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情感爱情婚姻

[谈情解爱]三过的正室遭遇三(婚姻成长手册)(完整版) 第445章

时间:2018-11-27 15:44:34  来源:  作者:循环2010

180、
“刚刚媛电话说元旦和春节外出的事情。”
“我现在要看资料,晚点说。”
“……”
以前我特别烦怪物这种态度,不过现在也不知道是习惯了还是麻木了,我也没多说什么,躺在床上看电视,直到怪物上了床,我继续说起行程:
“媛问我们要不要一起。”
“不和她一起,她一路都要照相,麻烦得很。”
“春节开始我要放假半个月,都待在家里也恼火得很。”
“什么恼火嘛。”
“你不做事当然咯,而且这么久小鲤鱼在家里也难熬啊。”
“你整天就想着玩儿。”
“你当然不用想,因为你天天如此。”
“你很想去?”
“嗯。”
“那我们单独去。”
“可以啊。”
“你定嘛。”
“真的?”
“嗯。”
我有些意外怪物这次外出的干脆,以前都要血雨腥风之后才会有些眉目的事情,居然就几分钟就定了?我都有些不敢相信:
“你不会后悔的吧?”
“我马上把钱汇给你。”
怪物说罢就把钱汇到了我的户头---真的是西边日出东边雨了。
“你开窍了?”
“LP,其实我一直以来都很纵容你,无论是房子买在哪个区,还是装修,还是小鲤鱼的幼儿园小学……”
“那是因为你懒,什么都不想做。”
“呵呵,你也知道当初买这个房子我和小鲤鱼爷爷是个什么状况,他一直想我们和他们一起买个大房子住在一起的,装修方面,我也有我自己喜欢的风格的,小鲤鱼的小学本来婆婆爷爷都以为会是那所小学的,爷爷不止一次说那么好的小学人家很远都交钱来读,你可好,一挥手就不要了。”
“怪物,你怎么了?”(怪物在我印象中很少这种说话方式)
“我四十岁才和你结婚,本来我是不婚主义的。”
“那是因为你想要个孩子,你妹妹又是丁克,爷爷是传统大家长。”
“LP,当时我真的好喜欢你,好喜欢啊……”
怪物竟然说着说着就睡着了,我一下子有些懵,什么意思?怪物是喝醉了?还是受什么刺激了?为什么说这些啊?
今天是个什么天啊?为什么之前的两通电话是一种逼迫感,而怪物这通没头没脑的话又这么没感觉的说出来……
还有X又是怎么回事?他去哪儿了?为什么GD说他看了女儿又说是给我交代?
满头的问号让我翻来覆去,百思不得其解,一晚上的折腾让我疲惫不堪。
小鲤鱼又叫我了,我浑浑噩噩地去给他穿好衣服,怪物说他要去参加打球比赛,带了小鲤鱼出去,让我好好睡觉。
我一倒下,感到头疼不已,直到电话又响了起来---
181、
虽然有些迷迷糊糊的,可还是被姑婆大声的电话声音给炸得瞬间清醒:
“干嘛这么晚了还在睡觉啊?”
“姑婆,干嘛?”
“我在订三十一号的桌子。”
“干嘛啊?”
“什么干嘛啊?家人团圆啊,而且这间餐馆如果好的话,我准备生日也在那儿办。”
“我不知道怪物怎么安排的。”
“那你马上问,马上回复我。”
“哎呀,我困得很,你自己找他嘛。”
我真的很服姑婆,我都不知道她整天怎么那么好精神做这些,得,干脆静音电话,好好睡下觉。
直到十一点多,才真正起床,一看手机,天啊,好多未接电话,几乎全是X的,还有短信:
“你不接电话是什么意思?”
“我有事要和你说。”
“快接电话。”
“尽快给我回电话,尽快!”
我不知道他找我什么,我先回了怪物电话:
“你们在哪儿?”
“你睡好了没嘛?”
“我问你们在哪儿?”
“我问你睡好了没?”
“我起了,你们在哪儿?”
“我们在附近。”
“你注意着小鲤鱼的冷热。”
“我知道。你来不来?”
“不来了,我准备午餐。”
“好嘛。”
我想了一下,还是不回X的电话,索性关机。
吃完了午餐,我和怪物陪小鲤鱼去游乐园,孩子很开心,我的心,则混乱不堪。
我一直没开机,不知道怎么地,我老觉得,如果听到X和我说话,我就会不坚定,此时,我只能想着我们全家春节的假期,一切都会美好的开始……
嗯,我只能想这个。
得,想着,我用怪物的手机给猩猩去了条请假短信,猩猩不多会儿就回复OK了,好吧,虽然我不知道拖得了多久,可总比立刻好。
周一我就做点儿自己的事儿吧,门面租客的租期要到了,一直约我去谈谈续约的事情,我的旅行皮箱小了旧了,换一个吧,那么美丽的海边,我还要准备一下装备,还有小鲤鱼,还有怪物的,嗯,美好的假期外出等着我,一切都会好的……
眼皮真的严重打架了,我想明天我也会睡很晚的,抱歉更得仓促了。
晚安。
还没起床。

阳光很好,心情很靓。

182、
晚上把小鲤鱼送到PZM家里后,自己一个人才会觉得真的好累好困。
在外面吃了一碗米线,回。
我思考着这事儿到底该怎么办?X那儿我也知道是暂时的,GD和闺蜜太又是怎么回事?就连怪物最近的态度都很反常---这到底是怎么了?还是我错乱了?为什么觉得周围的一切都变化得让我有些措手不及的感觉?
我想着,也是时候给X电话了:
“你找我?”
“你到底怎么回事?一直不接电话也不回短信,又没电了?”
“不是没电,是我没什么说的。”
“你在哪儿?”
“家里。”
“那天你说的我不同意。”
“我听到了。”
“听到了还这副样子?”
“对了,你在哪儿?”
“我在总部。”
“闺蜜太找到你了吗?”
“找到了。她找你了?”
“嗯,说找你有急事。”
“然后呢?”
“没然后了,我说没和你一起。”
“你是因为GD吗?”
“不全是。”
“那又是怎么回事?”
“你让我安静一些吧,你足够强大不怕任何,我不行。”
“你说你想怎样?我都尽量会满足你。”
“我说了啊,我想回归,就这样。”
“呵呵,你倒是很潇洒,啊?”
“就这样吧,我很累,我要准备休息了。”
“你明天休假?”
“嗯。”
“我过去。”
“我明天很多事情要做。”
“什么事?”
“私事。”
“晚上呢?”
“我明天一整天都有私事。”
“明天见面再说。”
“我都说了……”
我话还没说完,X就挂线了。
太累了,先不去想,睡觉,一切都等睡醒了再说。
怪物很晚才回来,我都睡下了:
“LP,睡着了?”
“嗯,很困,想睡了。”
“今儿我又进了一个大客户。”
“嗯,加油!”
“来,摸摸。”
“别弄我,困。”
推开怪物,不多久就深度睡眠了。
早上也不知道几点的时候,怪物大叫着我起床,我没理他,起床的时候发现都快十一点了,怪物做好了早餐。
我吃了早餐倒腾后就准备出门,今天阳光真好,心情也特好。
一路哼着小曲准备往门面去,结果接到了猩猩的电话---

183、
“后期的勘测费是怎么回事?”
“流程中啊。”
“你请款的?”
“不是,是我起草所有的支持文件的,怎么了?”
“请你做事多些责任心好吗?”
“?”
“这几笔款项都没有任何跟进,既然是你起草的,你应该一直跟进啊,即使不是你做,你也应该关注啊,现在这几笔款项没有任何跟进。”
“啊……”
“现在我们需要勘测院出竣工报告,人家不给做了,你说怎么办?你也知道一月份交楼,你说怎么交?”
“呃,我明天上班就跟进。”
“现在说这个是不是有点晚啊?”
“那怎么办?”
“你自己给大佬交代吧。”
“……”
猩猩挂了我电话,我交代,我怎么交代?可确实如果交楼时间滞后的话,估计后果会很严重,看来我离开公司的时间提前了。
接着副总电话又来了:
“你怎么回事?”
“勘测费?”
“我跟你说,你闯大祸了。”
“大不了我走人。”
“你太幼稚了吧?”
“那还能怎么地?”
“你好自为之吧。”
“什么意思?”
“这么说吧,大老板都会看重的事儿,你觉得呢?”
“……”
副总又把我电话给挂了,我去,大好的心情被这俩货电话给毁了。
还没到门面,接到了X的电话:
“你在哪儿?”
“**区办事。”
“我去找你还是你到公司?”
“我今天不去公司,我要办自己的事儿。”
“你不觉得勘测费的事情你需要到公司解释一下吗?”
“明天不行吗?”
“自己犯了错还要讲条件?”
“要集体审我?”
“你觉得呢?”
“过一小时我到公司。”
得,门面只能改天了,我掉头往公司去。
184、
心想着,还要怎么地,大不了提前走人,哼!
我到了公司,停好车,正准备进电梯,结果被人一下子拽了一下,吓得我不轻:
“啊?”
“啊什么啊?是我,走,上车。”
X把我拽进了车:
“你干嘛?你疯了吗?这是公司车库啊。”
“那现在你就别讲话。”
也是,即使我在X车上也没什么,可如果还在争执就真的有什么了:
“X总,不是要审我吗?”
“换个地方。”
“猩猩和副总呢?”
“闭嘴!”
虽然我不怕X,不过X每次很认真或是吼的时候,他的那种气场很大,我每次都无法和这种状态下的他对抗。
X把车开出车库,我才敢说话:
“要去哪儿?”
“一个可以安静说话的地方。”
“我不去白房子。”
“嗯。”
到了一间会所,进了一个包间,X脱下外套,有些不紧不慢:
“今天我状态很好,你说吧。”
“勘测费是我起草的,不过请款流程不是我做。”
“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
“那我不知道你要问什么,你是这个原因把我给叫回来的。”
“那天我生病你说的。”
“就那天说的啊。”
“我不同意。”
“那是你的决定。”
“你现在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不敢,X总。”
“别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
“那要用什么语气?”
“你之前对我是什么语气?”
“我们别转来转去了,总之,我已经决定了。”
“呵呵,你觉得你可以决定吗?”
“那要怎样?”
“我要一直你陪着我。”
“X总,你条件那么好,想随性的生活是你的权利,可我不行。”
“我随性?以前也许是,现在还是吗你觉得?”
“如果你觉得委屈,那就说明这不是本来的你,所以,你还是过回自己的生活吧。”
“你说你,钱情我都可以给你,可你为什么老是反反复复?”
“经过一些事情,我觉得我还是爱我的家庭,我离不开,我也不想离开。”
“是怪物做了些什么吗?”(不知怎么的,我觉得从X口中说出怪物我特别别扭)
“他不用做什么,他本来就是我先生,我爱他维护他很正常。”
“你!你是确定我不能对你做什么是吧?”
“随便你,反正我对于你来说,对付这两字都是抬举我了。”
“***,我看我是真的对你太好了,你完全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我要走了,有关勘测费的事情我会尽量挽回,如果实在不行我就直接走人。”
“你站住!”
X说罢起身拉住我的手腕,力气非常大,我随便怎样都摆脱不了:
“X总,大家都是成年人,你是不是玩不起了?”
“玩儿?你是说你在玩儿?”
“是啊,就是玩儿。”
“你混蛋!”
X说罢把握着我的手腕用力一摔,结果直接把我的手腕打到桌角,瞬间我觉得眼泪不受控制地飙了出来---真的好疼,我看到手腕的地方瞬间起了一个玉米粒大小的小包,X看到慌忙过来拉着我: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疼吗?我们去医院。”
“不用了,我没那么精贵,你让我走吧。”
“我,呃,你是真的很疼吧?”
“嗯,是真的疼,你让我哪儿都疼,放过我吧,求你了。”
“我送你。”
“不用!”
我甩开X的手,跑出了会所,直接打车回家。
回到家我看到手腕有些淤青了,是真的很疼---呵呵,也好,身体的疼让我时刻警醒真的不能再继续下去了,虽然我知道和X肯定不会就此结束,不过,我的决心更加了一层,X,我必须和你楚河汉界了。 180、
“刚刚媛电话说元旦和春节外出的事情。”
“我现在要看资料,晚点说。”
“……”
以前我特别烦怪物这种态度,不过现在也不知道是习惯了还是麻木了,我也没多说什么,躺在床上看电视,直到怪物上了床,我继续说起行程:
“媛问我们要不要一起。”
“不和她一起,她一路都要照相,麻烦得很。”
“春节开始我要放假半个月,都待在家里也恼火得很。”
“什么恼火嘛。”
“你不做事当然咯,而且这么久小鲤鱼在家里也难熬啊。”
“你整天就想着玩儿。”
“你当然不用想,因为你天天如此。”
“你很想去?”
“嗯。”
“那我们单独去。”
“可以啊。”
“你定嘛。”
“真的?”
“嗯。”
我有些意外怪物这次外出的干脆,以前都要血雨腥风之后才会有些眉目的事情,居然就几分钟就定了?我都有些不敢相信:
“你不会后悔的吧?”
“我马上把钱汇给你。”
怪物说罢就把钱汇到了我的户头---真的是西边日出东边雨了。
“你开窍了?”
“LP,其实我一直以来都很纵容你,无论是房子买在哪个区,还是装修,还是小鲤鱼的幼儿园小学……”
“那是因为你懒,什么都不想做。”
“呵呵,你也知道当初买这个房子我和小鲤鱼爷爷是个什么状况,他一直想我们和他们一起买个大房子住在一起的,装修方面,我也有我自己喜欢的风格的,小鲤鱼的小学本来婆婆爷爷都以为会是那所小学的,爷爷不止一次说那么好的小学人家很远都交钱来读,你可好,一挥手就不要了。”
“怪物,你怎么了?”(怪物在我印象中很少这种说话方式)
“我四十岁才和你结婚,本来我是不婚主义的。”
“那是因为你想要个孩子,你妹妹又是丁克,爷爷是传统大家长。”
“LP,当时我真的好喜欢你,好喜欢啊……”
怪物竟然说着说着就睡着了,我一下子有些懵,什么意思?怪物是喝醉了?还是受什么刺激了?为什么说这些啊?
今天是个什么天啊?为什么之前的两通电话是一种逼迫感,而怪物这通没头没脑的话又这么没感觉的说出来……
还有X又是怎么回事?他去哪儿了?为什么GD说他看了女儿又说是给我交代?
满头的问号让我翻来覆去,百思不得其解,一晚上的折腾让我疲惫不堪。
小鲤鱼又叫我了,我浑浑噩噩地去给他穿好衣服,怪物说他要去参加打球比赛,带了小鲤鱼出去,让我好好睡觉。
我一倒下,感到头疼不已,直到电话又响了起来--- 181、
虽然有些迷迷糊糊的,可还是被姑婆大声的电话声音给炸得瞬间清醒:
“干嘛这么晚了还在睡觉啊?”
“姑婆,干嘛?”
“我在订三十一号的桌子。”
“干嘛啊?”
“什么干嘛啊?家人团圆啊,而且这间餐馆如果好的话,我准备生日也在那儿办。”
“我不知道怪物怎么安排的。”
“那你马上问,马上回复我。”
“哎呀,我困得很,你自己找他嘛。”
我真的很服姑婆,我都不知道她整天怎么那么好精神做这些,得,干脆静音电话,好好睡下觉。
直到十一点多,才真正起床,一看手机,天啊,好多未接电话,几乎全是X的,还有短信:
“你不接电话是什么意思?”
“我有事要和你说。”
“快接电话。”
“尽快给我回电话,尽快!”
我不知道他找我什么,我先回了怪物电话:
“你们在哪儿?”
“你睡好了没嘛?”
“我问你们在哪儿?”
“我问你睡好了没?”
“我起了,你们在哪儿?”
“我们在附近。”
“你注意着小鲤鱼的冷热。”
“我知道。你来不来?”
“不来了,我准备午餐。”
“好嘛。”
我想了一下,还是不回X的电话,索性关机。
吃完了午餐,我和怪物陪小鲤鱼去游乐园,孩子很开心,我的心,则混乱不堪。
我一直没开机,不知道怎么地,我老觉得,如果听到X和我说话,我就会不坚定,此时,我只能想着我们全家春节的假期,一切都会美好的开始……
嗯,我只能想这个。
得,想着,我用怪物的手机给猩猩去了条请假短信,猩猩不多会儿就回复OK了,好吧,虽然我不知道拖得了多久,可总比立刻好。
周一我就做点儿自己的事儿吧,门面租客的租期要到了,一直约我去谈谈续约的事情,我的旅行皮箱小了旧了,换一个吧,那么美丽的海边,我还要准备一下装备,还有小鲤鱼,还有怪物的,嗯,美好的假期外出等着我,一切都会好的…… 眼皮真的严重打架了,我想明天我也会睡很晚的,抱歉更得仓促了。
晚安。 还没起床。
阳光很好,心情很靓。
182、
晚上把小鲤鱼送到PZM家里后,自己一个人才会觉得真的好累好困。
在外面吃了一碗米线,回。
我思考着这事儿到底该怎么办?X那儿我也知道是暂时的,GD和闺蜜太又是怎么回事?就连怪物最近的态度都很反常---这到底是怎么了?还是我错乱了?为什么觉得周围的一切都变化得让我有些措手不及的感觉?
我想着,也是时候给X电话了:
“你找我?”
“你到底怎么回事?一直不接电话也不回短信,又没电了?”
“不是没电,是我没什么说的。”
“你在哪儿?”
“家里。”
“那天你说的我不同意。”
“我听到了。”
“听到了还这副样子?”
“对了,你在哪儿?”
“我在总部。”
“闺蜜太找到你了吗?”
“找到了。她找你了?”
“嗯,说找你有急事。”
“然后呢?”
“没然后了,我说没和你一起。”
“你是因为GD吗?”
“不全是。”
“那又是怎么回事?”
“你让我安静一些吧,你足够强大不怕任何,我不行。”
“你说你想怎样?我都尽量会满足你。”
“我说了啊,我想回归,就这样。”
“呵呵,你倒是很潇洒,啊?”
“就这样吧,我很累,我要准备休息了。”
“你明天休假?”
“嗯。”
“我过去。”
“我明天很多事情要做。”
“什么事?”
“私事。”
“晚上呢?”
“我明天一整天都有私事。”
“明天见面再说。”
“我都说了……”
我话还没说完,X就挂线了。
太累了,先不去想,睡觉,一切都等睡醒了再说。
怪物很晚才回来,我都睡下了:
“LP,睡着了?”
“嗯,很困,想睡了。”
“今儿我又进了一个大客户。”
“嗯,加油!”
“来,摸摸。”
“别弄我,困。”
推开怪物,不多久就深度睡眠了。
早上也不知道几点的时候,怪物大叫着我起床,我没理他,起床的时候发现都快十一点了,怪物做好了早餐。
我吃了早餐倒腾后就准备出门,今天阳光真好,心情也特好。
一路哼着小曲准备往门面去,结果接到了猩猩的电话---
183、
“后期的勘测费是怎么回事?”
“流程中啊。”
“你请款的?”
“不是,是我起草所有的支持文件的,怎么了?”
“请你做事多些责任心好吗?”
“?”
“这几笔款项都没有任何跟进,既然是你起草的,你应该一直跟进啊,即使不是你做,你也应该关注啊,现在这几笔款项没有任何跟进。”
“啊……”
“现在我们需要勘测院出竣工报告,人家不给做了,你说怎么办?你也知道一月份交楼,你说怎么交?”
“呃,我明天上班就跟进。”
“现在说这个是不是有点晚啊?”
“那怎么办?”
“你自己给大佬交代吧。”
“……”
猩猩挂了我电话,我交代,我怎么交代?可确实如果交楼时间滞后的话,估计后果会很严重,看来我离开公司的时间提前了。
接着副总电话又来了:
“你怎么回事?”
“勘测费?”
“我跟你说,你闯大祸了。”
“大不了我走人。”
“你太幼稚了吧?”
“那还能怎么地?”
“你好自为之吧。”
“什么意思?”
“这么说吧,大老板都会看重的事儿,你觉得呢?”
“……”
副总又把我电话给挂了,我去,大好的心情被这俩货电话给毁了。
还没到门面,接到了X的电话:
“你在哪儿?”
“**区办事。”
“我去找你还是你到公司?”
“我今天不去公司,我要办自己的事儿。”
“你不觉得勘测费的事情你需要到公司解释一下吗?”
“明天不行吗?”
“自己犯了错还要讲条件?”
“要集体审我?”
“你觉得呢?”
“过一小时我到公司。”
得,门面只能改天了,我掉头往公司去。 184、
心想着,还要怎么地,大不了提前走人,哼!
我到了公司,停好车,正准备进电梯,结果被人一下子拽了一下,吓得我不轻:
“啊?”
“啊什么啊?是我,走,上车。”
X把我拽进了车:
“你干嘛?你疯了吗?这是公司车库啊。”
“那现在你就别讲话。”
也是,即使我在X车上也没什么,可如果还在争执就真的有什么了:
“X总,不是要审我吗?”
“换个地方。”
“猩猩和副总呢?”
“闭嘴!”
虽然我不怕X,不过X每次很认真或是吼的时候,他的那种气场很大,我每次都无法和这种状态下的他对抗。
X把车开出车库,我才敢说话:
“要去哪儿?”
“一个可以安静说话的地方。”
“我不去白房子。”
“嗯。”
到了一间会所,进了一个包间,X脱下外套,有些不紧不慢:
“今天我状态很好,你说吧。”
“勘测费是我起草的,不过请款流程不是我做。”
“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
“那我不知道你要问什么,你是这个原因把我给叫回来的。”
“那天我生病你说的。”
“就那天说的啊。”
“我不同意。”
“那是你的决定。”
“你现在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不敢,X总。”
“别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
“那要用什么语气?”
“你之前对我是什么语气?”
“我们别转来转去了,总之,我已经决定了。”
“呵呵,你觉得你可以决定吗?”
“那要怎样?”
“我要一直你陪着我。”
“X总,你条件那么好,想随性的生活是你的权利,可我不行。”
“我随性?以前也许是,现在还是吗你觉得?”
“如果你觉得委屈,那就说明这不是本来的你,所以,你还是过回自己的生活吧。”
“你说你,钱情我都可以给你,可你为什么老是反反复复?”
“经过一些事情,我觉得我还是爱我的家庭,我离不开,我也不想离开。”
“是怪物做了些什么吗?”(不知怎么的,我觉得从X口中说出怪物我特别别扭)
“他不用做什么,他本来就是我先生,我爱他维护他很正常。”
“你!你是确定我不能对你做什么是吧?”
“随便你,反正我对于你来说,对付这两字都是抬举我了。”
“***,我看我是真的对你太好了,你完全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我要走了,有关勘测费的事情我会尽量挽回,如果实在不行我就直接走人。”
“你站住!”
X说罢起身拉住我的手腕,力气非常大,我随便怎样都摆脱不了:
“X总,大家都是成年人,你是不是玩不起了?”
“玩儿?你是说你在玩儿?”
“是啊,就是玩儿。”
“你混蛋!”
X说罢把握着我的手腕用力一摔,结果直接把我的手腕打到桌角,瞬间我觉得眼泪不受控制地飙了出来---真的好疼,我看到手腕的地方瞬间起了一个玉米粒大小的小包,X看到慌忙过来拉着我: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疼吗?我们去医院。”
“不用了,我没那么精贵,你让我走吧。”
“我,呃,你是真的很疼吧?”
“嗯,是真的疼,你让我哪儿都疼,放过我吧,求你了。”
“我送你。”
“不用!”
我甩开X的手,跑出了会所,直接打车回家。
回到家我看到手腕有些淤青了,是真的很疼---呵呵,也好,身体的疼让我时刻警醒真的不能再继续下去了,虽然我知道和X肯定不会就此结束,不过,我的决心更加了一层,X,我必须和你楚河汉界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情感爱情婚姻
相关文章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