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情感天地

上一篇: 快乐夫妻常做的事

下一篇:曾仕强:你心中没有父母,别人就会想到他们!

分居3年,要求签离婚协议,老公竟提如此奇葩要求……

时间:2016-04-06  来源:  作者:
“这是一场举世瞩目、空前盛大的婚礼,业内黄金单身汉,向来有着经济风向标之称,近几年才异军突起却统治了整个商界的商业奇才冷莫言与地产大亨矍有财之二千金今天喜结连理,这将是……”
诺大的化妆室里,一台液晶屏的电视占了大半面墙。电视里,记者兴奋地报道着这一上流社会的大事,镜头里不时闪过一些资料图片,里面一个长相俊美的男人就是今天的新郎——冷莫言。
呵呵,准确地说,就是她——矍雅灵的准老公。
投过淡淡的眼神,雅灵将视线定位在冷莫言的身上,他坐在那里,有如一尊天神,俊美到有如神祗的脸上没有一丝笑容,就算是通过屏幕,她仍能感受到他身上传出的冷淡之气,还有那与生俱来的王者之气。
说来可笑,她对他的准老公并不熟悉,甚至没有见过面,所有的有关他的一切,都是通过电视和八卦杂志传出。
“好帅哦。”
“还那么年轻……”
“最重要的是有钱,据说他已成为富豪榜上最年轻的首富……”
“不过,他很滥情的,据说,许多名媛女星都有他传过绯闻,奇怪的是,他却没有公开承认过有女朋友。”
……
微微开启的门口,几个工作人员刻意放低的议论一字不落地飘入她的耳绊。
多金、帅气、有实力、滥情……
她知道的有关他,不过如此。
如梦一般,她从一个在校的大学生,一跃成为国际知名企业世亿集团的老板娘。这样的好事摊给谁,都会开心到从梦里笑醒。
只是,于雅灵,并没有这样的快意。
洁白的婚纱合体地裹在她纤长匀称的身体上,将她身上的优点完全地展露出来,白皙的皮肤漾着水般,充满着弹性与美感。脸上上着淡淡的妆,却已足够让她惊为天人。只是,脸上冰冷的表情与她的妆扮始终不相称。
是的,此时,她的心情并不好,如果不是不得已,她一定不会同意这场婚礼的。
水嫩的红唇轻轻一拉,化成一个绝美的惑人心性的笑……
仍那般的冷,且无奈。
“哟,新娘子真是太美了!”在一旁忙着为她整理婚纱的女工作人员忍不住,由衷地赞了出来。难怪能得到冷氏集团总裁的亲睐,光一个笑就能魅惑人心。
雅灵水灵如黑宝石般的大眼似有似无地闪了闪,将目光收回,投射在为她整理衣服的女工作人员的身上。女工作人员年龄和自己相当,皮肤略微发黄,五官还算精致。
女工作人员也正用羡慕的眼光打量着她身上的一切,估计正在为她能成为上流名媛们都争着抢着想要接近的冷莫言的妻子而感叹吧。
如果可以,她真的……
收回目光,垂上眼帘,卷翘的睫毛有节奏地闪动着,划出美丽的弧线。她陷入了自己的思绪当中。
白色的化妆间的门被轻轻推开,一个年轻的瘦长的男人的身影出现在门口。他不安地朝里望了望,犹豫着,最终还是跨步走了进去。
“雅灵,我……”嗫嚅一阵,男人选择了将头低下,不再言语。
雅灵抬起眼睑,眸子微微闪了闪,最后恢复了平静。“哥,你怎么来了。”
“我知道你不愿意……”男人眼皮不安地垂了垂,最终还是没有勇气将头抬起,“对不起。”
打量着这个同父异母的哥哥,雅灵无奈地摇摇头。整个矍家,只有他将她和母亲视为一家人,给了她们该有的尊重与关怀。她该恨他吗?
生性软弱无能的他给他们的家庭带来的是几欲灭顶的灾难,结果,就得用她的幸福换得他们短暂的平安。
她是可以拒绝的,她也拒绝了,可当母亲用那双哭了近二十年的红眼可怜巴巴地看着她,声泪俱下地讲述着自己对父亲的爱时,她心软了,带着失望……
“没什么,这是我自己愿意了的。”淡淡地飘出一句不冷不热的话,她在努力抑制自己的情绪。将头歪开,她不想看到矍文峰那副软弱无能的样子。
不意间,透过落地窗拉开的一个小角,她看到了楼下大厅里母亲欣喜的脸。在矍家做了二十年的小,今天的她总算可以抬头挺胸一回了。母亲刘翠莲穿着一袭大红的旗袍,一只手端着盛了红酒的杯子,另一只手则小心地挽在了父亲矍有财的胳膊上。
她化了浓妆,血红的嘴唇没有合拢过,露出惨白的牙齿,两道眉快活地飞舞着,眼睛一直以最开心地姿势眯着,表达着她的舒心。
有意无意地朝二楼雅灵所在的化妆间望了望,脸上心里,满满的是控制不住的喜悦。
拉回视线,雅灵不想再看下去。女工作人员不安地站在她的面前,显然所有的准备工作都已完成。“你先下去吧。”支走她,眼光再次落在矍文峰的脸上。
他的脸色有些不自然地白,松散的皮肤不自觉地时而抽搐着,遗传了父亲的五官,让他从内到外,都是一副软弱的样子。
“都怪我……没用。”矍文峰再一次自责着,那件事如果自己能再谨慎一些,能再果敢一点,或许……
只是,世界上哪有这么多的如果。
矍文峰比雅灵更了解冷莫言,他就如自己的名字般,冰冷少言,行事狠辣,更可畏的是,他有太多的女人,根本不可能给雅灵该有的幸福。
雅灵绝美的脸上闪过一丝厌烦,已成定局,多说何益?但愿他可以吸取教训,不要再犯错误。
“哥,你走吧,帮我好好照顾妈。”一千一万的责怪与愤恨,都无法改变即成的事实,这个家,唯一放不下的,只有受尽了大妈和二姐冷眼的妈妈,她希望她不在的时候,还有个人照顾她。
矍文峰如获大赦般连连点着头,雅灵的嘱托让他的罪恶感减了一份。“雅灵,你放心吧,我一定替你好好照顾二妈,当成亲妈一样照顾她。”
半信半疑地看着眼前的矍文峰,雅灵不确定,在强势的大妈和娇纵的二姐面前,他还是否有勇气帮忙照顾母亲。
矍文峰唯唯诺诺地退去,宽大的化妆间里突然安静下来,电视台的报道再次飘入她的耳膜。
“冷总,您与矍氏联姻后,是否代表着会正式向矍氏地产注入资金,成为他们的大股东?”镁光灯闪烁,这是婚礼前的记者招待会,记者们不放过任何一点时间,向坐在台上的冷莫言发问。
冷莫言抿着嘴,冷冷地坐在台上,眼里闪过几欲看不清的厌烦。他向镜头望了望,雅灵无端地心里一沉。他的眸太过深沉,似乎正通过镜头在探视她的内心,没来由的一阵紧张。
“如果有需要,我们会考虑的。”坐在冷莫言旁边的一个年轻人代替他说了出来。那个人的名牌下写着:世亿集团新闻代言人、法律顾问汪明天。
看起来好年轻,就成为一个这么大企业的法律顾问,雅灵不自觉地将视线转移到他的身上。他戴着一副眼镜,显得相当斯文,一样的俊雅,但比起冷莫言来,多了一丝温度,更让人愿意亲近。
汪明天?不正是杂志上报导的哈佛高材生吗?三岁入学,两年完成小学课程,三年完成高中学业,不到十五岁就以优异成绩被哈佛录取。主攻律师专业,回国后开设一家颇有名气的律师事务所,近两年成为世亿集团幕下之宾,与冷莫言成为商场上的一对神童。
雅灵从小就有着较好的记忆力,她细细地回忆着前段时间杂志上发表的有关他的报导。
“冷总,您能说说为什么选中矍氏二小姐吗?她令你一见终情吗?以至于你们的婚事办得如此迅速。而且,媒体竟然捕捉不到她的芳容。婚后您还打算把她藏起来吗……”明显是八卦杂的记者。
雅灵再度冷笑。她不是姐姐雅倩,为了能成为模特想尽办法让自己增加曝光率。从初中开始,她就开始了半工半读的生活,目的就是离开这个令她生厌的家庭。
大妈掌管着家里的财政大权,她和母亲每用一分钱都会被她骂上半天,用尽了世上最难听的字眼。好在大哥矍文峰时不时地接济她们,才能让她顺利读完小学。
懂事后的小雅灵最终拒绝了哥哥的支助,选择半工半读,一直到大学都是这样。若非得已,她是不会轻易跨进家门的。
这也造就了一般的人只知道他们家里有矍文峰和矍雅倩,而不知有她的结果。
冷莫言还是一言不发,似乎并不准备回答任何人的问题,下面有记者开始要求他亲自回答,却在下一分钟,冷莫言站起身来拂袖而去。
“各位,有什么事尽管问我就好,冷总的所有事情我都知道,且都有发言权……”汪明天不卑不吭地应付着记者,显得游刃有余。
好大的脾气!雅灵不得不在心里感叹一句。据她所知,记者都不是好对付的,如果伺候不好,他们能把你写得一无是处,难道他不怕吗?
一阵悦耳的手机铃音响起,雅灵找到了丢在小包里的手机,上面显示着好友宛颜的名字。
“小颜,什么事?”好听的声音轻轻询问着。
话筒里传来宛颜熟悉的声音:“雅灵,你真的要嫁给冷莫言吗?难道不再考虑了吗?”声音里透着些焦虑,她知道,这是因为宛颜关心自己。
“嗯。”点着头,望了望对面镜中的自己,一袭婚纱在身,还有后悔的可能吗?
“我是没什么啦,只要你幸福,可是……”话没说完,话筒那头传来一阵小小的争吵声,一阵沙啦声之后,声音再度响起,却换成了一个男音。
“雅灵。”声音有些沉重,她还是听了出来,这是诚宇杰的声音。
“杰宇哥,你……”他怎么会和宛颜在一起?
“雅灵,我才知道你是矍有财的女儿,但你不能嫁给冷莫言,他,他,他,不好。”支吾了半天,那头的诚杰宇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词才能既恰当又准确地将冷莫言形容出来。
不好?那又怎么样?她已经答应了。诚杰宇还在试图说服她,甚至要她逃婚,并愿意过来接她离开。雅灵紧了紧握手机的手,深吸一口气,坚定地说道:“杰宇哥,谢谢你,我已经决定了,不会变的,再见。”
“哟,这是给谁打电话呀,不会还有情郎等着吧。”白色的门再度被打开,一股浓重的香水味迅速漫延开来,呛得雅灵连打几个喷嚏。二姐雅倩身穿一条紧身超短裙,踩着七寸高跟鞋,扭着滚圆的屁股走了进来。她脸上化了浓重的彩妆,根本看不清本来面目,却遮不住满脸的厌恶之气。
她哼着鼻子,不屑地看向雅灵,眼里满满的是隐藏不住的嫉妒。本来是由她与冷莫言相亲的,该死的被她抢了去!她身上穿着世界知名设计师AWAY设计的婚纱,这是冷莫言亲自请他设计的,本也应该穿在她的身上,真是太……
纤长的手指狠狠地纠在一块,直抓到指节泛白,指甲陷入肉中。
“二姐有事吗?”有意忽略掉她的一切表情,雅灵皱着好看的眉毛,淡然地问道。
雅灵的淡然让她相当难受,有那么一刻,她甚至想跑上前去将她那张好看的脸撕个稀巴烂!“你骄傲什么!狐狸精,不要脸。”现在什么也不能做,她搜索着最刻薄的词句,以求得在言词上取得一点安慰。“你娘偷人家老公,做小三,你呀,也强不到哪里去!”
雅灵的脸白了白,细致的眉头锁在了一处,小手握成了一个拳头。“二姐,有些事不要弄反了。”明明是母亲先认识父亲的,大妈凭着殷实的家庭条件,硬逼着父亲与她结婚。
雅灵的外表柔弱,内心却是刚强反叛的,她能脱离家庭的支助边工边读,就不再害怕这家里的任何一个人。嫩白的小脸以最优美的姿势对上了二姐,眼里闪着坚定与自信。
原想激怒别人,最终怒气腾腾的变成了自己。矍雅倩竖起了两道经过精心描修的眉毛,露出一副凶巴巴的表情。“得意吧,看你能得瑟多久!”
尖细的描了黑色指甲油的手指松了松,露出里面精致的手机。她略为焦急地望了望手机屏幕。她在等待着一个电话,那是一个足以让眼前这个自大的女人身败名裂的电话。
昨晚,她用尽方法诱劝了好久,但愿李栉节能想通,帮上这个大忙。
“二姐,如果没事,你就先出去吧,我还要化妆。”雅灵不想再与这个横蛮无理的女人纠缠下去,她选择对她的无理之言进行忽视。
“你……”矍雅倩还想发作,手机适时响了起来,上面显示着“李栉节”的名字。“哦,太好了。”脸上现出得意的笑,投一抹高深的眼神在雅灵身上,捂着电话小声地边说边离开了化妆间。
看着打着电话得意离去的二姐,雅灵忽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冷莫言板着脸离开了记者招待会的现场,回到了休息室。一身合体的黑色阿曼尼限量版西服贴身穿在身上,将他修长的身材衬得完美无比。白色的衬衫随意地打开,露出结实的胸肌,还有性感的喉结,看起来性感而危险。
他的脸依旧冷冷的,没有一丝笑意,精美到赛过女人的五官配上酷酷的表情,就像童话故事里走出来的王子,周身散发着只有王者才有的霸气。
优雅地开解着手上的扣子,此时的他闲散得如一只慵懒的狮子,高贵得如希腊神话里的阿波罗神,就连常年跟在他身后保护安全的大友都不由得内心里感叹一次,上天实在是太眷顾这个人了。
冷莫言厌烦这些公开场合的敷衍,若不是十分必要,是断断不会参加这些无聊的记者招待会的。那些记者都是吃了饭闲着没事干吗?专门问些低智商的问题。
对于从会场上的突然离开,他可一点内疚都没有,这些记者,量他们也没有胆量说他的坏话。因为他有足够的能力让诋毁他的媒体连人带单位一起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当然,有能干精明的汪明天,这点小事根本就用不着他来操心。
面前堆着一些文件,上面放着一张照片,里面是一个女孩,她纯美的脸庞就算是在照片里都让他忍不住要去爱怜。她张着大眼,嘴角带着淡淡的笑,乌黑的发简单地扎在脑后,看起来简单,却不失美丽。

上一篇: 快乐夫妻常做的事

下一篇:曾仕强:你心中没有父母,别人就会想到他们!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