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情感爱情婚姻

[谈情解爱]三过的正室遭遇三(婚姻成长手册)(完整版) 第437章

时间:2018-11-27 15:45:31  来源:  作者:循环2010

冒泡!

146、
之前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喜欢借酒浇愁,现在总算有些明白了---酒其实解不了愁,酒只能是一种释放作用,可以把自己平时的克制加以释放,因为酒精通常会让人暂时脱离一些框架,任意妄为……
*总做东,轮番着敬酒,本来我是丝毫没有必要陪着喝的,结果我自己都有些吃惊自己接过*总递过来的酒杯:
“哟,今儿我可真有面子啊,小*平时可是滴酒不沾啊。”
“呵呵,年底了嘛,工程进行到收尾工作,大家都开心,我虽然是小人物,也算尽所能助助兴。”
说罢我一饮而下*总递过来的半杯白酒,很奇怪,我没怎么觉得难受,甚至也没发疹子,脸都不算特别红。
我接着自己给自己倒酒,旁边的同事都有些意外:
“你干嘛啊?*总走了,你还自个儿喝?”
“高兴嘛。”
“你高兴个什么劲儿啊?人家挣钱了,你又没份儿。”
“哎呀,难得找个借口让自己开心开心不行啊?”
我没管同事的劝告,自己开始撒欢儿的喝,看到同桌的同事们相继都离开了,我还在那儿拼命吃拼命喝……
这时*总走过来:
“哟,小*,你没事吧?要不要我送你啊,你家在哪儿啊?”
“啊,呵呵,*总,我没问题,我自己打车走。”
后来客套了一番,大家都走了,我也准备下楼打车。
虽然有些站不稳,可心里还是很明白,也不算太醉。
晚上江边真的好冷,我不禁把围巾紧了紧,眯起眼睛看出租车。
咦,是我眼花了吗?是?是X的车?
正当我眯着眼想看清楚些的时候,对方开了远光灯,照的我一下眼就花了:
“上车!”
“啊?你怎么会在这儿啊?”
“如果不想被同事看到就赶紧上车!”
“哦。”
我上了副驾后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X劈头盖脸地训斥:
“成什么样子?一个女人喝得东倒西歪的!很好看吗?很豪爽吗?你不是酒精过敏吗?待会儿当着大家的面儿全身起疹子怎么办?当着众人挠痒痒?你平时不是特别爱美吗?这时又无所谓了?”
“哎呀,行了,你干嘛一通骂啊?”
“你自己看看!”
X说罢把副驾的镜子给我翻了下来。
呀,天啊,还觉得不会有多脸红,镜子里的我完全就是猴子PP,红得发紫,就连眼白都血丝满布,头发也不知道是不是弄围巾的缘故,弄得乱七八糟,总之,特别乱,特别狼狈。
“看到了吗?这时你不爱美了?”
“哎呀,高兴嘛。”
“高兴?有什么值得你高兴的?”
“我知道你很爱我啊,哈哈。”(酒精果然能够壮胆)
“那你岂不是可以天天喝的酩酊大醉?”
“那你就不爱我了吧,我就滴酒不沾。”(我知道我这句话是借酒说的)
“那你就天天醉吧。”
“……”

147、
不知道是不是酒劲上来了,我觉得胸口闷得不得了,头也开始疼,难受得很:
“开开窗,不舒服。”
“开什么窗啊,吹了风更难受。”
“我不舒服,快开开窗。”
“这样,我们在前面停一下。”
X把车停在一个转角处,开了车窗,风不大,可感觉舒服了很多:
“你车里有口袋没?”
“干嘛?”
“我怕待会儿我会吐。”
“唉,真是服了你。”
在车上坐了起码一刻钟:
“好些了没?想不想吐?”
“应该不会吐,走吧。”
我看到X开往白房子的方向:
“你送我回去吧,很晚了。”
“你那张脸那么红,稍微调整一下吧。”
“……”
到了白房子我觉得头重脚轻,晕晕乎乎的。
自顾靠在沙发上斜躺着:
“X,你是不是被我气坏了啊?哈哈”
“你很得意?”
“有那么一点儿。”
“为什么?”
“因为别人不能够气你啊。”
“你很有成就感吧?”
“嗯,你让我很有成就感。”
“那你还那么气我?不怕我不喜欢了吗?”
“不怕,不喜欢也正常。”
“为什么?”
“本来就是啊,你那么高高在上,我才不出众貌不惊人的。”
“是啊,我也比知道怎么一天到晚就想围着你转。”
“你说是不是因为你前世欠我的啊?哈哈”
“应该是吧。”
虽然我说话显得有点大舌头,不过意识很清醒,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只是说话更大胆些,更肆无忌惮些:
“X,你说万一我有天不得不离开你或是和你决裂怎么办?”
“为什么这么说?”
“你就回答我啊,如果说有一天我气你气得不行,你对我会怎样做?”
“你想知道什么?”
“就是你对我的极致啊,类似打我什么的。”
“我不会打人,我没想过这个问题,也不想想。”
“我时常觉得自己该打,哦,不,应该是欠打。”
“嗯,我也觉的是,要不我学习一下怎么打你?”
“……”
瞎掰了很久,X给我灌了很多热开水,感觉人没那么醉了,送我回。
也不知道是不是酒精,我有些感觉浑身燥热,翻来覆去的,被身旁的怪物一把拉进了他的被窝里……

开了家长会,开心。

148、
其实一直以来有个困惑,为什么我和怪物关系不曾好过,可在SEX方面倒也还能够,之前听霞还有群友说过这几乎不可能,我也觉得有些匪夷所思。
怪物不知道是因为压力还是之前透支太多,其实他在这方面并不像他的外表那样高大魁梧,怪物经常都不会有结果,而且似乎好像很容易ruan,每当这种时候他都会借口说累或是打开所有的灯看着我全身来刺激他,我也暗自有过抱怨,可没有和他直接说出来,一则怕伤害他的自尊,二则也怕他觉得我欲求不满。
本来我还有些晕晕乎乎的,全身也没什么力气:
“睡吧,我头晕。”
“头晕才好呢。”
怪物说罢打开所有的灯,把我脱了个精光,其实我真的好不喜欢这种感觉,好像一个物体一样被人看,来刺激。
怪物一顿啃咬,一阵疯狂,终于沉沉睡去,这时反而我酒醒了,而且是异常清醒。
我都意外自己为什么还没分裂,没成神经病,我到底在干些什么?我怎么老是在自作聪明呢?又或是我真的是没大智慧的女人?
起身穿起衣服去洗澡,看到镜子里自己胸口很多青紫,心想着,这到底是怎么了?难道都疯了吗?怪物疯了,我疯了,X也疯了……
此时我真的好想找一个陌生的地方躲起来,不特别长时间,半个月吧,让我别看见怪物,也别看见X。
可一想到小鲤鱼,是啊,儿子怎么办?三月份就回来念幼儿园了,我还能离开?也好,小鲤鱼回来后一切就会消停的,可是,还有三个多月的时间,我不确定,我不确定我和X会怎样发展,我也不确定怪物会不会再次和我剑拔弩张,我甚至不敢确定自己……
我回到床上,怪物已经鼾声四起,睡吧,明天早上又是全新的一天,日子必须要好好地过下去不是吗?
早上起身的时候被怪物拽到他胸口,他忽的拉下我的睡衣,看着我的胸口:
“呵呵,疼不疼?”
“你咬的时候为什么不想我疼不疼?”
“我情不自禁嘛。”
“好了,我要去上班了。”
“再睡会儿吧。”
“不行。”
“整天不知道在积极什么,钱也挣不了多少。”
“我搞得定自己,还有部分儿子的开支,还想怎样?”
“还不如辞职来帮我。”
“等到公司开除我那天再说吧。”
还是做好早餐,洗漱出门。
到了办公室,看到X在会议室开会,我自顾着进行我的养生流程。
十点,X开完会后直接到我位置旁说:
“你进来一下。”
“是的,X总。”
一进门,X走过来反锁住门:
“干嘛反锁啊?”
“你坐下,我和你说会儿话。”
“干嘛那么严肃?”
“消防是怎么回事?”
“啊?哦,是副总搞定的。”
“给我说实话。”
“这就是实话。”
“需要我叫副总进来对质吗?”
“你干嘛啊?解决了不就好了吗?”
“你答应了老Q什么没?”
“没有啊,人家都没主动联系我呢。”
“你以为他不会找你吗?”
“其实他也知道我们必须过的,估计也就是一个台阶而已。”
“你倒是门儿清,啊?”
“……”
“既然你知道我们公司肯定过,为什么你要让老Q来卖这个人情?”
“他和消防*指是战友,其实也算串联起来,对我们公司也没什么坏处啊。”
“这些事儿不用你管,你整天瞎操心什么?”(X说话声音大了起来)
“你小声点儿,生怕外面听不到是吧?”
“那好,我们去白房子。”
“不好吧?不上班了?”
“我下午三点的班机要回总部,有个重要的会议。”
“那你去啊。”
“我想和你单独待会儿。”
“呃,那个,还是等你回来吧。”
“怎么?你干嘛说话结巴?”
“没啊,我只是觉得这样我们一起走不好吧?”
“你先走,我过会儿去。”
“要不真的等你回来嘛,你要去很久吗?”
“我等不了了。”
“……”

149、
我下了车库,心里一直盘算着怎样可以不去白房子---之前记得还刻意用这个来刺激过X,可现在为什么我很怕呢?我怕被X看到,他会生气,会难过,而我,也会难过。
不想我正在纠结的时候,X来电:
“我可能去不了了。”
“?”
“刚刚副总说老Q想约我吃饭。”
“你要去吗?”
“我要去啊,我还想看看他是个什么意思。”
“那我用去吗?”
“你去干嘛?我和副总去就行了。”
“那你别提我行不?”
“他不提的话,我是肯定不会提的。”
“你……”
“我什么我,你只需要管好你自己。”
“嗯,那我自行安排吧。”
“我估计吃了饭就直接去机场了,明晚或者后天早上回来。”
“哦。”
我心里不禁一喜,也好,可是,X和老Q吃饭,我想着怎么觉得有些别扭呢?算了,那是他们的事儿,我过问不了,而且我也相信一切都会很好进行的。
一早就接到老师的通知说下午开家长会,得,倒持一下准备去给小鲤鱼开会。
准五点,我到了小鲤鱼班级门口,小鲤鱼看到我就呵呵笑,而且从他的嘴型看得出他在给他的同学说:那就是我的妈妈。
家长们都进去教室抱着各自的孩子,这时小鲤鱼的俩同桌女生争先恐后地拉着我的围巾说:
“小鲤鱼,你的妈妈好漂亮啊,阿姨好,我叫***,是小鲤鱼的同桌。”
“呵呵,你们好,你们也好漂亮。”
老师开始讲话了,主要是分派一些任务,有关迎新晚会的。
小鲤鱼要跳舞,家长也要学会,另外有个亲子活动也需要家长配合。
很短的会,二十分钟,带着小鲤鱼放学:
“儿子,你同桌都喜欢妈妈,你是不是也喜欢啊?”
“不喜欢。”
“啊?为什么啊?”
“女孩子喜欢女孩子,我是男孩子。”
“不对哦,爸爸也喜欢妈妈啊。”
“才不是呢。”
“?”
“我看到爸爸吼妈妈,妈妈还哭了呢。”
“啊……”
我赶紧给怪物去了电话,给他说了这件事儿,然后怪物让小鲤鱼接电话。
挂了电话我问小鲤鱼:
“爸爸怎么说?”
“他说爸爸喜欢妈妈。”
“我说嘛。”
“是你让他说的。”
“……”
我心里不禁咯噔一下,看来,小鲤鱼真的长大了,我和怪物的剑拔弩张已然不能瞒过他了,我该怎么办?


150、
心里又开始犯纠结了,看来小鲤鱼是看在眼里放在心里了,那我明年接回他朝夕相处的话,怎么来试图瞒过他我和怪物的貌合神离呢?
我也不是没想过好好和怪物谈谈,可目前我怎么谈,自己都还没有定论,我又如何找他谈?
陪小鲤鱼玩儿,然后逛超市,最近都犯懒没自己带饭菜到公司午餐,可吃来吃去就那几样菜,也烦了,算了,还是做做,开始自个儿带饭菜吧。
选了香拐和脊骨,再选了两个白萝卜,准备做简单些,就炖个猪骨萝卜汤,配点儿佐料,然后在办公室现做点儿黑米饭就行。
买了菜,把小鲤鱼送回婆婆家,就回了。
回到家把汤给炖上,给自己做了个草莓沙拉,得,看看电视吧,好久都没看电视了。
选了综艺节目,轻松。
怪物不多会儿回来了,他照例洗澡看资料,我一直在客厅看电视,倒也安稳。
其间接到X的微信:
“在干嘛?”
“看电视。”
“嗯,我在酒店也是看电视。估计明天下午就回来。”
“那么快?”
“这叫什么话?不想我回来?”
“哦,没有,我是觉得你太辛苦了。”
“呵呵,这才对嘛,你来接我吗?”
“我还说找朋友吃饭呢。”
“男的?”
“女的,是我邻居。”
“哦,那你就约午餐嘛。”
“好。”
不知怎么的,看了微信后,突然感觉不怎么想看电视了,心情说不上来,也不算是不开心,可没什么看电视的动力了。
干脆去洗澡,看到镜子里胸口还是有痕迹,我轻轻地按摩,试图早些散去,这时怪物进来了:
“嘿嘿。”
“你干嘛?”
“我来看看。”
“看什么?出去嘛。”
“怎么了?自己LP还不给看啊?”
“……”
怪物坐在马桶上做出很猥琐的表情:
“LP,把玻璃的雾气冲一冲。”
“冲你个头!”
怪物待了会儿就出去了,我洗好后上了床就准备睡觉,不想怪物还叽歪了:
“你是不是过得太幸福了啊?”
“怎么说?”
“是啊,整天没什么压力,吃吃睡睡玩玩。”
“都是我自己努力而得。”
“不是LG我承担大部分开支,你也没这么洒脱哦。”
“……”
我没理怪物了,自顾睡觉,不过,话说回来,怪物说得也不差,虽然我搞定自己和部分小鲤鱼的开支,不过家里的开支基本都是怪物,不过怪物很抠,所以我也没觉得有多重要。
冒泡!
146、
之前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喜欢借酒浇愁,现在总算有些明白了---酒其实解不了愁,酒只能是一种释放作用,可以把自己平时的克制加以释放,因为酒精通常会让人暂时脱离一些框架,任意妄为……
*总做东,轮番着敬酒,本来我是丝毫没有必要陪着喝的,结果我自己都有些吃惊自己接过*总递过来的酒杯:
“哟,今儿我可真有面子啊,小*平时可是滴酒不沾啊。”
“呵呵,年底了嘛,工程进行到收尾工作,大家都开心,我虽然是小人物,也算尽所能助助兴。”
说罢我一饮而下*总递过来的半杯白酒,很奇怪,我没怎么觉得难受,甚至也没发疹子,脸都不算特别红。
我接着自己给自己倒酒,旁边的同事都有些意外:
“你干嘛啊?*总走了,你还自个儿喝?”
“高兴嘛。”
“你高兴个什么劲儿啊?人家挣钱了,你又没份儿。”
“哎呀,难得找个借口让自己开心开心不行啊?”
我没管同事的劝告,自己开始撒欢儿的喝,看到同桌的同事们相继都离开了,我还在那儿拼命吃拼命喝……
这时*总走过来:
“哟,小*,你没事吧?要不要我送你啊,你家在哪儿啊?”
“啊,呵呵,*总,我没问题,我自己打车走。”
后来客套了一番,大家都走了,我也准备下楼打车。
虽然有些站不稳,可心里还是很明白,也不算太醉。
晚上江边真的好冷,我不禁把围巾紧了紧,眯起眼睛看出租车。
咦,是我眼花了吗?是?是X的车?
正当我眯着眼想看清楚些的时候,对方开了远光灯,照的我一下眼就花了:
“上车!”
“啊?你怎么会在这儿啊?”
“如果不想被同事看到就赶紧上车!”
“哦。”
我上了副驾后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X劈头盖脸地训斥:
“成什么样子?一个女人喝得东倒西歪的!很好看吗?很豪爽吗?你不是酒精过敏吗?待会儿当着大家的面儿全身起疹子怎么办?当着众人挠痒痒?你平时不是特别爱美吗?这时又无所谓了?”
“哎呀,行了,你干嘛一通骂啊?”
“你自己看看!”
X说罢把副驾的镜子给我翻了下来。
呀,天啊,还觉得不会有多脸红,镜子里的我完全就是猴子PP,红得发紫,就连眼白都血丝满布,头发也不知道是不是弄围巾的缘故,弄得乱七八糟,总之,特别乱,特别狼狈。
“看到了吗?这时你不爱美了?”
“哎呀,高兴嘛。”
“高兴?有什么值得你高兴的?”
“我知道你很爱我啊,哈哈。”(酒精果然能够壮胆)
“那你岂不是可以天天喝的酩酊大醉?”
“那你就不爱我了吧,我就滴酒不沾。”(我知道我这句话是借酒说的)
“那你就天天醉吧。”
“……”
147、
不知道是不是酒劲上来了,我觉得胸口闷得不得了,头也开始疼,难受得很:
“开开窗,不舒服。”
“开什么窗啊,吹了风更难受。”
“我不舒服,快开开窗。”
“这样,我们在前面停一下。”
X把车停在一个转角处,开了车窗,风不大,可感觉舒服了很多:
“你车里有口袋没?”
“干嘛?”
“我怕待会儿我会吐。”
“唉,真是服了你。”
在车上坐了起码一刻钟:
“好些了没?想不想吐?”
“应该不会吐,走吧。”
我看到X开往白房子的方向:
“你送我回去吧,很晚了。”
“你那张脸那么红,稍微调整一下吧。”
“……”
到了白房子我觉得头重脚轻,晕晕乎乎的。
自顾靠在沙发上斜躺着:
“X,你是不是被我气坏了啊?哈哈”
“你很得意?”
“有那么一点儿。”
“为什么?”
“因为别人不能够气你啊。”
“你很有成就感吧?”
“嗯,你让我很有成就感。”
“那你还那么气我?不怕我不喜欢了吗?”
“不怕,不喜欢也正常。”
“为什么?”
“本来就是啊,你那么高高在上,我才不出众貌不惊人的。”
“是啊,我也比知道怎么一天到晚就想围着你转。”
“你说是不是因为你前世欠我的啊?哈哈”
“应该是吧。”
虽然我说话显得有点大舌头,不过意识很清醒,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只是说话更大胆些,更肆无忌惮些:
“X,你说万一我有天不得不离开你或是和你决裂怎么办?”
“为什么这么说?”
“你就回答我啊,如果说有一天我气你气得不行,你对我会怎样做?”
“你想知道什么?”
“就是你对我的极致啊,类似打我什么的。”
“我不会打人,我没想过这个问题,也不想想。”
“我时常觉得自己该打,哦,不,应该是欠打。”
“嗯,我也觉的是,要不我学习一下怎么打你?”
“……”
瞎掰了很久,X给我灌了很多热开水,感觉人没那么醉了,送我回。
也不知道是不是酒精,我有些感觉浑身燥热,翻来覆去的,被身旁的怪物一把拉进了他的被窝里……
开了家长会,开心。
148、
其实一直以来有个困惑,为什么我和怪物关系不曾好过,可在SEX方面倒也还能够,之前听霞还有群友说过这几乎不可能,我也觉得有些匪夷所思。
怪物不知道是因为压力还是之前透支太多,其实他在这方面并不像他的外表那样高大魁梧,怪物经常都不会有结果,而且似乎好像很容易ruan,每当这种时候他都会借口说累或是打开所有的灯看着我全身来刺激他,我也暗自有过抱怨,可没有和他直接说出来,一则怕伤害他的自尊,二则也怕他觉得我欲求不满。
本来我还有些晕晕乎乎的,全身也没什么力气:
“睡吧,我头晕。”
“头晕才好呢。”
怪物说罢打开所有的灯,把我脱了个精光,其实我真的好不喜欢这种感觉,好像一个物体一样被人看,来刺激。
怪物一顿啃咬,一阵疯狂,终于沉沉睡去,这时反而我酒醒了,而且是异常清醒。
我都意外自己为什么还没分裂,没成神经病,我到底在干些什么?我怎么老是在自作聪明呢?又或是我真的是没大智慧的女人?
起身穿起衣服去洗澡,看到镜子里自己胸口很多青紫,心想着,这到底是怎么了?难道都疯了吗?怪物疯了,我疯了,X也疯了……
此时我真的好想找一个陌生的地方躲起来,不特别长时间,半个月吧,让我别看见怪物,也别看见X。
可一想到小鲤鱼,是啊,儿子怎么办?三月份就回来念幼儿园了,我还能离开?也好,小鲤鱼回来后一切就会消停的,可是,还有三个多月的时间,我不确定,我不确定我和X会怎样发展,我也不确定怪物会不会再次和我剑拔弩张,我甚至不敢确定自己……
我回到床上,怪物已经鼾声四起,睡吧,明天早上又是全新的一天,日子必须要好好地过下去不是吗?
早上起身的时候被怪物拽到他胸口,他忽的拉下我的睡衣,看着我的胸口:
“呵呵,疼不疼?”
“你咬的时候为什么不想我疼不疼?”
“我情不自禁嘛。”
“好了,我要去上班了。”
“再睡会儿吧。”
“不行。”
“整天不知道在积极什么,钱也挣不了多少。”
“我搞得定自己,还有部分儿子的开支,还想怎样?”
“还不如辞职来帮我。”
“等到公司开除我那天再说吧。”
还是做好早餐,洗漱出门。
到了办公室,看到X在会议室开会,我自顾着进行我的养生流程。
十点,X开完会后直接到我位置旁说:
“你进来一下。”
“是的,X总。”
一进门,X走过来反锁住门:
“干嘛反锁啊?”
“你坐下,我和你说会儿话。”
“干嘛那么严肃?”
“消防是怎么回事?”
“啊?哦,是副总搞定的。”
“给我说实话。”
“这就是实话。”
“需要我叫副总进来对质吗?”
“你干嘛啊?解决了不就好了吗?”
“你答应了老Q什么没?”
“没有啊,人家都没主动联系我呢。”
“你以为他不会找你吗?”
“其实他也知道我们必须过的,估计也就是一个台阶而已。”
“你倒是门儿清,啊?”
“……”
“既然你知道我们公司肯定过,为什么你要让老Q来卖这个人情?”
“他和消防*指是战友,其实也算串联起来,对我们公司也没什么坏处啊。”
“这些事儿不用你管,你整天瞎操心什么?”(X说话声音大了起来)
“你小声点儿,生怕外面听不到是吧?”
“那好,我们去白房子。”
“不好吧?不上班了?”
“我下午三点的班机要回总部,有个重要的会议。”
“那你去啊。”
“我想和你单独待会儿。”
“呃,那个,还是等你回来吧。”
“怎么?你干嘛说话结巴?”
“没啊,我只是觉得这样我们一起走不好吧?”
“你先走,我过会儿去。”
“要不真的等你回来嘛,你要去很久吗?”
“我等不了了。”
“……”
149、
我下了车库,心里一直盘算着怎样可以不去白房子---之前记得还刻意用这个来刺激过X,可现在为什么我很怕呢?我怕被X看到,他会生气,会难过,而我,也会难过。
不想我正在纠结的时候,X来电:
“我可能去不了了。”
“?”
“刚刚副总说老Q想约我吃饭。”
“你要去吗?”
“我要去啊,我还想看看他是个什么意思。”
“那我用去吗?”
“你去干嘛?我和副总去就行了。”
“那你别提我行不?”
“他不提的话,我是肯定不会提的。”
“你……”
“我什么我,你只需要管好你自己。”
“嗯,那我自行安排吧。”
“我估计吃了饭就直接去机场了,明晚或者后天早上回来。”
“哦。”
我心里不禁一喜,也好,可是,X和老Q吃饭,我想着怎么觉得有些别扭呢?算了,那是他们的事儿,我过问不了,而且我也相信一切都会很好进行的。
一早就接到老师的通知说下午开家长会,得,倒持一下准备去给小鲤鱼开会。
准五点,我到了小鲤鱼班级门口,小鲤鱼看到我就呵呵笑,而且从他的嘴型看得出他在给他的同学说:那就是我的妈妈。
家长们都进去教室抱着各自的孩子,这时小鲤鱼的俩同桌女生争先恐后地拉着我的围巾说:
“小鲤鱼,你的妈妈好漂亮啊,阿姨好,我叫***,是小鲤鱼的同桌。”
“呵呵,你们好,你们也好漂亮。”
老师开始讲话了,主要是分派一些任务,有关迎新晚会的。
小鲤鱼要跳舞,家长也要学会,另外有个亲子活动也需要家长配合。
很短的会,二十分钟,带着小鲤鱼放学:
“儿子,你同桌都喜欢妈妈,你是不是也喜欢啊?”
“不喜欢。”
“啊?为什么啊?”
“女孩子喜欢女孩子,我是男孩子。”
“不对哦,爸爸也喜欢妈妈啊。”
“才不是呢。”
“?”
“我看到爸爸吼妈妈,妈妈还哭了呢。”
“啊……”
我赶紧给怪物去了电话,给他说了这件事儿,然后怪物让小鲤鱼接电话。
挂了电话我问小鲤鱼:
“爸爸怎么说?”
“他说爸爸喜欢妈妈。”
“我说嘛。”
“是你让他说的。”
“……”
我心里不禁咯噔一下,看来,小鲤鱼真的长大了,我和怪物的剑拔弩张已然不能瞒过他了,我该怎么办?

150、
心里又开始犯纠结了,看来小鲤鱼是看在眼里放在心里了,那我明年接回他朝夕相处的话,怎么来试图瞒过他我和怪物的貌合神离呢?
我也不是没想过好好和怪物谈谈,可目前我怎么谈,自己都还没有定论,我又如何找他谈?
陪小鲤鱼玩儿,然后逛超市,最近都犯懒没自己带饭菜到公司午餐,可吃来吃去就那几样菜,也烦了,算了,还是做做,开始自个儿带饭菜吧。
选了香拐和脊骨,再选了两个白萝卜,准备做简单些,就炖个猪骨萝卜汤,配点儿佐料,然后在办公室现做点儿黑米饭就行。
买了菜,把小鲤鱼送回婆婆家,就回了。
回到家把汤给炖上,给自己做了个草莓沙拉,得,看看电视吧,好久都没看电视了。
选了综艺节目,轻松。
怪物不多会儿回来了,他照例洗澡看资料,我一直在客厅看电视,倒也安稳。
其间接到X的微信:
“在干嘛?”
“看电视。”
“嗯,我在酒店也是看电视。估计明天下午就回来。”
“那么快?”
“这叫什么话?不想我回来?”
“哦,没有,我是觉得你太辛苦了。”
“呵呵,这才对嘛,你来接我吗?”
“我还说找朋友吃饭呢。”
“男的?”
“女的,是我邻居。”
“哦,那你就约午餐嘛。”
“好。”
不知怎么的,看了微信后,突然感觉不怎么想看电视了,心情说不上来,也不算是不开心,可没什么看电视的动力了。
干脆去洗澡,看到镜子里胸口还是有痕迹,我轻轻地按摩,试图早些散去,这时怪物进来了:
“嘿嘿。”
“你干嘛?”
“我来看看。”
“看什么?出去嘛。”
“怎么了?自己LP还不给看啊?”
“……”
怪物坐在马桶上做出很猥琐的表情:
“LP,把玻璃的雾气冲一冲。”
“冲你个头!”
怪物待了会儿就出去了,我洗好后上了床就准备睡觉,不想怪物还叽歪了:
“你是不是过得太幸福了啊?”
“怎么说?”
“是啊,整天没什么压力,吃吃睡睡玩玩。”
“都是我自己努力而得。”
“不是LG我承担大部分开支,你也没这么洒脱哦。”
“……”
我没理怪物了,自顾睡觉,不过,话说回来,怪物说得也不差,虽然我搞定自己和部分小鲤鱼的开支,不过家里的开支基本都是怪物,不过怪物很抠,所以我也没觉得有多重要。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情感爱情婚姻
相关文章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