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情感爱情婚姻

[谈情解爱]三过的正室遭遇三(婚姻成长手册)(完整版) 第439章

时间:2018-11-27 15:45:17  来源:  作者:循环2010

开更!

156、
早上出门去办公室,还好,X今天会议很多,几乎没什么时间看到,我还是我的养生程序,尔后做事。
临近中午,我看X也没从会议室出来,得,自己做了点儿黑米饭,把带好的猪骨萝卜汤热一热。
吃完饭站了会儿就准备休息一下,这时看到X进来了:
“你进来一下。”
“是的,X总。”
“今天想吃什么?”
“我吃过了。”
“怎么不等我呢?”
“反正我也带了的。”
“那也行,陪我吃点儿。”
“下午一点半不是又有会议吗?”
“我叫猩猩替我了。”
“……”
我陪X去吃了一碗汤面:
“你就吃一碗面啊?”
“我喜欢吃面啊,呵呵,你比我能吃多了,其实我吃的不多的。”
“我喜欢吃,也喜欢做,如果时间允许的话,我很愿意做饭,无论是食材还是卫生,相对比较有保证,再说我特别不喜欢外面的餐馆一般放特别多的味精,吃完感觉特别口渴,不舒服。”
“你最拿手的菜是什么?”
“糖醋排骨。”
“听说这道菜有点考手艺。”
“那是。”
X吃完面,看着我:
“你昨天答应我什么了?”
“你确定猩猩替你参会没什么吗?”
“回答我。”
“呃,当然。”
我们驱车去了白房子---早上我出门的时候看了,很不明显,只有一点点浅青色。
进了门,X有些急不可耐,我拉着他:
“饭后一小时内不能剧烈运动啊。”
“后果是什么?”
“好像是肚子疼,还会大脑供血不足。”
“后果是我的承受范围。”
“……”
很奇怪的感觉,越来越觉得X带给我的快乐逐渐减少,并非指身体的,是一种心理的,其实说实话,X带给我更多的是虚荣心的满足,一个很优秀男人的爱慕确实让我有些迷失,而且他一系列的举动也让我意外和冲击,可沉下心来真的觉得我应该是无福消受的---
X目前对我正是热烈的时候,所以可以经常性的见面,可如果说进入了平静期呢,到时一月一见甚至几月一见,我到底能不能承受?而且他整天有些居无定所的感觉,家在哪儿呢?虽然我不是特别宅的人,可我真的很喜欢一个家的感觉,就像我装修房子,大到大家电,小到沙发坐垫,都是我自己选,自己定,我无法想象跟着他到处住酒店。还有他像亲人般的X太,他们毕竟生活了那么多年,有种习惯性的依赖,到时我又能否正确来评估他们之间的亲情和爱情的比例呢?
每个女人都是希望独占的,我目前对他能够没有这种心理,那是因为我还不纯粹,可如果真的有一天,我也像X太一样以他为豪以他为傲的话,我又该如何放好自己的位置呢?
我和X目前唯一的维系就是他对我的感情,而且还是最热烈期,可除却这个或是弱化了,我又该抓住什么呢?
“在想什么?”(X捏了捏我的下巴)
“哦,在想你喜欢我什么。”
“身材好啊,皮肤好啊,那个,呵呵,也很好啊。”
“男人啊。”
“没有啦,开玩笑的,我说过啊,是种感觉,和你在一起很舒服。”
“可是这种感觉的维系可以有多久呢?”
“我说一辈子肯定你会说是甜言蜜语,还是M主席那句话吧,让时间来检验一切真理。”
“呵呵,好了,我们去办公室吧,我还有些事儿没完成呢。”
“好员工,年终给你多考虑点儿。”
“那就谢谢了啊。”
“啊,对了,你看,我都忘了,我给你带了礼物。”
“是什么?”
“等等,还在我皮箱里,我去拿。”
过了一小会儿,X拿着一个小盒子走了过来:
“打开看看。”
是个很精美的浅绿色包装皮包着的首饰盒,我打开一看,是个戒指:
“戒指?”
“嗯,喜欢吗?”
“太闪了吧?”
“喜欢吗?”
“喜欢,不过我没衣服配,况且平时戴的话,好扎眼。”
“不用经常戴啊,不是说女人喜欢自己的首饰盒里有几件自己观赏的饰品吗?”
“呵呵。”
我看到首饰盒的盖子背面有说明书,精度和纯度还有克拉数都在K送我的戒指之上,好吧,和那支放在一起,算个念想吧。
晚上X有应酬,我早早地去了PZM家给小鲤鱼辅导功课。
突然又想吃火锅了,打了几个电话人家都已经吃了,最后我给怪物拨了电话:
“吃了么?”
“没。”
“去吃火锅吧。”
“你请客?”
“我请客。”
不得不佩服怪物的抠门,算了,有人陪总归好,火锅一个人吃确实很恼火,吃不了几样菜。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和怪物八字不对盘,从吃火锅开始就说话反冲,可没想到后来还会吵到不眠不休---
157、
由于怪物在隔家里两个站的地方,所以我先去点了菜,怪物到,刚好开锅:
“怎么不等我呢?”
“这不为了节约时间吗?我还没吃,刚好开锅。”
“这些菜啊?”
“怎么了?”
“不够哦。”
“吃完不够再点嘛。”
“我要喝酒。”
“你叫服务员拿啊。”
坐定后,我们开吃,怪物开始说起他的操盘经:
“你给你群友说了我推荐的没?”
“说了。”
“怎样?”
“她说挣了周末游的钱。”
“就这么点儿?”
“嗯,她昨儿买的今儿卖的。”
“干嘛今天卖?”
“估计人家也想观望一下吧。”
“不听我的哪能挣钱?”
“其实我觉得我有个朋友那种职业还不错。”
“什么?”
“他专门投资大学毕业生的方案。”
“哦,类似天使基金,那种是我们做投资的最前端。”
“人家三十多就上亿身家了,脑子特好使,我见过一次,感觉谈吐很睿智。”
“三十多的经历还不够。”
“那人家那么多身家?人特别聪明,而且他现在的日子过得特别潇洒,前段时间才一个人背包两个月到处玩儿,真的是达到了财富自由,人身自由,时间自由。”
“他做的那些都是投资领域的最底端,真正的金融不是那种。”
“那他挣那么多?”
“你就是钱来论英雄。”
“那怎么来衡量?”
“是财富增长速度,还有就是对待风险的把控能力,还有就是经历历练。”
“说得玄乎。”
说话太不投机,得,还是专心吃火锅。
不想,回到家才是真正大战的开始---
回到家不到九点,看到怪物躺在床上看电视,直到十点半还是在看电视,我就忍不住问了一句:
“你不是告诉我你晚上九点看资料是雷打不动吗?为什么今儿一直看到现在?”
“关你什么事?”
“本来不关我什么事,可平时叫你陪小鲤鱼,你就说你要看资料,这下证明那些只是借口。”
“什么借口?我看资料怎么会是借口,你说清楚。”
“是啊,你不是说九点就是你的看资料时间吗?现在都十点半了,你之前不是借口是什么?”
“我跟你说,我看资料都是为了这个家,你不但不肯定,还来质疑我,你什么意思?”
“就字面意思。”
“不行,你一定要说清楚。”
“说什么啊,S怪物,你别咬住一句话扭曲了不放。”
“不是你说的吗?我看电视又怎么惹到你了?”
“我没说你惹到我,只是如果三月份小鲤鱼回家了,你还这样,算什么良好示范?”
“现在是三月份吗?你不一样在看电视吗?”
“你是听不懂人话还是怎样啊?”
“你必须要和我说清楚,你什么意思?”
就这样,我和怪物争得面红耳赤,三点多,我实在受不了了,倒下睡觉,怪物还拉我继续吵,我不理他,他就来捏我的鼻子不准我呼吸,我就打他的手,他就握住我的手:
“放开,S怪物,你弄疼我了!”
“你给我说清楚。”
“你是BT吗?现在快四点了,你不想活了我还想活。”
怪物松开了手,我掖好被子自顾睡觉。
早上很早的时候,我觉得特别冷,缩到怪物被窝里:
“你干嘛?”
“冷的很。”
“你每次都这样。”
“哪样了?我就是冷的很。”
“你特别会利用自己的身体。”
“你说……”
不等我说完,怪物翻身压了过来,用嘴堵住了我的嘴巴---
看来真的是怪物,不眠不休的吵架,就这一个动作,就算烟消云散了……
明天是冬至,准备给小鲤鱼贴三九帖。

明天事会有点多,晚安了。

冬至快乐。

158、
又到了周五,心里想着给小鲤鱼的周末菜单,小家伙想吃寿司和意面了,因为才搬回来,很多材料都得新买,所以只得上午就开始要倒腾。
主要是寿司的材料和寿司帘,不是每个超市都全乎的,所以为了寿司和意面,我跑了三个超市,其间接到X的电话:
“你在哪儿?”
“你不是在开会吗?”
“中午回得来吗?”
“应该可以。”
“想吃什么?”
“没什么特别想吃的,都行。”
“嗯,那回来给我短信。”
“好。”
一路来日本菜卖的比较贵,其实也想得通,材料很贵,不过话说鬼子做东西确实精细,营养方面也很均衡。
买了寿司帘、紫菜、胡萝卜、黄瓜、鱼肉松、沙拉酱、紫甘蓝、千岛酱、意面、番茄酱、香草酱、肉末、鸡、玉米、青豆、虾仁、莴笋,还有些水果酸奶。
满满的两大口袋,得,菜单出来了---宝宝版寿司、番茄肉酱意面、黑木耳鸡汤、虾仁烩三鲜、清炒莴笋。
把食材放进车里,回到办公室,给X去了短信。
X不多会就从会议室出来了,带我去了一个江边的渔船:
“吃鱼怎样?”
“嗯,好。”
点了一些清爽的菜,不过我发现我满脑子都是小鲤鱼喜欢吃的东西,有些走神:
“在想什么?都不怎么动筷子。”
“呃,在想做寿司。”
“怎么不早说,我们就去吃啊。”
“哦,不是,我是说在想自己怎么做。”
“你还会做日本菜?”
“就会寿司而已。”
“真的?那哪天你做给我吃。”
“我会的是宝宝版的。”
“大人不能吃?”
“哦,也不是,只是味道比较酸甜,是孩子喜欢吃的味道,不沾芥末酱油的,本来味就很足。”
“真是羡慕小鲤鱼啊。”
“呵呵。”
吃完饭赶紧回办公室,X下午还有会议。
和X有种默契,到了周末他都基本上不会对我有任何要求,因为他知道我要陪小鲤鱼,说实话,我还是感激的,一则X目前对我真的很想他在的时候我都在陪他,二则也从某种程度上限定了他的一些安排---虽然不知道这种默契还会有多久,不过此时,我还是希望这样,因为这样对于我来说比较好。
下午很早就撤了,先到PZM家里接小鲤鱼,回到家,小鲤鱼倒腾着幼儿园交代的实验作业,我就在厨房倒腾寿司,一切都给我很安稳的感觉,我不知道这算不算幸福,可至少是平静安稳。

159、
晚上怪物回来得很早,看到我在厨房倒腾:
“哟,那么大阵仗啊?”
“嗯,给小鲤鱼做寿司和意面。”
“你啊,为你儿子你真的是什么都乐意。”
“是啊,他喜欢嘛。”
“反正他一句‘我最喜欢吃妈妈做的饭饭了’,你就算得到天下了。”
“嗯,你很了解我,呵呵。”
“你很久没做寿司了。”
“嗯,之前买的寿司帘都不见了,这些都是新买的。”
“待会儿见识你的手艺。”
“嗯。”
寿司其实不难做,只是材料比较多,其实用料不多,可品种多,比较费时间,还有就是卷寿司和切寿司是个相对难的步骤,不过看到最后切成型的寿司,还是会特别开心,因为很漂亮,颜色很多,红黄绿,看着都会让小朋友喜欢,而且我买的千岛酱和沙拉酱的瓶盖内设了五角星的形状,这样小朋友看到五角星的酱,会更喜欢。
果然,我叫小鲤鱼过来吃的时候,小家伙尝了一个后就把盘子往怀里抱:
“妈妈,这盘是我的,我要吃光光。”
“呃,还有爸爸呢?”
“你再给他做嘛。”
“可是爸爸也饿了啊。”
“妈妈,你不是说宝宝要长高吗,宝宝现在正在长高哦。”
“哈哈,那爸爸呢?”
“爸爸已经很高了啊,不用再长高了。”
“好好好,妈妈再做一盘给爸爸。”
“妈妈,你明天还要给我做寿司哦。”
“嗯,明天是意面和紫甘蓝沙拉。”
“我的妈妈最棒了!”
“我的儿子也很棒。”
“妈妈,我都和同学说我的妈妈会做寿司哦。”
“哦?他们怎么说呢?”
“他们的妈妈都不会哦,同学说都是在外面吃的,我说我都在家里吃,因为我的妈妈会做,还很好吃。”
“呵呵,那这样吧,下次我多做些,拿到幼儿园给你的同学们分享怎样?”
“好啊。”
看到小家伙一口一个寿司,吃得像个小花猫,心满意足。
周末陪着小鲤鱼去科技馆玩儿,小家伙很开心,我也很开心,可晚上接到一个非常莫名的电话,让我有些摸不着头脑---
开更!
156、
早上出门去办公室,还好,X今天会议很多,几乎没什么时间看到,我还是我的养生程序,尔后做事。
临近中午,我看X也没从会议室出来,得,自己做了点儿黑米饭,把带好的猪骨萝卜汤热一热。
吃完饭站了会儿就准备休息一下,这时看到X进来了:
“你进来一下。”
“是的,X总。”
“今天想吃什么?”
“我吃过了。”
“怎么不等我呢?”
“反正我也带了的。”
“那也行,陪我吃点儿。”
“下午一点半不是又有会议吗?”
“我叫猩猩替我了。”
“……”
我陪X去吃了一碗汤面:
“你就吃一碗面啊?”
“我喜欢吃面啊,呵呵,你比我能吃多了,其实我吃的不多的。”
“我喜欢吃,也喜欢做,如果时间允许的话,我很愿意做饭,无论是食材还是卫生,相对比较有保证,再说我特别不喜欢外面的餐馆一般放特别多的味精,吃完感觉特别口渴,不舒服。”
“你最拿手的菜是什么?”
“糖醋排骨。”
“听说这道菜有点考手艺。”
“那是。”
X吃完面,看着我:
“你昨天答应我什么了?”
“你确定猩猩替你参会没什么吗?”
“回答我。”
“呃,当然。”
我们驱车去了白房子---早上我出门的时候看了,很不明显,只有一点点浅青色。
进了门,X有些急不可耐,我拉着他:
“饭后一小时内不能剧烈运动啊。”
“后果是什么?”
“好像是肚子疼,还会大脑供血不足。”
“后果是我的承受范围。”
“……”
很奇怪的感觉,越来越觉得X带给我的快乐逐渐减少,并非指身体的,是一种心理的,其实说实话,X带给我更多的是虚荣心的满足,一个很优秀男人的爱慕确实让我有些迷失,而且他一系列的举动也让我意外和冲击,可沉下心来真的觉得我应该是无福消受的---
X目前对我正是热烈的时候,所以可以经常性的见面,可如果说进入了平静期呢,到时一月一见甚至几月一见,我到底能不能承受?而且他整天有些居无定所的感觉,家在哪儿呢?虽然我不是特别宅的人,可我真的很喜欢一个家的感觉,就像我装修房子,大到大家电,小到沙发坐垫,都是我自己选,自己定,我无法想象跟着他到处住酒店。还有他像亲人般的X太,他们毕竟生活了那么多年,有种习惯性的依赖,到时我又能否正确来评估他们之间的亲情和爱情的比例呢?
每个女人都是希望独占的,我目前对他能够没有这种心理,那是因为我还不纯粹,可如果真的有一天,我也像X太一样以他为豪以他为傲的话,我又该如何放好自己的位置呢?
我和X目前唯一的维系就是他对我的感情,而且还是最热烈期,可除却这个或是弱化了,我又该抓住什么呢?
“在想什么?”(X捏了捏我的下巴)
“哦,在想你喜欢我什么。”
“身材好啊,皮肤好啊,那个,呵呵,也很好啊。”
“男人啊。”
“没有啦,开玩笑的,我说过啊,是种感觉,和你在一起很舒服。”
“可是这种感觉的维系可以有多久呢?”
“我说一辈子肯定你会说是甜言蜜语,还是M主席那句话吧,让时间来检验一切真理。”
“呵呵,好了,我们去办公室吧,我还有些事儿没完成呢。”
“好员工,年终给你多考虑点儿。”
“那就谢谢了啊。”
“啊,对了,你看,我都忘了,我给你带了礼物。”
“是什么?”
“等等,还在我皮箱里,我去拿。”
过了一小会儿,X拿着一个小盒子走了过来:
“打开看看。”
是个很精美的浅绿色包装皮包着的首饰盒,我打开一看,是个戒指:
“戒指?”
“嗯,喜欢吗?”
“太闪了吧?”
“喜欢吗?”
“喜欢,不过我没衣服配,况且平时戴的话,好扎眼。”
“不用经常戴啊,不是说女人喜欢自己的首饰盒里有几件自己观赏的饰品吗?”
“呵呵。”
我看到首饰盒的盖子背面有说明书,精度和纯度还有克拉数都在K送我的戒指之上,好吧,和那支放在一起,算个念想吧。
晚上X有应酬,我早早地去了PZM家给小鲤鱼辅导功课。
突然又想吃火锅了,打了几个电话人家都已经吃了,最后我给怪物拨了电话:
“吃了么?”
“没。”
“去吃火锅吧。”
“你请客?”
“我请客。”
不得不佩服怪物的抠门,算了,有人陪总归好,火锅一个人吃确实很恼火,吃不了几样菜。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和怪物八字不对盘,从吃火锅开始就说话反冲,可没想到后来还会吵到不眠不休--- 157、
由于怪物在隔家里两个站的地方,所以我先去点了菜,怪物到,刚好开锅:
“怎么不等我呢?”
“这不为了节约时间吗?我还没吃,刚好开锅。”
“这些菜啊?”
“怎么了?”
“不够哦。”
“吃完不够再点嘛。”
“我要喝酒。”
“你叫服务员拿啊。”
坐定后,我们开吃,怪物开始说起他的操盘经:
“你给你群友说了我推荐的没?”
“说了。”
“怎样?”
“她说挣了周末游的钱。”
“就这么点儿?”
“嗯,她昨儿买的今儿卖的。”
“干嘛今天卖?”
“估计人家也想观望一下吧。”
“不听我的哪能挣钱?”
“其实我觉得我有个朋友那种职业还不错。”
“什么?”
“他专门投资大学毕业生的方案。”
“哦,类似天使基金,那种是我们做投资的最前端。”
“人家三十多就上亿身家了,脑子特好使,我见过一次,感觉谈吐很睿智。”
“三十多的经历还不够。”
“那人家那么多身家?人特别聪明,而且他现在的日子过得特别潇洒,前段时间才一个人背包两个月到处玩儿,真的是达到了财富自由,人身自由,时间自由。”
“他做的那些都是投资领域的最底端,真正的金融不是那种。”
“那他挣那么多?”
“你就是钱来论英雄。”
“那怎么来衡量?”
“是财富增长速度,还有就是对待风险的把控能力,还有就是经历历练。”
“说得玄乎。”
说话太不投机,得,还是专心吃火锅。
不想,回到家才是真正大战的开始---
回到家不到九点,看到怪物躺在床上看电视,直到十点半还是在看电视,我就忍不住问了一句:
“你不是告诉我你晚上九点看资料是雷打不动吗?为什么今儿一直看到现在?”
“关你什么事?”
“本来不关我什么事,可平时叫你陪小鲤鱼,你就说你要看资料,这下证明那些只是借口。”
“什么借口?我看资料怎么会是借口,你说清楚。”
“是啊,你不是说九点就是你的看资料时间吗?现在都十点半了,你之前不是借口是什么?”
“我跟你说,我看资料都是为了这个家,你不但不肯定,还来质疑我,你什么意思?”
“就字面意思。”
“不行,你一定要说清楚。”
“说什么啊,S怪物,你别咬住一句话扭曲了不放。”
“不是你说的吗?我看电视又怎么惹到你了?”
“我没说你惹到我,只是如果三月份小鲤鱼回家了,你还这样,算什么良好示范?”
“现在是三月份吗?你不一样在看电视吗?”
“你是听不懂人话还是怎样啊?”
“你必须要和我说清楚,你什么意思?”
就这样,我和怪物争得面红耳赤,三点多,我实在受不了了,倒下睡觉,怪物还拉我继续吵,我不理他,他就来捏我的鼻子不准我呼吸,我就打他的手,他就握住我的手:
“放开,S怪物,你弄疼我了!”
“你给我说清楚。”
“你是BT吗?现在快四点了,你不想活了我还想活。”
怪物松开了手,我掖好被子自顾睡觉。
早上很早的时候,我觉得特别冷,缩到怪物被窝里:
“你干嘛?”
“冷的很。”
“你每次都这样。”
“哪样了?我就是冷的很。”
“你特别会利用自己的身体。”
“你说……”
不等我说完,怪物翻身压了过来,用嘴堵住了我的嘴巴---
看来真的是怪物,不眠不休的吵架,就这一个动作,就算烟消云散了…… 明天是冬至,准备给小鲤鱼贴三九帖。
明天事会有点多,晚安了。
冬至快乐。
158、
又到了周五,心里想着给小鲤鱼的周末菜单,小家伙想吃寿司和意面了,因为才搬回来,很多材料都得新买,所以只得上午就开始要倒腾。
主要是寿司的材料和寿司帘,不是每个超市都全乎的,所以为了寿司和意面,我跑了三个超市,其间接到X的电话:
“你在哪儿?”
“你不是在开会吗?”
“中午回得来吗?”
“应该可以。”
“想吃什么?”
“没什么特别想吃的,都行。”
“嗯,那回来给我短信。”
“好。”
一路来日本菜卖的比较贵,其实也想得通,材料很贵,不过话说鬼子做东西确实精细,营养方面也很均衡。
买了寿司帘、紫菜、胡萝卜、黄瓜、鱼肉松、沙拉酱、紫甘蓝、千岛酱、意面、番茄酱、香草酱、肉末、鸡、玉米、青豆、虾仁、莴笋,还有些水果酸奶。
满满的两大口袋,得,菜单出来了---宝宝版寿司、番茄肉酱意面、黑木耳鸡汤、虾仁烩三鲜、清炒莴笋。
把食材放进车里,回到办公室,给X去了短信。
X不多会就从会议室出来了,带我去了一个江边的渔船:
“吃鱼怎样?”
“嗯,好。”
点了一些清爽的菜,不过我发现我满脑子都是小鲤鱼喜欢吃的东西,有些走神:
“在想什么?都不怎么动筷子。”
“呃,在想做寿司。”
“怎么不早说,我们就去吃啊。”
“哦,不是,我是说在想自己怎么做。”
“你还会做日本菜?”
“就会寿司而已。”
“真的?那哪天你做给我吃。”
“我会的是宝宝版的。”
“大人不能吃?”
“哦,也不是,只是味道比较酸甜,是孩子喜欢吃的味道,不沾芥末酱油的,本来味就很足。”
“真是羡慕小鲤鱼啊。”
“呵呵。”
吃完饭赶紧回办公室,X下午还有会议。
和X有种默契,到了周末他都基本上不会对我有任何要求,因为他知道我要陪小鲤鱼,说实话,我还是感激的,一则X目前对我真的很想他在的时候我都在陪他,二则也从某种程度上限定了他的一些安排---虽然不知道这种默契还会有多久,不过此时,我还是希望这样,因为这样对于我来说比较好。
下午很早就撤了,先到PZM家里接小鲤鱼,回到家,小鲤鱼倒腾着幼儿园交代的实验作业,我就在厨房倒腾寿司,一切都给我很安稳的感觉,我不知道这算不算幸福,可至少是平静安稳。
159、
晚上怪物回来得很早,看到我在厨房倒腾:
“哟,那么大阵仗啊?”
“嗯,给小鲤鱼做寿司和意面。”
“你啊,为你儿子你真的是什么都乐意。”
“是啊,他喜欢嘛。”
“反正他一句‘我最喜欢吃妈妈做的饭饭了’,你就算得到天下了。”
“嗯,你很了解我,呵呵。”
“你很久没做寿司了。”
“嗯,之前买的寿司帘都不见了,这些都是新买的。”
“待会儿见识你的手艺。”
“嗯。”
寿司其实不难做,只是材料比较多,其实用料不多,可品种多,比较费时间,还有就是卷寿司和切寿司是个相对难的步骤,不过看到最后切成型的寿司,还是会特别开心,因为很漂亮,颜色很多,红黄绿,看着都会让小朋友喜欢,而且我买的千岛酱和沙拉酱的瓶盖内设了五角星的形状,这样小朋友看到五角星的酱,会更喜欢。
果然,我叫小鲤鱼过来吃的时候,小家伙尝了一个后就把盘子往怀里抱:
“妈妈,这盘是我的,我要吃光光。”
“呃,还有爸爸呢?”
“你再给他做嘛。”
“可是爸爸也饿了啊。”
“妈妈,你不是说宝宝要长高吗,宝宝现在正在长高哦。”
“哈哈,那爸爸呢?”
“爸爸已经很高了啊,不用再长高了。”
“好好好,妈妈再做一盘给爸爸。”
“妈妈,你明天还要给我做寿司哦。”
“嗯,明天是意面和紫甘蓝沙拉。”
“我的妈妈最棒了!”
“我的儿子也很棒。”
“妈妈,我都和同学说我的妈妈会做寿司哦。”
“哦?他们怎么说呢?”
“他们的妈妈都不会哦,同学说都是在外面吃的,我说我都在家里吃,因为我的妈妈会做,还很好吃。”
“呵呵,那这样吧,下次我多做些,拿到幼儿园给你的同学们分享怎样?”
“好啊。”
看到小家伙一口一个寿司,吃得像个小花猫,心满意足。
周末陪着小鲤鱼去科技馆玩儿,小家伙很开心,我也很开心,可晚上接到一个非常莫名的电话,让我有些摸不着头脑---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情感爱情婚姻
相关文章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