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情感爱情婚姻

[谈情解爱]三过的正室遭遇三(婚姻成长手册)(完整版) 第431章

时间:2018-11-27 15:46:18  来源:  作者:循环2010

1128、
跑到门口才发现自己穿着一双拖鞋,而且包儿也没带,可怎么办?又跑回去,那不得多丢人?算了,跑到门口去打车,大不了到了再去拿钱。
不知道是不是上下班高峰的原因,我站了很久都没有出租车过,很冷,因为穿的是卧室拖鞋,底很薄,此刻地面的温度应该只有几度,我有些冻得全身抖。
最气人的是,我感觉到亲戚真的来了,可我身上什么都没有---真是又冷又饿又狼狈,此刻我真的好想X能出来找我,可我看了看身后,并没有X。
好吧,算了,罢了,这样也好,彻底都没了念想。
起码站了半小时,也没看到有车子路过,我去!所谓的富人区就没人需要打车吗?
我都不知道此刻我的裤子还支撑得了多久,终于,我看到了X的奔驰车到了我身后:
“冷风吹醒你了没?”(X滑下车窗有些不紧不慢)
“你别管我!”(虽然狼狈,可我还是嘴硬)
“我没准备管你,只是给你送鞋子和包。”
“你给我扔出来。”
“你自己拿,就在后排座。”
我的脚底板冻得不得了,赶紧上了后座准备穿鞋,X马上动了车子:
“你要去哪儿?我穿好鞋就走。”
“你还嘴硬?和我回去!”
不知道是不是感觉车里的温度太舒服了还是心底的期待,此刻我没再犟嘴了。
X把我拽回了白房子:
“鸡汤做好了。”
“那个,你能不能再去趟超市啊?”
“怎么了?”
“我好像亲戚到了。”
“啊,那你还跑?冷着了吧?这样,你赶紧去洗洗,我马上就去。”
“嗯。”
X很快就回来了,我解决了尴尬之后,出来就看到床头有碗鸡汤---
说实话,还不错,虽然说不上多鲜美,可还算爽口。
“好些了没?”
“嗯,就是裤子被弄脏了。”
“换一条就是了,反正柜子里有。”
“哦。”
“给我,我再给你盛一碗。”
“嗯。”
喝了两碗鸡汤后,感觉明显舒服了很多,温度回来了,心情也稳定了不少:
“你要不先躺会儿吧。”
“我想和你说话。”
“不累吗?”
“我想好好和你说说话。”
“好吧。”
“你和你EX之间,还有你和总监之间,或者说你和你的所有女人之间,最后是你我之间,你到底是怎么打算的,又是怎么来界定的,你要什么或是你要别人做什么?总之,我需要你的说法。”
1129、
我坐在床沿,X坐在他看书的椅子上:
“其实你问这些我很开心,因为你问就表示你希望了解我在想什么了,也就是说你也在乎我了。”
“直接回答我的问题。”
“我和EX是亲人,如果说她有感情外的困难,我是一定会尽力帮她的,我和总监只是过去的一段,她虽然强势,不过也是女人,估计也只是一段时间的不甘心而已,我除了工作之外,是不会和她有半点的逾越了,还有其他的,也同样和对总监一样的对待而已。”
“真的吗?”
“嗯。”
“那,那我呢?”
“呵呵,还用我再表决心吗?你看看这个……”(X说着对我伸出了左手)
“啊?怎么有条口子?”
“刚刚切菜的时候啊,我想告诉你,这是我生平第一次拿菜刀。”
“……”
我站起来走到X身边,拿起他的左手,轻轻地吹着气:
“谢谢你,疼吗?”
“疼。”
“啊?看来是切深了,可为什么看着口子也没那么深呢?”
“我是心疼,刚刚你那个样子我心疼。”
“心疼什么?”
“我知道你肚子疼,可还那么不管不顾地跑出去,本来我真的不想管你了,想让你吃吃苦头,不过后来还是不忍心,给你送鞋子和包,不过看到你那副狼狈,我真的很心疼。”
“你别说了,都是我不好,我脾气太冲,也太不知深浅了。”
“答应我,无论之后你看到什么和听到什么,先不要太激动,特别是不要伤害自己,一定要和我问清楚说清楚,我不希望有不正确的猜测来毁掉我们之间,好吗?”
“好。我答应你。”
此时我和X都没再说话了,我安静地坐在地毯上抱着X……
X拍着我的背,有点像在哄小孩子,哦,不,我不能再这样了,我不是小孩子了,不要再这样来试图让他来哄我。
我正了正身子:
“X,我去做其他的菜吧,你也应该饿了。”
“我帮你。”
“还是算了吧,待会儿又受伤了怎么办?”
“只要你不让我伤心,皮外伤都没什么的。”
“……”
我和X静静地在厨房倒腾着饭菜,不到一小时,四菜一汤。
我们静静地吃着饭,此刻的安宁让人有种想停住时间的冲动……
交待一下,已经更到最近了。
X没走,只是在开会。
刚刚短信我说会议快结束了,不过我还要去拿我的手机,手机坏了,去修了。
心塞了,手机壳坏了拿去修,本来是白壳的,师傅说白色发现没货了,擅自给我换了个金壳,关键是按键没货了,就换了个金壳------这不典型的山寨5S吗?
心塞!
关键是人师傅说很多人都换成金壳的,所以不用问我我也会乐意的!
我简直是服了师傅的强盗逻辑!

冒泡。

来了,今儿会有。

1130、
吃完饭,我径直起身收拾:
“放下吧,等阿姨来收。”
“就这么少的碗,没事的。”
“我想和你好好待会儿。”
“好吧。”
我们去了顶层露台的玻璃房子,最近都有雨,所以看不到星星,只是漆黑一片,我们开了一盏小灯,X抱着我:
“最近让你受了很多委屈。”
“你不也被我气得不行吗?”
“这段儿的生活过得和我之前非常不同。”
“嗯,所以你乐在其中,可最后,还是会过回自己原本习惯了的生活。所以你和X太分开,估计……”
“不用去估计了,有些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就不用去想该如何回头的问题,最该想的应该是如何去面对接下来的事情。”
“X,我知道这么说你不开心,不过,我真的想和你说,我不想离婚,真的不想。”
“为什么?”
“首先,我不是特别相信爱情,特别是走进婚姻的爱情,再者,小鲤鱼,最后,我对你,没把握。”
“我知道,你认定的事情很难被改变,我只能说,一切交给时间,就像曾经我对你说我一定要得到你,我相信,你会愿意信任我的。”
“你不会觉得憋屈吗?”
“是我自己选的。”
“你会逼迫我离婚吗?”
“不会有行为上的逼迫,我会让你自己想去做。”
“你知道吗?每次你这种方式说话我都有点怕,因为我知道你是志在必得。”
“X,我不会夜不归宿的。虽然我的婚姻千疮百孔,不过目前我不想主动挑起任何事端,这个你能接受吗?”
“呵呵,你还挺聪明的嘛,先把这些给我说明,弄得我还只能说YES了。”
“X,对不起,我太自私了。”
“其实如果没有我的话,你估计也不会有这么多纠结,所以,我们互相都有对不起对方的地方,也算平衡了。”
我们聊了一些公司的事儿,十一点,X送我回了。
第二天X有几乎整天的会议,我准备就在办公室待着,不想老Q来电---


1131、
“您好,Q老师。”
“你好些哦,小*。”
“Q老师有何贵干?”
“你们公司是不是最近验收过不了?”
“呃,好像是的。”
“我能不能效劳啊?”
“Q老师如果能伸出援手的话,那肯定是我们公司的荣幸啊。”
“说说看。”
“呃,据我所知好像是年初交楼受到影响,到时势必会出现要赔款等一系列的问题,当然,还会影响我们公司的年报数据从而影响股价。”
“哦,关键问题出在哪个环节?”
“好像是消防。”
“消防不好弄哦。”
“是啊,搞好几次了。”
“不过,我和*指是很好的战友。”
“是吗?我们请*指了好多次请不出来呢。”
“要不要我去请请?”
“那敢情好啊。”
“你到时也一起来吗?”
“呃……Q老师,这件事情是我们副总分管,理应他来牵头,你看要不要我让副总和您对接一下?”(我知道这件事情如果X知道的话又会吵架,可真的这是个难题,我希望能够尽快解决,X为此也很伤神)
“小*啊,你现在是不是升职了啊,感觉让你出面很难哦。”
“哪儿啊,呵呵,我只是不想抢了副总的风头啊,这样您看怎样,我让副总和您对接一下这个事情,当然咯,Q老师伸出援手,于哪方面,我也想去见识一下的。”
“那好,我们说定咯?”
“是的,是的,谢谢Q老师,Q老师费心了。”
“都是朋友嘛。”
挂了电话,心里有些纠结要不要给X说,不过我知道X想这个问题肯定会从情感方面去想,他会特别排斥,那到时候问题解决不了还在其次,得罪了老Q总归是不好的,那我该怎样来处理这个事情呢?
唉,心烦的事儿一件接着一件,干脆先出去透透气,顺便把小鲤鱼给我摔坏的手机修一修。




1132、
天儿真的进入了冬季,感觉都有些手僵脚僵了,先把手机拿到修理店,师傅给了另一支手机给我接电话,说是需要两小时才能换好壳,没什么更多的事儿,还是去了网吧。
到了网吧不久就接到X的短信:
“你去哪儿了?”
“修手机。”
“坏了?”
“嗯,估计需要俩小时。”
“哦,我也叫了快餐,一点又有会议。”
“嗯,你快吃吧。”
“那你这两小时怎么办?”
“我在网吧。”
“干嘛又去网吧?”
“天儿那么冷,我在外面怎么混嘛?”
“网吧里太复杂。”
“没那么夸张啦,我坐的包间。”
“修好了就回办公室,我们一起晚餐。”
“嗯。”
“我爱你。”
“拜。”
我一直思考着怎么来和副总说验收的事儿,又怎么让X觉得这件事儿和我没多大关系,唉,真是个伤神的问题。
我想了想,给副总去了电话:
“副总,消防的*指刚刚电话我了。”(之前副总让我和*指联系了好几次)
“哦?为什么不直接电话我呢?”
“他说你手机不通。”
“哦,他说什么了?”
“他说让你去一趟,好像是有关验收的事儿有些眉目了。”
“哦,真的吗?”
“嗯,我们赶紧去吧,免得错失良机了。”
“那肯定啊,你现在在哪儿?”
“我在外面吃饭,要不待会儿我直接过去?我们在门口汇面?”
“好,你别磨蹭久了哈。”
“嗯,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赶紧给老Q去了电话:
“Q老师,我和副总想下午去消防一趟递递资料汇报汇报,不知道您有没和*指通电话?”
“已经给他去电话了,他知道了。”
“呵呵,谢谢您,那我们约定好时间再给您电话。”
“好啊。”
挂了电话,心安不少,我知道,问题不大了。
呀,如果约今晚的话,我怎么和X说呢?而且副总势必会给X汇报,得,我自己来说吧---

1133、
“X,今晚有可能不能和你一起晚餐了。”
“怎么呢?”
“副总让我和他去消防,有可能晚上会和*指吃饭。”
“副总去就可以了啊,你去干嘛?”
“这不一直给副总打下手吗?我去也正常啊。”
“我给他说你不用去。”
“你让我去嘛,我保证不喝酒。”
“那些当兵的特别……”
“哎呀,你别凡事往那方面想,不还有副总在呢嘛。”
“那你尽快吃完,快完的时候给我电话我去接你。”
“不好吧,副总在呢。”
“那今晚我怎么办?”
“你自由了!”
“我不想这种自由。”
“哎呀,这样吧,我完事了打车去白房子。”
“好吧。注意不能喝酒!”
“我保证。”
“我爱你。”
“嗯。”
这下松了一口气,赶紧往消防赶,我和副总汇面后立即去了*指办公室。
*指当了多年的兵,身型很好,很挺拔,给人一种很正气的感觉,还有些许威严,我没怎么说话,都是副总在说:
“*指,我们知道您时间宝贵,就打扰一会儿,我们想汇报一下我们*期有关验收的部分……”
“嗯,你们的情况我大致了解了。”
“*指,您看要不您拨空我们一起吃个饭,好好聊聊怎样?”
“呃,可以啊,把**局的Q局也约一下嘛,*局也挺关心你们公司的啊,呵呵。”
“啊,哦,好好好,我这就向Q局汇报一下。”
最后约定晚上六点在**酒店用餐,我也作陪。
我和副总没回办公室,直接在消防晃来晃去,等到六点。
老Q说他自己去,我们到点儿就和*指一起去了餐厅。
老Q带了两个随行,*指也带了两个参谋,副总为了到时汇报更清晰,还叫来了*经理(他专门负责工程,对于一些细节更了解)。
大家坐定后,我已经给自己定好位了,最好多吃少说,一切交给副总和*经理。
大家先是寒暄了一阵,尔后就是*指和老Q诉说战友情,最后才说到有关验收的事情---
Q:“你们公司在我们这儿开发也是我们的荣幸,大公司嘛,我们就需要你们这些财团的共同建设。”
指:“是啊,呵呵,Q局都这么说了,我们相关职能部门必须要支持啊。”
副总:“多亏各位领导费心指点啊,我们公司在本地的发展才会那么顺利。”
Q:“你们公司在本地谁是老大啊?”
副总:“哦,责任人是猩猩,X总是老大。”
指:“哦,见过他们X总的,气场很大啊。”
Q:“哦,是吗?我还没见过呢。”
副总:“呵呵,X总还有其他项目在身,所以在这边的时间也不算多,X总本来很想拜访Q局的,一直没对上时间。”
Q:“哦,那改天也碰碰面嘛,毕竟也是我们这儿建设的贡献者嘛。”
我心里不禁咯噔一下,OMG,最好别见,我都不知道X到时会怎样,老Q倒好,反正也不知道什么,可X知道上次我求老Q的事情,他又那么介意,唉,最好副总就当是客套过去就算了。
吃完饭不到九点,大家各自寒暄散去,我打车去了白房子。









1128、
跑到门口才发现自己穿着一双拖鞋,而且包儿也没带,可怎么办?又跑回去,那不得多丢人?算了,跑到门口去打车,大不了到了再去拿钱。
不知道是不是上下班高峰的原因,我站了很久都没有出租车过,很冷,因为穿的是卧室拖鞋,底很薄,此刻地面的温度应该只有几度,我有些冻得全身抖。
最气人的是,我感觉到亲戚真的来了,可我身上什么都没有---真是又冷又饿又狼狈,此刻我真的好想X能出来找我,可我看了看身后,并没有X。
好吧,算了,罢了,这样也好,彻底都没了念想。
起码站了半小时,也没看到有车子路过,我去!所谓的富人区就没人需要打车吗?
我都不知道此刻我的裤子还支撑得了多久,终于,我看到了X的奔驰车到了我身后:
“冷风吹醒你了没?”(X滑下车窗有些不紧不慢)
“你别管我!”(虽然狼狈,可我还是嘴硬)
“我没准备管你,只是给你送鞋子和包。”
“你给我扔出来。”
“你自己拿,就在后排座。”
我的脚底板冻得不得了,赶紧上了后座准备穿鞋,X马上动了车子:
“你要去哪儿?我穿好鞋就走。”
“你还嘴硬?和我回去!”
不知道是不是感觉车里的温度太舒服了还是心底的期待,此刻我没再犟嘴了。
X把我拽回了白房子:
“鸡汤做好了。”
“那个,你能不能再去趟超市啊?”
“怎么了?”
“我好像亲戚到了。”
“啊,那你还跑?冷着了吧?这样,你赶紧去洗洗,我马上就去。”
“嗯。”
X很快就回来了,我解决了尴尬之后,出来就看到床头有碗鸡汤---
说实话,还不错,虽然说不上多鲜美,可还算爽口。
“好些了没?”
“嗯,就是裤子被弄脏了。”
“换一条就是了,反正柜子里有。”
“哦。”
“给我,我再给你盛一碗。”
“嗯。”
喝了两碗鸡汤后,感觉明显舒服了很多,温度回来了,心情也稳定了不少:
“你要不先躺会儿吧。”
“我想和你说话。”
“不累吗?”
“我想好好和你说说话。”
“好吧。”
“你和你EX之间,还有你和总监之间,或者说你和你的所有女人之间,最后是你我之间,你到底是怎么打算的,又是怎么来界定的,你要什么或是你要别人做什么?总之,我需要你的说法。” 1129、
我坐在床沿,X坐在他看书的椅子上:
“其实你问这些我很开心,因为你问就表示你希望了解我在想什么了,也就是说你也在乎我了。”
“直接回答我的问题。”
“我和EX是亲人,如果说她有感情外的困难,我是一定会尽力帮她的,我和总监只是过去的一段,她虽然强势,不过也是女人,估计也只是一段时间的不甘心而已,我除了工作之外,是不会和她有半点的逾越了,还有其他的,也同样和对总监一样的对待而已。”
“真的吗?”
“嗯。”
“那,那我呢?”
“呵呵,还用我再表决心吗?你看看这个……”(X说着对我伸出了左手)
“啊?怎么有条口子?”
“刚刚切菜的时候啊,我想告诉你,这是我生平第一次拿菜刀。”
“……”
我站起来走到X身边,拿起他的左手,轻轻地吹着气:
“谢谢你,疼吗?”
“疼。”
“啊?看来是切深了,可为什么看着口子也没那么深呢?”
“我是心疼,刚刚你那个样子我心疼。”
“心疼什么?”
“我知道你肚子疼,可还那么不管不顾地跑出去,本来我真的不想管你了,想让你吃吃苦头,不过后来还是不忍心,给你送鞋子和包,不过看到你那副狼狈,我真的很心疼。”
“你别说了,都是我不好,我脾气太冲,也太不知深浅了。”
“答应我,无论之后你看到什么和听到什么,先不要太激动,特别是不要伤害自己,一定要和我问清楚说清楚,我不希望有不正确的猜测来毁掉我们之间,好吗?”
“好。我答应你。”
此时我和X都没再说话了,我安静地坐在地毯上抱着X…… X拍着我的背,有点像在哄小孩子,哦,不,我不能再这样了,我不是小孩子了,不要再这样来试图让他来哄我。
我正了正身子:
“X,我去做其他的菜吧,你也应该饿了。”
“我帮你。”
“还是算了吧,待会儿又受伤了怎么办?”
“只要你不让我伤心,皮外伤都没什么的。”
“……”
我和X静静地在厨房倒腾着饭菜,不到一小时,四菜一汤。
我们静静地吃着饭,此刻的安宁让人有种想停住时间的冲动…… 交待一下,已经更到最近了。
X没走,只是在开会。
刚刚短信我说会议快结束了,不过我还要去拿我的手机,手机坏了,去修了。 心塞了,手机壳坏了拿去修,本来是白壳的,师傅说白色发现没货了,擅自给我换了个金壳,关键是按键没货了,就换了个金壳------这不典型的山寨5S吗?
心塞!
关键是人师傅说很多人都换成金壳的,所以不用问我我也会乐意的!
我简直是服了师傅的强盗逻辑!
冒泡。
来了,今儿会有。
1130、
吃完饭,我径直起身收拾:
“放下吧,等阿姨来收。”
“就这么少的碗,没事的。”
“我想和你好好待会儿。”
“好吧。”
我们去了顶层露台的玻璃房子,最近都有雨,所以看不到星星,只是漆黑一片,我们开了一盏小灯,X抱着我:
“最近让你受了很多委屈。”
“你不也被我气得不行吗?”
“这段儿的生活过得和我之前非常不同。”
“嗯,所以你乐在其中,可最后,还是会过回自己原本习惯了的生活。所以你和X太分开,估计……”
“不用去估计了,有些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就不用去想该如何回头的问题,最该想的应该是如何去面对接下来的事情。”
“X,我知道这么说你不开心,不过,我真的想和你说,我不想离婚,真的不想。”
“为什么?”
“首先,我不是特别相信爱情,特别是走进婚姻的爱情,再者,小鲤鱼,最后,我对你,没把握。”
“我知道,你认定的事情很难被改变,我只能说,一切交给时间,就像曾经我对你说我一定要得到你,我相信,你会愿意信任我的。”
“你不会觉得憋屈吗?”
“是我自己选的。”
“你会逼迫我离婚吗?”
“不会有行为上的逼迫,我会让你自己想去做。”
“你知道吗?每次你这种方式说话我都有点怕,因为我知道你是志在必得。”
“X,我不会夜不归宿的。虽然我的婚姻千疮百孔,不过目前我不想主动挑起任何事端,这个你能接受吗?”
“呵呵,你还挺聪明的嘛,先把这些给我说明,弄得我还只能说YES了。”
“X,对不起,我太自私了。”
“其实如果没有我的话,你估计也不会有这么多纠结,所以,我们互相都有对不起对方的地方,也算平衡了。”
我们聊了一些公司的事儿,十一点,X送我回了。
第二天X有几乎整天的会议,我准备就在办公室待着,不想老Q来电---

1131、
“您好,Q老师。”
“你好些哦,小*。”
“Q老师有何贵干?”
“你们公司是不是最近验收过不了?”
“呃,好像是的。”
“我能不能效劳啊?”
“Q老师如果能伸出援手的话,那肯定是我们公司的荣幸啊。”
“说说看。”
“呃,据我所知好像是年初交楼受到影响,到时势必会出现要赔款等一系列的问题,当然,还会影响我们公司的年报数据从而影响股价。”
“哦,关键问题出在哪个环节?”
“好像是消防。”
“消防不好弄哦。”
“是啊,搞好几次了。”
“不过,我和*指是很好的战友。”
“是吗?我们请*指了好多次请不出来呢。”
“要不要我去请请?”
“那敢情好啊。”
“你到时也一起来吗?”
“呃……Q老师,这件事情是我们副总分管,理应他来牵头,你看要不要我让副总和您对接一下?”(我知道这件事情如果X知道的话又会吵架,可真的这是个难题,我希望能够尽快解决,X为此也很伤神)
“小*啊,你现在是不是升职了啊,感觉让你出面很难哦。”
“哪儿啊,呵呵,我只是不想抢了副总的风头啊,这样您看怎样,我让副总和您对接一下这个事情,当然咯,Q老师伸出援手,于哪方面,我也想去见识一下的。”
“那好,我们说定咯?”
“是的,是的,谢谢Q老师,Q老师费心了。”
“都是朋友嘛。”
挂了电话,心里有些纠结要不要给X说,不过我知道X想这个问题肯定会从情感方面去想,他会特别排斥,那到时候问题解决不了还在其次,得罪了老Q总归是不好的,那我该怎样来处理这个事情呢?
唉,心烦的事儿一件接着一件,干脆先出去透透气,顺便把小鲤鱼给我摔坏的手机修一修。



1132、
天儿真的进入了冬季,感觉都有些手僵脚僵了,先把手机拿到修理店,师傅给了另一支手机给我接电话,说是需要两小时才能换好壳,没什么更多的事儿,还是去了网吧。
到了网吧不久就接到X的短信:
“你去哪儿了?”
“修手机。”
“坏了?”
“嗯,估计需要俩小时。”
“哦,我也叫了快餐,一点又有会议。”
“嗯,你快吃吧。”
“那你这两小时怎么办?”
“我在网吧。”
“干嘛又去网吧?”
“天儿那么冷,我在外面怎么混嘛?”
“网吧里太复杂。”
“没那么夸张啦,我坐的包间。”
“修好了就回办公室,我们一起晚餐。”
“嗯。”
“我爱你。”
“拜。”
我一直思考着怎么来和副总说验收的事儿,又怎么让X觉得这件事儿和我没多大关系,唉,真是个伤神的问题。
我想了想,给副总去了电话:
“副总,消防的*指刚刚电话我了。”(之前副总让我和*指联系了好几次)
“哦?为什么不直接电话我呢?”
“他说你手机不通。”
“哦,他说什么了?”
“他说让你去一趟,好像是有关验收的事儿有些眉目了。”
“哦,真的吗?”
“嗯,我们赶紧去吧,免得错失良机了。”
“那肯定啊,你现在在哪儿?”
“我在外面吃饭,要不待会儿我直接过去?我们在门口汇面?”
“好,你别磨蹭久了哈。”
“嗯,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赶紧给老Q去了电话:
“Q老师,我和副总想下午去消防一趟递递资料汇报汇报,不知道您有没和*指通电话?”
“已经给他去电话了,他知道了。”
“呵呵,谢谢您,那我们约定好时间再给您电话。”
“好啊。”
挂了电话,心安不少,我知道,问题不大了。
呀,如果约今晚的话,我怎么和X说呢?而且副总势必会给X汇报,得,我自己来说吧---

1133、
“X,今晚有可能不能和你一起晚餐了。”
“怎么呢?”
“副总让我和他去消防,有可能晚上会和*指吃饭。”
“副总去就可以了啊,你去干嘛?”
“这不一直给副总打下手吗?我去也正常啊。”
“我给他说你不用去。”
“你让我去嘛,我保证不喝酒。”
“那些当兵的特别……”
“哎呀,你别凡事往那方面想,不还有副总在呢嘛。”
“那你尽快吃完,快完的时候给我电话我去接你。”
“不好吧,副总在呢。”
“那今晚我怎么办?”
“你自由了!”
“我不想这种自由。”
“哎呀,这样吧,我完事了打车去白房子。”
“好吧。注意不能喝酒!”
“我保证。”
“我爱你。”
“嗯。”
这下松了一口气,赶紧往消防赶,我和副总汇面后立即去了*指办公室。
*指当了多年的兵,身型很好,很挺拔,给人一种很正气的感觉,还有些许威严,我没怎么说话,都是副总在说:
“*指,我们知道您时间宝贵,就打扰一会儿,我们想汇报一下我们*期有关验收的部分……”
“嗯,你们的情况我大致了解了。”
“*指,您看要不您拨空我们一起吃个饭,好好聊聊怎样?”
“呃,可以啊,把**局的Q局也约一下嘛,*局也挺关心你们公司的啊,呵呵。”
“啊,哦,好好好,我这就向Q局汇报一下。”
最后约定晚上六点在**酒店用餐,我也作陪。
我和副总没回办公室,直接在消防晃来晃去,等到六点。
老Q说他自己去,我们到点儿就和*指一起去了餐厅。
老Q带了两个随行,*指也带了两个参谋,副总为了到时汇报更清晰,还叫来了*经理(他专门负责工程,对于一些细节更了解)。
大家坐定后,我已经给自己定好位了,最好多吃少说,一切交给副总和*经理。
大家先是寒暄了一阵,尔后就是*指和老Q诉说战友情,最后才说到有关验收的事情---
Q:“你们公司在我们这儿开发也是我们的荣幸,大公司嘛,我们就需要你们这些财团的共同建设。”
指:“是啊,呵呵,Q局都这么说了,我们相关职能部门必须要支持啊。”
副总:“多亏各位领导费心指点啊,我们公司在本地的发展才会那么顺利。”
Q:“你们公司在本地谁是老大啊?”
副总:“哦,责任人是猩猩,X总是老大。”
指:“哦,见过他们X总的,气场很大啊。”
Q:“哦,是吗?我还没见过呢。”
副总:“呵呵,X总还有其他项目在身,所以在这边的时间也不算多,X总本来很想拜访Q局的,一直没对上时间。”
Q:“哦,那改天也碰碰面嘛,毕竟也是我们这儿建设的贡献者嘛。”
我心里不禁咯噔一下,OMG,最好别见,我都不知道X到时会怎样,老Q倒好,反正也不知道什么,可X知道上次我求老Q的事情,他又那么介意,唉,最好副总就当是客套过去就算了。
吃完饭不到九点,大家各自寒暄散去,我打车去了白房子。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情感爱情婚姻
相关文章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