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情感爱情婚姻

[谈情解爱]三过的正室遭遇三(婚姻成长手册)(完整版) 第432章

时间:2018-11-27 15:46:10  来源:  作者:循环2010

没时间更了,大致看了一下留言,呵呵,我只能说大家都特别善良。
男人的世界女人不懂正如女人世界对于男人来说比较难猜一样,也许是我更快了忽略了一些细节。
无论商界还是政界,千丝万缕互相制衡,今日我的帮忙兴许就是改日你让路的砝码。
为什么男人比较多可以坐到高位,就是因为男人更会客观的取舍,而女人更多的会单从感情角度考虑问题。
简而言之,女人要时刻谨记取舍的代价和承接。

冒泡!

刚刚吃完饭,不是和X。

今晚会有

1134、
进了白房子,没看到X,到处都不见,咦,到哪儿去了呢?
我去卧室看他的皮箱还在,书房的手提也在,应该没走吧?
不知道怎么回事,心里有些失落,我不禁有些怕这种感觉———看来我对他越来越习惯了,竟然在我的不知不觉中有了一种依赖和牵挂,怎么办?如果真的有一天他变心了,离开了,我会是什么样子啊?我怎么越来越怕自己会完全受制于他了呢?
正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我听到钥匙开门的声音,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竟然特别开心,甚至有些激动,赶紧跑到门口去,紧紧地抱住刚进门的X:
“你终于回来了!”
“怎么了?呵呵。”
“我以为……”
“什么?”
“没什么。你上哪儿了啊?”
“喏。”
“你不是有俩手提了吗?”
“给你买的。”
“干嘛平白无故给我买手提啊?”
“你以后就别去网吧了,那些地方太复杂了。”
“谢谢你,X。”
“和我客气什么?”
“真的很谢谢你。”
我说罢把他抱紧紧的,此刻我真的好喜欢这种感觉:
“今天你好乖哦,呵呵。”
“我喜欢你,X……”
说罢,我主动吻上了他的唇。
X回应得很热烈,双手握着我的腰,继而抚摸着我的背:
“不,不,X,我亲戚还没走呢?”
“你成心的是吧?这个时候故意挑逗我。”
“呵呵。”
“还呵呵,看我不打你。”
说罢X把我反转过去打我的PP。
此刻的亲密让我感觉非常好,其实我也好想和他说每次他和我讲电话的最后那句话……

晚了,还是X送我回。
我并没特别感到分裂,反而心里感觉稳稳的。
回到家,洗洗睡。
早上出门,天真的越来越冷了,我穿上了厚羽绒。
X估计中午就要走,另一个城市的项目到了关键节点了,他必须要过去。
本来我想送他去机场,不过他拒绝了:
“天太冷了,你亲戚又来了,我特批你不送我了。”
“谢谢X总体恤。”
“不过……”
“什么?”
“下周一你亲戚就应该消失了吧?”
“嗯。”
“那你周一来接我,我要审查一下你亲戚真的走了没?”
“你说些什么呐!X总,请自重!”
“哈哈,你好好的。”
“嗯,我肯定好好的,周一确定了航班告诉我,我去接你。”
“嗯,我爱你。”
“嗯。”

X去机场了,我有些小失落,不过还好。
不想表妹媛的一个电话让我瞬间凌乱了———

1135、
“姐,有个事情你可不可以帮帮忙?”
“什么啊?”
“我一很好的朋友,她LG好像生意方面出现了些黑社会找茬。”
“晕,我可不是黑社会,找我帮什么?”
“你那邻居?”
“晕哦,你还敢说他啊?你又不是不知道!”
“哎呀,我知道你很为难,不过我能想到最高级别的相关官员就是他了。”
“媛,帮忙也要分情况和能力,能力不及也爱莫能助啊。”
“他一定可以的,我都和朋友LG说了,他说你邻居那级别对付这些足矣了。”
“姐姐,这次真要换我叫你姐姐了!你干嘛到处说邻居的职务啊?他们这种人有很多避忌的。”
“哎呀,我这不是情急吗?真是我最好的一朋友。姐,你就帮帮忙嘛。”
“如果是我能力范围我一定帮,不过我不行啊。再说了,Z的一些言行我又不是没和你说,你让我去找他,那他会怎么认为啊?”
“姐,要不我和你一起去?”
“让我想想。”
“姐,尽快啊!救命的!”
挂了电话我有些关火,原本认为和Z就这样桥路两桂,不想媛这个大嘴巴竟然把人家的职务到处说,这可怎么办呢?
不多会儿,媛又来电话了:
“姐,怎样?”
“媛,还是不想去找Z。”
“姐,算我求你了嘛,救人一命啊!”
“有那么夸张?”
“真的啊,朋友说这关过不去的话,她LG就跳楼。”
“啊……”
最后,我还是答应媛,给Z去了电话:
“Z老师。”
“你好啊。”
“是这样的,我妹妹媛……”
“哦,具体是哪儿?”
“我也不是特别清楚,要不让媛找找你?”
“今晚我们一起吃饭聊吧。”
“呃,好吧。”
下午的时候媛就心急火燎地跑到我公司等着:
“姐,还是你最好了。”
“媛,但凡Z有一丝为难咱就放弃,知道吗?”
“嗯嗯嗯。”媛捣蒜似的点头。
晚上,我和媛去了约定的餐厅,Z已经到了。
“Z老师,这是媛,上次在L中见过一次的。”
“嗯。两个多月不见,你又漂亮了。”
“呃,谢谢。要不我们坐下听媛说说?”
“好。”
媛坐下就开始说她朋友LG的事儿———大致就是朋友LG是包工程的,因为生意竞争与别人交恶,对方估计有些黑社会背景,经常给他家工地造些事端,最恼火的是前两天把他家工地上千伏的变电站给弄了,弄出了人命……
媛说S者家属天天在工地闹,索要巨额赔偿,让工地停工数日,关键是感觉S者家属好像特别多,有些怀疑是对方受了某些指使和帮助。
Z听完后有些不紧不慢:
“嗯,我知道了,我想想吧。”
尔后Z没有再说丝毫有关媛朋友Lg事的话题了,就像朋友聚会似的和我们聊天:
“媛,我觉得你姐特别单纯。”
“哦?呵呵。”
“她特别没有一般求人的那种谄媚和急迫。”
“……”(媛有些尴尬)
这时我说了几句为数不多的话:
“Z老师,谢谢你肯出来,如果实在为难……”
“不会特别为难,问题不大。”
买单的时候,媛没抢过Z。
媛打车走了,Z送我。
回到家才换好睡衣,接到Z电话:
“到家了吗?”
“嗯。”
“我忽然想起我车后备箱有四箱柚子,你下来拿一箱吧。”
“不用了,谢谢。”
“干嘛那么见外呢?你说有让我帮忙的我不也马上出来吗?”
“呃,我提的动吗?”
“提的动的。”
“那好吧。”
我就穿着睡衣到了车库:
“你穿着睡衣好可爱。”
“这么大一箱?”
“呵呵,我帮你抱上楼。”
“算了,我还是不要了吧,那么大一箱。”
“是嫌弃?”
“那你帮我拿到电梯口吧。”
“你弄得回去吗?”
“可以的。”
刚把柚子踢进门,Z的微信又到了:
“到家了吗?”
“嗯。”
“吃个柚子吧,很好吃。”
“好,谢谢。”
唉,我知道,Z暂时是摆脱不了了。

好困,这两天咱有空哦,我想我会稍微多表述一下我所知的政商之间的关系。因为帖子是讲感情为主,所以有些忽略细节,我想有必要补充一些。

马上。

1136、
不多会儿怪物回来了,看到这一大箱柚子有些咕哝,不过还是没问我,我也没主动说。
还是洗洗睡,怪物好像有些感冒,好几次把自己挪到我的被窝里,我都让他出去:
“你怎么那么冷啊,就像冰箱一样。”
“LP,暖暖嘛,我冷惨了。”
我看到怪物一脸惨兮兮的样子:
“进来可以,不过别用手来碰我,太冷了。”
“嗯嗯。”
怪物不多会儿就暖了起来:
“LP,抱抱。”
“睡吧。”
“摸摸,我手不冷了。”
“很困。”
“你睡你的啊。”
“……”
晚上睡得很迷糊,时而梦到X对着我大吼,时而梦到Z给我打电话,时而梦到怪物抱着我,最清晰的就是梦到小鲤鱼软糯地叫我……
天还没亮,闹钟响了,我一骨碌地准备起床,不想被怪物扯了回去压在他身下:
“干嘛起那么早啊?”
“昨晚回来没开车,准备早些去搭轻轨。”
“再让我抱抱。”
“好了,不然赶不及了。”
我慌忙起身洗漱做早餐,出门就看到了Z:
“Z老师,这么巧?”(虽然知道绝非偶然,不过也碍于媛的事情,我也只能装傻)
“别叫我Z老师,好见外。”(我去,我们本来就是陌生人,还见内吗)
“呵呵,您见识广学识多,肯定是我老师嘛。”
“叫我哥哥吧。”(我有些忍住胃里刚刚送进去的早餐)
“呵呵,哥哥这个称谓现在不流行了,老师才好。”
“那你直呼我名字好了。”
“好吧,Z,呵呵。”
“这就对了嘛。上班?”
“嗯,去搭轻轨。”
“没开车?”
“嗯,昨天和媛打车去的。”
“要不我送你?”
“不用了,你送我的话,你上班肯定迟到的。”
“我没关系。”
“真的不用,谢谢你,我车子就放在轻轨站附近,我只需要搭到那儿就会开车去公司的。”
“哦,那你路上小心点儿。”
“嗯,拜拜。”
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看到Z,心里有点儿堵得慌,老觉得他会带给我不好的事情,但愿直觉有误。


1137、
搭轻轨让我变形了无数次,终于一路颠簸到了公司,媛的电话随即而来:
“姐,怎样了?”
“没回复。”
“那需不需要我们做些什么啊?”
“怎么做啊?人家昨儿不是说了应该没多大问题吗?就等着吧。”
“我朋友整天以泪洗面呐。”
“这个也慌不来的啊。”
“要不你主动找找他?”
“你这是把我硬是往狼窝送吗?”
“怎么了?”
“昨儿……”(我把昨儿到今早Z的一系列事情给媛说了)
“啊?看来他是真的想那什么你诶。”
“是啊,所以你还把我抵在前面干嘛啊?”
“姐,你还别说,我还真挺羡慕你的,不说道德哈,你说你就咋那么吸引优秀男人啊?”
“你能有点儿正形吗?你不是替你朋友着急呢嘛?”
“不过话说回来,姐夫也很优秀,还那么帅。”
“行了,没其他的事儿我就挂了。”
“姐,你知道吗,五月份我给姐夫的款子,姐夫给我翻番儿了。”
“知道。”
“唉,你真是好,LG挣钱,还有优秀粉丝帮忙,人生赢家啊。”
“对了,你这个大嘴巴,在怪物面前可千万给我闭嘴这些事儿啊。”
“晕哦,这些我懂的啦,就只是在你面前说说而已。”
“还包括妹夫甚至你的朋友。”(媛自从怪物给她挣了不少钱后疯狂在朋友面前把怪物吹得天花乱坠,极有可能会有朋友介绍给怪物)
“好好好,我知道的,其实看邻居那个样子,估计我朋友的事儿应该是没问题的了。”
“媛,我们说好哈,这真的是最后一次,我不想牵连太多。”
“嗯嗯嗯,谢谢我最亲爱的姐。”
“……”
挂了电话有些心烦气躁---X昨儿就走了,可为什么一直都没和我联系呢?是太忙了?还是?
算了,别瞎想了,还是好好上班。
新来的同事和我聊着一些有的没的,终于看到了X的短信:
“我非常忙,不过很想你。”
“嗯,你忙吧。”
“在干嘛?”
“办公室上班。”
“很冷吧?多穿点。”
“都穿成一头熊了。”
“没去网吧吧?”
“没去,不过本儿放在白房子忘拿了。”
“那你去拿,别再去网吧了。”
“嗯,我中午就去。”
“我也去。”
“啊?”
“只是我想,去不了啊,很多事情。”
“你忙嘛,我就在办公室做点儿事儿,中午去拿本儿。”
“嗯,我爱你。”
“ME2.”
“呵呵。你终于说了。”
“……”

没时间更了,大致看了一下留言,呵呵,我只能说大家都特别善良。
男人的世界女人不懂正如女人世界对于男人来说比较难猜一样,也许是我更快了忽略了一些细节。
无论商界还是政界,千丝万缕互相制衡,今日我的帮忙兴许就是改日你让路的砝码。
为什么男人比较多可以坐到高位,就是因为男人更会客观的取舍,而女人更多的会单从感情角度考虑问题。
简而言之,女人要时刻谨记取舍的代价和承接。
冒泡!
刚刚吃完饭,不是和X。
今晚会有
1134、
进了白房子,没看到X,到处都不见,咦,到哪儿去了呢?
我去卧室看他的皮箱还在,书房的手提也在,应该没走吧?
不知道怎么回事,心里有些失落,我不禁有些怕这种感觉———看来我对他越来越习惯了,竟然在我的不知不觉中有了一种依赖和牵挂,怎么办?如果真的有一天他变心了,离开了,我会是什么样子啊?我怎么越来越怕自己会完全受制于他了呢?
正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我听到钥匙开门的声音,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竟然特别开心,甚至有些激动,赶紧跑到门口去,紧紧地抱住刚进门的X:
“你终于回来了!”
“怎么了?呵呵。”
“我以为……”
“什么?”
“没什么。你上哪儿了啊?”
“喏。”
“你不是有俩手提了吗?”
“给你买的。”
“干嘛平白无故给我买手提啊?”
“你以后就别去网吧了,那些地方太复杂了。”
“谢谢你,X。”
“和我客气什么?”
“真的很谢谢你。”
我说罢把他抱紧紧的,此刻我真的好喜欢这种感觉:
“今天你好乖哦,呵呵。”
“我喜欢你,X……”
说罢,我主动吻上了他的唇。
X回应得很热烈,双手握着我的腰,继而抚摸着我的背:
“不,不,X,我亲戚还没走呢?”
“你成心的是吧?这个时候故意挑逗我。”
“呵呵。”
“还呵呵,看我不打你。”
说罢X把我反转过去打我的PP。
此刻的亲密让我感觉非常好,其实我也好想和他说每次他和我讲电话的最后那句话……
晚了,还是X送我回。
我并没特别感到分裂,反而心里感觉稳稳的。
回到家,洗洗睡。
早上出门,天真的越来越冷了,我穿上了厚羽绒。
X估计中午就要走,另一个城市的项目到了关键节点了,他必须要过去。
本来我想送他去机场,不过他拒绝了:
“天太冷了,你亲戚又来了,我特批你不送我了。”
“谢谢X总体恤。”
“不过……”
“什么?”
“下周一你亲戚就应该消失了吧?”
“嗯。”
“那你周一来接我,我要审查一下你亲戚真的走了没?”
“你说些什么呐!X总,请自重!”
“哈哈,你好好的。”
“嗯,我肯定好好的,周一确定了航班告诉我,我去接你。”
“嗯,我爱你。”
“嗯。”
X去机场了,我有些小失落,不过还好。
不想表妹媛的一个电话让我瞬间凌乱了———
1135、
“姐,有个事情你可不可以帮帮忙?”
“什么啊?”
“我一很好的朋友,她LG好像生意方面出现了些黑社会找茬。”
“晕,我可不是黑社会,找我帮什么?”
“你那邻居?”
“晕哦,你还敢说他啊?你又不是不知道!”
“哎呀,我知道你很为难,不过我能想到最高级别的相关官员就是他了。”
“媛,帮忙也要分情况和能力,能力不及也爱莫能助啊。”
“他一定可以的,我都和朋友LG说了,他说你邻居那级别对付这些足矣了。”
“姐姐,这次真要换我叫你姐姐了!你干嘛到处说邻居的职务啊?他们这种人有很多避忌的。”
“哎呀,我这不是情急吗?真是我最好的一朋友。姐,你就帮帮忙嘛。”
“如果是我能力范围我一定帮,不过我不行啊。再说了,Z的一些言行我又不是没和你说,你让我去找他,那他会怎么认为啊?”
“姐,要不我和你一起去?”
“让我想想。”
“姐,尽快啊!救命的!”
挂了电话我有些关火,原本认为和Z就这样桥路两桂,不想媛这个大嘴巴竟然把人家的职务到处说,这可怎么办呢?
不多会儿,媛又来电话了:
“姐,怎样?”
“媛,还是不想去找Z。”
“姐,算我求你了嘛,救人一命啊!”
“有那么夸张?”
“真的啊,朋友说这关过不去的话,她LG就跳楼。”
“啊……”
最后,我还是答应媛,给Z去了电话:
“Z老师。”
“你好啊。”
“是这样的,我妹妹媛……”
“哦,具体是哪儿?”
“我也不是特别清楚,要不让媛找找你?”
“今晚我们一起吃饭聊吧。”
“呃,好吧。”
下午的时候媛就心急火燎地跑到我公司等着:
“姐,还是你最好了。”
“媛,但凡Z有一丝为难咱就放弃,知道吗?”
“嗯嗯嗯。”媛捣蒜似的点头。
晚上,我和媛去了约定的餐厅,Z已经到了。
“Z老师,这是媛,上次在L中见过一次的。”
“嗯。两个多月不见,你又漂亮了。”
“呃,谢谢。要不我们坐下听媛说说?”
“好。”
媛坐下就开始说她朋友LG的事儿———大致就是朋友LG是包工程的,因为生意竞争与别人交恶,对方估计有些黑社会背景,经常给他家工地造些事端,最恼火的是前两天把他家工地上千伏的变电站给弄了,弄出了人命……
媛说S者家属天天在工地闹,索要巨额赔偿,让工地停工数日,关键是感觉S者家属好像特别多,有些怀疑是对方受了某些指使和帮助。
Z听完后有些不紧不慢:
“嗯,我知道了,我想想吧。”
尔后Z没有再说丝毫有关媛朋友Lg事的话题了,就像朋友聚会似的和我们聊天:
“媛,我觉得你姐特别单纯。”
“哦?呵呵。”
“她特别没有一般求人的那种谄媚和急迫。”
“……”(媛有些尴尬)
这时我说了几句为数不多的话:
“Z老师,谢谢你肯出来,如果实在为难……”
“不会特别为难,问题不大。”
买单的时候,媛没抢过Z。
媛打车走了,Z送我。
回到家才换好睡衣,接到Z电话:
“到家了吗?”
“嗯。”
“我忽然想起我车后备箱有四箱柚子,你下来拿一箱吧。”
“不用了,谢谢。”
“干嘛那么见外呢?你说有让我帮忙的我不也马上出来吗?”
“呃,我提的动吗?”
“提的动的。”
“那好吧。”
我就穿着睡衣到了车库:
“你穿着睡衣好可爱。”
“这么大一箱?”
“呵呵,我帮你抱上楼。”
“算了,我还是不要了吧,那么大一箱。”
“是嫌弃?”
“那你帮我拿到电梯口吧。”
“你弄得回去吗?”
“可以的。”
刚把柚子踢进门,Z的微信又到了:
“到家了吗?”
“嗯。”
“吃个柚子吧,很好吃。”
“好,谢谢。”
唉,我知道,Z暂时是摆脱不了了。
好困,这两天咱有空哦,我想我会稍微多表述一下我所知的政商之间的关系。因为帖子是讲感情为主,所以有些忽略细节,我想有必要补充一些。
马上。
1136、
不多会儿怪物回来了,看到这一大箱柚子有些咕哝,不过还是没问我,我也没主动说。
还是洗洗睡,怪物好像有些感冒,好几次把自己挪到我的被窝里,我都让他出去:
“你怎么那么冷啊,就像冰箱一样。”
“LP,暖暖嘛,我冷惨了。”
我看到怪物一脸惨兮兮的样子:
“进来可以,不过别用手来碰我,太冷了。”
“嗯嗯。”
怪物不多会儿就暖了起来:
“LP,抱抱。”
“睡吧。”
“摸摸,我手不冷了。”
“很困。”
“你睡你的啊。”
“……”
晚上睡得很迷糊,时而梦到X对着我大吼,时而梦到Z给我打电话,时而梦到怪物抱着我,最清晰的就是梦到小鲤鱼软糯地叫我……
天还没亮,闹钟响了,我一骨碌地准备起床,不想被怪物扯了回去压在他身下:
“干嘛起那么早啊?”
“昨晚回来没开车,准备早些去搭轻轨。”
“再让我抱抱。”
“好了,不然赶不及了。”
我慌忙起身洗漱做早餐,出门就看到了Z:
“Z老师,这么巧?”(虽然知道绝非偶然,不过也碍于媛的事情,我也只能装傻)
“别叫我Z老师,好见外。”(我去,我们本来就是陌生人,还见内吗)
“呵呵,您见识广学识多,肯定是我老师嘛。”
“叫我哥哥吧。”(我有些忍住胃里刚刚送进去的早餐)
“呵呵,哥哥这个称谓现在不流行了,老师才好。”
“那你直呼我名字好了。”
“好吧,Z,呵呵。”
“这就对了嘛。上班?”
“嗯,去搭轻轨。”
“没开车?”
“嗯,昨天和媛打车去的。”
“要不我送你?”
“不用了,你送我的话,你上班肯定迟到的。”
“我没关系。”
“真的不用,谢谢你,我车子就放在轻轨站附近,我只需要搭到那儿就会开车去公司的。”
“哦,那你路上小心点儿。”
“嗯,拜拜。”
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看到Z,心里有点儿堵得慌,老觉得他会带给我不好的事情,但愿直觉有误。

1137、
搭轻轨让我变形了无数次,终于一路颠簸到了公司,媛的电话随即而来:
“姐,怎样了?”
“没回复。”
“那需不需要我们做些什么啊?”
“怎么做啊?人家昨儿不是说了应该没多大问题吗?就等着吧。”
“我朋友整天以泪洗面呐。”
“这个也慌不来的啊。”
“要不你主动找找他?”
“你这是把我硬是往狼窝送吗?”
“怎么了?”
“昨儿……”(我把昨儿到今早Z的一系列事情给媛说了)
“啊?看来他是真的想那什么你诶。”
“是啊,所以你还把我抵在前面干嘛啊?”
“姐,你还别说,我还真挺羡慕你的,不说道德哈,你说你就咋那么吸引优秀男人啊?”
“你能有点儿正形吗?你不是替你朋友着急呢嘛?”
“不过话说回来,姐夫也很优秀,还那么帅。”
“行了,没其他的事儿我就挂了。”
“姐,你知道吗,五月份我给姐夫的款子,姐夫给我翻番儿了。”
“知道。”
“唉,你真是好,LG挣钱,还有优秀粉丝帮忙,人生赢家啊。”
“对了,你这个大嘴巴,在怪物面前可千万给我闭嘴这些事儿啊。”
“晕哦,这些我懂的啦,就只是在你面前说说而已。”
“还包括妹夫甚至你的朋友。”(媛自从怪物给她挣了不少钱后疯狂在朋友面前把怪物吹得天花乱坠,极有可能会有朋友介绍给怪物)
“好好好,我知道的,其实看邻居那个样子,估计我朋友的事儿应该是没问题的了。”
“媛,我们说好哈,这真的是最后一次,我不想牵连太多。”
“嗯嗯嗯,谢谢我最亲爱的姐。”
“……”
挂了电话有些心烦气躁---X昨儿就走了,可为什么一直都没和我联系呢?是太忙了?还是?
算了,别瞎想了,还是好好上班。
新来的同事和我聊着一些有的没的,终于看到了X的短信:
“我非常忙,不过很想你。”
“嗯,你忙吧。”
“在干嘛?”
“办公室上班。”
“很冷吧?多穿点。”
“都穿成一头熊了。”
“没去网吧吧?”
“没去,不过本儿放在白房子忘拿了。”
“那你去拿,别再去网吧了。”
“嗯,我中午就去。”
“我也去。”
“啊?”
“只是我想,去不了啊,很多事情。”
“你忙嘛,我就在办公室做点儿事儿,中午去拿本儿。”
“嗯,我爱你。”
“ME2.”
“呵呵。你终于说了。”
“……”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情感爱情婚姻
相关文章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