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情感爱情婚姻

[谈情解爱]三过的正室遭遇三(婚姻成长手册)(完整版) 第430章

时间:2018-11-27 15:46:25  来源:  作者:循环2010

这些天,有疯狂,也有感动,有拉扯,也有亲密,有怒吼,也有厮磨,这些强烈的反差反复地拉扯着我的神经---一直自认强大如我,也只能选择一个出口来释放。
我没办法事无巨细地和X说,因为他太专制太自负,虽然他能,并不代表我能,我也不想说能够一直站在他的保护之下,我知道那样不能久远。
我和怪物有太多的伤痕,让彼此都不能把自己向对方敞开,亦或是原本夫妻就不能毫无保留,是种异常纠结的关系组合,时而亲密如一,时而隔了千山万水。

至于说到目前为止,仍然有TX在质疑这些内容的真实性为何,我想说的是,我并非专业写手,如果有酬劳我也当然乐意费我更多的脑细胞,不过现实残酷,我这点儿文墨尚还算沧海一粟,根本没办法撼动文海一丝一毫。

很多时候我也会幻想说这辈子就一个男人,从一而终,相守到老,一直牵着对方的手,十指紧扣……

刚刚X来电,竟然又有些争吵:
“你在哪儿?”
“网吧。”
“干嘛又去那种地方?”
“打游戏。”
“你那么大人了,干嘛老是沉迷于那些?”
“那你安排我做什么?就一直待在白房子里等着你临幸吗?”
“你说话能不那个样子吗?”
“我也是个正常人啊,我不能有情绪吗?你不准我这样,也不准我那样,那我到底要怎样?”
“你是在抱怨吗?”
“是。那你怎么解决?”
“你到底怎么了?”
“我不想一直处于快被打的阶段。”
“怎么了?”
“恕臣妾有很多不能一一禀报。”
“你怎么了?”
“我没怎么!你别理我,我待会儿会关机,我不会怎样的,我会在网吧安静地待会儿,就这样!”
说完我就挂线关机。

现在我心情真的很波动,也很难受,很混乱,我不知道接下来我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X说明天下午回来,我要去接他,然后呢?白房子?临幸?我该怎样去面对?
该开心?该悔过?该躲避?该……
X太呢?消停了吗?总监呢?会找到我吗?我该怎样去面对?
该躲避?该承认?该强势面对?该装小白兔?
怪物最近频繁地亲近,然后呢?我该怎样去面对?
欣然开心?怀疑他别有用心?愧疚地弥补?
…………………………

我该何去何从?谁能告诉我?
1124、
网吧真的不是个特别好的地方,很多人抽烟,而且打游戏的人经常大声骂人,弄得我有些头晕脑胀,我想,我需要走了。
天越来越冷,特别是这么晚,路上很安静,我反而感觉特别舒服,冷风吹得我格外清醒。
可发现自己为什么不怎么想回家呢?小鲤鱼不在家,我就没有特别的动力回去,走得很慢,慢的让自己都觉得太牵强。
回到家已经十二点了,怪物仍然在看资料:
“LG,喏,这是我今儿去派出所办好的户口。”
“哦,小鲤鱼的呢?”
“派出所说14周岁以下的儿童需要审核一周才发放。”
“哦。”
我径直去洗手间洗漱,做早餐,准备出门。
我该去哪儿?去公司?算了吧,反正下午很早就要走,干脆就不去了。
觉得头有些晕晕的,得,去做头部刮痧。
随着精油的慢慢散开,我觉得出奇的舒服,是我喜欢的精油味道,配上美容师专业的手法,我渐渐的放松了不少。
之后直接去了机场,我知道时间还很早,不过确实也没其他地方可以去了,到了机场,选了一个边角的咖啡厅,选了一个最角落的位置,要了一杯铁观音,还有一份小点。
不知不觉到了中午,还是在咖啡厅要了一份丁骨和一份沙拉,吃得很少,也罢,当减肥了。
这才打开手机,有公司同事的电话,我回过去是要我加盖X私章的,我说明天再说,还有家里安装电视的师傅,请我务必记得回复总部抽查电话是实施了“四小时服务”的,我说好,当然,还有很多X的电话,最后是短信:
“干嘛又一直关机?”
“还关机?你在哪儿?”
“你到底在哪儿?开机马上给我电话。”
“是要我提前回去吗?”
“我在开会了,我会尽快结束。”
“我问了秘书,没有更早的航班了。”
“我还是去SZ转机得了。”
“你到底在干嘛啊?我在SZ了。”
我一看最后短信的时间是11点半,我赶紧跑出去看提示牌,11点45,12点15,12点30都有航班过来,以X的性格,估计超不过半小时的,好吧,最早的一班的到达时间是14点10,也就是说马上就要到了。
我只能慌忙结账,去了“国内到达”---


冒泡!

来了,马上更!
1125、
两点十一,X电话到了:
“你终于肯开机了,我到了。”
“我也在啊,没看到你。”
“我在飞机上,刚落地,马上出来。”
“不急,我等你。”
“我爱你。”
“嗯。”
挂了电话有些疲惫的感觉,甚至觉得有点像在完成任务,虽然这个任务不是谁派给我的,可有种无形的压力压得我不得不去做,这个压力到底是X的强迫还是自己的呢?
很快我就看到X的身影,他朝我走过来,抱了抱我:
“我还以为你不会来。”
“怎么会呢?”
“怎么看着气色不太好?”
“有点累。”
“怎么回事?”
“可能是亲戚要来了吧。
“你是说?”
“嗯。”
“呵呵,这样吧,你今儿就做大小姐,我来服侍你怎样?”
“?”
“伺候你起居饮食啊。”
“呵呵,你会吗?”
“你使唤我啊,我学习能力很强的。”
“……”
我们先去取了车:
“去哪儿?”
“看你那么没力气,先回去休息会儿吧。”
“好。”
天越来越冷了,车上的摇晃和暖气让我有些迷迷糊糊的,很舒服,尽管我知道很快我就要面对外面的阴冷温度,可此时仍然有些迷恋车内的感觉,就如此刻我有些肆无忌惮地享受着X给我的一切:
“要不你就小睡会儿吧,我开慢点儿。”
“不用,只是觉得这种感觉很舒服。”
“什么感觉?”
“很温暖,很安心。”
“是吗?那就好。对了,要不我先去买点儿吃的吧?我看你今儿这个状态也不适合外出。”
“买来谁做?”
“你动嘴,我动手。”
“呵呵,你确定?”
“我确定。”



1126、
记得妈妈还在的时候,每次我例假期间都会给我做鸡汤,还让我别碰生水,如果不上学上班的时候尽量在床上躺着。我原本认为我此生不会再有这种时候了,不想X轻易地就碰触到了我这些温暖的回忆。
“你想好食材名字发到我手机上,我这就去买。”
“好。”
看到X朝着超市去的背影,我知道,我心里的某一个我觉得坚强无比的部分正在慢慢的融化,尽管我还是努力的强撑着试图不让其坍塌,不过,我发现越来越无力了。
其间X打了好几个电话来问询,类似---板姜和老姜是一样的吗?红糖是块状的好还是粉状的?鸡蛋很多品种,到底要哪种?……
我不知道幸福的女人会不会觉得这些稀松平常,只是对我来说,这估计只能存在在我特别脆弱的时候的一种想象里吧。
半个多小时,X提着一大包食材上了车:
“等久了吧?主要是我不知道打理鸡需要那么久,其实我应该先去买鸡,趁他打理的时候我就去买其他东西的。”(X有些喋喋不休)
“没关系的,谢谢你。”
“谢什么?我很乐意做这些。”
“来,抱抱。”(我真的没想到此刻我是真的特别想抱抱他)
我抱着X,心里觉得很温暖,很安心。
“好了,我还要尽快回去做饭呢,生手估计时间会耗得比较多。”
“嗯。”
回到白房子,X先把我安顿在三楼的卧室:
“我躺在这儿怎么指挥你啊?”
“我想了下,我还是上网查流程,如果实在弄不懂再问你,你先睡会儿。”
“呃,好吧。”
X说罢就下楼了,我躺在床上虽然感觉累,不过还是睡不着,随手翻了翻X的书---估计是他在准备这房子的时候在这儿小住过。
很多都是工具类的书籍,随手拿起了一本“左手咖啡,右手世界”---
不曾想,让我看到的东西会让我和X大吵,甚至……

这本书挺大的,我没拿稳,正当我低头去捡的时候,不想看到了一张照片---是总监和X的,看背景应该是在TW。
照片上的总监笑颜如花,X也微笑着,看着就是一对很好的情侣。
我觉得心好像被扯了一下,呼吸都有些困难,我大口大口地呼吸着空气---我在想什么?我在气什么?这不是正常的吗?这些估计只是冰山一角,这就开始大口呼吸了?
我有些不争气地反复看着这张照片,我想,当时的X肯定也对总监特别好吧,不然总监也不会看着那么开心,甚至是幸福---总监把头靠在X的肩上,双手搂着X的脖子,看X的表情也是很开心的……
我把照片反过去试图不再去看,结果还看到有黑色的小字,很漂亮的小楷---
**(X的小名),我爱你,我都不知道为什么会那么爱你,你的特立独行,你的博学,你的笑,你的怒,你的一切一切……在我心中,是那么完美,我很感激你给我的一切,我祈求上天能让我永远拥有你。
最后还有个吻痕和一个红心。
我无法想象出他们之间的点滴,因为总监一路来给大家的印象都是强势和专横,从不想她在X面前那么的小女人,那么温柔,甚至那么低姿态……呵呵,也许总监才是真正的尤物吧,男人都应该喜欢这种女人吧。
而我呢?会平白无故发脾气,而且诸多要求,诸多……
我在想什么?我在比什么?呵呵,我还真的是可笑至极。
这时听到X上楼的呃声音,我慌忙把照片夹在书里,佯装睡着。
我眯眼看到X看了看我,然后又关门出去了。
我该怎么办?装作什么都没看到,心安理得得去喝鸡汤?还是质问X这是什么?还是……
理智告诉我不该和X问什么,无论是身份原因还是什么都不该问,可,可我还是控制不住---

1127、
我披了一件外套下楼,看到X在厨房转来转去,有一丝的不想去问他了,不过尔后一想,哼,估计他经常这么做吧,我感动什么?
我走进厨房:
“你别做了。”
“为什么?”
“我不想吃了。”
“怎么呢?胃口不好?又想吃火锅了?”
“什么都不想吃了。”
“怎么了?肚子痛厉害了?”
“我想走了。”
“走?怎么回事?”
“我不想跟你这个虚伪的人在一起了。”
“虚伪?”
“你喜欢做这些游戏,我不喜欢。”
“游戏?你到底在说什么?说清楚。”
“X总,我们不是一路人,也许你觉得新鲜吧,可我玩不起。”
“你干嘛又说这些啊?”
“我怎么看到你这张脸就烦呢?虚伪!”
“你到底抽什么风啊是?”
“是啊,我就是抽风了,我时常抽风,你就隔我远点儿!”
“刚刚还好好的,你现在又这个样子?”
“我很好骗,骗着好玩是吧?”
“我骗你什么了?”
“你不是说和总监已经说清楚了吗?”
“是啊,怎么了?”
“今天几号?”
“九号啊,怎么了?”
“那她这个月还在给你写东西?”
“写什么东西?”
“虚伪!”
“你说清楚,到底什么?”
“我懒得跟你说!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骗子!”
我说着就准备往外走,X拉着我:
“到底是什么?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误会?呵呵,最大的误会就是我真的认为你爱上我了!”
“你是看到什么还是听到什么了?”
“我不用看和听,感觉得到,你就是个骗子!”
“我哪儿让你感觉到了?你说清楚!”
“我不想和你浪费生命了,X总,你有钱有势,有时间去骗你想骗的傻子,放过我吧,我是傻子,可不想再被你骗了!”
“你不说清楚不准走。”
“我要走,我也不想和你说了!”
“我不准你走!”
X说罢把我用力地拉近客厅,丢在了沙发上:
“你先冷静一下,你必须和我说清楚!”
“说什么?说你如何如何和别人相亲相爱?”
“什么相亲相爱?和谁?”
“总监啊。”
“我都给你说过那是之前,已经过去了!”
“你是不见黄河不S心,是吧?”
“是,我去见黄河也要你带着!”
“好,我带你去!”
我拉着X往三楼跑:
“你慢点儿,你不是肚子疼吗?”
“不关你事!”
我把X的书乱翻一通,拿到那本黑色的书:
“这是什么?”
“嗯,这本书是她送我的,就是她知道我离婚的之后,说是送给我最后的一份礼物。”
“很痴缠嘛,你很珍惜哦,放好好的。”
“我还没正式看过,只是看了看前言,觉得还不错,准备看看。”
“是很不错啊,是本好书,你得好好看看,好好品品。”
“你别说话夹枪带棒的,这又怎么了?”
“你自己好好看,好好品,我不妨碍你了!”
我看到X一副正气的样子就觉得生气,真的不想和他说任何话了。
我从X身旁往楼下跑,X拉了一下没拉住我:
“你给我站住!”
X说罢朝我追下来,一把拉住了我:
“你到底在干嘛啊?送一本书你至于这样吗?”
“你让开!”
“我不让!你吃醋也要有个限度啊。”
“我吃哪门子的醋?我没资格!我就是一个傻子,被你把着玩儿的傻子!”
“好好好,我不要那本书了,我这就去丢掉。”
“别丢啊,那么恩爱,那么开心。”
“你到底在说什么?哦,是不是书里面有什么?”
“你接着装!”
“我装什么?我知道了,是不是书里面有什么?”
“有你们恩爱的证据!”
X拉着我又去了卧室,他拿起那本书翻了翻,那张照片滑了出来,X看了看:
“唉,你指的就是这个吗?那是什么时候的事儿了?”
“你看看背面。”
X翻到照片背面,看了看:
“唉,我是真没看到啊,我不知道她夹了这个在书里,更不知道这些文字。”
“算了,看她确实和你很好,很恩爱,我就别碍着你们了。”
“谁碍着谁啊?你别瞎联系,也许就是她不甘心吧,没事的。”
“你是没事啊,那么多人爱你。”
“好了好了,没事了,没事了,那些是别人的事,我目前只关心我们自己。”
“你别说这些,说着顺溜吧,说习惯了吧,每个女人都吃你这套吧?”
“好了,你别太过分!”
“我就过分了,我就是这个样子,你不理我拉倒!”
我说完撇开X的手就往楼下跑,只是这次,X没再追我---

这些天,有疯狂,也有感动,有拉扯,也有亲密,有怒吼,也有厮磨,这些强烈的反差反复地拉扯着我的神经---一直自认强大如我,也只能选择一个出口来释放。
我没办法事无巨细地和X说,因为他太专制太自负,虽然他能,并不代表我能,我也不想说能够一直站在他的保护之下,我知道那样不能久远。
我和怪物有太多的伤痕,让彼此都不能把自己向对方敞开,亦或是原本夫妻就不能毫无保留,是种异常纠结的关系组合,时而亲密如一,时而隔了千山万水。

至于说到目前为止,仍然有TX在质疑这些内容的真实性为何,我想说的是,我并非专业写手,如果有酬劳我也当然乐意费我更多的脑细胞,不过现实残酷,我这点儿文墨尚还算沧海一粟,根本没办法撼动文海一丝一毫。

很多时候我也会幻想说这辈子就一个男人,从一而终,相守到老,一直牵着对方的手,十指紧扣……
刚刚X来电,竟然又有些争吵:
“你在哪儿?”
“网吧。”
“干嘛又去那种地方?”
“打游戏。”
“你那么大人了,干嘛老是沉迷于那些?”
“那你安排我做什么?就一直待在白房子里等着你临幸吗?”
“你说话能不那个样子吗?”
“我也是个正常人啊,我不能有情绪吗?你不准我这样,也不准我那样,那我到底要怎样?”
“你是在抱怨吗?”
“是。那你怎么解决?”
“你到底怎么了?”
“我不想一直处于快被打的阶段。”
“怎么了?”
“恕臣妾有很多不能一一禀报。”
“你怎么了?”
“我没怎么!你别理我,我待会儿会关机,我不会怎样的,我会在网吧安静地待会儿,就这样!”
说完我就挂线关机。
现在我心情真的很波动,也很难受,很混乱,我不知道接下来我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X说明天下午回来,我要去接他,然后呢?白房子?临幸?我该怎样去面对?
该开心?该悔过?该躲避?该……
X太呢?消停了吗?总监呢?会找到我吗?我该怎样去面对?
该躲避?该承认?该强势面对?该装小白兔?
怪物最近频繁地亲近,然后呢?我该怎样去面对?
欣然开心?怀疑他别有用心?愧疚地弥补?
…………………………

我该何去何从?谁能告诉我? 1124、
网吧真的不是个特别好的地方,很多人抽烟,而且打游戏的人经常大声骂人,弄得我有些头晕脑胀,我想,我需要走了。
天越来越冷,特别是这么晚,路上很安静,我反而感觉特别舒服,冷风吹得我格外清醒。
可发现自己为什么不怎么想回家呢?小鲤鱼不在家,我就没有特别的动力回去,走得很慢,慢的让自己都觉得太牵强。
回到家已经十二点了,怪物仍然在看资料:
“LG,喏,这是我今儿去派出所办好的户口。”
“哦,小鲤鱼的呢?”
“派出所说14周岁以下的儿童需要审核一周才发放。”
“哦。”
我径直去洗手间洗漱,做早餐,准备出门。
我该去哪儿?去公司?算了吧,反正下午很早就要走,干脆就不去了。
觉得头有些晕晕的,得,去做头部刮痧。
随着精油的慢慢散开,我觉得出奇的舒服,是我喜欢的精油味道,配上美容师专业的手法,我渐渐的放松了不少。
之后直接去了机场,我知道时间还很早,不过确实也没其他地方可以去了,到了机场,选了一个边角的咖啡厅,选了一个最角落的位置,要了一杯铁观音,还有一份小点。
不知不觉到了中午,还是在咖啡厅要了一份丁骨和一份沙拉,吃得很少,也罢,当减肥了。
这才打开手机,有公司同事的电话,我回过去是要我加盖X私章的,我说明天再说,还有家里安装电视的师傅,请我务必记得回复总部抽查电话是实施了“四小时服务”的,我说好,当然,还有很多X的电话,最后是短信:
“干嘛又一直关机?”
“还关机?你在哪儿?”
“你到底在哪儿?开机马上给我电话。”
“是要我提前回去吗?”
“我在开会了,我会尽快结束。”
“我问了秘书,没有更早的航班了。”
“我还是去SZ转机得了。”
“你到底在干嘛啊?我在SZ了。”
我一看最后短信的时间是11点半,我赶紧跑出去看提示牌,11点45,12点15,12点30都有航班过来,以X的性格,估计超不过半小时的,好吧,最早的一班的到达时间是14点10,也就是说马上就要到了。
我只能慌忙结账,去了“国内到达”---

冒泡!
来了,马上更! 1125、
两点十一,X电话到了:
“你终于肯开机了,我到了。”
“我也在啊,没看到你。”
“我在飞机上,刚落地,马上出来。”
“不急,我等你。”
“我爱你。”
“嗯。”
挂了电话有些疲惫的感觉,甚至觉得有点像在完成任务,虽然这个任务不是谁派给我的,可有种无形的压力压得我不得不去做,这个压力到底是X的强迫还是自己的呢?
很快我就看到X的身影,他朝我走过来,抱了抱我:
“我还以为你不会来。”
“怎么会呢?”
“怎么看着气色不太好?”
“有点累。”
“怎么回事?”
“可能是亲戚要来了吧。
“你是说?”
“嗯。”
“呵呵,这样吧,你今儿就做大小姐,我来服侍你怎样?”
“?”
“伺候你起居饮食啊。”
“呵呵,你会吗?”
“你使唤我啊,我学习能力很强的。”
“……”
我们先去取了车:
“去哪儿?”
“看你那么没力气,先回去休息会儿吧。”
“好。”
天越来越冷了,车上的摇晃和暖气让我有些迷迷糊糊的,很舒服,尽管我知道很快我就要面对外面的阴冷温度,可此时仍然有些迷恋车内的感觉,就如此刻我有些肆无忌惮地享受着X给我的一切:
“要不你就小睡会儿吧,我开慢点儿。”
“不用,只是觉得这种感觉很舒服。”
“什么感觉?”
“很温暖,很安心。”
“是吗?那就好。对了,要不我先去买点儿吃的吧?我看你今儿这个状态也不适合外出。”
“买来谁做?”
“你动嘴,我动手。”
“呵呵,你确定?”
“我确定。”


1126、
记得妈妈还在的时候,每次我例假期间都会给我做鸡汤,还让我别碰生水,如果不上学上班的时候尽量在床上躺着。我原本认为我此生不会再有这种时候了,不想X轻易地就碰触到了我这些温暖的回忆。
“你想好食材名字发到我手机上,我这就去买。”
“好。”
看到X朝着超市去的背影,我知道,我心里的某一个我觉得坚强无比的部分正在慢慢的融化,尽管我还是努力的强撑着试图不让其坍塌,不过,我发现越来越无力了。
其间X打了好几个电话来问询,类似---板姜和老姜是一样的吗?红糖是块状的好还是粉状的?鸡蛋很多品种,到底要哪种?……
我不知道幸福的女人会不会觉得这些稀松平常,只是对我来说,这估计只能存在在我特别脆弱的时候的一种想象里吧。
半个多小时,X提着一大包食材上了车:
“等久了吧?主要是我不知道打理鸡需要那么久,其实我应该先去买鸡,趁他打理的时候我就去买其他东西的。”(X有些喋喋不休)
“没关系的,谢谢你。”
“谢什么?我很乐意做这些。”
“来,抱抱。”(我真的没想到此刻我是真的特别想抱抱他)
我抱着X,心里觉得很温暖,很安心。
“好了,我还要尽快回去做饭呢,生手估计时间会耗得比较多。”
“嗯。”
回到白房子,X先把我安顿在三楼的卧室:
“我躺在这儿怎么指挥你啊?”
“我想了下,我还是上网查流程,如果实在弄不懂再问你,你先睡会儿。”
“呃,好吧。”
X说罢就下楼了,我躺在床上虽然感觉累,不过还是睡不着,随手翻了翻X的书---估计是他在准备这房子的时候在这儿小住过。
很多都是工具类的书籍,随手拿起了一本“左手咖啡,右手世界”---
不曾想,让我看到的东西会让我和X大吵,甚至……
这本书挺大的,我没拿稳,正当我低头去捡的时候,不想看到了一张照片---是总监和X的,看背景应该是在TW。
照片上的总监笑颜如花,X也微笑着,看着就是一对很好的情侣。
我觉得心好像被扯了一下,呼吸都有些困难,我大口大口地呼吸着空气---我在想什么?我在气什么?这不是正常的吗?这些估计只是冰山一角,这就开始大口呼吸了?
我有些不争气地反复看着这张照片,我想,当时的X肯定也对总监特别好吧,不然总监也不会看着那么开心,甚至是幸福---总监把头靠在X的肩上,双手搂着X的脖子,看X的表情也是很开心的……
我把照片反过去试图不再去看,结果还看到有黑色的小字,很漂亮的小楷---
**(X的小名),我爱你,我都不知道为什么会那么爱你,你的特立独行,你的博学,你的笑,你的怒,你的一切一切……在我心中,是那么完美,我很感激你给我的一切,我祈求上天能让我永远拥有你。
最后还有个吻痕和一个红心。
我无法想象出他们之间的点滴,因为总监一路来给大家的印象都是强势和专横,从不想她在X面前那么的小女人,那么温柔,甚至那么低姿态……呵呵,也许总监才是真正的尤物吧,男人都应该喜欢这种女人吧。
而我呢?会平白无故发脾气,而且诸多要求,诸多……
我在想什么?我在比什么?呵呵,我还真的是可笑至极。
这时听到X上楼的呃声音,我慌忙把照片夹在书里,佯装睡着。
我眯眼看到X看了看我,然后又关门出去了。
我该怎么办?装作什么都没看到,心安理得得去喝鸡汤?还是质问X这是什么?还是……
理智告诉我不该和X问什么,无论是身份原因还是什么都不该问,可,可我还是控制不住---
1127、
我披了一件外套下楼,看到X在厨房转来转去,有一丝的不想去问他了,不过尔后一想,哼,估计他经常这么做吧,我感动什么?
我走进厨房:
“你别做了。”
“为什么?”
“我不想吃了。”
“怎么呢?胃口不好?又想吃火锅了?”
“什么都不想吃了。”
“怎么了?肚子痛厉害了?”
“我想走了。”
“走?怎么回事?”
“我不想跟你这个虚伪的人在一起了。”
“虚伪?”
“你喜欢做这些游戏,我不喜欢。”
“游戏?你到底在说什么?说清楚。”
“X总,我们不是一路人,也许你觉得新鲜吧,可我玩不起。”
“你干嘛又说这些啊?”
“我怎么看到你这张脸就烦呢?虚伪!”
“你到底抽什么风啊是?”
“是啊,我就是抽风了,我时常抽风,你就隔我远点儿!”
“刚刚还好好的,你现在又这个样子?”
“我很好骗,骗着好玩是吧?”
“我骗你什么了?”
“你不是说和总监已经说清楚了吗?”
“是啊,怎么了?”
“今天几号?”
“九号啊,怎么了?”
“那她这个月还在给你写东西?”
“写什么东西?”
“虚伪!”
“你说清楚,到底什么?”
“我懒得跟你说!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骗子!”
我说着就准备往外走,X拉着我:
“到底是什么?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误会?呵呵,最大的误会就是我真的认为你爱上我了!”
“你是看到什么还是听到什么了?”
“我不用看和听,感觉得到,你就是个骗子!”
“我哪儿让你感觉到了?你说清楚!”
“我不想和你浪费生命了,X总,你有钱有势,有时间去骗你想骗的傻子,放过我吧,我是傻子,可不想再被你骗了!”
“你不说清楚不准走。”
“我要走,我也不想和你说了!”
“我不准你走!”
X说罢把我用力地拉近客厅,丢在了沙发上:
“你先冷静一下,你必须和我说清楚!”
“说什么?说你如何如何和别人相亲相爱?”
“什么相亲相爱?和谁?”
“总监啊。”
“我都给你说过那是之前,已经过去了!”
“你是不见黄河不S心,是吧?”
“是,我去见黄河也要你带着!”
“好,我带你去!”
我拉着X往三楼跑:
“你慢点儿,你不是肚子疼吗?”
“不关你事!”
我把X的书乱翻一通,拿到那本黑色的书:
“这是什么?”
“嗯,这本书是她送我的,就是她知道我离婚的之后,说是送给我最后的一份礼物。”
“很痴缠嘛,你很珍惜哦,放好好的。”
“我还没正式看过,只是看了看前言,觉得还不错,准备看看。”
“是很不错啊,是本好书,你得好好看看,好好品品。”
“你别说话夹枪带棒的,这又怎么了?”
“你自己好好看,好好品,我不妨碍你了!”
我看到X一副正气的样子就觉得生气,真的不想和他说任何话了。
我从X身旁往楼下跑,X拉了一下没拉住我:
“你给我站住!”
X说罢朝我追下来,一把拉住了我:
“你到底在干嘛啊?送一本书你至于这样吗?”
“你让开!”
“我不让!你吃醋也要有个限度啊。”
“我吃哪门子的醋?我没资格!我就是一个傻子,被你把着玩儿的傻子!”
“好好好,我不要那本书了,我这就去丢掉。”
“别丢啊,那么恩爱,那么开心。”
“你到底在说什么?哦,是不是书里面有什么?”
“你接着装!”
“我装什么?我知道了,是不是书里面有什么?”
“有你们恩爱的证据!”
X拉着我又去了卧室,他拿起那本书翻了翻,那张照片滑了出来,X看了看:
“唉,你指的就是这个吗?那是什么时候的事儿了?”
“你看看背面。”
X翻到照片背面,看了看:
“唉,我是真没看到啊,我不知道她夹了这个在书里,更不知道这些文字。”
“算了,看她确实和你很好,很恩爱,我就别碍着你们了。”
“谁碍着谁啊?你别瞎联系,也许就是她不甘心吧,没事的。”
“你是没事啊,那么多人爱你。”
“好了好了,没事了,没事了,那些是别人的事,我目前只关心我们自己。”
“你别说这些,说着顺溜吧,说习惯了吧,每个女人都吃你这套吧?”
“好了,你别太过分!”
“我就过分了,我就是这个样子,你不理我拉倒!”
我说完撇开X的手就往楼下跑,只是这次,X没再追我---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情感爱情婚姻
相关文章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