到了这一步我不是那个始作俑者吗,为什么我想的仍然是自己呢?
呵呵,不禁耻笑了一下自己的自私,可,可为什么我心中有些隐隐的不安呢,或者准确些说是一种担忧,不可否认,我竟然有些担忧X就此就和X太……
这不是本末倒置了吗?人家才是夫妻啊,就算是,也是归了本位,我算什么啊,还真把自己当盘菜了?
算了,我想,X也得到了,他真的得到了,不管我承认与否,他的初衷其实已经实现了,尽管,尽管我永远不想告诉他。
想到这儿,我知道我该做什么了---
我结了帐,打了车去机场,路途上,我关了手机。
买了机票,人有些游离地坐着看着登机牌。
为什么此刻我的心会有些疼的感觉呢?那种真实得让我有些怕的疼---我疼什么?我有什么资格疼?不是说的头头是道的吗?不是一直想推开他吗?不是一直想他腻烦离开吗?可为什么此刻会那么难受呢?
我竟然控制不住在机场肆无忌惮地大哭了起来,呵呵,可笑吧,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哭什么,自己有何立场哭?
我不停的看着机场的登机口,视线被泪水模糊了我擦干,模糊了我又擦干,我在想什么?我在想但愿那个门口就是我忘记这一切荒诞的开始,一旦走进去了,我就真正地离开了,离开了这一段疯狂、浪漫、温暖,还有,还有不舍…… 时间还有半小时起飞了,我缓缓地走进了闸口,再见了,SJZ,我待了不到两小时的地方,但愿我不会再来了。
坐到位置上,心里有些控制不住地想打开手机,算了,算了,不开了。
把眼睛闭起来试图睡会儿,尽管睡不着,可还是闭起眼睛。
觉得时间过的特别慢,我慢慢开始梳理这一段---
我真的不知道爱情到底是什么,而且和伦理道德是不是亘古不变地相依存,我不知道X和我之间的算不算得上是,和怪物的婚姻,小鲤鱼的归属,一切的一切,我到底该怎样取舍?
很多人认为我这种人是也许的身在福中不知福,一辈子经历了那么多,也得到过那么多,可到目前仍然在迷茫于一些理不清的纠结中……
终于到了,我打了机场电话给婆婆,我去接儿子。
先去超市买了儿子最喜欢吃的菜,接了儿子往回走。
手机我放到了抽屉里,用怪物的手机给猩猩去了电话,告了两天假,好了,让我在本位上好好想想吧。
1118、
到了家里,把小鲤鱼安顿在他的房间里玩玩具,自己就进厨房捣鼓着饭菜。
其间座机接到爸爸的电话:
“你在哪儿?”
“家里啊。”
“我待会儿过来。”
“过来吃饭不?”
“你拿走了我一些棉絮,我要拿回来。”
“我待会儿给你送过去吧。”
挂了电话有些失落,爸爸连小鲤鱼提都没提,只惦念着自己的棉絮。
做了小鲤鱼最喜欢吃的糖醋排骨:
“妈妈。”
“怎么呢,儿子?”
“妈妈好美。”
“哦,你知道什么是美吗?”
“我看到你和爸爸房间的照片了啊,是爸爸妈妈结婚时拍的。”
“哦,这个你也知道啊,呵呵。”
“嗯,我知道啊,妈妈很漂亮。”
“那个时候妈妈肚子里有小鲤鱼哦。”
“是吗?怎么我不记得了呢。”
小孩子的思维和说话真的让人特别觉得可爱,看到小家伙挠头的样子,此刻真的觉得看着他我就够了。
吃好饭,我给小鲤鱼说我要出去一会儿,让他自己玩玩具或是看电视,有什么事情给我打手机,啊,晕,我的手机不能开机啊:
“儿子,妈妈要出去给外公送棉絮,你自己待一会儿行不行?”
“我给妈妈打电话。”(小鲤鱼唯一记得住的号码就是我的手机号)
“呃,妈妈手机有些问题,就一小会儿,妈妈很快回来行不行?”
“我不,我要给妈妈打电话。”
“呃,好吧,可是我们拉个勾勾,不能妈妈出去一小会儿就打电话哦,因为你是大孩子了,所以要坚持很久才打,好不好?”
“好,拉勾勾。”
我算着往返车程,应该在四十分钟就可以。
快到小房子的时候就给爸爸电话让他下来接,放下棉絮我立马返程,开了手机,一开手机,电话就进来了,是X。

“你到底去哪儿了?”(一接起电话就听到X近似吼的声音)
“我回了。”
“为什么?”
“我现在有事,能缓缓我再找你吗?”
“有什么事?你到底有什么事非要一个人走?”
“家里有事。”
“我在白房子,我要马上看到你。”
“不行。”
“要我去找你吗?”
“你别这样,你能让我处理一下自己的事情吗?我不能一直跟着你的,我有自己的事情。”
“你今晚如果让我看不到你,我就去找你。”
“X,你能好好听我说话吗?”
“不能!”
X说完就直接挂线了,完全不容我再说一个字,我知道,我必须要去白房子了。
回去看到儿子还在自己房间的帐篷里玩玩具:
“儿子,没给妈妈打电话啊?”
“我是大孩子了,这么一点点时间不用打电话的。”
“呵呵,儿子乖宝宝。”
我给X去了短信:
“算我求你了,今晚我确实没办法,我明天下午过去。”
隔了很久X都没回复我,直到我快睡着的时候才接到他的回复,一个字,好。


1119、
小鲤鱼现在很乖,可以自己洗头洗澡,自己睡觉---婆婆还对此有些不相信和失落。
自从搬过来之后,我锻炼小鲤鱼自己洗头澡,自己睡觉,只是他洗完会喊我去给他擦干穿衣服,晚上我也起来好几次看看他有没有踢被子。
不知道是不是隐隐有种导向,我每每看到小鲤鱼在自理方面的进步,我都会很安心,觉得他更强大的话,我就不是那么不可或缺了。
心里想着又该如何应对X,我知道,我这次的不辞而别让他肯定特别关火,可我又能怎样呢?我也不知道X太是怎么回事,他们到底又怎样决定---其实真的特别讨厌这种感觉,对一切未知可又和自己息息相关,似乎自己的命运从来就无法自己掌握。
就在快睡着的时候,怪物过到我被窝里来:
“LP。”
“?”
“儿子一个人睡得好乖哦。”
“嗯。”
“那我们一起睡。”
“不一直是一起的吗?”
“我想……”
有些无奈,可没办法拒绝。
早上一大早起床给大家煮早餐,做午餐,下午的时候把小鲤鱼送到婆婆家,犹豫了很久,给X去了电话:
“你在白房子吗?”
“我从昨天晚上就一直在了。”
“你还在睡觉?”(听到X的声音闷闷的)
“你什么时候过来?”
“我过去干嘛呢?要不就在电话说好吗?”
“你昨晚答应我的!”(X声音又大起来)
“好吧,我过来。”
打车到了白房子门口,我拿出钥匙开了门,屋子里漆黑一片,所有的窗帘都被拉得SS的,我看不到任何东西,我正准备摸开关,结果被X紧紧地抱住,X的嘴里传过来很重的酒气,他的嘴把我的嘴封住让我说不出话,很久,他才松开我:
“干嘛一个人走?”
“你喝酒了?”
“我问你干嘛一个人走?”
“我说了啊,我有事。”
“你为什么不给我打声招呼就走,你说啊!”
“呃,那个,我手机没电了。”
“不知道找个电话打给我吗?”
“你到底怎么了?我怕你和X太……”
“我和她怎样?复合了?呵呵,你在担心我和她复合了吗?”
“呃,让我先开灯吧,太黑了。”
“不要开灯,先回答我。”
“我只是觉得自己特别多余,而且也不该陪你去,那毕竟是她的老家,我去算什么?”
“我和她已经说清楚了,孩子既然给她了,她就要看好孩子,如果不行,我会拿回抚养权。”
“然后呢?”
“她说会尽快回去,我也和她说了,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这样去找她,希望她以后好好生活,好好看着儿子。”
“你不觉得你有些狠心吗?”
“这句话是我想对你说的,你不觉得你对我特别狠心吗?”
“X,你不要逼我太紧了,你让我好好想想吧,而且我有我的事情,我不是一个独立的人,所以……”
X再次封住了我的唇,感觉得出,他很气,也很……
过了很久,我去开灯,一看,傻眼了---
1120、
我看到屋里一片狼藉,很多酒瓶东倒西歪地散在地上,手机座机都落在地上,还有些之前没吃完的黑森林蛋糕糊得地面到处都是……
“你到底在干嘛啊?”
一看X,我更吓到了,X满脸胡渣,眼睛下面乌黑一团,由于喝酒的原因,眼珠里满是红丝:
“你干嘛啊是在?”
“我以为你不理我了,昨晚我一直在喝酒吃蛋糕,吃得好撑。”
“这些酒都是你喝的?”
“嗯,呵呵,我酒量很好的。”
“唉,你坐到沙发去,我收拾一下。”
“不用,等阿姨来收吧。”
“等什么阿姨啊,现在连下脚处都没有了。”
说罢,我开始捡酒瓶,扫垃圾,擦地板,不多会儿,拉起在沙发上靠着的X:
“走吧,去整理一下,你去看看镜子吧。”
X感觉还是有些醉,走路有些摇晃,我把他扶到三楼坐着,我给他刮胡子洗脸:
“你睡会儿吧,我去弄点儿吃的。”
“你要去哪儿?”
“我去超市啊。”
“不要去。”
“呃,那好吧,我看看冰箱,给做点儿稀饭吧。”
“你不要走。”
“我不走。”
估计他很累了,不一会儿就打起了呼。
我去厨房看看弄点儿什么吃的。
也好,还有些蔬菜,我准备做点儿清淡的蔬菜粥,刚淘好米放在灶上,就看到X的手机在闪,原本不想管,可感觉一直在闪,我就过去想拿给X,可一看是总监的短信---
“你这么绝情,不要我也不要她,那个女人到底是谁?”
看来X的离婚总监也知道了,那除了总监,还会不会有人?那如果说都知道是我的话,会不会都来对付我呢?我不禁觉得自己后背有些发凉。
我拿着X的手机不知道该不该去给X,正当这时,总监的短信又来了:
“你确定你这么做吗?你会后悔的,你一定会后悔的。”
我不能再看下去了,我发现我神经都快错乱了,慌忙拿着手机跑到三楼推醒X:
“你有短信。”
“谁啊?”
“总监。”
“不管她。”
“你醒醒啊,快自己看看。”
X被我拽了起来,他看了看手机,再看了看我:
“呵呵,你生气了?”
“没有啊,粥做好了,你待会儿自己起来喝点儿吧,我走了。”
“你上哪儿去?”
“我回家。”
“你真的生气了?”(X边说还边笑)
“你还真是不消停啊,这么多人哭着喊着等着你。”
“你终于吃醋了。”
“你准备怎么回?”
“不用回。”
“那……”
“久了她会明白的。”
“她怎么知道你和X太已经……”
“我给她说的。”
“你们平时都还联系?”
“感觉你在审问我哦。”
“没啊,只是问问,你可以不说。”
“我说啊,我没什么不可对你言的。我主动给她说的,而且也说明了自己不会和她再怎样了。”
“那我……”
“我略去了你的名字,不过我和她说了有你的存在。”
“……”

晚上会更到眼下,并一一回复。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情感爱情婚姻
相关文章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