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情感爱情婚姻

[谈情解爱]三过的正室遭遇三(婚姻成长手册)(完整版) 第442章

时间:2018-11-27 15:44:55  来源:  作者:循环2010

167、
我们出门就看到车子挡风玻璃上的罚单:
“看吧,我还以为你醉的太厉害,都没进车库,你看,罚单就来了。”
“……”
“今晚的晚餐你买单。”
“X,那小倩……”
“什么小倩,那不是她的名字,你啊,还不如一个22岁的小女孩儿有心机。”
“啊……”
X载我去了一间会所餐厅:
“你确定要在这儿吃吗?”
“怎么?舍不得?”
“啊,哦,不是,可以。”
“算啦,我买单,和你开玩笑的,不过,你要好好的陪着我。”
“……”
X选了一间小包间,点了菜,叫服务员一小时后上菜:
“过来,我好好抱抱。”
“没心情。”
“怎么?”
“那个小……小女孩儿怎么办?”
“我刚刚说了啊。”
“那你不去看看你的女儿吗?”
“不去。”
“为什么?”
“看了有什么用,如果说不能给对方什么,只有两种对待方式,一,不要接触,二,事先说清楚,不要隐瞒。”
“可那毕竟是你的孩子啊。”
“我没同意她那么做,也就是说她的存在是她妈妈的一厢情愿,所以也只能她妈妈来承担,是我的,我只能尽经济责任。”
“呃,可是还是会觉得有些心酸。”
“她虽然年轻,可毕竟是成年人,做出了决定就要负的起责任。”
“你都会这么对你爱过的人吗?”
“你是在替你自己问吗?”(X问这句话我显得特别难堪)
“你可以不用回答我。”(我有些气)
“我只能说目前除了你,我都不想和其他人有什么牵扯,这样你满意吗?”
“我有什么满不满意的,随你的心。”
“好了,别说这些不关重要的事儿了,过来,我好好抱抱你。”
X说罢过来抱着我:
“今天你很漂亮。”
“呃,是萍给我倒持的,哦,对了,我身上可都是她的名牌货,我都还不知道怎么还。”
“你债我偿。”
“她也说让你还,还让你还更好的。”
“没问题,呵呵。”
“X,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
“你去见见你的女儿吧。”
“你别又自作聪明,无法改变我什么决定的。”
“可是……”
“可是我好饿了,提前开餐。”
“X……”
“好吧,如果你今晚让我特别开心,我可以考虑一下。”
“啊……”
168、
话说我也饿了,几乎没怎么说话,桌上的菜就被我们吃光了:
“要不要什么甜点?”
“不用了,很撑了。”
“你要答应我一些事。”
“什么?”
“今后不要随意去见陌生人,既然人家可以找到你,就是对你有所图,难保对方不会用什么不好的方式对待你,所以,之后如果有这种事情发生,你马上该做的就是问我,知道吗?”
“如果说这次这件事我提前告诉你了,你会怎样?”
“我不会去见她,我会通过自己的方式确认好之后,结果一样,负好经济责任。”
“不觉得残忍吗?”
“其实我觉得她更残忍,把一个新生命作为了赌注,很自私,对自己的女儿都可以利用的人,也不是什么善类。”
“可为什么你不能理解为她是想拥有一个属于你们的孩子呢?”
“呵呵,她应该不会是这样想,她太有心机,和她年龄太不匹配,我不喜欢整日被人算计着生活。”
“那我呢?你怎么认为我的?”
“你啊,其实严格说来,你不如你嘴里说的那么坏和聪明,心也不狠,如果不是我太爱你,你和她们是丝毫没有任何竞争力的。”
“你很得意?”
“我只是在就事论事。”
“那既然我那么笨,你还喜欢我?”
“你也不算笨的,只是不够聪明吧,而且有些感情用事。”
“那你怕不怕女孩儿会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
“我说了,成年人既然做了,就要为此负责,这是她自己该掂量清楚的事,没有任何人可以给予她指引。”
“X,我真不知道该如何来对待你?”
“怎么?”
“总之,你经常让我有种混乱的情绪。”
“那你要小心哦,能够扰乱你心智的人,必定会是你最爱的人。”
“……”
“哈哈。”
我在好好措辞,不想被涯叔扎口。

“走,陪我去个地方。”
“哪儿啊?”
“跟着我就好。”
“……”
X载我到了白房子:
“晕,故弄玄虚。”
“你去开门。”
“怎么?”
“去嘛。”
我拿钥匙开了门,开了灯,一颗硕大的圣诞树呈现在面前,上面有很多挂件,哦,不,好像这些“挂件”并非普通饰品,而是一件件真实的礼物---有项链、手链、衣服、裤子、裙子……
“这是?”
“今天我就是你的圣诞老人。”
“怎么那么多?”
“你不是对我说过好几次不知道此时我对你的热烈会持续到多久吗?那我就提前预支给你很久的礼物,不过,这些都是你多得的,因为我不会离开你,每年,我还是会当你的圣诞老人。
“X,你别对我太好了。”
“为什么?”
“我老觉得我得到太多就会失去更多,我的福泽不够。”
“我的福泽够啊,我会护着你。”
“我都不知道怎么来回应你。”
“去吧,我选了很适合你的睡裙,穿给我看看,好好回报一下我的热烈,呵呵。”

169、
我取下挂在圣诞树上的那条睡裙,裸色的,丝质,很特别的是长裙,前面是高开叉,后面的裙摆有些长。
我拿着睡裙走进洗手间,脱下了萍的名牌衣服和围巾---这算是什么节奏?我不是打着想利用女孩儿的打算吗?可现在我又在做什么?
可面对此刻的X,我真的没办法拒绝,甚至,也算是我的一种正常回应。
我不知道一般来说正常思维和经历的女人,如果遇到此刻我的际遇会如何回应,而我,确实有些混乱,头一天无比坚定的打算,后一天就会瞬间崩塌。
那种拉扯感经常会让我有自责的怨念,可一旦面对X对我的种种,我又会平复自己的怨念,甚至,甚至有些感动,有些满足,有些……
“还没准备好吗?”(X的敲门声打断了我的天马行空)
“哦,马上,快好了。”
算了,放一边吧,我慌忙穿好睡裙---睡裙看似松散,可在三围处都剪裁得非常贴身,有条小内和胸口处有条丝线连接,连接处有个可以打开的蝴蝶结。
我放下了扎好的头发,大卷发散开来,萍说卷发更妩媚,用她的一次性卷发器给我弄的。
好吧,X,既然你送了我那么多礼物,我也送给你我自己吧。
我光着脚提溜着裙子出去了,X就站在门口:
“你好漂亮,呵呵。”
“这条裙子很漂亮。”
“我好想你,好想要你,我爱你。”
“……”
X把我抱起往三楼走去。
到了卧室,轻轻地放下我:
“你能主动些吗?就像上次黑森林。”
“嗯。”
我跪坐在床沿,主动环腰抱着X,头枕在他胸口,轻轻地替他解开衣服扣子,一件一件地脱下他身上的束缚,直到脱掉他内内的时候,我轻轻地抚摸着,把它放在我的胸口摩挲……
X反应非常大,我把他拉到床上让他半躺着,我则骑到了他的身上,俯身下去吻他,从嘴到肚脐:
“天啊,你要弄S我啊,不行了,我要你。”
“不,你等等,不是让我主动的吗,也让我好好当你的圣诞老人。”
我把他的手覆上我的胸口,小内处则摩挲着他的坚硬,最后我让他拉下那个蝴蝶结,瞬间,睡裙就全部滑落:
“我很满意你的主动,不过,我需要主动了,我受不了了!”
X说罢翻身压住了我,一次次地冲击着,把我眼中的天花板摇晃得有些眼晕,我索性闭起了眼睛---看来我真的不能回头了,也回不了头了……
170、
X仍然抱着我:
“你知道吗?我好开心。”
“X,你让我很分裂。”
“其实可以改变的。”
“让我再想想吧。”
“明天我晚班机回去,小儿子要过生日了,他还不能特别接受之后的关系处理。”
“嗯,好。”
“你真的能理解吗?”
“嗯,我明白的。”
不知道是不是典型的知易行难,此刻我心里还是有那一丝我不太愿意承认的不快,X似乎看出来了:
“我后天就回来。”
“那么赶?”
“我怕你多想。”
“其实不用的。”
“是我自己的意愿。”
“X……”
我说罢侧身抱着X,我不知道怎么来对应此时的温柔,也许只能是这样吧,一种依偎,无言的依偎。
很晚了,X送我回,我很累,身心的---我突然想到这种状态有些类似吸毒,无法拒绝,可尔后会给人一种空洞,非常空洞的虚无感,难受,可面对下一次的时候,仍然无法拒绝……
好吧,一觉醒来,太阳照常升起。
不用去公司,早在上周就接到上级机关的开会通知,得,换个氛围吧。
还没坐上车,就接到X的电话:
“你要去开会?”
“嗯。”
“我陪你。”
“不用你这个级别的领导,我足矣啦。”
“你就去一下,然后得陪我。”
“……”
坐上了X的车:
“你的占有欲真的很强。”
“这也叫占有欲?我对你已经是极限了。”
“HR也会有人去,你别跟着我太近了。”
“嗯,你快点出来。”
“好。”
我去会场晃了一圈就走了。
太阳很应景地露出了脸:
“今天阳光不错,我们好好享受一下你们这儿不多的阳光吧。”
“好。那个,女孩儿找你了吗?”
“喏。”
“干嘛?”
“你自己看。”(X把他的手机递到我面前)
“不用了吧?”
“我说了啊,这方面我不想隐瞒你任何。”
“……”
我翻看着女孩儿的短信---
你好残忍。
我知道你只是暂时的,我等你。
她不是还在婚姻内吗?
你到底喜欢她什么?
我不如她什么了?
你能不能再出来和我见一次面?
我求你了。
我求求你了,我和女儿求求你了。
……
我有些看不下去了:
“给你。”
“看完了吗?”
“没有,不想看了。”
“为什么?”
“心里难受得很,好像我真的在夺取,尽管我自己不承认。”
“别那么想,本来在感情方面就没有绝对的对错。”
“她今后的路会很难。”
“你呢?你也会很难。”
“?”
“呵呵,我不知道这么说会不会真的很幼稚,我真的没想到有一天我会和一个小家伙争,还那么不在一个程度上。”
“呵呵,那是哦,人家可是帅哥一枚哦。”
“我不优秀吗?”
“你很优秀,不过小家伙在我心中是最优秀的。”
“那为什么你不让两个优秀的人都陪着你呢?”
“……”
下午我陪着X去的机场,我看到他的身影渐渐消失,突然觉得心里某处空了……
好了,各位亲,更到眼下了。
发布了图片




是X订制的拼图,说让我拼好送给他。

拼图拼的我眼晕。

171、
从机场回,有些无处可去的感觉,本来想去陪小鲤鱼过过平安夜,不过想着到处都是人,最近流感和手足口也很猖獗,算了,还是周末给他补过吧。
天真的很冷了,我的长靴坏了,得,换一双吧---我很不喜欢买鞋子,因为长得很畸形,不好看。
看中了一双过膝长靴,嗯,就它了,全黑色的,两旁有黑钻装饰,比较经典的款,虽然不潮,可耐看,也很百搭。
买了靴子还不到五点,感觉很累,得,早点儿回去吧。
回到家早早的洗漱上床,想躺会儿,也想会儿。
很久没认真地照照镜子了,我看着镜子突然很白痴地自言自语:
“你觉得自己很漂亮吗?其实你是个白痴,一个彻头彻尾的白痴。你究竟得到了什么?你到底还拥有什么?整天做的叫些什么事?你为什么尽做些损人不利己的事情?别给自己的贪心和虚荣冠以被迫的虚名。之前不一直口口声声告诫自己回归么?那现在又在做些什么?你已经35岁了,是该沉下心好好地做母亲做妻子做女儿了。妈妈,你在天上看着我的一切很失望吧?女儿对不起你,也对不起那些被我伤害的人,妈妈,给我些力量吧,让我更加坚定地战胜我内心的贪心和虚荣,战胜我的缺失,让我渐渐强大起来更好的保护自己,保护小鲤鱼,保护家庭……”
我说了很久,直到说得自己泪流满面,嚎啕痛哭。
也许哭真的是一种很好的方式吧,哭完之后,我觉得好很多了,除了肿的不得了的眼睛。
我收到X的落地报平安短信,没回,之后又有问询短信,我也没回,直到电话响起,我按掉了,再响,我关机了。
想蒙头大睡,可发现也睡不着---
起身洗衣服,我有个习惯,一旦心里很多事情无头绪,又睡不着觉的时候,我就喜欢做清洁,试图用一种整洁的环境来梳理混乱的心。
就在我倒腾的时候,怪物回来了,很早。
怪物也洗漱好上床躺着看电视,我还是继续做清洁。
做累了,也躺倒床上,怪物开了口:
“我爸爸又住院了。”
“啊?”
“干脆冬天就让他在医院过得了。”
“嗯,天冷了,老人过着比较恼火。”
还说了会儿小鲤鱼的事情,怪物看资料了,我也倒腾自己的电脑。
我不敢开手机,直到第二天早上,上了车,才打开手机,短信声响个不停:
“怎么打不通?”
“没电了?”
“尽快回电话给我。”
“干嘛还不开机?”
“你到底怎么了?”
“别是又喝醉了?”
“你在哪儿?”
“你是想让我马上回来吗?”
“我问了机场,没航班了。”
“你别让我担心,尽快回电话给我。”
“我已经在机场了。”
我看了最后一条短信的时间,是早上七点四十。
好吧,X,无论如何,这次我是真的必须要离开你了。


167、
我们出门就看到车子挡风玻璃上的罚单:
“看吧,我还以为你醉的太厉害,都没进车库,你看,罚单就来了。”
“……”
“今晚的晚餐你买单。”
“X,那小倩……”
“什么小倩,那不是她的名字,你啊,还不如一个22岁的小女孩儿有心机。”
“啊……”
X载我去了一间会所餐厅:
“你确定要在这儿吃吗?”
“怎么?舍不得?”
“啊,哦,不是,可以。”
“算啦,我买单,和你开玩笑的,不过,你要好好的陪着我。”
“……”
X选了一间小包间,点了菜,叫服务员一小时后上菜:
“过来,我好好抱抱。”
“没心情。”
“怎么?”
“那个小……小女孩儿怎么办?”
“我刚刚说了啊。”
“那你不去看看你的女儿吗?”
“不去。”
“为什么?”
“看了有什么用,如果说不能给对方什么,只有两种对待方式,一,不要接触,二,事先说清楚,不要隐瞒。”
“可那毕竟是你的孩子啊。”
“我没同意她那么做,也就是说她的存在是她妈妈的一厢情愿,所以也只能她妈妈来承担,是我的,我只能尽经济责任。”
“呃,可是还是会觉得有些心酸。”
“她虽然年轻,可毕竟是成年人,做出了决定就要负的起责任。”
“你都会这么对你爱过的人吗?”
“你是在替你自己问吗?”(X问这句话我显得特别难堪)
“你可以不用回答我。”(我有些气)
“我只能说目前除了你,我都不想和其他人有什么牵扯,这样你满意吗?”
“我有什么满不满意的,随你的心。”
“好了,别说这些不关重要的事儿了,过来,我好好抱抱你。”
X说罢过来抱着我:
“今天你很漂亮。”
“呃,是萍给我倒持的,哦,对了,我身上可都是她的名牌货,我都还不知道怎么还。”
“你债我偿。”
“她也说让你还,还让你还更好的。”
“没问题,呵呵。”
“X,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
“你去见见你的女儿吧。”
“你别又自作聪明,无法改变我什么决定的。”
“可是……”
“可是我好饿了,提前开餐。”
“X……”
“好吧,如果你今晚让我特别开心,我可以考虑一下。”
“啊……” 168、
话说我也饿了,几乎没怎么说话,桌上的菜就被我们吃光了:
“要不要什么甜点?”
“不用了,很撑了。”
“你要答应我一些事。”
“什么?”
“今后不要随意去见陌生人,既然人家可以找到你,就是对你有所图,难保对方不会用什么不好的方式对待你,所以,之后如果有这种事情发生,你马上该做的就是问我,知道吗?”
“如果说这次这件事我提前告诉你了,你会怎样?”
“我不会去见她,我会通过自己的方式确认好之后,结果一样,负好经济责任。”
“不觉得残忍吗?”
“其实我觉得她更残忍,把一个新生命作为了赌注,很自私,对自己的女儿都可以利用的人,也不是什么善类。”
“可为什么你不能理解为她是想拥有一个属于你们的孩子呢?”
“呵呵,她应该不会是这样想,她太有心机,和她年龄太不匹配,我不喜欢整日被人算计着生活。”
“那我呢?你怎么认为我的?”
“你啊,其实严格说来,你不如你嘴里说的那么坏和聪明,心也不狠,如果不是我太爱你,你和她们是丝毫没有任何竞争力的。”
“你很得意?”
“我只是在就事论事。”
“那既然我那么笨,你还喜欢我?”
“你也不算笨的,只是不够聪明吧,而且有些感情用事。”
“那你怕不怕女孩儿会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
“我说了,成年人既然做了,就要为此负责,这是她自己该掂量清楚的事,没有任何人可以给予她指引。”
“X,我真不知道该如何来对待你?”
“怎么?”
“总之,你经常让我有种混乱的情绪。”
“那你要小心哦,能够扰乱你心智的人,必定会是你最爱的人。”
“……”
“哈哈。” 我在好好措辞,不想被涯叔扎口。
“走,陪我去个地方。”
“哪儿啊?”
“跟着我就好。”
“……”
X载我到了白房子:
“晕,故弄玄虚。”
“你去开门。”
“怎么?”
“去嘛。”
我拿钥匙开了门,开了灯,一颗硕大的圣诞树呈现在面前,上面有很多挂件,哦,不,好像这些“挂件”并非普通饰品,而是一件件真实的礼物---有项链、手链、衣服、裤子、裙子……
“这是?”
“今天我就是你的圣诞老人。”
“怎么那么多?”
“你不是对我说过好几次不知道此时我对你的热烈会持续到多久吗?那我就提前预支给你很久的礼物,不过,这些都是你多得的,因为我不会离开你,每年,我还是会当你的圣诞老人。
“X,你别对我太好了。”
“为什么?”
“我老觉得我得到太多就会失去更多,我的福泽不够。”
“我的福泽够啊,我会护着你。”
“我都不知道怎么来回应你。”
“去吧,我选了很适合你的睡裙,穿给我看看,好好回报一下我的热烈,呵呵。”
169、
我取下挂在圣诞树上的那条睡裙,裸色的,丝质,很特别的是长裙,前面是高开叉,后面的裙摆有些长。
我拿着睡裙走进洗手间,脱下了萍的名牌衣服和围巾---这算是什么节奏?我不是打着想利用女孩儿的打算吗?可现在我又在做什么?
可面对此刻的X,我真的没办法拒绝,甚至,也算是我的一种正常回应。
我不知道一般来说正常思维和经历的女人,如果遇到此刻我的际遇会如何回应,而我,确实有些混乱,头一天无比坚定的打算,后一天就会瞬间崩塌。
那种拉扯感经常会让我有自责的怨念,可一旦面对X对我的种种,我又会平复自己的怨念,甚至,甚至有些感动,有些满足,有些……
“还没准备好吗?”(X的敲门声打断了我的天马行空)
“哦,马上,快好了。”
算了,放一边吧,我慌忙穿好睡裙---睡裙看似松散,可在三围处都剪裁得非常贴身,有条小内和胸口处有条丝线连接,连接处有个可以打开的蝴蝶结。
我放下了扎好的头发,大卷发散开来,萍说卷发更妩媚,用她的一次性卷发器给我弄的。
好吧,X,既然你送了我那么多礼物,我也送给你我自己吧。 我光着脚提溜着裙子出去了,X就站在门口:
“你好漂亮,呵呵。”
“这条裙子很漂亮。”
“我好想你,好想要你,我爱你。”
“……”
X把我抱起往三楼走去。
到了卧室,轻轻地放下我:
“你能主动些吗?就像上次黑森林。”
“嗯。”
我跪坐在床沿,主动环腰抱着X,头枕在他胸口,轻轻地替他解开衣服扣子,一件一件地脱下他身上的束缚,直到脱掉他内内的时候,我轻轻地抚摸着,把它放在我的胸口摩挲……
X反应非常大,我把他拉到床上让他半躺着,我则骑到了他的身上,俯身下去吻他,从嘴到肚脐:
“天啊,你要弄S我啊,不行了,我要你。”
“不,你等等,不是让我主动的吗,也让我好好当你的圣诞老人。”
我把他的手覆上我的胸口,小内处则摩挲着他的坚硬,最后我让他拉下那个蝴蝶结,瞬间,睡裙就全部滑落:
“我很满意你的主动,不过,我需要主动了,我受不了了!”
X说罢翻身压住了我,一次次地冲击着,把我眼中的天花板摇晃得有些眼晕,我索性闭起了眼睛---看来我真的不能回头了,也回不了头了…… 170、
X仍然抱着我:
“你知道吗?我好开心。”
“X,你让我很分裂。”
“其实可以改变的。”
“让我再想想吧。”
“明天我晚班机回去,小儿子要过生日了,他还不能特别接受之后的关系处理。”
“嗯,好。”
“你真的能理解吗?”
“嗯,我明白的。”
不知道是不是典型的知易行难,此刻我心里还是有那一丝我不太愿意承认的不快,X似乎看出来了:
“我后天就回来。”
“那么赶?”
“我怕你多想。”
“其实不用的。”
“是我自己的意愿。”
“X……”
我说罢侧身抱着X,我不知道怎么来对应此时的温柔,也许只能是这样吧,一种依偎,无言的依偎。
很晚了,X送我回,我很累,身心的---我突然想到这种状态有些类似吸毒,无法拒绝,可尔后会给人一种空洞,非常空洞的虚无感,难受,可面对下一次的时候,仍然无法拒绝…… 好吧,一觉醒来,太阳照常升起。
不用去公司,早在上周就接到上级机关的开会通知,得,换个氛围吧。
还没坐上车,就接到X的电话:
“你要去开会?”
“嗯。”
“我陪你。”
“不用你这个级别的领导,我足矣啦。”
“你就去一下,然后得陪我。”
“……”
坐上了X的车:
“你的占有欲真的很强。”
“这也叫占有欲?我对你已经是极限了。”
“HR也会有人去,你别跟着我太近了。”
“嗯,你快点出来。”
“好。”
我去会场晃了一圈就走了。
太阳很应景地露出了脸:
“今天阳光不错,我们好好享受一下你们这儿不多的阳光吧。”
“好。那个,女孩儿找你了吗?”
“喏。”
“干嘛?”
“你自己看。”(X把他的手机递到我面前)
“不用了吧?”
“我说了啊,这方面我不想隐瞒你任何。”
“……”
我翻看着女孩儿的短信---
你好残忍。
我知道你只是暂时的,我等你。
她不是还在婚姻内吗?
你到底喜欢她什么?
我不如她什么了?
你能不能再出来和我见一次面?
我求你了。
我求求你了,我和女儿求求你了。
……
我有些看不下去了:
“给你。”
“看完了吗?”
“没有,不想看了。”
“为什么?”
“心里难受得很,好像我真的在夺取,尽管我自己不承认。”
“别那么想,本来在感情方面就没有绝对的对错。”
“她今后的路会很难。”
“你呢?你也会很难。”
“?”
“呵呵,我不知道这么说会不会真的很幼稚,我真的没想到有一天我会和一个小家伙争,还那么不在一个程度上。”
“呵呵,那是哦,人家可是帅哥一枚哦。”
“我不优秀吗?”
“你很优秀,不过小家伙在我心中是最优秀的。”
“那为什么你不让两个优秀的人都陪着你呢?”
“……”
下午我陪着X去的机场,我看到他的身影渐渐消失,突然觉得心里某处空了…… 好了,各位亲,更到眼下了。 发布了图片



是X订制的拼图,说让我拼好送给他。
拼图拼的我眼晕。
171、
从机场回,有些无处可去的感觉,本来想去陪小鲤鱼过过平安夜,不过想着到处都是人,最近流感和手足口也很猖獗,算了,还是周末给他补过吧。
天真的很冷了,我的长靴坏了,得,换一双吧---我很不喜欢买鞋子,因为长得很畸形,不好看。
看中了一双过膝长靴,嗯,就它了,全黑色的,两旁有黑钻装饰,比较经典的款,虽然不潮,可耐看,也很百搭。
买了靴子还不到五点,感觉很累,得,早点儿回去吧。
回到家早早的洗漱上床,想躺会儿,也想会儿。
很久没认真地照照镜子了,我看着镜子突然很白痴地自言自语:
“你觉得自己很漂亮吗?其实你是个白痴,一个彻头彻尾的白痴。你究竟得到了什么?你到底还拥有什么?整天做的叫些什么事?你为什么尽做些损人不利己的事情?别给自己的贪心和虚荣冠以被迫的虚名。之前不一直口口声声告诫自己回归么?那现在又在做些什么?你已经35岁了,是该沉下心好好地做母亲做妻子做女儿了。妈妈,你在天上看着我的一切很失望吧?女儿对不起你,也对不起那些被我伤害的人,妈妈,给我些力量吧,让我更加坚定地战胜我内心的贪心和虚荣,战胜我的缺失,让我渐渐强大起来更好的保护自己,保护小鲤鱼,保护家庭……”
我说了很久,直到说得自己泪流满面,嚎啕痛哭。
也许哭真的是一种很好的方式吧,哭完之后,我觉得好很多了,除了肿的不得了的眼睛。
我收到X的落地报平安短信,没回,之后又有问询短信,我也没回,直到电话响起,我按掉了,再响,我关机了。
想蒙头大睡,可发现也睡不着---
起身洗衣服,我有个习惯,一旦心里很多事情无头绪,又睡不着觉的时候,我就喜欢做清洁,试图用一种整洁的环境来梳理混乱的心。
就在我倒腾的时候,怪物回来了,很早。
怪物也洗漱好上床躺着看电视,我还是继续做清洁。
做累了,也躺倒床上,怪物开了口:
“我爸爸又住院了。”
“啊?”
“干脆冬天就让他在医院过得了。”
“嗯,天冷了,老人过着比较恼火。”
还说了会儿小鲤鱼的事情,怪物看资料了,我也倒腾自己的电脑。
我不敢开手机,直到第二天早上,上了车,才打开手机,短信声响个不停:
“怎么打不通?”
“没电了?”
“尽快回电话给我。”
“干嘛还不开机?”
“你到底怎么了?”
“别是又喝醉了?”
“你在哪儿?”
“你是想让我马上回来吗?”
“我问了机场,没航班了。”
“你别让我担心,尽快回电话给我。”
“我已经在机场了。”
我看了最后一条短信的时间,是早上七点四十。
好吧,X,无论如何,这次我是真的必须要离开你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情感爱情婚姻
相关文章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