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情感爱情婚姻

[谈情解爱]三过的正室遭遇三(婚姻成长手册)(完整版) 第440章

时间:2018-11-27 15:45:10  来源:  作者:循环2010

160、
还是周日晚上送小鲤鱼回了PZM家,我和怪物去超市买了些一周的早餐材料,回。
怪物倒腾他的资料,我就在客厅看电视,接到一个GD的手机号码来电:
“你好,请问是*小姐吗?”(是一个有明显粤语口音的年轻女声)
“哦,你好,我是,请问你是?”
“哦,我是X总的朋友**,你可以叫我小倩。”(女鬼?)
“请问找我有事吗?”
“哦,呵呵,是这样的,不知道你下周有没有时间,我会到你们那儿去,可否见面聊呢?”
“找我有什么事吗?X总知道吗?”
“能不能见面说呢?另外,可不可以先不给X总知道呢?”
“我不认识你呢。”
“你放心,我知道你的手机也知道你的名字,你们公司是不是在**?我是你们公司在GD分部的合作方公司员工,你可以打听到的。”
“可是我是**分部的,和那儿没关系啊,是你们想做我们子公司的业务吗?可是我也不管这个啊。”
“呵呵,你不用紧张,我找你只是一个非正式的见面,不是代表公司的。”
“那我和你也没私人见面的必要吧?”
“呵呵,*小姐,你真的不用这样,我没有恶意,到时我到了再联络你行吗?打扰你了。”
女鬼,哦,不,小倩说完就挂线了,我拿着手机有些懵---几个意思?X的小N?还是合作方想合作?亦或是X太的又一个小兵?原谅我的瞎猜,除了这些,我实在想不出这个小倩是个什么来头。
懒管她,马上就是冬至了,我准备带小鲤鱼去贴三九贴,无论是人是鬼,到时再说。


周一的早上,铁打的美容美体美发时间,这个持续了近九年的习惯,始终未改。
目前我的项目有所增加,毕竟,年龄在那儿摆着不容我忽视---脸眼是必须的,还有肩颈项目,腿部,我还想增加腰部,今年都腰伤了两次,那滋味确实让我受不了。
现在的美容项目也确实贵,项目也分得贼清,几个项目下来,费用确实不低,不过,无论在哪种时候,我对此的坚持都是一样的,不是特别为了悦人,只是觉得是一种生活态度,认真对待自己的容颜和身体,毕竟,老了病了,难受的只能是自己。
几个项目下来,浑身轻松。
美发是赶不及了,先到办公室再说,到了就开始给自己沏上一杯碧螺春,不紧不慢处理邮件,中午,准点给热好带的鸡汤,做了点米饭,午餐。
下午急急地赶去幼儿园,接上小鲤鱼就往中医院赶。
去了医院才知道,原来三九帖不光是孩子贴,很多大人也会贴。
小鲤鱼很乖,我跟他说一点儿都不疼,而且可以少生病吃药,他就很配合。
很快的,贴好又给送回幼儿园晚餐,原本想守着接他放学,结果接到怪物的电话:
“今天是冬至哦。”
“嗯。”
“你在干嘛?怎么安排?”
“我在送小鲤鱼贴三九帖啊。”
“然后呢?”
“回家。”
“我们一起去吃羊肉嘛。”
“好啊。”
有些没摸着门,怪物平白无故请我吃羊肉?哦,对了,可能是对我之前请火锅的以中国回请吧,也别怪我那么想,怪物确实太抠门了。
得,不接小鲤鱼了,我往回家赶。
赶回家在楼下看到邻居妈妈:
“*姐,上周六是不是带女儿外出了啊?”
“是啊,你怎么知道?”
“哦,本来那天我做了寿司准备让你带着女儿过来玩儿的,结果碰到外婆说你们一大早就出去了。”
“就是,呵呵,你们搬过来了啊?”
“嗯,早搬过来了,不过一些电器还没到完之前,上周六全部到位了,所以就想请你过来玩呢。”
“好啊,下次。”
“这样嘛,反正都到楼下了,要不现在先上去看看?”
“好啊。”
我和邻居妈妈在家聊了些家常,尔后到楼下美发,七点,和怪物碰头吃羊肉。
我和怪物持续聊着夫妻间最安全的孩子话题,虽然算不上多融合,可还算平静。
日子,平淡的过去,尽管我知道只是暂时的——
好啦,闲着也是闲着。
冬至福利,晒宝宝版寿司菜谱(绝对原创哦)——

材料:
寿司帘(超市买个最便宜的就行,先练手)、
塑料薄膜手套(用来压寿司饭的)、
紫菜(不是海苔哦,一定是寿司紫菜,因为这种的柔韧度更适合非专业人士)、
寿司米(这个也可以是自家平时吃的米替代,毕竟现在家庭吃的米其实质量也算好的)、寿司醋(这个可以用白醋、白糖和盐替代,比例是2:2:1)、
肉松(现成有买的,也可以自己做,不过现成的方便些)、
黄瓜、
胡萝卜(可以用火腿,主要是颜色,不过我比较喜欢用肉松,所以觉得火腿又是肉没必要,我喜欢用胡萝卜)、
鸡蛋、
沙拉酱。

步骤:

先洗切备好所有材料
1、寿司帘洗好擦干放在一边继续风干;
2、胡萝卜去心切好小条,不用过细,不然口感不好,用热油下锅煎熟,也可以水煮,不过胡萝卜煎熟的营养更能释放出来,而且更香,不过不用放盐;
3、黄瓜洗好切小条,长短粗细和胡萝卜差不多;
4、洗好米煮熟,注意水稍微少些,这样煮好的饭不会过于黏稠而不好裹,饭好了之后马上用勺子搅散,放凉;
5、寿司醋现成就不用做,没有的话,就用白醋、白糖、盐按照2:2:1的比例装好,用小火熬煮融合,放凉;
6、三个鸡蛋打成蛋液,煎蛋饼,注意不要着急翻面,小火慢慢摊开,稍微做厚点儿口感更好,煎好切条,也同样不用放盐。

卷寿司:
先把寿司醋倒进寿司饭里充分搅拌好,至于比例,按个人爱好吧,酸甜味的程度而已,可以先尝尝味道再做比例调整,把寿司帘放在菜板上,拿一张紫菜放上去,铺好寿司饭,注意最多铺满从面前往前的紫菜的三分之二,不然会把材料给卷出去,然后用塑料薄膜手套按压一下紧实,再洒些肉松,放些胡萝卜条黄瓜条和蛋饼条,最后挤些沙拉酱在上面,最后就是卷寿司帘,这是个熟练活儿,最开始的时候,可以卷大些,然后慢慢卷小,最值得说的是最后切寿司,一定要用很锋利的刀,而且每切一下尽量沾些冷开水,这样会更顺溜和干净。

得啦,这就是我自创的宝宝版寿司,大家可以试试哦,不用沾芥末酱油都很好吃,味道很足,酸甜味,一般孩子都会很喜欢,要注意全程材料都不用放盐,因为沙拉酱味道已经很足了,而且孩子尽量少用佐料。
小鲤鱼可是很喜欢的,也希望很多宝宝都会喜欢。

回复太多了,现在总结性地回答一下:

还是先谢谢大多数TX的支持和不唾骂,呵呵。
至于说一些TX的质疑和指责,我也能够理解,毕竟我的生活方式和认为不是大多数女人的一贯认为,我只能说,这只是我的方式,无论对否,只是一种真实存在而已。
目前在X和怪物之间,其实我也会有难受的时候,不过我也无法短时间改变什么,因为权利都不在我的手上,我只能说尽所能维护一种平衡,虽然这么说估计又会引来一些喷子,不过喷子们可否有良方呢?难道我真的能潇洒一走不带走一片云彩?云彩我是不想带,可小鲤鱼呢?而且就算我带走,将来的生活将又如何走?单亲母亲不是当不了,只是还是奢望小鲤鱼能父母常在身旁,我也需要一个固定的家。
小鲤鱼方面,我每时每刻都在尽自己所能地维护他的周全,当然,天下妈妈都应该是如此的,而我也许更多了一层就是考虑到他父亲的问题,就目前而言,我仍然还是想怪物在他父亲的位置,不敢说会坚持到最后,可目前,这仍是我坚持的希望。
对X,还是那句话,我没有过多的掌握权,有些TX会觉得我在玩弄他,天啊,我没资格啊,我只是没办法,事已至此,我如果说还没事找事地拒绝的话,我都觉得太过装B了。至今为止我还没刷过他的卡,只是觉得到时也许更难断清的感觉,亦或是还是想给自己留点儿说法吧,毕竟我没有主动地花过他的钱,班花说这也算是交换,不过我觉得真心没必要,毕竟我也接过X送我不菲的礼物,也算给自己留点儿说法吧。对X的太太亦或是其他花儿们,我只能说不伤害到自己的前提下,尽量也不会伤害到她们,当然,反之就不会了,无论是靠自己还是靠X,我都会不客气地回击,再次证明自己并非玛利亚,虽不是恶魔,可圣母从来就不会贯在我的名前。
对怪物,其实现在更多的是一种习惯,我习惯了与他的争吵和平淡,也习惯了回到那个屋子才会有回家的感觉,虽然白房子无论是硬件还是阿姨方面都强过于,不过,那种感觉不是一种概念。怪物还有不可替代的就是小鲤鱼的亲爹,只要他不过分到后爹不如,我还不想更改他任何的权益。
至于还有TX让我推荐股票,呵呵,这个说了估计会被涯叔扎口吧,不敢哦,毕竟帖子这些年也不易,况且怪物不会平白无故推荐,毕竟是也为了客户权益,如果说到处推荐的话,客户也没必要找他了,至于群友那次,也仅此一次而已,算是怪物在群里端正形象的一种策略而已,呵呵。
我的美容是我的必修课,花费不轻,一个月下来费用应该在4K左右,不过,还是那句话,要选适合自己的产品,还有挑好手法合适的美容师。
小鲤鱼明年三月会回到我身边读幼儿园最后半学期,然后升小学,目前的打算是怪物负责送,我负责接,邻居妈妈说了,我如果接不了她就负责,总之,我暂时没考虑全职,小学时间太早,也许我会考虑学习中心或者老师家里,还早,暂时是这么预期的。
还有就是大家八卦X和怪物的长相,其实我并非外貌协会的,我也不喜欢大叔,可确实我身边的很多是大我比较多的人,X长得一般,不过气场比较大,总之,站在他身旁就会明显感觉到,怪物严格说长得不错,身材好,生活习惯也很好,就是人很龟毛,而且S抠门。至于那方面,应该是X更好些。

呼呼,应该是回答玩了吧,呵呵。
充实的冬至啊。
@可爱的鼠小妹妹 2014-12-22 23:05:58.0
楼主是每周一次美容吗?是去专业的地方做吗?
—————————————
嗯,每周一次美容院。

161、
吃完羊肉上楼,怪物和我一前一后洗澡,躺在床上,怪物持续看他的枪战片,不知道是不是之前和他争论过九点的事情,他到了九点去把手提打开坐了一刻钟左右,再过来看电视---算了,得饶人处吧,我也没做声。
手机上浮现出GD手机来电,我按掉了,应该是那只女鬼,哦,不,小倩。
又来电,我又按掉了,随后短信来了:
“不好意思打扰了,我只是想和你说我到了,你方便的时候给我回电吧,晚安。”
我给你回电,你哪颗蒜啊?
越来越觉得和X的关系处理还是理智的,我真的没办法想象X太的生活,虽然知道X会回家,不过这种骚扰应该X太不止一次应付了吧,我反正是不行,我的容忍度很低,我也没办法一次次地和这种人过招,我会累,甚至会疯。
早上起来看到天气很好,心情也不错,主动给X去了短信:
“这周我安排很满,你好好工作。”
X电话马上过来了:
“你安排些什么?”
“小鲤鱼幼儿园排练迎新节目,需要我去,还有就是一些朋友年终聚会。”
“哪些朋友?”
“就是一些玩得好的啊。”
“安排在中午嘛。”
“我要上班不方便。”
“我特批你假期。”
“而且别人也要上班啊。”
“那我怎么办?”
“你好好工作嘛,反正圣诞节你们那儿应该更有气氛。”
“哪儿?我都没回去啊。”
“那你自己安排嘛。”
“你是一定要把我撇开?”
“真的安排很多啊。”
“那你去吃了饭就和我一起。”
“那你会很无聊哦,我吃了饭一般都晚了。”
“没关系。”
“呃,你在GD吗?”(虽然我不准备把女鬼的事儿告诉X,不过还是忍不住问些素材)
“你怎么知道?”
“哦,感应,呵呵。”
“那么玄乎?”
“那你什么时候过来?”
“我都定好票了,今晚到。”
“今晚我要去吃饭,就不过去了。”
“嗯。我爱你。”
“拜。”
心想着,几个意思?女鬼先到,X后到,蓝后女鬼要见我,X要见我,那敢情好了,一起见!




162、
很难得的,我们这儿出太阳了,心情也格外好,不想中午同事请客吃火锅还吃出一段尘封十来年的往事---
同事交了新女友,准备带女友给公司里玩得比较好的几个同事见见,我也是其中之一。
路程不远不近,我还是开了车,同事看到我车上的一个玩偶,很喜欢的把玩:
“这个玩具是小鲤鱼的吗?”
“不是,是我的。”
“晕哦,你还玩绒毛玩具啊?”
“呵呵,多年前的礼物了。”
“是你EX吧?”
“?”
“你看。”
绒毛玩具的左手有个牌子,我一直没撕,觉得粉粉的装饰挺好,不想里面居然有K的文字:
“记得每晚都要紧紧地抱着我。”
看来我真的是太大条了,居然十多年我都没发现,当我再次看到K的文字,真的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虽然那种温暖已经没有了,可还是会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有些怀念般的记起,同事瞬间开展起了她的八卦细胞:
“老实交代,是谁?”
“呵呵,多年前的事了。”
“你干嘛还留着啊?”
“觉得好看呗。”
“这个被你家怪物看到没哦?”
“不知道。”
是啊,怪物偶尔会开我的车,他看到过吗?为什么从来都没和我说过呢?不知怎么的,我心中升起两种情绪---
我辜负了K的心思,为什么送我的东西我都没发现这些文字呢?怪物如果知道了,他的心情会是怎样呢?为什么不和我说,哪怕是质问呢?
我突然发现自己真的也许是不经意地伤害了很多人,伤害了他们的细腻,也伤害了他们的包容,我都不敢想那些点滴,也许此刻,我仍然在伤害……
我回想起当时和K的最后一面,我也忘不了K对我说的最后一段话:
“宝宝,你是我这辈子最爱的人,哦,不,是最迷恋的人,为你我做出了自己太多的不可能,可是我很幸福这一段,我会永远记住我们之间的一切,我永远都祝福你,我爱你。”
也许其间也参杂了很多的无奈和失望吧,可当时我真的不知道这太多太多的东西。
目前,我是不是又在重蹈覆辙呢?怪物看到过的话,他是用一种怎样的包容来忽略呢?
还有X,他是怎样在心理来配合我的一切时间安排呢?
可我毕竟不是阳光,普照不了那么多,我不能那么贪心,我只能选择属于自己的,我必须要尽快理清楚这些内容,拖泥带水的话,我怕自己终将竹篮打水,南柯一梦。
本来我一直希望X对我逐渐转淡然后自然分开,可目前觉得这样的话,时间无法去控制,而且我也过于高估了自己,如果我把怪物的包容推破最高值的话,我又该如何收拾?
如果说在X方面我无法掌握主动权的话,我想我应该在怪物方面掌握绝对的控制权了。
女鬼,靠你了,但愿你能完成我的心愿---
我主动给女鬼去了短信:
“今晚我有应酬,如果不嫌晚,晚上十点见面怎样?”
“好啊,你说地址我去找你。”
“不用,我是本地人,你说你住的地方我去找你吧。”
“好,我住XLD酒店。”
“我知道了,晚上见。”
160、
还是周日晚上送小鲤鱼回了PZM家,我和怪物去超市买了些一周的早餐材料,回。
怪物倒腾他的资料,我就在客厅看电视,接到一个GD的手机号码来电:
“你好,请问是*小姐吗?”(是一个有明显粤语口音的年轻女声)
“哦,你好,我是,请问你是?”
“哦,我是X总的朋友**,你可以叫我小倩。”(女鬼?)
“请问找我有事吗?”
“哦,呵呵,是这样的,不知道你下周有没有时间,我会到你们那儿去,可否见面聊呢?”
“找我有什么事吗?X总知道吗?”
“能不能见面说呢?另外,可不可以先不给X总知道呢?”
“我不认识你呢。”
“你放心,我知道你的手机也知道你的名字,你们公司是不是在**?我是你们公司在GD分部的合作方公司员工,你可以打听到的。”
“可是我是**分部的,和那儿没关系啊,是你们想做我们子公司的业务吗?可是我也不管这个啊。”
“呵呵,你不用紧张,我找你只是一个非正式的见面,不是代表公司的。”
“那我和你也没私人见面的必要吧?”
“呵呵,*小姐,你真的不用这样,我没有恶意,到时我到了再联络你行吗?打扰你了。”
女鬼,哦,不,小倩说完就挂线了,我拿着手机有些懵---几个意思?X的小N?还是合作方想合作?亦或是X太的又一个小兵?原谅我的瞎猜,除了这些,我实在想不出这个小倩是个什么来头。
懒管她,马上就是冬至了,我准备带小鲤鱼去贴三九贴,无论是人是鬼,到时再说。

周一的早上,铁打的美容美体美发时间,这个持续了近九年的习惯,始终未改。
目前我的项目有所增加,毕竟,年龄在那儿摆着不容我忽视---脸眼是必须的,还有肩颈项目,腿部,我还想增加腰部,今年都腰伤了两次,那滋味确实让我受不了。
现在的美容项目也确实贵,项目也分得贼清,几个项目下来,费用确实不低,不过,无论在哪种时候,我对此的坚持都是一样的,不是特别为了悦人,只是觉得是一种生活态度,认真对待自己的容颜和身体,毕竟,老了病了,难受的只能是自己。
几个项目下来,浑身轻松。
美发是赶不及了,先到办公室再说,到了就开始给自己沏上一杯碧螺春,不紧不慢处理邮件,中午,准点给热好带的鸡汤,做了点米饭,午餐。
下午急急地赶去幼儿园,接上小鲤鱼就往中医院赶。
去了医院才知道,原来三九帖不光是孩子贴,很多大人也会贴。
小鲤鱼很乖,我跟他说一点儿都不疼,而且可以少生病吃药,他就很配合。
很快的,贴好又给送回幼儿园晚餐,原本想守着接他放学,结果接到怪物的电话:
“今天是冬至哦。”
“嗯。”
“你在干嘛?怎么安排?”
“我在送小鲤鱼贴三九帖啊。”
“然后呢?”
“回家。”
“我们一起去吃羊肉嘛。”
“好啊。”
有些没摸着门,怪物平白无故请我吃羊肉?哦,对了,可能是对我之前请火锅的以中国回请吧,也别怪我那么想,怪物确实太抠门了。
得,不接小鲤鱼了,我往回家赶。
赶回家在楼下看到邻居妈妈:
“*姐,上周六是不是带女儿外出了啊?”
“是啊,你怎么知道?”
“哦,本来那天我做了寿司准备让你带着女儿过来玩儿的,结果碰到外婆说你们一大早就出去了。”
“就是,呵呵,你们搬过来了啊?”
“嗯,早搬过来了,不过一些电器还没到完之前,上周六全部到位了,所以就想请你过来玩呢。”
“好啊,下次。”
“这样嘛,反正都到楼下了,要不现在先上去看看?”
“好啊。”
我和邻居妈妈在家聊了些家常,尔后到楼下美发,七点,和怪物碰头吃羊肉。
我和怪物持续聊着夫妻间最安全的孩子话题,虽然算不上多融合,可还算平静。
日子,平淡的过去,尽管我知道只是暂时的—— 好啦,闲着也是闲着。
冬至福利,晒宝宝版寿司菜谱(绝对原创哦)——

材料:
寿司帘(超市买个最便宜的就行,先练手)、
塑料薄膜手套(用来压寿司饭的)、
紫菜(不是海苔哦,一定是寿司紫菜,因为这种的柔韧度更适合非专业人士)、
寿司米(这个也可以是自家平时吃的米替代,毕竟现在家庭吃的米其实质量也算好的)、寿司醋(这个可以用白醋、白糖和盐替代,比例是2:2:1)、
肉松(现成有买的,也可以自己做,不过现成的方便些)、
黄瓜、
胡萝卜(可以用火腿,主要是颜色,不过我比较喜欢用肉松,所以觉得火腿又是肉没必要,我喜欢用胡萝卜)、
鸡蛋、
沙拉酱。

步骤:

先洗切备好所有材料
1、寿司帘洗好擦干放在一边继续风干;
2、胡萝卜去心切好小条,不用过细,不然口感不好,用热油下锅煎熟,也可以水煮,不过胡萝卜煎熟的营养更能释放出来,而且更香,不过不用放盐;
3、黄瓜洗好切小条,长短粗细和胡萝卜差不多;
4、洗好米煮熟,注意水稍微少些,这样煮好的饭不会过于黏稠而不好裹,饭好了之后马上用勺子搅散,放凉;
5、寿司醋现成就不用做,没有的话,就用白醋、白糖、盐按照2:2:1的比例装好,用小火熬煮融合,放凉;
6、三个鸡蛋打成蛋液,煎蛋饼,注意不要着急翻面,小火慢慢摊开,稍微做厚点儿口感更好,煎好切条,也同样不用放盐。

卷寿司:
先把寿司醋倒进寿司饭里充分搅拌好,至于比例,按个人爱好吧,酸甜味的程度而已,可以先尝尝味道再做比例调整,把寿司帘放在菜板上,拿一张紫菜放上去,铺好寿司饭,注意最多铺满从面前往前的紫菜的三分之二,不然会把材料给卷出去,然后用塑料薄膜手套按压一下紧实,再洒些肉松,放些胡萝卜条黄瓜条和蛋饼条,最后挤些沙拉酱在上面,最后就是卷寿司帘,这是个熟练活儿,最开始的时候,可以卷大些,然后慢慢卷小,最值得说的是最后切寿司,一定要用很锋利的刀,而且每切一下尽量沾些冷开水,这样会更顺溜和干净。

得啦,这就是我自创的宝宝版寿司,大家可以试试哦,不用沾芥末酱油都很好吃,味道很足,酸甜味,一般孩子都会很喜欢,要注意全程材料都不用放盐,因为沙拉酱味道已经很足了,而且孩子尽量少用佐料。
小鲤鱼可是很喜欢的,也希望很多宝宝都会喜欢。
回复太多了,现在总结性地回答一下:

还是先谢谢大多数TX的支持和不唾骂,呵呵。
至于说一些TX的质疑和指责,我也能够理解,毕竟我的生活方式和认为不是大多数女人的一贯认为,我只能说,这只是我的方式,无论对否,只是一种真实存在而已。
目前在X和怪物之间,其实我也会有难受的时候,不过我也无法短时间改变什么,因为权利都不在我的手上,我只能说尽所能维护一种平衡,虽然这么说估计又会引来一些喷子,不过喷子们可否有良方呢?难道我真的能潇洒一走不带走一片云彩?云彩我是不想带,可小鲤鱼呢?而且就算我带走,将来的生活将又如何走?单亲母亲不是当不了,只是还是奢望小鲤鱼能父母常在身旁,我也需要一个固定的家。
小鲤鱼方面,我每时每刻都在尽自己所能地维护他的周全,当然,天下妈妈都应该是如此的,而我也许更多了一层就是考虑到他父亲的问题,就目前而言,我仍然还是想怪物在他父亲的位置,不敢说会坚持到最后,可目前,这仍是我坚持的希望。
对X,还是那句话,我没有过多的掌握权,有些TX会觉得我在玩弄他,天啊,我没资格啊,我只是没办法,事已至此,我如果说还没事找事地拒绝的话,我都觉得太过装B了。至今为止我还没刷过他的卡,只是觉得到时也许更难断清的感觉,亦或是还是想给自己留点儿说法吧,毕竟我没有主动地花过他的钱,班花说这也算是交换,不过我觉得真心没必要,毕竟我也接过X送我不菲的礼物,也算给自己留点儿说法吧。对X的太太亦或是其他花儿们,我只能说不伤害到自己的前提下,尽量也不会伤害到她们,当然,反之就不会了,无论是靠自己还是靠X,我都会不客气地回击,再次证明自己并非玛利亚,虽不是恶魔,可圣母从来就不会贯在我的名前。
对怪物,其实现在更多的是一种习惯,我习惯了与他的争吵和平淡,也习惯了回到那个屋子才会有回家的感觉,虽然白房子无论是硬件还是阿姨方面都强过于,不过,那种感觉不是一种概念。怪物还有不可替代的就是小鲤鱼的亲爹,只要他不过分到后爹不如,我还不想更改他任何的权益。
至于还有TX让我推荐股票,呵呵,这个说了估计会被涯叔扎口吧,不敢哦,毕竟帖子这些年也不易,况且怪物不会平白无故推荐,毕竟是也为了客户权益,如果说到处推荐的话,客户也没必要找他了,至于群友那次,也仅此一次而已,算是怪物在群里端正形象的一种策略而已,呵呵。
我的美容是我的必修课,花费不轻,一个月下来费用应该在4K左右,不过,还是那句话,要选适合自己的产品,还有挑好手法合适的美容师。
小鲤鱼明年三月会回到我身边读幼儿园最后半学期,然后升小学,目前的打算是怪物负责送,我负责接,邻居妈妈说了,我如果接不了她就负责,总之,我暂时没考虑全职,小学时间太早,也许我会考虑学习中心或者老师家里,还早,暂时是这么预期的。
还有就是大家八卦X和怪物的长相,其实我并非外貌协会的,我也不喜欢大叔,可确实我身边的很多是大我比较多的人,X长得一般,不过气场比较大,总之,站在他身旁就会明显感觉到,怪物严格说长得不错,身材好,生活习惯也很好,就是人很龟毛,而且S抠门。至于那方面,应该是X更好些。
呼呼,应该是回答玩了吧,呵呵。
充实的冬至啊。 @可爱的鼠小妹妹 2014-12-22 23:05:58.0
楼主是每周一次美容吗?是去专业的地方做吗?
—————————————
嗯,每周一次美容院。
161、
吃完羊肉上楼,怪物和我一前一后洗澡,躺在床上,怪物持续看他的枪战片,不知道是不是之前和他争论过九点的事情,他到了九点去把手提打开坐了一刻钟左右,再过来看电视---算了,得饶人处吧,我也没做声。
手机上浮现出GD手机来电,我按掉了,应该是那只女鬼,哦,不,小倩。
又来电,我又按掉了,随后短信来了:
“不好意思打扰了,我只是想和你说我到了,你方便的时候给我回电吧,晚安。”
我给你回电,你哪颗蒜啊?
越来越觉得和X的关系处理还是理智的,我真的没办法想象X太的生活,虽然知道X会回家,不过这种骚扰应该X太不止一次应付了吧,我反正是不行,我的容忍度很低,我也没办法一次次地和这种人过招,我会累,甚至会疯。
早上起来看到天气很好,心情也不错,主动给X去了短信:
“这周我安排很满,你好好工作。”
X电话马上过来了:
“你安排些什么?”
“小鲤鱼幼儿园排练迎新节目,需要我去,还有就是一些朋友年终聚会。”
“哪些朋友?”
“就是一些玩得好的啊。”
“安排在中午嘛。”
“我要上班不方便。”
“我特批你假期。”
“而且别人也要上班啊。”
“那我怎么办?”
“你好好工作嘛,反正圣诞节你们那儿应该更有气氛。”
“哪儿?我都没回去啊。”
“那你自己安排嘛。”
“你是一定要把我撇开?”
“真的安排很多啊。”
“那你去吃了饭就和我一起。”
“那你会很无聊哦,我吃了饭一般都晚了。”
“没关系。”
“呃,你在GD吗?”(虽然我不准备把女鬼的事儿告诉X,不过还是忍不住问些素材)
“你怎么知道?”
“哦,感应,呵呵。”
“那么玄乎?”
“那你什么时候过来?”
“我都定好票了,今晚到。”
“今晚我要去吃饭,就不过去了。”
“嗯。我爱你。”
“拜。”
心想着,几个意思?女鬼先到,X后到,蓝后女鬼要见我,X要见我,那敢情好了,一起见!



162、
很难得的,我们这儿出太阳了,心情也格外好,不想中午同事请客吃火锅还吃出一段尘封十来年的往事---
同事交了新女友,准备带女友给公司里玩得比较好的几个同事见见,我也是其中之一。
路程不远不近,我还是开了车,同事看到我车上的一个玩偶,很喜欢的把玩:
“这个玩具是小鲤鱼的吗?”
“不是,是我的。”
“晕哦,你还玩绒毛玩具啊?”
“呵呵,多年前的礼物了。”
“是你EX吧?”
“?”
“你看。”
绒毛玩具的左手有个牌子,我一直没撕,觉得粉粉的装饰挺好,不想里面居然有K的文字:
“记得每晚都要紧紧地抱着我。”
看来我真的是太大条了,居然十多年我都没发现,当我再次看到K的文字,真的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虽然那种温暖已经没有了,可还是会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有些怀念般的记起,同事瞬间开展起了她的八卦细胞:
“老实交代,是谁?”
“呵呵,多年前的事了。”
“你干嘛还留着啊?”
“觉得好看呗。”
“这个被你家怪物看到没哦?”
“不知道。”
是啊,怪物偶尔会开我的车,他看到过吗?为什么从来都没和我说过呢?不知怎么的,我心中升起两种情绪---
我辜负了K的心思,为什么送我的东西我都没发现这些文字呢?怪物如果知道了,他的心情会是怎样呢?为什么不和我说,哪怕是质问呢?
我突然发现自己真的也许是不经意地伤害了很多人,伤害了他们的细腻,也伤害了他们的包容,我都不敢想那些点滴,也许此刻,我仍然在伤害……
我回想起当时和K的最后一面,我也忘不了K对我说的最后一段话:
“宝宝,你是我这辈子最爱的人,哦,不,是最迷恋的人,为你我做出了自己太多的不可能,可是我很幸福这一段,我会永远记住我们之间的一切,我永远都祝福你,我爱你。”
也许其间也参杂了很多的无奈和失望吧,可当时我真的不知道这太多太多的东西。
目前,我是不是又在重蹈覆辙呢?怪物看到过的话,他是用一种怎样的包容来忽略呢?
还有X,他是怎样在心理来配合我的一切时间安排呢?
可我毕竟不是阳光,普照不了那么多,我不能那么贪心,我只能选择属于自己的,我必须要尽快理清楚这些内容,拖泥带水的话,我怕自己终将竹篮打水,南柯一梦。
本来我一直希望X对我逐渐转淡然后自然分开,可目前觉得这样的话,时间无法去控制,而且我也过于高估了自己,如果我把怪物的包容推破最高值的话,我又该如何收拾?
如果说在X方面我无法掌握主动权的话,我想我应该在怪物方面掌握绝对的控制权了。
女鬼,靠你了,但愿你能完成我的心愿---
我主动给女鬼去了短信:
“今晚我有应酬,如果不嫌晚,晚上十点见面怎样?”
“好啊,你说地址我去找你。”
“不用,我是本地人,你说你住的地方我去找你吧。”
“好,我住XLD酒店。”
“我知道了,晚上见。”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情感爱情婚姻
相关文章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