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八卦娱乐

扒一扒《红楼梦》里那些作者暗示的情节和隐藏的深意 第4章

时间:2019-03-25 00:10:04  来源:  作者:油煎燕子

贾雨村为什么回回要见宝玉,当然是他对宝玉很感兴趣,可是作者就这么提了一下,马上转笔写别人去了,此后再无交代,又一个无头公案,供给读者想象,这就是为什么《红楼梦》里多多少少都弥漫着一层神秘色彩,但是我们还是要想象一下贾雨村的好奇心是怎么来的。
如果把思路拉到本书开篇,就会发现贾雨村其实不止当过林黛玉的老师,他还当过另外一个人的老师,那个学生曾给贾雨村留下极其深刻的印象,并且还因为那学生的家长过于护犊子,导致贾雨村实在干不下去,主动辞职了。
那个人就是甄宝玉,并且借由甄宝玉,贾雨村发表了一通对于风流灵秀人物的感言,这段感言,我觉得是作者自况,借贾雨村之口来说明像甄宝玉,贾宝玉这类人物的品格气质的,这类人物据说是秉承天地灵秀之气生成的,贾雨村见过甄宝玉,见了贾宝玉也自然稀奇,一是此二人据说是长的一模一样,二是性格行为也毫无二致,三是在家中的情状也是一样,四是,他们都属于贾雨村宣言的那种“风流灵秀”之人物,难免贾雨村对贾宝玉感兴趣,同时,我们也会觉得很神秘,究竟甄宝玉的存在,在暗示着什么?莫非贾宝玉所遭遇的一切都只是幻境,并不真实,像是一个梦,而对应于他的甄宝玉,才是现实生活中真正的宝玉,可是作者为什么要费神编织这么一个迷惑人的梦呢?如果是梦,又为何让人感觉那么真实呢?
关于贾雨村的好奇心就只能八到此为止了,因为后面是作者留给读者的一连串的带有神秘色彩的猜测,而且十分容易把人绕晕,并且连楼主也难以分证清楚了。

后面便要说的是史湘云和袭人对于宝玉反感去见贾雨村这类官场上混迹的人物,史湘云是宝玉很喜爱的姐妹之一,宝玉留下那个金麒麟正是为了史湘云,可见宝玉对史湘云的重视,然而史湘云的思想境界也未曾达到与宝玉和拍的高度,他们并不能在同一层次上面思考,固然宝玉对史湘云喜爱有加,他平日里又是特别懂得体贴关爱女孩子,在这里突然变了脸,凶巴巴的对史湘云下了逐客令,这真是发生在宝玉身上最不可思议的事!太不像是宝玉的做派了,读者就已经觉得诧异了,结果,紧接着袭人又说出了更稀奇的话,说宝玉对宝钗也来过那么一回,并且袭人不失时机的褒宝钗的大度,贬低黛玉的小气,可是宝玉更加说出了惊人的话,他让我们知道了,他对黛玉是真正的知己,是思想和精神的共鸣,如果黛玉达不到这种共鸣,他宝玉也会离黛玉而去的……由此我们知道了宝玉的爱情观里最可贵的一面,宝玉不是因为木石前缘的宿命,不是因为黛玉的美若天仙和才华横溢,甚至也不是因为从小一起长大的多年感情,是因为他们其实本质上是同一类人,是向往纯真,自由,反感僵化丑陋的现实的人,这才是他们真正的感情基础
灵魂的结合才是真正的结合,这之后双方哪一方是变老变丑了,还是一方穷困潦倒了,都不可能分开他们,因为那些外在的东西,不是他们结合的原因,而使他们结合的原因并不会随着时间而消逝,所以可以想象,在后期宝玉失去黛玉,又被迫娶了宝钗的时候,他不止是失去了爱情,也失去了人生的目标,人生理想的幻灭,导致他最后极有可能像作者暗示的那样,遁入空门。
这段情节后面,作者又开始玩过山车了,让读者跟着情节受惊吓,先是黛玉,也有自己心里的小九九,担心史湘云与宝玉之间有什么,所以悄悄过来打探,这点作者是明写的,对黛玉真的是一点都不留面子,这说明,作者写的宝钗心机重重,但是黛玉对于自己的感情也同样是暗中留意,一点也不放松,所不同的是,黛玉大概没有背后的小动作,并且黛玉有宝玉的宠爱,她只是来求证这份爱的,不像宝钗,是努力去争取一份没有可能的爱。
但是恰好宝玉在屋内说黛玉的那句话被黛玉在外面听到了,这里黛玉可以说是十分的感动,同时,她也第一时间明白了宝玉也是自己的知己,但是未来仍然没有什么安全感,所以黛玉又忧心重重的掉泪了,被出门来的宝玉看见了。此刻两人有些言浅意深的爱的交流,宝玉告诉黛玉:“你放心”,但是又彼此感情胶着着,有很多不便开口说明之处,这个时候,黛玉走了,她已经明白宝玉的心,无需再多说什么,可是宝玉情迷深处,还不知道黛玉走了,最后给黛玉的深情告白,被前来送扇子的袭人给听到了,袭人看见黛玉在前,便什么都明白了,但是这份告白却是对宝钗袭人一党的最直接的打击,这还是在宝玉挨打之前,袭人听到这些话,有多丧气可想而知,而这也是埋下了日后袭人向王夫人私下建言的伏笔……
有趣的是,宝玉刚刚害臊跑了,宝钗就紧跟着出现了,嗯,她来的时机真的巧,这有些画外之音,宝钗之来,说不定跟黛玉来的目的是一样的,担心史湘云跟宝玉之间有什么,所以过来打探,宝钗在宝玉跑走之后突然出现,谁知道宝黛之间的情状,和宝玉后来的痴迷告白会不会早就被躲在一边的宝钗听了去?这都是值得人浮想联翩的事情,宝钗看袭人的惊慌,又会不会在猜度着袭人的想法和态度,这都是作者没写,却又给人以各种遐想空间的情节与暗示……

宝钗羞笼红麝串一则在向世人证明元妃对自己的肯定,二则略有诱惑宝玉的心思,否则心里真的没好意思的话,就会把串子收起来,而不是戴在手腕上招摇,而宝玉也果然动了色心。但是,宝玉对于自己的爱情又是非常有原则的人,林黛玉是自己人,所以膀子若长在她身上,可以摸,宝姐姐却不能随便摸,因为若是摸了一是会造次,二是需要负责任的,而宝玉不愿意负这个责任,因为他很清楚,自己不爱她,所以只能恨自己没福得摸,只是这一切在林黛玉看来却不是很受用,所以将他比做呆雁
上面还有人在继续讨论宝钗的好坏问题,我还是多补充一点我的看法,或者我认为作者是怎样看的,第一,生活中我们遇到的人都不是完美的,所谓人无完人,而人不但有缺点,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大多数普通人都会首先为自己的利益着想。
我们只看到了宝钗的心机,但却也应该同时看到,在宝钗还没对黛玉做什么的时候,黛玉对宝钗的无礼和刻薄。也许有人会说,怎么没有伤害,宝钗不是存心想要嫁给宝玉,那不是做了宝黛的小三了?那还对黛玉不是伤害?
但是你要从宝钗的立场来看,那时候宝黛明面上只是表兄妹好吧,也并没有定下亲事,所以从宝钗的立场来看,她也有竞争一下的自由,就算公平竞争,林黛玉也没有立场去当面讽刺伤害。
然而,在我看来,宝钗虽然觉得自己无辜受了伤害,她的心机又有可能在后期对林黛玉造成巨大的反伤害,或者报复,我个人认为,林黛玉未来会死于宝钗一党的心机,也是黛玉早期种下的祸根。
这一点就跟晴雯非常的像,看过脂批的应该知道,晴雯是黛玉的影子,而晴雯的死,明面上是抓不到袭人的把柄的,同样的,八十回后描绘黛玉的死,明面上读者应该也抓不到宝钗的把柄。我们可以从晴雯之死来推测黛玉之死。
只是宝玉会看透一些东西,正如晴雯死后,宝玉对袭人开始有了疑心一样,而黛玉对宝玉意味的东西更多,可以说宝玉是孤独的,他的世界,即使那些姐姐妹妹们里也没有人懂他,除了黛玉,黛玉若死了,宝玉的灵魂也失去了依傍,所以,宝钗应该最终彻底失去宝玉,孤独终老,所谓的《终身误》就是这个意思
@油煎燕子 2016-06-18 11:41:14
上面还有人在继续讨论宝钗的好坏问题,我还是多补充一点我的看法,或者我认为作者是怎样看的,第一,生活中我们遇到的人都不是完美的,所谓人无完人,而人不但有缺点,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大多数普通人都会首先为自己的利益着想。
我们只看到了宝钗的心机,但却也应该同时看到,在宝钗还没对黛玉做什么的时候,黛玉对宝钗的无礼和刻薄。也许有人会说,怎么没有伤害,宝钗不是存心想要嫁给宝玉,那不是做了宝黛的小三了?......
-----------------------------
宝钗是好人还是坏人?答案是没有好坏,她只是个为自己打算,有欲望,也有才情,无辜受过伤,也伤害过别人的红尘中人,也就是作者一开始说的那一干风流孽鬼到人间历经幻世渡劫中的一个
接着八《史太君破陈腐旧套》这一段里暗含的深意:原文如下:
贾母笑道:“这些书都是一个套子,左不过是些佳人才子,最没趣儿.把人家女儿说的那样坏,还说是佳人,编的连影儿也没有了.开口都是书香门第,父亲不是尚书就是宰相,生一个小姐必是爱如珍宝.这小姐必是通文知礼,无所不晓,竟是个绝代佳人.只一见了一个清俊的男人,不管是亲是友,便想起终身大事来,父母也忘了,书礼也忘了,鬼不成鬼,贼不成贼,那一点儿是佳人?便是满腹文章,做出这些事来,也算不得是佳人了.比如男人满腹文章去作贼,难道那王法就说他是才子,就不入贼情一案不成?可知那编书的是自己塞了自己的嘴.再者,既说是世宦书香大家小姐都知礼读书,连夫人都知书识礼,便是告老还家,自然这样大家人口不少,奶母丫鬟伏侍小姐的人也不少,怎么这些书上,凡有这样的事,就只小姐和紧跟的一个丫鬟?你们白想想,那些人都是管什么的,可是前言不答后语?"众人听了,都笑说:“老太太这一说,是谎都批出来了."贾母笑道:“这有个原故:编这样书的,有一等妒人家富贵,或有求不遂心,所以编出来污秽人家.再一等,他自己看了这些书看魔了,他也想一个佳人,所以编了出来取乐.何尝他知道那世宦读书家的道理!别说他那书上那些世宦书礼大家,如今眼下真的,拿我们这中等人家说起,也没有这样的事,别说是那些大家子.可知是诌掉了下巴的话.所以我们从不许说这些书,丫头们也不懂这些话.这几年我老了,他们姊妹们住的远,我偶然闷了,说几句听听,他们一来,就忙歇了。”李薛二人都笑说:“这正是大家的规矩,连我们家也没这些杂话给孩子们听见。”
前面有筒子发了这一段的解析,基本大意是赞同的,但是我有个人的理解,略有不同,首先看看这回情节发生的时间段,已经是宝黛二人互证心意之后很久了,在宝玉挨打之后,宝黛二人关于感情的疑虑产生的拌嘴吵架就非常少了,这应该是黛玉渐渐明白了宝玉对自己的深情,她至少在感情方面放下心来,这段时间宝黛二人的感情稳定发展,感情深厚。
但是,这绝对不是金玉一党所乐见的,前面我提过,黛玉有可能是死于宝钗一党的心机,这并非是我个人的看法,有一派红学家,例如周汝昌认为,黛玉是被谣言中伤诽谤后自裁的,这个理论我也不是很赞同,但是我的确觉得黛玉的女儿清誉的确是遭到了某种中伤,有可能导致黛玉因此病重而亡,证据就在这一回里有所暗示。
当年初看红楼梦的时候,贾母的这大段话真的看不太懂,不明白什么意思,但是看上去又明显的似有所指,受了高鹗续书的影响,还以为贾母是在敲打宝黛二人,叫他们俩的私情不要太离谱了,后来才慢慢品出味来,贾母的确是在敲打某些人,但绝对不是黛玉。
贾母这段文字,一开始有一句话“把人家女儿说的那样坏”,就是指有些人在暗中造谣中伤林黛玉的,估计是指林黛玉不守闺阁之礼,勾引宝玉这样的年轻公子等等。于是贾母在后面说了一大串,暗指我们家的小姐们都是奶母丫鬟一大堆跟着,天天有人守着哪有机会做出那种不才之事?前面虚指造谣的人妒人家富贵,后面“或有求不遂心”才是实指,指宝钗一党求亲于宝玉而不遂心,所以造谣中伤黛玉。后面贾母直接就说自己这样的家里就没有这样的事,等于是替黛玉证明清白,自己的外孙女,老太太还是要护着的,并且,宝黛的亲事,也是贾母心中暗许的 贾雨村为什么回回要见宝玉,当然是他对宝玉很感兴趣,可是作者就这么提了一下,马上转笔写别人去了,此后再无交代,又一个无头公案,供给读者想象,这就是为什么《红楼梦》里多多少少都弥漫着一层神秘色彩,但是我们还是要想象一下贾雨村的好奇心是怎么来的。
如果把思路拉到本书开篇,就会发现贾雨村其实不止当过林黛玉的老师,他还当过另外一个人的老师,那个学生曾给贾雨村留下极其深刻的印象,并且还因为那学生的家长过于护犊子,导致贾雨村实在干不下去,主动辞职了。
那个人就是甄宝玉,并且借由甄宝玉,贾雨村发表了一通对于风流灵秀人物的感言,这段感言,我觉得是作者自况,借贾雨村之口来说明像甄宝玉,贾宝玉这类人物的品格气质的,这类人物据说是秉承天地灵秀之气生成的,贾雨村见过甄宝玉,见了贾宝玉也自然稀奇,一是此二人据说是长的一模一样,二是性格行为也毫无二致,三是在家中的情状也是一样,四是,他们都属于贾雨村宣言的那种“风流灵秀”之人物,难免贾雨村对贾宝玉感兴趣,同时,我们也会觉得很神秘,究竟甄宝玉的存在,在暗示着什么?莫非贾宝玉所遭遇的一切都只是幻境,并不真实,像是一个梦,而对应于他的甄宝玉,才是现实生活中真正的宝玉,可是作者为什么要费神编织这么一个迷惑人的梦呢?如果是梦,又为何让人感觉那么真实呢? 关于贾雨村的好奇心就只能八到此为止了,因为后面是作者留给读者的一连串的带有神秘色彩的猜测,而且十分容易把人绕晕,并且连楼主也难以分证清楚了。

后面便要说的是史湘云和袭人对于宝玉反感去见贾雨村这类官场上混迹的人物,史湘云是宝玉很喜爱的姐妹之一,宝玉留下那个金麒麟正是为了史湘云,可见宝玉对史湘云的重视,然而史湘云的思想境界也未曾达到与宝玉和拍的高度,他们并不能在同一层次上面思考,固然宝玉对史湘云喜爱有加,他平日里又是特别懂得体贴关爱女孩子,在这里突然变了脸,凶巴巴的对史湘云下了逐客令,这真是发生在宝玉身上最不可思议的事!太不像是宝玉的做派了,读者就已经觉得诧异了,结果,紧接着袭人又说出了更稀奇的话,说宝玉对宝钗也来过那么一回,并且袭人不失时机的褒宝钗的大度,贬低黛玉的小气,可是宝玉更加说出了惊人的话,他让我们知道了,他对黛玉是真正的知己,是思想和精神的共鸣,如果黛玉达不到这种共鸣,他宝玉也会离黛玉而去的……由此我们知道了宝玉的爱情观里最可贵的一面,宝玉不是因为木石前缘的宿命,不是因为黛玉的美若天仙和才华横溢,甚至也不是因为从小一起长大的多年感情,是因为他们其实本质上是同一类人,是向往纯真,自由,反感僵化丑陋的现实的人,这才是他们真正的感情基础 灵魂的结合才是真正的结合,这之后双方哪一方是变老变丑了,还是一方穷困潦倒了,都不可能分开他们,因为那些外在的东西,不是他们结合的原因,而使他们结合的原因并不会随着时间而消逝,所以可以想象,在后期宝玉失去黛玉,又被迫娶了宝钗的时候,他不止是失去了爱情,也失去了人生的目标,人生理想的幻灭,导致他最后极有可能像作者暗示的那样,遁入空门。 这段情节后面,作者又开始玩过山车了,让读者跟着情节受惊吓,先是黛玉,也有自己心里的小九九,担心史湘云与宝玉之间有什么,所以悄悄过来打探,这点作者是明写的,对黛玉真的是一点都不留面子,这说明,作者写的宝钗心机重重,但是黛玉对于自己的感情也同样是暗中留意,一点也不放松,所不同的是,黛玉大概没有背后的小动作,并且黛玉有宝玉的宠爱,她只是来求证这份爱的,不像宝钗,是努力去争取一份没有可能的爱。
但是恰好宝玉在屋内说黛玉的那句话被黛玉在外面听到了,这里黛玉可以说是十分的感动,同时,她也第一时间明白了宝玉也是自己的知己,但是未来仍然没有什么安全感,所以黛玉又忧心重重的掉泪了,被出门来的宝玉看见了。此刻两人有些言浅意深的爱的交流,宝玉告诉黛玉:“你放心”,但是又彼此感情胶着着,有很多不便开口说明之处,这个时候,黛玉走了,她已经明白宝玉的心,无需再多说什么,可是宝玉情迷深处,还不知道黛玉走了,最后给黛玉的深情告白,被前来送扇子的袭人给听到了,袭人看见黛玉在前,便什么都明白了,但是这份告白却是对宝钗袭人一党的最直接的打击,这还是在宝玉挨打之前,袭人听到这些话,有多丧气可想而知,而这也是埋下了日后袭人向王夫人私下建言的伏笔…… 有趣的是,宝玉刚刚害臊跑了,宝钗就紧跟着出现了,嗯,她来的时机真的巧,这有些画外之音,宝钗之来,说不定跟黛玉来的目的是一样的,担心史湘云跟宝玉之间有什么,所以过来打探,宝钗在宝玉跑走之后突然出现,谁知道宝黛之间的情状,和宝玉后来的痴迷告白会不会早就被躲在一边的宝钗听了去?这都是值得人浮想联翩的事情,宝钗看袭人的惊慌,又会不会在猜度着袭人的想法和态度,这都是作者没写,却又给人以各种遐想空间的情节与暗示…… 宝钗羞笼红麝串一则在向世人证明元妃对自己的肯定,二则略有诱惑宝玉的心思,否则心里真的没好意思的话,就会把串子收起来,而不是戴在手腕上招摇,而宝玉也果然动了色心。但是,宝玉对于自己的爱情又是非常有原则的人,林黛玉是自己人,所以膀子若长在她身上,可以摸,宝姐姐却不能随便摸,因为若是摸了一是会造次,二是需要负责任的,而宝玉不愿意负这个责任,因为他很清楚,自己不爱她,所以只能恨自己没福得摸,只是这一切在林黛玉看来却不是很受用,所以将他比做呆雁 上面还有人在继续讨论宝钗的好坏问题,我还是多补充一点我的看法,或者我认为作者是怎样看的,第一,生活中我们遇到的人都不是完美的,所谓人无完人,而人不但有缺点,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大多数普通人都会首先为自己的利益着想。
我们只看到了宝钗的心机,但却也应该同时看到,在宝钗还没对黛玉做什么的时候,黛玉对宝钗的无礼和刻薄。也许有人会说,怎么没有伤害,宝钗不是存心想要嫁给宝玉,那不是做了宝黛的小三了?那还对黛玉不是伤害?
但是你要从宝钗的立场来看,那时候宝黛明面上只是表兄妹好吧,也并没有定下亲事,所以从宝钗的立场来看,她也有竞争一下的自由,就算公平竞争,林黛玉也没有立场去当面讽刺伤害。
然而,在我看来,宝钗虽然觉得自己无辜受了伤害,她的心机又有可能在后期对林黛玉造成巨大的反伤害,或者报复,我个人认为,林黛玉未来会死于宝钗一党的心机,也是黛玉早期种下的祸根。
这一点就跟晴雯非常的像,看过脂批的应该知道,晴雯是黛玉的影子,而晴雯的死,明面上是抓不到袭人的把柄的,同样的,八十回后描绘黛玉的死,明面上读者应该也抓不到宝钗的把柄。我们可以从晴雯之死来推测黛玉之死。
只是宝玉会看透一些东西,正如晴雯死后,宝玉对袭人开始有了疑心一样,而黛玉对宝玉意味的东西更多,可以说宝玉是孤独的,他的世界,即使那些姐姐妹妹们里也没有人懂他,除了黛玉,黛玉若死了,宝玉的灵魂也失去了依傍,所以,宝钗应该最终彻底失去宝玉,孤独终老,所谓的《终身误》就是这个意思 @油煎燕子 2016-06-18 11:41:14
上面还有人在继续讨论宝钗的好坏问题,我还是多补充一点我的看法,或者我认为作者是怎样看的,第一,生活中我们遇到的人都不是完美的,所谓人无完人,而人不但有缺点,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大多数普通人都会首先为自己的利益着想。
我们只看到了宝钗的心机,但却也应该同时看到,在宝钗还没对黛玉做什么的时候,黛玉对宝钗的无礼和刻薄。也许有人会说,怎么没有伤害,宝钗不是存心想要嫁给宝玉,那不是做了宝黛的小三了?......
-----------------------------
宝钗是好人还是坏人?答案是没有好坏,她只是个为自己打算,有欲望,也有才情,无辜受过伤,也伤害过别人的红尘中人,也就是作者一开始说的那一干风流孽鬼到人间历经幻世渡劫中的一个 接着八《史太君破陈腐旧套》这一段里暗含的深意:原文如下:
贾母笑道:“这些书都是一个套子,左不过是些佳人才子,最没趣儿.把人家女儿说的那样坏,还说是佳人,编的连影儿也没有了.开口都是书香门第,父亲不是尚书就是宰相,生一个小姐必是爱如珍宝.这小姐必是通文知礼,无所不晓,竟是个绝代佳人.只一见了一个清俊的男人,不管是亲是友,便想起终身大事来,父母也忘了,书礼也忘了,鬼不成鬼,贼不成贼,那一点儿是佳人?便是满腹文章,做出这些事来,也算不得是佳人了.比如男人满腹文章去作贼,难道那王法就说他是才子,就不入贼情一案不成?可知那编书的是自己塞了自己的嘴.再者,既说是世宦书香大家小姐都知礼读书,连夫人都知书识礼,便是告老还家,自然这样大家人口不少,奶母丫鬟伏侍小姐的人也不少,怎么这些书上,凡有这样的事,就只小姐和紧跟的一个丫鬟?你们白想想,那些人都是管什么的,可是前言不答后语?"众人听了,都笑说:“老太太这一说,是谎都批出来了."贾母笑道:“这有个原故:编这样书的,有一等妒人家富贵,或有求不遂心,所以编出来污秽人家.再一等,他自己看了这些书看魔了,他也想一个佳人,所以编了出来取乐.何尝他知道那世宦读书家的道理!别说他那书上那些世宦书礼大家,如今眼下真的,拿我们这中等人家说起,也没有这样的事,别说是那些大家子.可知是诌掉了下巴的话.所以我们从不许说这些书,丫头们也不懂这些话.这几年我老了,他们姊妹们住的远,我偶然闷了,说几句听听,他们一来,就忙歇了。”李薛二人都笑说:“这正是大家的规矩,连我们家也没这些杂话给孩子们听见。”
前面有筒子发了这一段的解析,基本大意是赞同的,但是我有个人的理解,略有不同,首先看看这回情节发生的时间段,已经是宝黛二人互证心意之后很久了,在宝玉挨打之后,宝黛二人关于感情的疑虑产生的拌嘴吵架就非常少了,这应该是黛玉渐渐明白了宝玉对自己的深情,她至少在感情方面放下心来,这段时间宝黛二人的感情稳定发展,感情深厚。
但是,这绝对不是金玉一党所乐见的,前面我提过,黛玉有可能是死于宝钗一党的心机,这并非是我个人的看法,有一派红学家,例如周汝昌认为,黛玉是被谣言中伤诽谤后自裁的,这个理论我也不是很赞同,但是我的确觉得黛玉的女儿清誉的确是遭到了某种中伤,有可能导致黛玉因此病重而亡,证据就在这一回里有所暗示。
当年初看红楼梦的时候,贾母的这大段话真的看不太懂,不明白什么意思,但是看上去又明显的似有所指,受了高鹗续书的影响,还以为贾母是在敲打宝黛二人,叫他们俩的私情不要太离谱了,后来才慢慢品出味来,贾母的确是在敲打某些人,但绝对不是黛玉。
贾母这段文字,一开始有一句话“把人家女儿说的那样坏”,就是指有些人在暗中造谣中伤林黛玉的,估计是指林黛玉不守闺阁之礼,勾引宝玉这样的年轻公子等等。于是贾母在后面说了一大串,暗指我们家的小姐们都是奶母丫鬟一大堆跟着,天天有人守着哪有机会做出那种不才之事?前面虚指造谣的人妒人家富贵,后面“或有求不遂心”才是实指,指宝钗一党求亲于宝玉而不遂心,所以造谣中伤黛玉。后面贾母直接就说自己这样的家里就没有这样的事,等于是替黛玉证明清白,自己的外孙女,老太太还是要护着的,并且,宝黛的亲事,也是贾母心中暗许的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八卦娱乐
相关文章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