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情感爱情婚姻

[谈情解爱]三过的正室遭遇三(婚姻成长手册)(完整版) 第443章

时间:2018-11-27 15:44:48  来源:  作者:循环2010

172、
到了办公室,照常泡茶处理邮件,小秘神神秘秘地对我说:
“你完蛋了。”
“啊?怎么?”
“昨儿下午副总一直在找你。”
“找我干嘛?”
“好像是昨晚要作陪房测院领导,说你手机一直关机。”
“啊,我手机没讯号。”
“你就等着挨批吧,副总气惨了。”
“……”
我不知道是巧合还是X的授意,不管了,事已至此,我会按着我想好的来做。
真是计划不如变化,不到十点,我居然接到粉四的电话,粉四一般不会直接打电话给我:
“老师。(我和粉四目前的关系有些类似朋友了,况且他也确实是教授,所以一般我都这么叫他)”
“你今天有空吗?”
“怎么了?”
“电话里说不清,我想见你和你说。”
“什么事情啊?”
“很严重,后果会非常严重。”
“是房子的事情吗?(前段儿粉四买房子咨询过我一些政策方面的事情)”
“不是。”
“那是什么呢?”
“可不可以见面聊?你也知道,我从来没这么要求过你,我是真的没办法了。”
“到底是什么事情啊?”
“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了,我没强迫过你什么吧?算我求你了。”
“是经济方面的问题吗?哦,别介意,如果是的话,我好准备。”
“和钱无关,我急需要和你面谈。”
“可我今天有事啊。”
“不会耽误你多久的,两个小时就好,我马上到你公司附近。”
“啊,好吧。”
粉四一路来给我的印象就是冷静和睿智,虽然在感情方面也不算什么正人君子,可自己的学术和智慧方面,我都很认可的。
不多会儿,粉四短信我下楼。
一年多不见,粉四胖了些,白了些:
“老师,怎么了?”
“你一定要帮我。”
“到底是什么事情?”
“你也知道,我不是本地人,我没有很知心的朋友,我把你当作可以无话不说的朋友,包括经济方面,我也很透明……”(看来粉四是真的遇上事儿了,不然他不会这么喋喋不休地说不到重点上去)
“老师,你直接说你遇到什么难处了?我能帮上什么?”
“是这样的……”
我听了之后,脑子都卡住了,真的让我好意外,更狗血的事情,居然发生到了粉四的身上---


173、
粉四有个女学生暗恋他很久了,女学生是刚刚结婚了的,粉四近来有些没禁得住女学生的一直追求,在QQ上和女学生言语方面就开始有些暧昧,结果就被这个女学生的男友发现了,对,是男友,不是LG,简而言之就是女学生的情人。
这个情人非常关火,然后不仅和学生大闹,而且在QQ上大骂粉四,关键是男友知道粉四的电话住家甚至工作楼栋。
这下粉四有些慌神,特别是今天早上男友直接电话粉四说要把这些QQ截屏实名放到网上去,而且要求下午和粉四见面。
“你帮我想想,怎么办?”
“唉,怎么那么纠缠呢?”
“唉,这件事儿是真的让我焦头烂额,你也知道我到今天这个位置实属不易,如果他真的那么做的话,我工作都有可能葬送,而且我的名誉,家庭,估计都会毁灭。”
“老师,你给我句实话,你和学生那个没?”
“没有,我发誓,你也知道,我在你面前不撒谎的。”
“哦,那还好,其实也就是说他手上无非就是些QQ方面的内容?”
“嗯,不过那些言语确实也很……”
“我不建议你去见面。”
“可万一对方狗急跳墙呢?”
“首先,他也不是学生LG,他没立场,再者,他也是个社会人,不考虑你,他也不考虑自己吗?还有,如果这件事儿真的像你想象的那样个公诸于众,势必他也曝光了,他不会有什么忌讳吗?”
“他输得起我输不起啊。”
“既然你选择告诉我,也让我帮你出主意,我的建议就是不见面,不回应,等到对方行动再做打算。”
“万一他真的想鱼S网破,放到网上去呢?”
“如果真的是那样,你完全可以说QQ被盗,S不承认。”
“我不去见他会不会更刺激他?”
“你去见他能起到什么作用?让他骂爽了就算了?不可能的。这么说吧,你见不见他和他放不放到网上去没有因果关系,也没有增加和递减的关系。”
“那我现在就完全不理他?”
“嗯,不过你可以适当的给女学生讲清楚,最好注意措辞,小心对方监听或是录音。”
“嗯,我知道了。”
“对了,QQ你可以改号码了,那个号码就不要再用了。”
“嗯,好,我知道了,谢谢你。”
“老师,我不知道我这么做是不是对的,可是,我想真心对你说些话。”
“什么?”
“我无论从哪个角度,我希望你能平安度过这件事情,不过,我希望你能引以为戒,好好维护好自己的家庭。”
“嗯,我知道了,我也记住了,谢谢你。”
“其实,这些话,我也对自己说,共勉而已。”
“啊?”
“哦,没什么,呵呵。”













X到了,不过没到公司,我也答应他一起晚餐,我想我会做个了断的,相信我。
下午会去幼儿园陪小鲤鱼排练迎新舞蹈。
如果说注定我要伤害,那我的选择对象是X,我确定!

冒泡。

174、
副总来了,瞄了我一眼:
“昨天手机怎么回事?”
“哦,在家没信号。”
“知道我打了多少遍吗?”
“对不起。”
“另外,我已经请另一个同事过来帮忙了。”
“哦。”
“你啊,在工作上还是多用点儿心,别一天到晚浑浑噩噩的。”
“嗯。”
说实话,听副总这么说我还真是挺难过的,确实,近些年我对工作完全就是一种应付的状态,我一直以来邮箱的签字页都有一句“超过卓越”,可发现自己越来越懈怠,不求有功但求无过显然成了这些年对待工作的态度。
可我不得不再次懈怠工作,早在上周就接到幼儿园通知,说今天下午要去幼儿园彩排新年舞蹈,得,急急地往幼儿园去了。
到了小鲤鱼教室门口,看到老师正在给孩子们交代些什么,我对小鲤鱼挥了挥手,小家伙笑的很开心。
我陪着小鲤鱼跳舞,心里很放松,也很安心。
彩排完了,我送小鲤鱼回PZM家,陪着小鲤鱼玩了一会儿,七点,我想该去找X了。
我给X去了电话:
“我这边OK了。”
“我在屋里,你过来嘛。”
“不出来吃饭吗?”
“你先过来嘛。”
“好吧。”
我开车去了白房子,开了门,屋里暖气开得很足,感觉都有些热了,到处没看到X:
“我在这儿。”
感觉声音是三楼传出的,我上了楼,看到X半躺在床上:
“你怎么了?”
“哦,人有些不舒服,可能是温差太大了。”
“感冒了?”
“有点儿。”
“吃药了吗?”
“吃了点儿。”
“哦,那晚上吃什么呢?”
“没什么胃口。”
“呃……”
我有些为难,感觉X说话有些有气无力的,我不知道怎么开始我想好说的话。
就在这时,我的电话响了,是萍:
“在哪儿啊?宝贝。”
“哦,白房子。”
“哈哈,那我就不打扰了哈。”
“找我什么事?”
“哦,我还说找你逛街呢,不过你显然没空咯。”
“呃,不,萍,你可不可以给我送点儿东西过来?”
“什么?”
“呃,你等等哈。”
我转身出了门:
“萍,你把我放在你那儿的东西全部装起来,给我拿过来。”
“你要干嘛?你要还给他?闹分手?”
“你别问那么多,帮我拿过来嘛。”
“你又哪根筋错乱了啊?”
“求你了,我事后和你说,另外,麻烦你帮我在门口那家粥店打包一份白粥和一份蔬菜。”
“真是搞不懂你啊。”
“你就帮帮我吧。”
“哎呀,你就作吧,有你后悔的时候!”
“谢谢你!”










175、
“谁的电话?还跑出去接?”
“哦,是萍。”
“怎样?”
“哦,我让她帮我打包粥。我看你这个样子也不是特别适合出去吃饭。”
“那你呢?”
“我减肥,或者晚点出去吃。”
“哦,过来,让我抱抱。”
“你都生病了,你就躺着吧,我坐在你旁边。”
我顺着床沿和X对坐着:
“发烧了没有?”
“没有,就是有些头晕,鼻子有点塞。”
“哦,估计是受凉了。怎样,小儿子生日过得好吗?”
“嗯,他还挺开心的。”
“那X太和大儿子呢?”
“也挺好。”
“X,呃……”
“怎么了?”
“我想辞职。”
“为什么?”
“小鲤鱼要回来读书了,我的时间估计倒腾不过来。”
“不可以请保姆吗?”
“其实我把他接回来原因就是想自己来看管他,请保姆的话,我完全没必要接回来。”
“你的想法我明白,不过孩子的教育问题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么一条路的,很多家庭父母上班时间都很固定,也不能说想陪孩子就能陪孩子的。”
“无论孩子能不能如我所愿,可我想做好自己能够做的最好。”
“你辞职的话,你能保证自己能适应吗?如果到时你自己无法适应的话,你的决定会适得其反。”
“到时再说吧,总之自己努力过了,失败的话也就不会有遗憾。”
“你真的很自我和任性,总是理想化自己的决定。”
“应该是节后吧,我会把辞呈递给猩猩。”
“其实目前工作和你的安排有冲突吗?”
“我还是觉得不好,毕竟我拿着工资,而且总这样的话,我心里也会不安。”
“你是不是还想告诉我些什么?”
“呃……是的。”
“说。”
“我查询了你们那儿的法律,好像你和X太不算真正意义上的离婚,所以……”
“所以什么?”
“所以我觉得一切都还可以扶正。”
“扶正?呵呵,你倒是说说看,扶正了又如何?”
“X,我们之间,让我们都背负了很多,我经常会混乱,而且周而复始地一些感觉,我不知道我还能承受多久,真正的爱是要让人这些感受吗?”
“你怎么了?”
“我有个朋友……(我把粉四的事情大致和X说了一下)”
“你在怕什么吗?”
“嗯,我怕,我真的怕,一路来我还是相信得失的,我怕得到太多,会让我一瞬间失去更多来平衡。”
“终究你还是不愿意完全相信我。”
“我是不完全能相信我自己……”
这时,萍的电话来了:
“仙人!我到了,哪一边啊,人家让我登记ID呢。”
“哦,**幢。”
不多会儿,就听到萍的按铃声。


176、
我下楼开了门,萍一下子就炸开了:
“哇!好漂亮的圣诞树啊,哇,好多你的照片啊!”
“小声点儿,X在呢。”
“我知道,喏,你要的快递!”
“谢谢你了,进来吧。”
“方不方便啊?”
“没什么,不过他有些感冒,在楼上躺着的。”
“那你还不去照顾?”
“不是很严重。”
“你到底几个意思啊?”
“我……”
这时听到X的声音:
“是班花小姐到了吗?”(X从楼下走了下来)
“啊,呵呵,是啊,听说你生病了。”
“哦,有点儿受凉了,你请坐。”
“谢谢!”
我起身去厨房:
“你先坐一下,我去给你倒东西喝,果汁?”
“嗯,好。”
我把倒好的果汁和给X倒的热水端进客厅:
“萍,喏,果汁,喏,你喝点儿热水。”
萍有些呵呵直乐:
“这房子真漂亮。”
“谢谢。也谢谢你给我打包的粥。”
“你赶紧吃呗,待会儿凉了。”
“好,那你们聊。”
“好好,不用管我的。”
X端着粥往楼上去了,我被萍一下子拉到沙发上:
“我跟你说,你TMD别傻不拉唧装圣母啊,这房子多漂亮啊,人家X多温柔啊,你别犯傻。”
“哎呀,我事后给你说,总之我决定了,刚刚都和他说了一部分了。”
“你缓缓不行吗?人家还生着病呢。”
“缓什么啊,再缓下去我就疯了。”
“唉,你会后悔的,看着吧。”
“好了,事后我好好和你聊,现在你先撤吧,我还要继续我的事儿呢。”
“你就是这样,用完了就扔是吧?”
“改天好好报答你,乖啦,走吧。”
“唉,好吧,你,那个,那个你还是注意措辞啊,别傻不愣登的,别言语太激烈了,把他整毛了的话,你没好日子的。”
“我知道。”
送走了萍,我拿着萍送过来的两包东西上了三楼,X已经喝完了粥,还是半躺着,我放下东西:
“X,这是你送我的东西,衣服之类的就扔了吧,那些首饰全部都在里面。”
“你是在干嘛?”
“这些本来就不属于我,很谢谢你让我拥有过,让我也享受了很多我不曾想的满足。”
“你到底是想要什么?”
“我想要安心的感觉,无论是物质还是精神。”
“我不能给你吗?”
“不完全能,而且我发现越来越不能。”
“是因为她们吗?”
“有一部分吧,我知道,她们的怨念很深,如果换做是我,我也会,我也知道她们对我的放任其实是对你仍没放弃的一种反应,可这些都不正常,我不想背负那么多的怨念,我承受不了。”
“你想我怎么做?”
“我想你过回你自己的生活,无论是怎样的生活。”
“过回?呵呵,此时此刻你跟我说过回?”
“对不起,是我的不克制把事情弄到现在这样。”
“我不同意,今天我不舒服,我不想说了,改天再说吧。”
“可是……”
“你走吧,我想休息了。”
“呃,好吧,你休息吧,再见。”
出了白房子,我没有回头,希望,我永远都不要再回头了……







172、
到了办公室,照常泡茶处理邮件,小秘神神秘秘地对我说:
“你完蛋了。”
“啊?怎么?”
“昨儿下午副总一直在找你。”
“找我干嘛?”
“好像是昨晚要作陪房测院领导,说你手机一直关机。”
“啊,我手机没讯号。”
“你就等着挨批吧,副总气惨了。”
“……”
我不知道是巧合还是X的授意,不管了,事已至此,我会按着我想好的来做。
真是计划不如变化,不到十点,我居然接到粉四的电话,粉四一般不会直接打电话给我:
“老师。(我和粉四目前的关系有些类似朋友了,况且他也确实是教授,所以一般我都这么叫他)”
“你今天有空吗?”
“怎么了?”
“电话里说不清,我想见你和你说。”
“什么事情啊?”
“很严重,后果会非常严重。”
“是房子的事情吗?(前段儿粉四买房子咨询过我一些政策方面的事情)”
“不是。”
“那是什么呢?”
“可不可以见面聊?你也知道,我从来没这么要求过你,我是真的没办法了。”
“到底是什么事情啊?”
“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了,我没强迫过你什么吧?算我求你了。”
“是经济方面的问题吗?哦,别介意,如果是的话,我好准备。”
“和钱无关,我急需要和你面谈。”
“可我今天有事啊。”
“不会耽误你多久的,两个小时就好,我马上到你公司附近。”
“啊,好吧。”
粉四一路来给我的印象就是冷静和睿智,虽然在感情方面也不算什么正人君子,可自己的学术和智慧方面,我都很认可的。
不多会儿,粉四短信我下楼。
一年多不见,粉四胖了些,白了些:
“老师,怎么了?”
“你一定要帮我。”
“到底是什么事情?”
“你也知道,我不是本地人,我没有很知心的朋友,我把你当作可以无话不说的朋友,包括经济方面,我也很透明……”(看来粉四是真的遇上事儿了,不然他不会这么喋喋不休地说不到重点上去)
“老师,你直接说你遇到什么难处了?我能帮上什么?”
“是这样的……”
我听了之后,脑子都卡住了,真的让我好意外,更狗血的事情,居然发生到了粉四的身上---

173、
粉四有个女学生暗恋他很久了,女学生是刚刚结婚了的,粉四近来有些没禁得住女学生的一直追求,在QQ上和女学生言语方面就开始有些暧昧,结果就被这个女学生的男友发现了,对,是男友,不是LG,简而言之就是女学生的情人。
这个情人非常关火,然后不仅和学生大闹,而且在QQ上大骂粉四,关键是男友知道粉四的电话住家甚至工作楼栋。
这下粉四有些慌神,特别是今天早上男友直接电话粉四说要把这些QQ截屏实名放到网上去,而且要求下午和粉四见面。
“你帮我想想,怎么办?”
“唉,怎么那么纠缠呢?”
“唉,这件事儿是真的让我焦头烂额,你也知道我到今天这个位置实属不易,如果他真的那么做的话,我工作都有可能葬送,而且我的名誉,家庭,估计都会毁灭。”
“老师,你给我句实话,你和学生那个没?”
“没有,我发誓,你也知道,我在你面前不撒谎的。”
“哦,那还好,其实也就是说他手上无非就是些QQ方面的内容?”
“嗯,不过那些言语确实也很……”
“我不建议你去见面。”
“可万一对方狗急跳墙呢?”
“首先,他也不是学生LG,他没立场,再者,他也是个社会人,不考虑你,他也不考虑自己吗?还有,如果这件事儿真的像你想象的那样个公诸于众,势必他也曝光了,他不会有什么忌讳吗?”
“他输得起我输不起啊。”
“既然你选择告诉我,也让我帮你出主意,我的建议就是不见面,不回应,等到对方行动再做打算。”
“万一他真的想鱼S网破,放到网上去呢?”
“如果真的是那样,你完全可以说QQ被盗,S不承认。”
“我不去见他会不会更刺激他?”
“你去见他能起到什么作用?让他骂爽了就算了?不可能的。这么说吧,你见不见他和他放不放到网上去没有因果关系,也没有增加和递减的关系。”
“那我现在就完全不理他?”
“嗯,不过你可以适当的给女学生讲清楚,最好注意措辞,小心对方监听或是录音。”
“嗯,我知道了。”
“对了,QQ你可以改号码了,那个号码就不要再用了。”
“嗯,好,我知道了,谢谢你。”
“老师,我不知道我这么做是不是对的,可是,我想真心对你说些话。”
“什么?”
“我无论从哪个角度,我希望你能平安度过这件事情,不过,我希望你能引以为戒,好好维护好自己的家庭。”
“嗯,我知道了,我也记住了,谢谢你。”
“其实,这些话,我也对自己说,共勉而已。”
“啊?”
“哦,没什么,呵呵。”












X到了,不过没到公司,我也答应他一起晚餐,我想我会做个了断的,相信我。
下午会去幼儿园陪小鲤鱼排练迎新舞蹈。
如果说注定我要伤害,那我的选择对象是X,我确定!
冒泡。
174、
副总来了,瞄了我一眼:
“昨天手机怎么回事?”
“哦,在家没信号。”
“知道我打了多少遍吗?”
“对不起。”
“另外,我已经请另一个同事过来帮忙了。”
“哦。”
“你啊,在工作上还是多用点儿心,别一天到晚浑浑噩噩的。”
“嗯。”
说实话,听副总这么说我还真是挺难过的,确实,近些年我对工作完全就是一种应付的状态,我一直以来邮箱的签字页都有一句“超过卓越”,可发现自己越来越懈怠,不求有功但求无过显然成了这些年对待工作的态度。
可我不得不再次懈怠工作,早在上周就接到幼儿园通知,说今天下午要去幼儿园彩排新年舞蹈,得,急急地往幼儿园去了。
到了小鲤鱼教室门口,看到老师正在给孩子们交代些什么,我对小鲤鱼挥了挥手,小家伙笑的很开心。
我陪着小鲤鱼跳舞,心里很放松,也很安心。
彩排完了,我送小鲤鱼回PZM家,陪着小鲤鱼玩了一会儿,七点,我想该去找X了。
我给X去了电话:
“我这边OK了。”
“我在屋里,你过来嘛。”
“不出来吃饭吗?”
“你先过来嘛。”
“好吧。”
我开车去了白房子,开了门,屋里暖气开得很足,感觉都有些热了,到处没看到X:
“我在这儿。”
感觉声音是三楼传出的,我上了楼,看到X半躺在床上:
“你怎么了?”
“哦,人有些不舒服,可能是温差太大了。”
“感冒了?”
“有点儿。”
“吃药了吗?”
“吃了点儿。”
“哦,那晚上吃什么呢?”
“没什么胃口。”
“呃……”
我有些为难,感觉X说话有些有气无力的,我不知道怎么开始我想好说的话。
就在这时,我的电话响了,是萍:
“在哪儿啊?宝贝。”
“哦,白房子。”
“哈哈,那我就不打扰了哈。”
“找我什么事?”
“哦,我还说找你逛街呢,不过你显然没空咯。”
“呃,不,萍,你可不可以给我送点儿东西过来?”
“什么?”
“呃,你等等哈。”
我转身出了门:
“萍,你把我放在你那儿的东西全部装起来,给我拿过来。”
“你要干嘛?你要还给他?闹分手?”
“你别问那么多,帮我拿过来嘛。”
“你又哪根筋错乱了啊?”
“求你了,我事后和你说,另外,麻烦你帮我在门口那家粥店打包一份白粥和一份蔬菜。”
“真是搞不懂你啊。”
“你就帮帮我吧。”
“哎呀,你就作吧,有你后悔的时候!”
“谢谢你!”









175、
“谁的电话?还跑出去接?”
“哦,是萍。”
“怎样?”
“哦,我让她帮我打包粥。我看你这个样子也不是特别适合出去吃饭。”
“那你呢?”
“我减肥,或者晚点出去吃。”
“哦,过来,让我抱抱。”
“你都生病了,你就躺着吧,我坐在你旁边。”
我顺着床沿和X对坐着:
“发烧了没有?”
“没有,就是有些头晕,鼻子有点塞。”
“哦,估计是受凉了。怎样,小儿子生日过得好吗?”
“嗯,他还挺开心的。”
“那X太和大儿子呢?”
“也挺好。”
“X,呃……”
“怎么了?”
“我想辞职。”
“为什么?”
“小鲤鱼要回来读书了,我的时间估计倒腾不过来。”
“不可以请保姆吗?”
“其实我把他接回来原因就是想自己来看管他,请保姆的话,我完全没必要接回来。”
“你的想法我明白,不过孩子的教育问题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么一条路的,很多家庭父母上班时间都很固定,也不能说想陪孩子就能陪孩子的。”
“无论孩子能不能如我所愿,可我想做好自己能够做的最好。”
“你辞职的话,你能保证自己能适应吗?如果到时你自己无法适应的话,你的决定会适得其反。”
“到时再说吧,总之自己努力过了,失败的话也就不会有遗憾。”
“你真的很自我和任性,总是理想化自己的决定。”
“应该是节后吧,我会把辞呈递给猩猩。”
“其实目前工作和你的安排有冲突吗?”
“我还是觉得不好,毕竟我拿着工资,而且总这样的话,我心里也会不安。”
“你是不是还想告诉我些什么?”
“呃……是的。”
“说。”
“我查询了你们那儿的法律,好像你和X太不算真正意义上的离婚,所以……”
“所以什么?”
“所以我觉得一切都还可以扶正。”
“扶正?呵呵,你倒是说说看,扶正了又如何?”
“X,我们之间,让我们都背负了很多,我经常会混乱,而且周而复始地一些感觉,我不知道我还能承受多久,真正的爱是要让人这些感受吗?”
“你怎么了?”
“我有个朋友……(我把粉四的事情大致和X说了一下)”
“你在怕什么吗?”
“嗯,我怕,我真的怕,一路来我还是相信得失的,我怕得到太多,会让我一瞬间失去更多来平衡。”
“终究你还是不愿意完全相信我。”
“我是不完全能相信我自己……”
这时,萍的电话来了:
“仙人!我到了,哪一边啊,人家让我登记ID呢。”
“哦,**幢。”
不多会儿,就听到萍的按铃声。

176、
我下楼开了门,萍一下子就炸开了:
“哇!好漂亮的圣诞树啊,哇,好多你的照片啊!”
“小声点儿,X在呢。”
“我知道,喏,你要的快递!”
“谢谢你了,进来吧。”
“方不方便啊?”
“没什么,不过他有些感冒,在楼上躺着的。”
“那你还不去照顾?”
“不是很严重。”
“你到底几个意思啊?”
“我……”
这时听到X的声音:
“是班花小姐到了吗?”(X从楼下走了下来)
“啊,呵呵,是啊,听说你生病了。”
“哦,有点儿受凉了,你请坐。”
“谢谢!”
我起身去厨房:
“你先坐一下,我去给你倒东西喝,果汁?”
“嗯,好。”
我把倒好的果汁和给X倒的热水端进客厅:
“萍,喏,果汁,喏,你喝点儿热水。”
萍有些呵呵直乐:
“这房子真漂亮。”
“谢谢。也谢谢你给我打包的粥。”
“你赶紧吃呗,待会儿凉了。”
“好,那你们聊。”
“好好,不用管我的。”
X端着粥往楼上去了,我被萍一下子拉到沙发上:
“我跟你说,你TMD别傻不拉唧装圣母啊,这房子多漂亮啊,人家X多温柔啊,你别犯傻。”
“哎呀,我事后给你说,总之我决定了,刚刚都和他说了一部分了。”
“你缓缓不行吗?人家还生着病呢。”
“缓什么啊,再缓下去我就疯了。”
“唉,你会后悔的,看着吧。”
“好了,事后我好好和你聊,现在你先撤吧,我还要继续我的事儿呢。”
“你就是这样,用完了就扔是吧?”
“改天好好报答你,乖啦,走吧。”
“唉,好吧,你,那个,那个你还是注意措辞啊,别傻不愣登的,别言语太激烈了,把他整毛了的话,你没好日子的。”
“我知道。”
送走了萍,我拿着萍送过来的两包东西上了三楼,X已经喝完了粥,还是半躺着,我放下东西:
“X,这是你送我的东西,衣服之类的就扔了吧,那些首饰全部都在里面。”
“你是在干嘛?”
“这些本来就不属于我,很谢谢你让我拥有过,让我也享受了很多我不曾想的满足。”
“你到底是想要什么?”
“我想要安心的感觉,无论是物质还是精神。”
“我不能给你吗?”
“不完全能,而且我发现越来越不能。”
“是因为她们吗?”
“有一部分吧,我知道,她们的怨念很深,如果换做是我,我也会,我也知道她们对我的放任其实是对你仍没放弃的一种反应,可这些都不正常,我不想背负那么多的怨念,我承受不了。”
“你想我怎么做?”
“我想你过回你自己的生活,无论是怎样的生活。”
“过回?呵呵,此时此刻你跟我说过回?”
“对不起,是我的不克制把事情弄到现在这样。”
“我不同意,今天我不舒服,我不想说了,改天再说吧。”
“可是……”
“你走吧,我想休息了。”
“呃,好吧,你休息吧,再见。”
出了白房子,我没有回头,希望,我永远都不要再回头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情感爱情婚姻
相关文章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