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八卦娱乐

扒一扒《红楼梦》里那些作者暗示的情节和隐藏的深意 第3章

时间:2019-03-25 00:10:13  来源:  作者:油煎燕子

@weiqiqi0608 2016-06-17 11:55:39
坠儿事件里,晴雯掩盖在“爆碳”形象下仍不忘借机栽赃与此事完全无关的袭人。
另外还有一处,就是赵姨娘跟芳官在宝玉房中打架时(先声明,赵姨娘恶劣,贾环上不得台面,但此事中我认为起因和绝大部分责任在芳官身上,贾环是好声请求,她可以不给,但她是以次充好欺骗在先),袭人极力劝架,试图平息风波,晴雯则不仅不劝架,而且在袭人劝架时悄悄派人去对外散布,叫来当时主政的探春李纨等人,不遗余力得要对外曝光袭人......
-----------------------------
红楼梦里有很多谶语,而这些谶语由谁口中说出来,也是很讲究的,所有我说既然是袭人亲口说出的“一个个不知怎样死的呢”,就是对于晴雯的谶语和未来结局的暗示,而这话偏偏是从袭人口中说的,不能不引起人的遐想,后面在晴雯被撵以后作者明确写出,宝玉对袭人起了疑心,这个是原文可查的,而袭人只是用可能自己要死了,来堵住宝玉的想法,阻止他继续往下想,这是出于对宝玉的了解,因为宝玉不会希望自己信任的熟悉的女孩子再死一个,袭人并没有办法解释宝玉对她的疑心的。
至于晴雯,当然是自己作死太多,而且晴雯对于袭人的不满,一是自己个性太直,所以看不惯那种暗搓搓为自己捞好处的人,二是,妒忌,三是,威胁到自己存在的地位,虽然她不可能替代袭人在宝玉和主子眼中的地位,但是袭人独家拿大,自己又看不惯袭人的做派,将来她自己的未来就难说了,而晴雯并没有对抗袭人的智慧,只是本能的排斥袭人,才有了多次对袭人的嘲讽,但是上面说晴雯栽赃袭人也说不过,因为有可能袭人才是有管理权的人,晴雯只是搬出袭人来威吓别人的。并不是存心栽赃袭人,并且明显的,晴雯有傲慢无礼的一面,却没有机心和鬼祟的一面,她又哪有那种能力来栽赃陷害呢?她根本就不是那种人,没那种本事。
继续“绣鸳鸯梦兆绛芸轩”这一回,宝钗之所以第一个去打探,是因为王夫人给王熙凤说拨银子给袭人的时候,薛姨妈就在场,还发出了一篇对袭人的赞美和感叹,宝钗因此得以在第一时间得到消息,她去怡红院,一是第一时间给袭人道喜,就能得到袭人的感激和欢心,这是取得人心的一种手段,其次她也是为了打探袭人和宝玉的态度,毕竟,宝玉屋里的姨娘对自己的态度,姨娘对宝玉的影响都很有可能决定将来谁能够成功坐上宝二奶奶的位置。
一,袭人可能影响王夫人等具有决定权的人的想法,这已经是书里明写的了,二,袭人如果喜欢自己,跟自己里应外合,应该对自己将来事情办成是很好的助力,所以要探探袭人的态度,三是看宝玉对袭人成为姨娘是否欢喜,如果宝玉欢喜,袭人又能帮助自己,那日后事情就顺利多了

可是,天公似乎给宝钗开了个玩笑,恰好让宝钗亲耳听见宝玉梦中说出了那样在宝钗听来可能是“石破天惊”的话。
那么宝玉可能梦到了什么呢?
宝玉同黛玉一样,面对“金玉之论”也是一种莫大的压力,宝玉深爱黛玉,他也不希望为“金玉之论”捆绑了自己的婚姻大事,其次,因为黛玉总是不放心,尤其是金玉之论令黛玉没有安全感,而这种对安全感的缺乏却往往被黛玉发泄到了宝玉身上,甚至可以说,黛玉受到金玉之论的压力,转而就转嫁给了宝玉,所以宝玉面对的是双重的压力,这种压力,甚至连他梦中都无法摆脱,但是宝玉的态度又是如此的明确。
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在宝玉的梦中,再一次,林黛玉面对他哭了,恼了,说他只在乎“金玉”,而宝玉为了在林妹妹面前分辨,指天发誓的说出了:“和尚道士的话如何信得,什么金玉姻缘,我偏说是木石姻缘”的话,但偏巧宝钗独自一人在旁听了去呢?
接上,宝玉面对金玉,居然说出了个木石二字来对应,这是非常有趣的,表面上宝玉有一块晶莹剔透的通灵宝玉,然而读者知道那不过是大荒山青埂峰石头的幻象,而宝玉偏偏姓贾(假),他自己也觉得自己是假宝玉,真石头,林黛玉自称草木之人,固然对应绛珠草下凡,却也是对石头的呼应,木石结缘是源于价值观的认同和真挚的感情,而金玉则掺杂了太多的家族利益和对于物质财富权势的觊觎,这就是木石二人根本不屑的。并且石头对于金子的价值观从一开始就不认同。
而这种不屑借由宝玉的梦话传达给了金玉之论的制造者,不可谓是金玉之论围堵的木石二人给对方的一个狠狠的回击,宝钗听到这样的话,就等于被当面打了一个耳光,那岂止是怔住,恐怕内心的翻腾和耻辱之感已经使她肝肠寸断并且忿恨不已了。
书里只写了宝钗听了宝玉的梦话怔住了,宝钗内心究竟如何想并没有明说,这后面,袭人回来,宝钗至少表面上已经恢复了正常,并没有显山露水让任何人看出她的内心活动,但是我觉得此事件是宝钗感情的一个转折点。
一是宝玉狠狠的回击了金玉之论,等于说,金玉之论起码在宝玉本人这里是没有用的了,所以此后关于金玉之论的说法在贾府中就渐渐平息了不少,应该是宝钗方面有所收敛,以免引起宝玉更大的反弹和反感,其次,看起来金玉之论已经没有用了,又何必再继续呢?
二是宝钗本人对于宝玉的感情受到了莫大的打击,如果说此前宝钗还对宝玉怀有一个少女般的情怀的时候,这之后,因为宝玉的明确表态,我认为宝钗已经不再真心爱宝玉了,因为她的爱没有能够得到宝玉的正面回应,反而是狠狠的被羞辱了。
三,说宝钗不再爱宝玉了,并不代表宝钗不想嫁给宝玉,因为这仍然是她未来最好的选择,并且她也有可能觉得只要嫁给宝玉,将来再慢慢调教宝玉,或许他会改变也说不定。
四,宝钗被狠狠打脸,注定是会恨的,那未来化解这种恨的唯一方式就是成功,唯有用自己的成功,拆散了木石姻缘,让他们不能合伙来羞辱自己才是解恨的最好的方法。

书中黛玉曾经非常尖酸刻薄的讽刺宝钗,宝钗表面大度,从未正面跟黛玉起过什么冲突,总是包容忍让,过后还是跟黛玉说说笑笑,但是背后她却在滴翠亭陷害过黛玉,这就是宝钗行事的一个特点,但也正是这种特点,才让人觉得很可怕。而宝黛二人合伙对金玉之论的反驳,必然也因为对于宝钗的羞辱埋下某种情绪的种子,但是宝钗所不能办到的是,即使她成功嫁给宝玉,事实上宝玉也还是不会爱她,这是由她本人是个什么人决定的,她与宝玉在精神上是永远无法合拍的,而这种用自己的成功来拆散二个情投意合的人,最终只可能是三个人的悲剧,她自己无法幸免于难
最后是林黛玉在窗前看见宝钗坐在床前绣鸳鸯的那一幕,一开始是嘲笑,过后史湘云拉着她走,她是心下明白,然后继而冷笑。
林黛玉心下究竟明白了什么?很显然眼前这一幕证实了林黛玉的猜想,她认为宝钗心内藏奸,另有所图,绝不简单,然后冷笑,是笑宝钗的行为可耻,心机用尽,不屑于她的为人。
林黛玉获得宝玉的爱,是基于共同的感情基础,有精神上的认同,而宝钗行动却容易引起宝玉的反感,宝钗不懂宝玉,又一味拉扯他去求上进,那本来就是宝玉瞧不上的做派,而偏偏一个不懂宝玉的人,却处心积虑,心机算尽要得到宝玉,能不让黛玉冷笑吗?
综上所述,对宝钗的感情之路做个总结,作者对于宝钗的态度究竟如何呢?在《红楼梦》曲子词《终身误》里说的太明白了:都道是金玉良缘,俺只念木石前盟。

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

终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

叹人间,美中不足今方信:

纵然是齐眉举案,到底意难平。


纵然是齐眉举案,到底意难平,这说明到了最后,宝钗如愿嫁给了宝玉,但是宝玉却对她没有爱意,相反却始终念念不忘的是黛玉。
上大学的时候备考马哲,曾经有一段理论让我印象深刻,原文我忘记了,大致意思是说,在利益各方都是为了自己利益而角力的。就好像一个正方形,每一方的人为了自己的利益最大化,将正方形的一角强行往自己的那一方拉扯,但是最后并不是谁赢了,谁输了,而是在各方力量的角逐之下,原本的正方形被拉扯成了一个平行四边形,而平行四边形的结果,其实并不是当初角力的各方期待的结果,只是他们最后都只能接受这样的结果。
我觉得红楼梦里面对于宝玉婚姻的各方拉扯角力就很像这种哲学模型的概念所描述的,最后被各方拉扯成了平行四边形,尽管这是谁都不期望看到的,看上去宝钗,袭人,王夫人,薛姨妈等靠着心机赢了,但是宝玉本人也是有灵魂的应力的,这种力量,导致了,最终宝钗永远也无法真正赢过黛玉,反而,成为了输家的一方。谁都不是赢家
关于宝钗的人格,作者是有所批判的,但是我觉得他着力点在于展现宝钗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做出一些行为,换做黛玉,也同样有为自己做的一些行为。所以作者力在还原一个真实的人的形象,更像是一面镜子照见了现实生活中会有的那种人的形象,而不是单纯的说谁是好人谁是坏人,那样黑白分明,对于宝姐姐的悲剧,作者又未尝没有同情?难道宝姐姐的心性人格,不是这个变态的社会给扭曲出来的?作者批判的是整个的封建礼教和制度吧!
俞平伯就曾经评论过说《红楼梦》太像是一面照进现实的镜子了,他那么真切的还原了真实生活中的方方面面,就好像让读者看到了真实的一幅人情风俗画一样,红楼梦的作者几乎没有写过过于傻白甜形象单一的角色,也不是完全没有,例如呆呆的香菱,但是其他大多数人,包括下凡仙子般的林黛玉都有性格上的缺点和令人觉得可恨的地方,不设褒贬就是作者对于宝钗的态度,她有异常出色和可爱的一面,同样也有为了自己利益打算,做出一些玩弄心机手段的事情,对书中一切女儿作者也都是包容同情的。
红楼梦里还有一段写的非常精彩,这段落里层层递进通过不同的人对宝玉的看法和态度,以及宝玉对他们的回应展现了各方人士各自不同的态度,同样的,也有符合本帖主旨的部分,那就是未明示而暗示的部分,留白供读者想象的部分,同绣鸳鸯梦兆绛芸轩里一样,又是贾宝玉无意间说出的话,深深的震惊了金玉之论那一方的阵营,这次事件就是“诉肺腑心迷活宝玉”
起先原文是这样的:
正说着,有人来回说:“兴隆街的大爷来了,老爷叫二爷出去会。”宝玉听了,便知是贾雨村来了,心中好不自在.袭人忙去拿衣服.宝玉一面蹬着靴子,一面抱怨道:“有老爷和他坐着就罢了,回回定要见我。”史湘云一边摇着扇子,笑道:“自然你能会宾接客,老爷才叫你出去呢。”宝玉道:“那里是老爷,都是他自己要请我去见的。”湘云笑道:“主雅客来勤,自然你有些警他的好处,他才只要会你。”宝玉道:“罢,罢,我也不敢称雅,俗中又俗的一个俗人,并不愿同这些人往来。”湘云笑道:“还是这个情性不改.如今大了,你就不愿读书去考举人进士的,也该常常的会会这些为官做宰的人们,谈谈讲讲些仕途经济的学问,也好将来应酬世务,日后也有个朋友.没见你成年家只在我们队里搅些什么!"宝玉听了道:“姑娘请别的姊妹屋里坐坐,我这里仔细污了你知经济学问的。”袭人道:“云姑娘快别说这话.上回也是宝姑娘也说过一回,他也不管人脸上过的去过不去,他就咳了一声,拿起脚来走了.这里宝姑娘的话也没说完,见他走了,登时羞的脸通红,说又不是,不说又不是.幸而是宝姑娘,那要是林姑娘,不知又闹到怎么样,哭的怎么样呢.提起这个话来,真真的宝姑娘叫人敬重,自己讪了一会子去了.我倒过不去,只当他恼了.谁知过后还是照旧一样,真真有涵养,心地宽大.谁知这一个反倒同他生分了.那林姑娘见你赌气不理他,你得赔多少不是呢。”宝玉道:“林姑娘从来说过这些混帐话不曾?若他也说过这些混帐话,我早和他生分了。”袭人和湘云都点头笑道:“这原是混帐话."

这一段将宝玉素日的叛逆思想表现的淋漓尽致,同样的,也展现了宝钗是怎样规劝宝玉,而宝玉又是如何坚决拒绝她的规劝的,同时也展现了宝玉对林黛玉的感觉,已经不再是仅仅因为外在的一切而与林黛玉相知,而是展现了林黛玉与宝玉的精神共鸣,同时我们还知道了,如果不是林黛玉与宝玉的精神共鸣,宝玉早就和她生分了,换句话说,我们从此得知,原来宝玉不是一定非得爱黛玉,如果黛玉不是表现出了宝玉想要的样子,宝玉也会跟她生分,这是作者在暗示我们,宝黛之爱已经升华到了灵魂的结合,是高阶层的爱,同时也从另外一方面,展示出了,史湘云,袭人,宝钗等人的世俗观念,同贾宝玉看透世情的清高是多么的格格不入。
这里另外有趣的一点,也是引起我多方想象的一点,那就是贾雨村回回拜访贾府一定要见宝玉,为什么贾雨村对宝玉那么感兴趣呢?贾雨村何等样人, 恰恰是宝玉最憎厌的醉心功名利禄的人,而且还干了不少贪赃枉法的坏事,所以宝玉看到贾雨村要见,是非常的反感和厌恶的。 @weiqiqi0608 2016-06-17 11:55:39
坠儿事件里,晴雯掩盖在“爆碳”形象下仍不忘借机栽赃与此事完全无关的袭人。
另外还有一处,就是赵姨娘跟芳官在宝玉房中打架时(先声明,赵姨娘恶劣,贾环上不得台面,但此事中我认为起因和绝大部分责任在芳官身上,贾环是好声请求,她可以不给,但她是以次充好欺骗在先),袭人极力劝架,试图平息风波,晴雯则不仅不劝架,而且在袭人劝架时悄悄派人去对外散布,叫来当时主政的探春李纨等人,不遗余力得要对外曝光袭人......
-----------------------------
红楼梦里有很多谶语,而这些谶语由谁口中说出来,也是很讲究的,所有我说既然是袭人亲口说出的“一个个不知怎样死的呢”,就是对于晴雯的谶语和未来结局的暗示,而这话偏偏是从袭人口中说的,不能不引起人的遐想,后面在晴雯被撵以后作者明确写出,宝玉对袭人起了疑心,这个是原文可查的,而袭人只是用可能自己要死了,来堵住宝玉的想法,阻止他继续往下想,这是出于对宝玉的了解,因为宝玉不会希望自己信任的熟悉的女孩子再死一个,袭人并没有办法解释宝玉对她的疑心的。
至于晴雯,当然是自己作死太多,而且晴雯对于袭人的不满,一是自己个性太直,所以看不惯那种暗搓搓为自己捞好处的人,二是,妒忌,三是,威胁到自己存在的地位,虽然她不可能替代袭人在宝玉和主子眼中的地位,但是袭人独家拿大,自己又看不惯袭人的做派,将来她自己的未来就难说了,而晴雯并没有对抗袭人的智慧,只是本能的排斥袭人,才有了多次对袭人的嘲讽,但是上面说晴雯栽赃袭人也说不过,因为有可能袭人才是有管理权的人,晴雯只是搬出袭人来威吓别人的。并不是存心栽赃袭人,并且明显的,晴雯有傲慢无礼的一面,却没有机心和鬼祟的一面,她又哪有那种能力来栽赃陷害呢?她根本就不是那种人,没那种本事。 继续“绣鸳鸯梦兆绛芸轩”这一回,宝钗之所以第一个去打探,是因为王夫人给王熙凤说拨银子给袭人的时候,薛姨妈就在场,还发出了一篇对袭人的赞美和感叹,宝钗因此得以在第一时间得到消息,她去怡红院,一是第一时间给袭人道喜,就能得到袭人的感激和欢心,这是取得人心的一种手段,其次她也是为了打探袭人和宝玉的态度,毕竟,宝玉屋里的姨娘对自己的态度,姨娘对宝玉的影响都很有可能决定将来谁能够成功坐上宝二奶奶的位置。
一,袭人可能影响王夫人等具有决定权的人的想法,这已经是书里明写的了,二,袭人如果喜欢自己,跟自己里应外合,应该对自己将来事情办成是很好的助力,所以要探探袭人的态度,三是看宝玉对袭人成为姨娘是否欢喜,如果宝玉欢喜,袭人又能帮助自己,那日后事情就顺利多了

可是,天公似乎给宝钗开了个玩笑,恰好让宝钗亲耳听见宝玉梦中说出了那样在宝钗听来可能是“石破天惊”的话。
那么宝玉可能梦到了什么呢?
宝玉同黛玉一样,面对“金玉之论”也是一种莫大的压力,宝玉深爱黛玉,他也不希望为“金玉之论”捆绑了自己的婚姻大事,其次,因为黛玉总是不放心,尤其是金玉之论令黛玉没有安全感,而这种对安全感的缺乏却往往被黛玉发泄到了宝玉身上,甚至可以说,黛玉受到金玉之论的压力,转而就转嫁给了宝玉,所以宝玉面对的是双重的压力,这种压力,甚至连他梦中都无法摆脱,但是宝玉的态度又是如此的明确。
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在宝玉的梦中,再一次,林黛玉面对他哭了,恼了,说他只在乎“金玉”,而宝玉为了在林妹妹面前分辨,指天发誓的说出了:“和尚道士的话如何信得,什么金玉姻缘,我偏说是木石姻缘”的话,但偏巧宝钗独自一人在旁听了去呢? 接上,宝玉面对金玉,居然说出了个木石二字来对应,这是非常有趣的,表面上宝玉有一块晶莹剔透的通灵宝玉,然而读者知道那不过是大荒山青埂峰石头的幻象,而宝玉偏偏姓贾(假),他自己也觉得自己是假宝玉,真石头,林黛玉自称草木之人,固然对应绛珠草下凡,却也是对石头的呼应,木石结缘是源于价值观的认同和真挚的感情,而金玉则掺杂了太多的家族利益和对于物质财富权势的觊觎,这就是木石二人根本不屑的。并且石头对于金子的价值观从一开始就不认同。
而这种不屑借由宝玉的梦话传达给了金玉之论的制造者,不可谓是金玉之论围堵的木石二人给对方的一个狠狠的回击,宝钗听到这样的话,就等于被当面打了一个耳光,那岂止是怔住,恐怕内心的翻腾和耻辱之感已经使她肝肠寸断并且忿恨不已了。 书里只写了宝钗听了宝玉的梦话怔住了,宝钗内心究竟如何想并没有明说,这后面,袭人回来,宝钗至少表面上已经恢复了正常,并没有显山露水让任何人看出她的内心活动,但是我觉得此事件是宝钗感情的一个转折点。
一是宝玉狠狠的回击了金玉之论,等于说,金玉之论起码在宝玉本人这里是没有用的了,所以此后关于金玉之论的说法在贾府中就渐渐平息了不少,应该是宝钗方面有所收敛,以免引起宝玉更大的反弹和反感,其次,看起来金玉之论已经没有用了,又何必再继续呢?
二是宝钗本人对于宝玉的感情受到了莫大的打击,如果说此前宝钗还对宝玉怀有一个少女般的情怀的时候,这之后,因为宝玉的明确表态,我认为宝钗已经不再真心爱宝玉了,因为她的爱没有能够得到宝玉的正面回应,反而是狠狠的被羞辱了。
三,说宝钗不再爱宝玉了,并不代表宝钗不想嫁给宝玉,因为这仍然是她未来最好的选择,并且她也有可能觉得只要嫁给宝玉,将来再慢慢调教宝玉,或许他会改变也说不定。
四,宝钗被狠狠打脸,注定是会恨的,那未来化解这种恨的唯一方式就是成功,唯有用自己的成功,拆散了木石姻缘,让他们不能合伙来羞辱自己才是解恨的最好的方法。
书中黛玉曾经非常尖酸刻薄的讽刺宝钗,宝钗表面大度,从未正面跟黛玉起过什么冲突,总是包容忍让,过后还是跟黛玉说说笑笑,但是背后她却在滴翠亭陷害过黛玉,这就是宝钗行事的一个特点,但也正是这种特点,才让人觉得很可怕。而宝黛二人合伙对金玉之论的反驳,必然也因为对于宝钗的羞辱埋下某种情绪的种子,但是宝钗所不能办到的是,即使她成功嫁给宝玉,事实上宝玉也还是不会爱她,这是由她本人是个什么人决定的,她与宝玉在精神上是永远无法合拍的,而这种用自己的成功来拆散二个情投意合的人,最终只可能是三个人的悲剧,她自己无法幸免于难 最后是林黛玉在窗前看见宝钗坐在床前绣鸳鸯的那一幕,一开始是嘲笑,过后史湘云拉着她走,她是心下明白,然后继而冷笑。
林黛玉心下究竟明白了什么?很显然眼前这一幕证实了林黛玉的猜想,她认为宝钗心内藏奸,另有所图,绝不简单,然后冷笑,是笑宝钗的行为可耻,心机用尽,不屑于她的为人。
林黛玉获得宝玉的爱,是基于共同的感情基础,有精神上的认同,而宝钗行动却容易引起宝玉的反感,宝钗不懂宝玉,又一味拉扯他去求上进,那本来就是宝玉瞧不上的做派,而偏偏一个不懂宝玉的人,却处心积虑,心机算尽要得到宝玉,能不让黛玉冷笑吗? 综上所述,对宝钗的感情之路做个总结,作者对于宝钗的态度究竟如何呢?在《红楼梦》曲子词《终身误》里说的太明白了:都道是金玉良缘,俺只念木石前盟。

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

终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

叹人间,美中不足今方信:

纵然是齐眉举案,到底意难平。


纵然是齐眉举案,到底意难平,这说明到了最后,宝钗如愿嫁给了宝玉,但是宝玉却对她没有爱意,相反却始终念念不忘的是黛玉。
上大学的时候备考马哲,曾经有一段理论让我印象深刻,原文我忘记了,大致意思是说,在利益各方都是为了自己利益而角力的。就好像一个正方形,每一方的人为了自己的利益最大化,将正方形的一角强行往自己的那一方拉扯,但是最后并不是谁赢了,谁输了,而是在各方力量的角逐之下,原本的正方形被拉扯成了一个平行四边形,而平行四边形的结果,其实并不是当初角力的各方期待的结果,只是他们最后都只能接受这样的结果。
我觉得红楼梦里面对于宝玉婚姻的各方拉扯角力就很像这种哲学模型的概念所描述的,最后被各方拉扯成了平行四边形,尽管这是谁都不期望看到的,看上去宝钗,袭人,王夫人,薛姨妈等靠着心机赢了,但是宝玉本人也是有灵魂的应力的,这种力量,导致了,最终宝钗永远也无法真正赢过黛玉,反而,成为了输家的一方。谁都不是赢家
关于宝钗的人格,作者是有所批判的,但是我觉得他着力点在于展现宝钗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做出一些行为,换做黛玉,也同样有为自己做的一些行为。所以作者力在还原一个真实的人的形象,更像是一面镜子照见了现实生活中会有的那种人的形象,而不是单纯的说谁是好人谁是坏人,那样黑白分明,对于宝姐姐的悲剧,作者又未尝没有同情?难道宝姐姐的心性人格,不是这个变态的社会给扭曲出来的?作者批判的是整个的封建礼教和制度吧! 俞平伯就曾经评论过说《红楼梦》太像是一面照进现实的镜子了,他那么真切的还原了真实生活中的方方面面,就好像让读者看到了真实的一幅人情风俗画一样,红楼梦的作者几乎没有写过过于傻白甜形象单一的角色,也不是完全没有,例如呆呆的香菱,但是其他大多数人,包括下凡仙子般的林黛玉都有性格上的缺点和令人觉得可恨的地方,不设褒贬就是作者对于宝钗的态度,她有异常出色和可爱的一面,同样也有为了自己利益打算,做出一些玩弄心机手段的事情,对书中一切女儿作者也都是包容同情的。 红楼梦里还有一段写的非常精彩,这段落里层层递进通过不同的人对宝玉的看法和态度,以及宝玉对他们的回应展现了各方人士各自不同的态度,同样的,也有符合本帖主旨的部分,那就是未明示而暗示的部分,留白供读者想象的部分,同绣鸳鸯梦兆绛芸轩里一样,又是贾宝玉无意间说出的话,深深的震惊了金玉之论那一方的阵营,这次事件就是“诉肺腑心迷活宝玉”
起先原文是这样的:
正说着,有人来回说:“兴隆街的大爷来了,老爷叫二爷出去会。”宝玉听了,便知是贾雨村来了,心中好不自在.袭人忙去拿衣服.宝玉一面蹬着靴子,一面抱怨道:“有老爷和他坐着就罢了,回回定要见我。”史湘云一边摇着扇子,笑道:“自然你能会宾接客,老爷才叫你出去呢。”宝玉道:“那里是老爷,都是他自己要请我去见的。”湘云笑道:“主雅客来勤,自然你有些警他的好处,他才只要会你。”宝玉道:“罢,罢,我也不敢称雅,俗中又俗的一个俗人,并不愿同这些人往来。”湘云笑道:“还是这个情性不改.如今大了,你就不愿读书去考举人进士的,也该常常的会会这些为官做宰的人们,谈谈讲讲些仕途经济的学问,也好将来应酬世务,日后也有个朋友.没见你成年家只在我们队里搅些什么!"宝玉听了道:“姑娘请别的姊妹屋里坐坐,我这里仔细污了你知经济学问的。”袭人道:“云姑娘快别说这话.上回也是宝姑娘也说过一回,他也不管人脸上过的去过不去,他就咳了一声,拿起脚来走了.这里宝姑娘的话也没说完,见他走了,登时羞的脸通红,说又不是,不说又不是.幸而是宝姑娘,那要是林姑娘,不知又闹到怎么样,哭的怎么样呢.提起这个话来,真真的宝姑娘叫人敬重,自己讪了一会子去了.我倒过不去,只当他恼了.谁知过后还是照旧一样,真真有涵养,心地宽大.谁知这一个反倒同他生分了.那林姑娘见你赌气不理他,你得赔多少不是呢。”宝玉道:“林姑娘从来说过这些混帐话不曾?若他也说过这些混帐话,我早和他生分了。”袭人和湘云都点头笑道:“这原是混帐话."

这一段将宝玉素日的叛逆思想表现的淋漓尽致,同样的,也展现了宝钗是怎样规劝宝玉,而宝玉又是如何坚决拒绝她的规劝的,同时也展现了宝玉对林黛玉的感觉,已经不再是仅仅因为外在的一切而与林黛玉相知,而是展现了林黛玉与宝玉的精神共鸣,同时我们还知道了,如果不是林黛玉与宝玉的精神共鸣,宝玉早就和她生分了,换句话说,我们从此得知,原来宝玉不是一定非得爱黛玉,如果黛玉不是表现出了宝玉想要的样子,宝玉也会跟她生分,这是作者在暗示我们,宝黛之爱已经升华到了灵魂的结合,是高阶层的爱,同时也从另外一方面,展示出了,史湘云,袭人,宝钗等人的世俗观念,同贾宝玉看透世情的清高是多么的格格不入。
这里另外有趣的一点,也是引起我多方想象的一点,那就是贾雨村回回拜访贾府一定要见宝玉,为什么贾雨村对宝玉那么感兴趣呢?贾雨村何等样人, 恰恰是宝玉最憎厌的醉心功名利禄的人,而且还干了不少贪赃枉法的坏事,所以宝玉看到贾雨村要见,是非常的反感和厌恶的。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八卦娱乐
相关文章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