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情感爱情婚姻

[谈情解爱]三过的正室遭遇三(婚姻成长手册)(完整版) 第444章

时间:2018-11-27 15:44:41  来源:  作者:循环2010

177、
出了白房子小区,心里有轻松的部分,也有难过的部分,轻松于说出了此刻自己的想法,难过于看到X的那副虚弱,可我知道必须得硬起心肠,不然大家都不好过。
回到家,怪物还没回,我洗漱好准备看会儿电视,结果发现自己开不了卧室的电视---卧室的电视是怪物买的,说是安装了一个芯片控制电源,我不知道怎么弄。
遂即给怪物去电话,结果关机,又打到球馆去,也说不见他,心里有些不舒服,可尔后又觉得自己有些没来由,原本就没有非常介入对方周一到周四的时间,又何必去执着这些?
好吧,我去了小鲤鱼卧室,给他铺上我洗好的新买的天鹅短绒床上用品,因为小鲤鱼上周说床上很冷,我又不想给他铺电热毯,所以买了一套红黄蓝相间的天鹅短绒床品,很暖很舒服。
铺好后,怪物回了:
“打你电话两次都关机。”
“没电了,怎么?”
“我开不了卧室的电视。”
“你这个笨蛋。”
“本来那个电视就是你买的嘛,而且你装的那个什么芯片,又不是传统的开关法。”
“怎么,说你笨蛋还不开心啊?”
怪物说着来捏我的下巴:
“疼啊。”
“这么小力就疼?还说是天生的。”
“晕。”
“哈哈。我知道你是天生的啦。”
“不是天生的的话,早被你这个BT咬变形了。”(怪物很喜欢咬我的下巴,记得有一次还咬的我下巴留下痕迹近一周才散)
“我喜欢啊。”
“去给我开电视。”
“这么晚了还看什么电视啊,睡觉了。”
“我看会儿就睡。”
“笨蛋,把那个红键连续按两次,关也是。”
“啊?就这么简单?”
“是啊,笨蛋!”
我看了会儿电视,困,睡觉。
可发现自己不怎么能睡得安稳,想着一些支离破碎的画面---粉四的事儿搞大了,整个学校都知道了,X感冒严重了,怪物说我笨蛋,小鲤鱼的迎新舞蹈……
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不知道到底是不是梦,我隐约听到怪物在我耳旁说话:
“LP,在我心中,你是最美的。”
天有些蒙蒙亮,我醒了,看看身旁的怪物,鼾声均匀,呵呵,看来我是真的在做梦,和怪物结婚这么多年,他何时会这么温柔的说这些呢?
早上到办公室,瞄了一眼X的办公室,没人。
难道X感冒真的严重了?算了,不去想,如果真的严重了他会去医院,实在不行他也会打电话给司机,嗯,这么想好之后,我开始工作。
其间接到粉四的微信:
“我没去见他,他的号码我也屏蔽了,总之,直到现在还是消停的。”
“那就好。”
“谢谢你。”
“我也没做什么。”
“我现在觉得你的建议是对的。如果真的见面了,估计就糟了。”
“你也是当局者迷而已。”
“另外我也找了一个特警朋友查对方的信息。”
“嗯,以防万一。”
“你怎样啊,最近?”
“凑合吧。”
“那就好。”
嗯,知道粉四还好我也挺开心的,我也不希望他丢掉一切。
快十点的时候,副总到了,他在和小秘交代工作的时候让我得知,X走了,早班机离开的,应该是回总部了。
好吧,都静静吧。

小鲤鱼睡了,我心也开始属于自己的翻腾了。

178、
同事们聊天聊得很开心,可是我发现没有特别大的兴趣参与,反而觉得她们好吵,得,准备拿出耳机听会儿音乐,结果摸到,了包里白房子的钥匙,啊,这个我居然忘了。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典型的自欺欺人,我有些急不可耐地往白房子赶,明明我听到X已经走了的讯息,可还是有些急迫地那儿赶。
到了白房子门口,原本想把钥匙放在门口的地垫下面,然后短信给X告知就行了,可不知是哪种情绪,让我还是开了门。
我看到X的拖鞋在门口,应该是今天早上他换掉走的,环看了了一下四周,安静的让人感到特别冷,我开了暖气,慢慢的在房子里走来走去,虽然不知道为何,可,就想走来走去。
想起我第一次进这个房子的时候,无疑是感动和惊喜的,不为它的价钱,只为X的心思,那么多我的照片,那么多我身材尺码的衣物,那么多我喜欢的护肤品,还有我喜欢的唇彩……
不知不觉我走到二楼,咦,X怎么忘了他的一部手提?他一路来都会随身两部手提,是忘了还是马上就要回来?为什么我心里闪过一丝开心呢?哦,不,别瞎想了,刚刚电邮都已经看到他已经到总部了,怎么会马上回来。
我不禁翻开了他的电脑,不知道想看些什么,就是一种莫名的趋势,看到开机密码设置,我试了他的英文名字,生日,翻来覆去都不对,正当我想放弃的时候,我忽然晃过一个密码---X love *(我的英文名字),会是吗?
我发现自己的手指头都有些抖,说不出是哪种情绪,是期待?是怕失望?还是什么?
因为我记得X和我说过一句话:我要经常地说我爱你,每天都要,因为我说了我就会开心。
当时我还说他不能办到,因为我们不是天天见面,他说电话,我说电话也不是天天,他说他就自己说,我还笑他说情话说得都那么拙略。
我一个字一个字地敲,最后那个回车键我迟迟未按,心中有些唯心地在打赌,可我又不知道赌注该为何?如果真是这个密码,我就……呵呵,是不是又在给自己找借口了?
罢了,没有赌注,也没有唯心,敲下了回车键---我立马闭上了眼睛,有些怕,可有很期待。
缓缓睁开眼---很经典的win界面。
不知怎么的,我居然特别难受,我为什么会难受呢?应该开心吧,开心于我猜对了,开心于……
可我真的很难受而且有些道不明原因的难受,我有个也许不是每个人都有的反应,一旦我特别难受的时候,我会背痛,就是胸口对应的后背位置痛。
为什么此刻我感到了多年都没有过的背痛呢?我自己背过手去敲自己的背,为什么那么痛,我使劲儿敲,可还是痛。
我点开了收藏夹,点开了百度,下拉菜单让我再也忍不住地蹲到了地上---
皮肤白适合什么颜色的腮红?
圆脸适合什么领子的大衣?
鸡汤怎么炖?
腿粗适合什么样的靴子?
女人最喜欢的精油类别?
……
我慌忙关掉了手提,不想再看了,也不能再看了。
缓缓走到三楼,看到床上的被褥很乱,昨晚的粥盒也还在床边,我把盒子扔进了垃圾桶,整理好了被褥。X的枕头上还有浅浅的痕迹,我用手把它抚平……
就在这时,我听到了钥匙转门的声音,我竟然有些欣喜,慌忙跑下楼---
结果是阿姨,还把阿姨给吓了一跳:
“呀,夫人,我不知道你在。”
“啊,哦,我有东西忘了。”
“先生不是说你们出远门了吗?让我过来打扫,以后每周一次,直到先生通知我你们回来的时间。”
“啊,哦,我要滞后走。”
“哦。”
我把钥匙放在X手提的旁边,离开了。
我想,这应该是我最后一次在这儿出现了吧。

说实话,我在写上一段的时候,都还隐隐觉得背有些痛,难受。
我知道我的言行让很多TX产生了鄙夷的情绪,是的,我自己也是。
X围着我转的时候,我烦,可人家真的离开了,为什么我又会这样?为什么我不能言行一致呢?
也许真的是自己在作孽吧,才会让自己那么难受,可这种难受我都还要自欺欺人,因为它的存在是不被认可的,我不能难受,我应该开心,我应该庆幸。
我得到了那么多,此时的失去,不一直是我口口声声的期待吗?
可只能在此,我才能如此真切地表现出自己的丑恶面,才能真切的说出这些不被认可的话和感受。
我不知道X此时的心境为何,也许他想清楚了吧,他回归家庭亦或是重新纵情声色?呵呵,那些都不是我应该管的范畴了。
有时很感慨于男女之间的关系转换,昨日的无间缠绵可瞬间转换为不相往来,这种急转让我有些晕眩,甚至有些……
我知道我该做什么,可并不代表心里所想就一定会是什么,呵呵,这也许就是我这种人的劣根吧。
罢了,离开就离开吧,淡下去,都会淡下去的……
今天中午的菜单是猪蹄海带汤、虾仁烩扁豆,麻辣鱼、清炒豌豆尖、韭菜炒鸡蛋。
刚刚陪小鲤鱼做作业,排练舞蹈,做智力习题。
可是,感觉人比较累……

小鲤鱼在玩玩具,我想着一些有的没的,生活,也许本该如此。

有些难受。

心里不舒服,心情很低落。

睡不着,我是要遭天谴的节奏了吗?

压抑,透不过气。


几乎是睁眼到天明。

头疼,还躺着的,待会更新,太撕裂了。

很累,先洗漱,如果没睡着就更。

179、
有时自己都佩服自己的角色转换,收拾了一下情绪,赶往超市,按着小鲤鱼给的菜单买东西,买完了之后就往PZM家里赶。
直到看到小鲤鱼,心里才真正平复,安心。
回到家里,小鲤鱼玩玩具,我炖汤,尔后喂小鲤鱼水果,一切稳而有序。
直到小鲤鱼睡着,那些心里的部分又才冒了出来。
唉,算了,不去想了,既然选择了如此,就应该继续。
十一点左右,怪物回来了。
各自洗漱,睡觉。
其间我看了手机很多次,没有电话,也没有短信。
早上醒来,怪物还是看资料,小鲤鱼看米老鼠,而我则在厨房忙着三餐。
怪物说晚上约了客户谈事情,家庭日改到周日,我说好。
天气非常不好,阴冷,还有些小雨。
得,哪儿都不去了,准备就在家和小鲤鱼玩玩具,写作业,做智力开发习题来打发。
两点,小鲤鱼睡觉了,我一个人在家里有些无所适从。
可不想一个电话让我有些摸不着头脑,是闺蜜太:
“X去哪儿了?”(电话一通,对方言语很直接,而且感觉不友善)
“好像你在质问我?”(我不喜欢对方一开始就居高临下的感觉)
“你们不是很好吗?找他问你也很正常啊。”
“你如果找他的话,直接打电话咯。”
“他电话不通。”
“那就等到通了再打。”
“我找他有急事。”
“如果我要找他,我也只能打他手机。”
“你们没在一起?”
“没有。”
“你知道他在哪儿吗?”
“我看到电邮应该是在总部吧。”
“他不在,我已经落实了。”
“那我就不知道了。”
“你确定你不知道他在哪儿?”
“嗯。”
我不知道闺蜜太这么急找X干嘛,而且X在哪儿?不是在总部的吗?不然去GD看女儿了?还是在某个角落纵情声色?
我都觉得自己好无聊,干嘛去猜想那么多,又没什么立场去过问,甚至是干涉。
小鲤鱼大声叫妈妈的声音把我瞬间忙碌了起来,暂且不管吧。
小鲤鱼晚餐想吃意面,也好,简单方便,我给做了些,自己没什么胃口,小鲤鱼吃了很大一盘意面,还喝了些汤。
小鲤鱼还没睡下的时候怪物就回来了:
“儿子,今天做了些什么啊?”
“爸爸,妈妈给我做了最好吃的意面。”
“哦,是吗?想爸爸了没?”
“最想。”
“哈哈哈。”
怪物很少和小鲤鱼说话,我有些气,前几天和他说了这个事,虽然感觉他没有主观能动性,不过,良好开端就是好事,慢慢来吧。
小鲤鱼很早就睡下了,怪物又在看资料。
不知道是不是约好的,GD那个号码又浮现在我的手机上,我按掉了,再响,我再按掉,短信就过来了:
“你真的好手段。”
我有些懵,我什么好手段,不过我也没回,果然不多久又来短信:
“X来了,也看了女儿,不过说一切都是要给你交代,呵呵,看我的女儿要给你交代?你是不是特别得意?你别得意太早,大不了鱼S网破!”
“X太是不是找你了啊?呵呵,你准备好吧,一切你都准备好,看你能耐能不能大过天!”
我看过之后正准备删除,哦,不,我不能删除,必要的时候,应该有用。
我云保存了这些短信,当然,还有闺蜜太的来电。
什么意思?为什么闺蜜太和GD前后找我?难道她们还认识?GD这下发飙是纯属被刺激了还是有了底气?那她的底气又是谁?
要和我鱼S网破,她想S,可我还不想破。
正当我想来想去的时候,媛的电话又来了:
“姐,元旦和春节怎么安排的啊?”
“没安排呢。”
“我们都计划好了,要不我们一起嘛。”
“我先和怪物商量下给你回信嘛。”
“尽快哦,春节机票和住宿都很紧张。”
“嗯。”
不想,我和怪物商量春节行程还让我彻夜难眠了--- 177、
出了白房子小区,心里有轻松的部分,也有难过的部分,轻松于说出了此刻自己的想法,难过于看到X的那副虚弱,可我知道必须得硬起心肠,不然大家都不好过。
回到家,怪物还没回,我洗漱好准备看会儿电视,结果发现自己开不了卧室的电视---卧室的电视是怪物买的,说是安装了一个芯片控制电源,我不知道怎么弄。
遂即给怪物去电话,结果关机,又打到球馆去,也说不见他,心里有些不舒服,可尔后又觉得自己有些没来由,原本就没有非常介入对方周一到周四的时间,又何必去执着这些?
好吧,我去了小鲤鱼卧室,给他铺上我洗好的新买的天鹅短绒床上用品,因为小鲤鱼上周说床上很冷,我又不想给他铺电热毯,所以买了一套红黄蓝相间的天鹅短绒床品,很暖很舒服。
铺好后,怪物回了:
“打你电话两次都关机。”
“没电了,怎么?”
“我开不了卧室的电视。”
“你这个笨蛋。”
“本来那个电视就是你买的嘛,而且你装的那个什么芯片,又不是传统的开关法。”
“怎么,说你笨蛋还不开心啊?”
怪物说着来捏我的下巴:
“疼啊。”
“这么小力就疼?还说是天生的。”
“晕。”
“哈哈。我知道你是天生的啦。”
“不是天生的的话,早被你这个BT咬变形了。”(怪物很喜欢咬我的下巴,记得有一次还咬的我下巴留下痕迹近一周才散)
“我喜欢啊。”
“去给我开电视。”
“这么晚了还看什么电视啊,睡觉了。”
“我看会儿就睡。”
“笨蛋,把那个红键连续按两次,关也是。”
“啊?就这么简单?”
“是啊,笨蛋!”
我看了会儿电视,困,睡觉。
可发现自己不怎么能睡得安稳,想着一些支离破碎的画面---粉四的事儿搞大了,整个学校都知道了,X感冒严重了,怪物说我笨蛋,小鲤鱼的迎新舞蹈……
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不知道到底是不是梦,我隐约听到怪物在我耳旁说话:
“LP,在我心中,你是最美的。”
天有些蒙蒙亮,我醒了,看看身旁的怪物,鼾声均匀,呵呵,看来我是真的在做梦,和怪物结婚这么多年,他何时会这么温柔的说这些呢?
早上到办公室,瞄了一眼X的办公室,没人。
难道X感冒真的严重了?算了,不去想,如果真的严重了他会去医院,实在不行他也会打电话给司机,嗯,这么想好之后,我开始工作。
其间接到粉四的微信:
“我没去见他,他的号码我也屏蔽了,总之,直到现在还是消停的。”
“那就好。”
“谢谢你。”
“我也没做什么。”
“我现在觉得你的建议是对的。如果真的见面了,估计就糟了。”
“你也是当局者迷而已。”
“另外我也找了一个特警朋友查对方的信息。”
“嗯,以防万一。”
“你怎样啊,最近?”
“凑合吧。”
“那就好。”
嗯,知道粉四还好我也挺开心的,我也不希望他丢掉一切。
快十点的时候,副总到了,他在和小秘交代工作的时候让我得知,X走了,早班机离开的,应该是回总部了。
好吧,都静静吧。
小鲤鱼睡了,我心也开始属于自己的翻腾了。
178、
同事们聊天聊得很开心,可是我发现没有特别大的兴趣参与,反而觉得她们好吵,得,准备拿出耳机听会儿音乐,结果摸到,了包里白房子的钥匙,啊,这个我居然忘了。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典型的自欺欺人,我有些急不可耐地往白房子赶,明明我听到X已经走了的讯息,可还是有些急迫地那儿赶。
到了白房子门口,原本想把钥匙放在门口的地垫下面,然后短信给X告知就行了,可不知是哪种情绪,让我还是开了门。
我看到X的拖鞋在门口,应该是今天早上他换掉走的,环看了了一下四周,安静的让人感到特别冷,我开了暖气,慢慢的在房子里走来走去,虽然不知道为何,可,就想走来走去。
想起我第一次进这个房子的时候,无疑是感动和惊喜的,不为它的价钱,只为X的心思,那么多我的照片,那么多我身材尺码的衣物,那么多我喜欢的护肤品,还有我喜欢的唇彩……
不知不觉我走到二楼,咦,X怎么忘了他的一部手提?他一路来都会随身两部手提,是忘了还是马上就要回来?为什么我心里闪过一丝开心呢?哦,不,别瞎想了,刚刚电邮都已经看到他已经到总部了,怎么会马上回来。
我不禁翻开了他的电脑,不知道想看些什么,就是一种莫名的趋势,看到开机密码设置,我试了他的英文名字,生日,翻来覆去都不对,正当我想放弃的时候,我忽然晃过一个密码---X love *(我的英文名字),会是吗?
我发现自己的手指头都有些抖,说不出是哪种情绪,是期待?是怕失望?还是什么?
因为我记得X和我说过一句话:我要经常地说我爱你,每天都要,因为我说了我就会开心。
当时我还说他不能办到,因为我们不是天天见面,他说电话,我说电话也不是天天,他说他就自己说,我还笑他说情话说得都那么拙略。
我一个字一个字地敲,最后那个回车键我迟迟未按,心中有些唯心地在打赌,可我又不知道赌注该为何?如果真是这个密码,我就……呵呵,是不是又在给自己找借口了?
罢了,没有赌注,也没有唯心,敲下了回车键---我立马闭上了眼睛,有些怕,可有很期待。
缓缓睁开眼---很经典的win界面。
不知怎么的,我居然特别难受,我为什么会难受呢?应该开心吧,开心于我猜对了,开心于……
可我真的很难受而且有些道不明原因的难受,我有个也许不是每个人都有的反应,一旦我特别难受的时候,我会背痛,就是胸口对应的后背位置痛。
为什么此刻我感到了多年都没有过的背痛呢?我自己背过手去敲自己的背,为什么那么痛,我使劲儿敲,可还是痛。
我点开了收藏夹,点开了百度,下拉菜单让我再也忍不住地蹲到了地上---
皮肤白适合什么颜色的腮红?
圆脸适合什么领子的大衣?
鸡汤怎么炖?
腿粗适合什么样的靴子?
女人最喜欢的精油类别?
……
我慌忙关掉了手提,不想再看了,也不能再看了。
缓缓走到三楼,看到床上的被褥很乱,昨晚的粥盒也还在床边,我把盒子扔进了垃圾桶,整理好了被褥。X的枕头上还有浅浅的痕迹,我用手把它抚平……
就在这时,我听到了钥匙转门的声音,我竟然有些欣喜,慌忙跑下楼---
结果是阿姨,还把阿姨给吓了一跳:
“呀,夫人,我不知道你在。”
“啊,哦,我有东西忘了。”
“先生不是说你们出远门了吗?让我过来打扫,以后每周一次,直到先生通知我你们回来的时间。”
“啊,哦,我要滞后走。”
“哦。”
我把钥匙放在X手提的旁边,离开了。
我想,这应该是我最后一次在这儿出现了吧。
说实话,我在写上一段的时候,都还隐隐觉得背有些痛,难受。
我知道我的言行让很多TX产生了鄙夷的情绪,是的,我自己也是。
X围着我转的时候,我烦,可人家真的离开了,为什么我又会这样?为什么我不能言行一致呢?
也许真的是自己在作孽吧,才会让自己那么难受,可这种难受我都还要自欺欺人,因为它的存在是不被认可的,我不能难受,我应该开心,我应该庆幸。
我得到了那么多,此时的失去,不一直是我口口声声的期待吗?
可只能在此,我才能如此真切地表现出自己的丑恶面,才能真切的说出这些不被认可的话和感受。
我不知道X此时的心境为何,也许他想清楚了吧,他回归家庭亦或是重新纵情声色?呵呵,那些都不是我应该管的范畴了。
有时很感慨于男女之间的关系转换,昨日的无间缠绵可瞬间转换为不相往来,这种急转让我有些晕眩,甚至有些……
我知道我该做什么,可并不代表心里所想就一定会是什么,呵呵,这也许就是我这种人的劣根吧。
罢了,离开就离开吧,淡下去,都会淡下去的…… 今天中午的菜单是猪蹄海带汤、虾仁烩扁豆,麻辣鱼、清炒豌豆尖、韭菜炒鸡蛋。
刚刚陪小鲤鱼做作业,排练舞蹈,做智力习题。
可是,感觉人比较累……
小鲤鱼在玩玩具,我想着一些有的没的,生活,也许本该如此。
有些难受。
心里不舒服,心情很低落。
睡不着,我是要遭天谴的节奏了吗?
压抑,透不过气。

几乎是睁眼到天明。
头疼,还躺着的,待会更新,太撕裂了。
很累,先洗漱,如果没睡着就更。
179、
有时自己都佩服自己的角色转换,收拾了一下情绪,赶往超市,按着小鲤鱼给的菜单买东西,买完了之后就往PZM家里赶。
直到看到小鲤鱼,心里才真正平复,安心。
回到家里,小鲤鱼玩玩具,我炖汤,尔后喂小鲤鱼水果,一切稳而有序。
直到小鲤鱼睡着,那些心里的部分又才冒了出来。
唉,算了,不去想了,既然选择了如此,就应该继续。
十一点左右,怪物回来了。
各自洗漱,睡觉。
其间我看了手机很多次,没有电话,也没有短信。
早上醒来,怪物还是看资料,小鲤鱼看米老鼠,而我则在厨房忙着三餐。
怪物说晚上约了客户谈事情,家庭日改到周日,我说好。
天气非常不好,阴冷,还有些小雨。
得,哪儿都不去了,准备就在家和小鲤鱼玩玩具,写作业,做智力开发习题来打发。
两点,小鲤鱼睡觉了,我一个人在家里有些无所适从。
可不想一个电话让我有些摸不着头脑,是闺蜜太:
“X去哪儿了?”(电话一通,对方言语很直接,而且感觉不友善)
“好像你在质问我?”(我不喜欢对方一开始就居高临下的感觉)
“你们不是很好吗?找他问你也很正常啊。”
“你如果找他的话,直接打电话咯。”
“他电话不通。”
“那就等到通了再打。”
“我找他有急事。”
“如果我要找他,我也只能打他手机。”
“你们没在一起?”
“没有。”
“你知道他在哪儿吗?”
“我看到电邮应该是在总部吧。”
“他不在,我已经落实了。”
“那我就不知道了。”
“你确定你不知道他在哪儿?”
“嗯。”
我不知道闺蜜太这么急找X干嘛,而且X在哪儿?不是在总部的吗?不然去GD看女儿了?还是在某个角落纵情声色?
我都觉得自己好无聊,干嘛去猜想那么多,又没什么立场去过问,甚至是干涉。
小鲤鱼大声叫妈妈的声音把我瞬间忙碌了起来,暂且不管吧。
小鲤鱼晚餐想吃意面,也好,简单方便,我给做了些,自己没什么胃口,小鲤鱼吃了很大一盘意面,还喝了些汤。
小鲤鱼还没睡下的时候怪物就回来了:
“儿子,今天做了些什么啊?”
“爸爸,妈妈给我做了最好吃的意面。”
“哦,是吗?想爸爸了没?”
“最想。”
“哈哈哈。”
怪物很少和小鲤鱼说话,我有些气,前几天和他说了这个事,虽然感觉他没有主观能动性,不过,良好开端就是好事,慢慢来吧。
小鲤鱼很早就睡下了,怪物又在看资料。
不知道是不是约好的,GD那个号码又浮现在我的手机上,我按掉了,再响,我再按掉,短信就过来了:
“你真的好手段。”
我有些懵,我什么好手段,不过我也没回,果然不多久又来短信:
“X来了,也看了女儿,不过说一切都是要给你交代,呵呵,看我的女儿要给你交代?你是不是特别得意?你别得意太早,大不了鱼S网破!”
“X太是不是找你了啊?呵呵,你准备好吧,一切你都准备好,看你能耐能不能大过天!”
我看过之后正准备删除,哦,不,我不能删除,必要的时候,应该有用。
我云保存了这些短信,当然,还有闺蜜太的来电。
什么意思?为什么闺蜜太和GD前后找我?难道她们还认识?GD这下发飙是纯属被刺激了还是有了底气?那她的底气又是谁?
要和我鱼S网破,她想S,可我还不想破。
正当我想来想去的时候,媛的电话又来了:
“姐,元旦和春节怎么安排的啊?”
“没安排呢。”
“我们都计划好了,要不我们一起嘛。”
“我先和怪物商量下给你回信嘛。”
“尽快哦,春节机票和住宿都很紧张。”
“嗯。”
不想,我和怪物商量春节行程还让我彻夜难眠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情感爱情婚姻
相关文章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