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情感天地

生命逆旅,一苇以航

时间:2015-09-26  来源:  作者:

上一篇: (14)每个人都是他人命里的劫

下一篇:女人为什么喜欢健壮的男人?


生命逆旅,一苇以航


 

       一盏香茗,悠然。一曲广陵,淡然。东坡,一个千年的传奇,纵一苇之所如,凌万顷之茫然,他漂泊半生,君君臣臣不老江湖梦。捧读一本苏词,词中有“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的乐观自信,也有“小轩窗,正梳妆”的缱绻缠绵;有“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的美好情愿,也有“一蓑烟雨任平生”的旷达飘逸。在他的身上,仿佛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气质,让人不自禁地想要靠近他,知道他,了解他。但又总是与人群保持着一个可望而不可及的距离,即使能够无限接近,也仅止于接近。   遥想苏公当年,19岁中进士,正是春风得意,青云之志等待机遇施展之时,却遇到了一连串的挫折打击,竟致一生颠沛困顿。东坡的文字亦是率性而为,随意挥洒,即便因此注定了半生的流转,亦是不悔。   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这是返朴归真后的扪心自问 ,若仅是郊游俊赏,又何须如此感慨呢?乌台诗案,党锢之祸,政治上的腥风血雨都已经承受,又何眼前一阵急雨呢?试想于沙湖道上慢行的词人,身前身后皆茫茫无所见,但词人并未黯然神伤,而是从容面对。拄竹杖,履芒鞋,在风雨中吟啸而来,任凭细雨挥洒衣襟。那种闲庭信步的潇洒,那是要具有怎样一种淡定的心态啊!“一蓑烟雨任平生”是任天而动的豁达和洒脱。不禁想起了慧能的禅语, 两者多少有点异曲同工之妙:
  菩提本非树,明镜亦非台。
   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
    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
 
    如果能够世事不管,山野间便会多一个恬然隐士;如果不曾眺望江湖,浊世中便会少一声慨然长叹。然而,没有如果,东坡的一生,虽知无用,而终不能忘情--无论是出尘之心,还是入世之心。于是,隐士笑他“痴”,儒生忌他“狂”,注定了他群体性的不予接受,甚至排斥驱逐。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万丈红尘,吾谁与归?当孤独日深,难以派遣的时候,他开始沉思自己的个性,考虑如何才能得到心情的真正安宁。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如此悠远,又这般迫近,天地之间,只是白茫茫的一片,沧桑,却无痕。    据说此词写于宴会上,写毕苏公挂冠乘舟而去,当地县令以为苏公真要“江海寄余生”,急忙驾船追去,待到追上,发现苏公已是鼾声大作,哪里有一点要隐逸山林的样子。苏公是真正的智者,他深知这“世事”是如何无论也逃不出去的。即便做了和尚还是要穿衣吃饭,还是要为世俗所累,所以,他不象陶渊明那样躲起来,他却以俗世为山林,故而,苏公才是真正的洞彻世事人情,洞明为人处世之道的人。他认定,人一生只是永恒在刹那显现间的一个微粒,至于究竟是哪一个微粒,又何关乎重要?所以生命毕竟是不朽的,美好的,所以他尽情享受人生 。

上一篇: (14)每个人都是他人命里的劫

下一篇:女人为什么喜欢健壮的男人?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