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八卦娱乐

扒一扒《红楼梦》里那些作者暗示的情节和隐藏的深意 第5章

时间:2019-03-25 00:09:54  来源:  作者:油煎燕子

不知道在席上坐着听贾母开讲的宝钗一党的人,听到这番话,各个心里面会是什么感受?恐怕是既无地自容又很丢脸吧
楼主刚刚找到自己很久一前写的一篇红楼文章,纯粹自己瞎琢磨,发上来供大家一笑:
红楼闲笔之烟云雾绕真(甄)假(贾)府(上)

读过《红楼梦》的人都知道,在红楼梦中有一个神秘的背景家族——甄家,这个甄家在前八十回里,不曾有重要的正式人物正面登场,所有的描写都是侧面描写、梦境描写和背景描写,影影绰绰的似如烟幕,云里雾里使人捉摸不定,但又似乎与贾府有着某种宿命般的神秘联系,而这种联系,并不完全等同于四大家族之间的“连络有亲,互相照应,一损俱损,一荣皆荣”的贵族家庭之间的关系,而是作者有意设定的与贾府有着某种神秘对照关系的家族。关于这一点,很多人也早已注意到了,因此有不少人说:甄家为贾家之影,这样的说法固然有一定道理,但是我觉得说反了这二者之间的对应关系,红楼梦一开篇便有一篇作者自述的楔子,作者提到了将真事隐去,假语存焉,所以才有了甄士隐,贾雨村之类的人名,因此可以看出在作者所构造的石头记体系中,甄对应着“真”,贾对应着“假”,甄,贾既为真,假之谐音,这层对应关系可谓一目了然,由此可见,甄家才是真家事,贾家不过是个假家,贾家既然为假,贾家便是虚幻的影子才更加合理,在原著的文本中,我们也能找出很多证据,下面就此谈谈我自己对于甄贾两府之间关系的一些看法:
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时看到一幅对联:假做真时真亦假 无为有处有还无 ,大概因为是在幻境,这是文本中少有的不以谐音而直接以真假字句示人的地方,我们既已知道真假之对应甄贾,如果反向思维一下,便可以将对联按此对应关系调换一下谐音字眼,就变成了:

假做真时真亦假——>贾做甄时甄亦贾

如果上面更换之后意思还不够明确,我们便在甄贾之后加一府字,并将时字谐音为事,这样一来,就变的很有趣了:

贾做甄时甄亦贾——>贾府做甄府事甄府亦贾府

原来,贾府做的都是甄府之事,甄府也就是贾府
尽管如此,我们仍旧需要其他的证据来佐证,这也不难找到,我们第一个找到的证据便是——“护官符”,在葫芦僧判断葫芦案一回中,门子曾向贾雨村明确提到护官符在本省的作用:

如今凡作地方官者,皆有一个私单,上面写的是本省最有权有势,极富极贵的大乡绅名姓,各省皆然,倘若不知,一时触犯了这样的人家,不但官爵,只怕连性命还保不成呢!
然而护官符上提到了本地权贵豪门,分别是 “贾、史、王、薛”四大家族,却独独没有甄家?可谓咄咄怪事,甄家据前文交代,不但位于金陵,且与贾家交厚,并且是尊荣显贵,富而好礼之家,从后文王熙凤的叙述来看,甄家曾单独接驾四次,又似乎荣华富贵还在其他四大家族之上,照理,当时的护官符无论如何也应该是 “甄、贾、史、王、薛”五大家族才对,可偏偏就忽略了如此显贵重要的甄家呢?还是说,甄家只是个虚幻的影子,而实际上不存在呢?然而,我们仔细研究护官符,却还是发现了甄家的踪迹,或者不如说,护官符实际上说的是“甄、史、王、薛”四大家族,而贾家不过是甄家的一个幻影罢了,护官符的第一句就是“贾不假,白玉为堂金做马”不假者为真,而“真”在石头记体系中的对应关系字为甄,护官符这句话,可以理解为:“贾为甄(真),白玉为堂金做马”,如此,这本护官符并不像表面上那样是一本清楚帐,更为可笑的是,这本护官符是由前任葫芦庙的僧人(即还俗后的门子)递给贾雨村的,可谓“糊涂僧”递“糊涂符”给假语村言,由此一篇烟云模糊的糊涂帐开始,由一篇假话(贾化为假话谐音,是贾雨村名)来引出四大家族,从而揭开这一场富贵繁华悲喜大戏的序幕,不等于告诉了我们,假故事从说假话开始,从此就要开始正式上演幻影戏了吗?这样的话,护官符可以做为全书中的四大家族总括,这四大家族,实际上是:甄、史、王、薛四大家族,而通部书所叙述的贾家内部的“兴衰际遇,离合悲欢”实际上是甄家的“兴衰际遇,离合悲欢”,按石头所说,追踪镊迹,未敢稍加穿凿,也就是说,贾家为甄家之传真照影,贾府为甄府的逼真的镜中影。而我们读者被作者设置,隔了一层纱,只给你看幻影,却将真人真事隐去了……
这也就是为什么贾府中有自史家嫁过来的贾母,有自王家嫁过来的王熙凤和王夫人,有后来自薛家嫁与贾宝玉的薛宝钗,而薛姨妈也是自王家嫁到薛家,而遍查贾府中媳妇,却无一人娶自甄家,也无一妇嫁到甄家去,因为真事与幻影之间,有人、事、物的等同对应关系,却无现实生活中联络姻亲的可能,因此,甄家之于贾家相当于“兴衰际遇,离合悲欢”来源,而贾家之于甄家,相当于“兴衰际遇,离合悲欢”的影像,就如同今日之摄影机记录了一段真实发生的故事,而摄影胶片或数据中保存的影像却不等于真人真事一样。

因此我们可以得出结论,贾家所有一切人事皆为甄家幻事,甄家有个甄宝玉,与贾家的宝玉一无二致,贾宝玉为甄宝玉之影,这一点是得到脂砚斋的证明的,我们且看脂批怎么说:
“甄家之宝玉乃上半部不写者,故此处极力表明,以遥照贾家之宝玉,凡写贾家之宝玉,则正为真宝玉传影。”
此脂批为极重要之证据,脂批说的是贾宝玉为真宝玉之传影,因此贾宝玉便是虚幻的影子式的存在,读者在一部书里心心念念所看到的贾宝玉一切行止言语态度,并非实情实景实有其人,而是甄(真)宝玉也如此做过了,说过了,影子照实对应说一遍,做一遍而已。不单贾宝玉如此,贾家所有人物,事态,隐情,私密,莫不如此对应甄家,贾家有个 幻.林黛玉葬花,那是因为甄家有个真.林黛玉葬花,贾家有个幻.酸凤姐泼醋,甄家便有个真.酸凤姐泼醋,贾家有个幻.大观园,园子里面有姐妹们结诗社,甄家便有个真.大观园,园子里面有姐妹们结诗社,可以想见,凡贾家为读者所见闻之事,皆为甄家所发生过之事,只是作者有许多不可言说的理由,不方便直书甄家,只好给人们看烟云模糊的幻影罢了。

我们仍有其他证据证明贾府为甄府之幻影,最明显的例子,便是贾宝玉梦境之中到了甄家,看到了甄宝玉也在做梦,梦见自己到了贾家,也去探访贾宝玉,除了前面下人婆子口中的侧面叙述和第一回贾雨村对甄宝玉的评论,说明甄宝玉与贾宝玉容貌行为言行举止一无二致以外,梦境中的甄宝玉与贾宝玉做着同样的梦,做着同样的事情,这是前八十回唯一一次真人与他的幻影的一次直接接触,而且还是在梦中,并且在梦中仍旧符合了我们关于幻影与真人做同样事的推断,并且还告诉我们另外一个重要信息,那就是影子是不自知的,贾宝玉在一开始并不知道自己仅为甄宝玉的幻身,他以为自己是真实存在的,而甄宝玉似乎也不曾了解,似乎有一面巨大的镜子对着自己,照出了自己的一个传神的真影给世人观阅参赞……无论甄贾宝玉,双方都听说了对方的存在,都感到好奇和纳罕,所以才会做梦梦到对方,但至少当时的他们还未曾有对对方和自己之间对照关系的深刻觉悟……这让我极有探寻未知情节的兴奋之感,再高明的探佚学恐怕除了围绕有限的脂批里那句“伏甄宝玉送玉”以外,便难以展开关于这二玉之间可能会有什么样的故事的情节想象和猜测,因为线索实在太少,范围实在太空泛了,不过,通过对甄贾两府对照关系的探密,我们发现了甄贾宝玉的对应关系,可以幻想曹公在故事收尾的时候,恐怕会安排有贾宝玉对自己身份是真是幻的惊惧猜疑和最终明白自己不过是梦幻之身的大彻大悟,会有贾宝玉见到已经先他出家的甄宝玉对他的点醒而终于情幻而散,悬崖撒手这样的情节也未可知……

以上是单独对宝玉的,毕竟整部书里明确写出关于甄家和贾家类同的唯一例子就是宝玉,然而关于两座府第的真实与幻影的对应关系,我们也有另外的证据来佐证,首先来看大观园……
贾府被作者安排座落于“长安”都中,此长安非地理意义上的长安,而是一切都城的代称,一般认为就是指的北京,而甄家位于金陵南京,一般称为江南甄家,前面我也说了,贾家有个幻.大观园,甄家势必已有了个真.大观园,我们在原著中除了从贾宝玉的梦境中得以知道甄家也有一个同样的园子以外,得不到其他关于甄家园子的具体描述,可是我们来看贾府中那本应位于北京的大观园却有什么样的出产,结了什么样的果子,在《红楼梦》第三十七回写袭人遣老宋妈妈给史湘云送两个小掐丝盒子去,一个里面装的是 红菱与鸡头两样鲜果,一个是一蝶子桂花糖蒸新栗粉糕。袭人还说,这都是园子里新结的果子,是宝玉专门送给湘云尝尝的。
红菱是出产于江浙一带的南方果子自不用说,鸡头则是我这北方长大的人听未听过,更不曾见过吃过的水果,百度了一下图片,才晓得世上果然有长的像鸡头一样的果子啊!
以下为鸡头果(也叫芡实)的图片






可是鸡头是哪里的特产呢?没错,就是南京(金陵)特产,至于桂花糖蒸新栗粉糕,按清袁枚《随园食单》也有“栗糕”条云:“煮栗极烂,以纯糯粉加糖为糕蒸之,上加瓜仁、松子,此重阳小食也。”又云:“新出之栗烂煮之,有松子香。厨人不肯煨烂,故金陵人有终身不知其味者。”可见不管做的地不地道,栗粉糕也是金陵人常吃的糕点。
由此,我们可以看出,作者不大可能将金陵特产的水果和糕点错写成都中大观园的出产,而刻意暗示我们,都中贾家的大观园实为金陵甄家大观园的幻影,作者写贾家,实际上写的是甄家,幻影是为传真之影,故而虽然假托为都中,影子却不得不遵从“传真”这一条约的束缚,从而将真实的园子的出产传真过来给我们看,否则,就不大好解释,为什么北方都中贾府的大观园却出产了南方水果这样违反自然规律的事情了。
此外,关于大观园的真实所在地,还有一些有趣的记载,上面我们提到的清代著名文人袁枚,他在南京拥有一座随园,因而自号随园老人,他最著名的作品集也名为《随园诗话》,这个随园的随实为隋,隋即隋赫德,是曹家败落之后继任曹頫担任江宁织造的官员,隋赫德从被查抄的曹家接收了曹家的园子,改为隋园,可是好景不长,隋赫德本人也很快获罪被抄家,隋园便被袁枚买下,改为随园,曹頫是曹雪芹的父亲,据说随园最初就是曹頫担任江宁织造时所建,因此,袁枚在《随园诗话》中说:“雪芹撰《红楼梦》一部,备记风月繁华之盛,中有所谓大观园者,即余之随园也。”也就是说,袁枚认为自己的随园便是红楼梦中大观园的原型,可是随园所在地不正是在金陵南京吗?
除了大观园,我还寻到另外的一些珠丝马迹,例如在第二十九回,贾府一干女眷去清虚观打醮,在神面前拈的三出戏的最后一出为《南柯梦》,还特别提到了贾母听到这出戏在最后一本便不言语,一般认为,这三本戏暗示着贾家从兴起到富贵直到最后败落的结局,就好象做了一场繁华旖旎的大梦一般,最后终于梦醒,如一场盛筵终于要散场,就好象南柯梦故事中一样,《南柯梦》写淳于棼醉后梦入大槐安国,官任南柯太守,二十年享尽荣华富贵,醒后发觉原是一梦,一切全属虚幻。后人因此用“南柯一梦”借喻世间荣华富贵不过是一场空梦。我也认为作者寓意在此,不过,同时,我也觉得南柯梦暗喻贾府实际为空幻之影,是幻影就总有被点破被惊醒被觉悟的那一刻,就如同一场大梦,总有醒来的时候,而那个时候,已经到了故事的结局,所以这出戏是最后一出被冥冥中的神选中来警示贾府中人


我们前面力证贾府为虚,贾宝玉为虚影,而实际上是为了某种不得已的原因不得不如此写,那么这个影子是如何被照,又如何被传真的呢?在没有电视电影摄影摄像的古代,作者将用怎样的道具来为我们展示这种幻影的成像过程呢?我们假设,在江南甄府的上空悬有一面无边际的巨大镜子,这面镜子拥有神奇的魔力,甄府中的老老少少,主子奴才一概看不见头顶的这面镜子,感知不到它的存在,但它却能事无巨细,洞察秋毫的照见发生在整个甄府里的大小私情隐秘之事,不单照见了,还将整个甄府幻化成镜中之影,这影便是贾府,不单幻化成影,这影还被人看见记述了下来,成了一本书,这个看见记述者便是石头。
那么在《红楼梦》一书中究竟有没有这样一面神奇的有魔力的镜子呢?很明显是有的,不单有,这面镜子还有它的幻身,还曾正式出场开口说话,这面镜子还有正式的名字,而且这面镜子的名字甚至还曾经是整部书的待选名字之一,不用说,这面镜子就是风月宝鉴,风月宝鉴的正式出场在贾瑞调戏凤姐一段故事中,后来被跛足道人抢走,再无下落,难怪很多红学家认为这一段故事突兀的很,甚至还有人考证出贾瑞这一段故事是曹雪芹在开始创作《红楼梦》之前的青少年时期的早期作品,在后来开始写红楼梦以后,又把这段旧作删改加入到红楼梦中,但是我觉得风月宝鉴故事如果仅仅是为了将作者年轻时的早期作品保留而留在整部书里面的话,何以这面短短出场立刻消失的镜子竟有使整部书有可能被命名为《风月宝鉴》的荣幸呢?其次,镜子的名字是风月宝鉴,通部书那么多风流冤孽故事,为何只在早期独独照了一回贾瑞,镜子就消失了呢?那其他风月故事又是如何被鉴呢?我认为镜子并没有消失,它只是回到了甄府上空,继续默默无语的照着,真实的记录下甄府大小事,然后传真入幻,变成贾府之事给我们看,我们既已知道贾府之事为甄府幻影,那么可以推断,在甄府之中必有一个甄瑞调戏甄家凤姐故事,镜子本来悬于甄府上空,此刻又以一个幻身的形象被跛足道人赠与病中的甄瑞与他治病,而镜子竟能有自己照自己的魔力,使得这个甄(真)故事变幻成了贾(假)故事,才有我们看到的贾天祥正照风月鉴的一出幻影戏。而当贾瑞既死,家人要烧镜子,镜子自内而哭道:“你们自己以假为真,何苦来烧我?”这里镜子干脆自己直接开口告诉我们,镜子正面所照之事都是幻影,是假(贾家)的,真(甄家)的在镜子背后,其次,我认为镜子并没有从此消失,而是很快的又以另外的幻身回到了甄府里继续传真照影,这是有证据的,那就是怡红院里宝玉卧塌前的那面穿衣镜,这面镜子历来为研究家所重视,但我觉得,重视的程度还远远不够,可以说宝玉卧室里的穿衣镜是极为重要的道具,我认为那是风月宝鉴被跛足道人救走以后,再度变化成另外一个幻身,以穿衣镜的面貌再度进入大观园,直接进入男主角的卧室去探密以完成传真化影的任务,只不过,风月宝鉴的真身在甄宝玉的卧室中,而贾宝玉卧室中那一面不过是风月宝鉴自照的产物,自己的影子罢了,平时甄宝玉睡觉时镜套子被放下来,偏偏有一天忘了放下,甄宝玉便为镜子所摄,梦中见到了自己的幻影贾宝玉,而甄宝玉做梦这件事本身同时又被穿衣镜(即风月宝鉴)传真化影,所以,作为甄宝玉影子的贾宝玉也必然要做和甄宝玉同样的梦,又由于,贾宝玉房中的那面镜子反照回了幻影之后的真影,所以贾宝玉会梦到甄宝玉,正如两面镜子对面相照,则影像重重叠叠,互为反照,层层反射,无穷尽也,在此处更为奇特的是,这不是两面不同的镜子对照,而是镜子自己照镜子自己,同时镜子又照自己的幻影,因此更加迷幻致惑……而我们读者是被作者反笔所写而扭着看的,故此,我们看到的,反倒是贾宝玉做梦梦到了甄宝玉,醒来以后反倒自己叫自己名字,所以丫头们才说,床前的镜子对着人睡觉会丢魂什么的。我们都知道红楼梦并无一闲笔,作者借丫头的话在提醒我们这面镜子才是本书一大关键,难怪有的读者会说,宝玉这一梦描写十分不寻常,读来令人悸然心动,甚至令人惊心动魄。
那么传真入影的镜子风月宝鉴我们找到了,可是我们还有很多问题是无法绕开去的,那就是为什么作者非要这么写,为什么非要设置一个甄家来做隐藏在背后的背景,而表面上只讲贾家的故事?而甄家与历史上真实存在过的曹家又有何异同?如果说贾宝玉只是甄宝玉的一个幻影,那么谁才是真正自仙界下凡的神瑛侍者?而无材补天,幻形入世的石头究竟入的是哪一家红尘?是甄家还是贾家?等等等等……我将在下篇再进一步论述。 不知道在席上坐着听贾母开讲的宝钗一党的人,听到这番话,各个心里面会是什么感受?恐怕是既无地自容又很丢脸吧 楼主刚刚找到自己很久一前写的一篇红楼文章,纯粹自己瞎琢磨,发上来供大家一笑:
红楼闲笔之烟云雾绕真(甄)假(贾)府(上)

读过《红楼梦》的人都知道,在红楼梦中有一个神秘的背景家族——甄家,这个甄家在前八十回里,不曾有重要的正式人物正面登场,所有的描写都是侧面描写、梦境描写和背景描写,影影绰绰的似如烟幕,云里雾里使人捉摸不定,但又似乎与贾府有着某种宿命般的神秘联系,而这种联系,并不完全等同于四大家族之间的“连络有亲,互相照应,一损俱损,一荣皆荣”的贵族家庭之间的关系,而是作者有意设定的与贾府有着某种神秘对照关系的家族。关于这一点,很多人也早已注意到了,因此有不少人说:甄家为贾家之影,这样的说法固然有一定道理,但是我觉得说反了这二者之间的对应关系,红楼梦一开篇便有一篇作者自述的楔子,作者提到了将真事隐去,假语存焉,所以才有了甄士隐,贾雨村之类的人名,因此可以看出在作者所构造的石头记体系中,甄对应着“真”,贾对应着“假”,甄,贾既为真,假之谐音,这层对应关系可谓一目了然,由此可见,甄家才是真家事,贾家不过是个假家,贾家既然为假,贾家便是虚幻的影子才更加合理,在原著的文本中,我们也能找出很多证据,下面就此谈谈我自己对于甄贾两府之间关系的一些看法:
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时看到一幅对联:假做真时真亦假 无为有处有还无 ,大概因为是在幻境,这是文本中少有的不以谐音而直接以真假字句示人的地方,我们既已知道真假之对应甄贾,如果反向思维一下,便可以将对联按此对应关系调换一下谐音字眼,就变成了:

假做真时真亦假——>贾做甄时甄亦贾

如果上面更换之后意思还不够明确,我们便在甄贾之后加一府字,并将时字谐音为事,这样一来,就变的很有趣了:

贾做甄时甄亦贾——>贾府做甄府事甄府亦贾府

原来,贾府做的都是甄府之事,甄府也就是贾府
尽管如此,我们仍旧需要其他的证据来佐证,这也不难找到,我们第一个找到的证据便是——“护官符”,在葫芦僧判断葫芦案一回中,门子曾向贾雨村明确提到护官符在本省的作用:

如今凡作地方官者,皆有一个私单,上面写的是本省最有权有势,极富极贵的大乡绅名姓,各省皆然,倘若不知,一时触犯了这样的人家,不但官爵,只怕连性命还保不成呢!
然而护官符上提到了本地权贵豪门,分别是 “贾、史、王、薛”四大家族,却独独没有甄家?可谓咄咄怪事,甄家据前文交代,不但位于金陵,且与贾家交厚,并且是尊荣显贵,富而好礼之家,从后文王熙凤的叙述来看,甄家曾单独接驾四次,又似乎荣华富贵还在其他四大家族之上,照理,当时的护官符无论如何也应该是 “甄、贾、史、王、薛”五大家族才对,可偏偏就忽略了如此显贵重要的甄家呢?还是说,甄家只是个虚幻的影子,而实际上不存在呢?然而,我们仔细研究护官符,却还是发现了甄家的踪迹,或者不如说,护官符实际上说的是“甄、史、王、薛”四大家族,而贾家不过是甄家的一个幻影罢了,护官符的第一句就是“贾不假,白玉为堂金做马”不假者为真,而“真”在石头记体系中的对应关系字为甄,护官符这句话,可以理解为:“贾为甄(真),白玉为堂金做马”,如此,这本护官符并不像表面上那样是一本清楚帐,更为可笑的是,这本护官符是由前任葫芦庙的僧人(即还俗后的门子)递给贾雨村的,可谓“糊涂僧”递“糊涂符”给假语村言,由此一篇烟云模糊的糊涂帐开始,由一篇假话(贾化为假话谐音,是贾雨村名)来引出四大家族,从而揭开这一场富贵繁华悲喜大戏的序幕,不等于告诉了我们,假故事从说假话开始,从此就要开始正式上演幻影戏了吗?这样的话,护官符可以做为全书中的四大家族总括,这四大家族,实际上是:甄、史、王、薛四大家族,而通部书所叙述的贾家内部的“兴衰际遇,离合悲欢”实际上是甄家的“兴衰际遇,离合悲欢”,按石头所说,追踪镊迹,未敢稍加穿凿,也就是说,贾家为甄家之传真照影,贾府为甄府的逼真的镜中影。而我们读者被作者设置,隔了一层纱,只给你看幻影,却将真人真事隐去了……
这也就是为什么贾府中有自史家嫁过来的贾母,有自王家嫁过来的王熙凤和王夫人,有后来自薛家嫁与贾宝玉的薛宝钗,而薛姨妈也是自王家嫁到薛家,而遍查贾府中媳妇,却无一人娶自甄家,也无一妇嫁到甄家去,因为真事与幻影之间,有人、事、物的等同对应关系,却无现实生活中联络姻亲的可能,因此,甄家之于贾家相当于“兴衰际遇,离合悲欢”来源,而贾家之于甄家,相当于“兴衰际遇,离合悲欢”的影像,就如同今日之摄影机记录了一段真实发生的故事,而摄影胶片或数据中保存的影像却不等于真人真事一样。
因此我们可以得出结论,贾家所有一切人事皆为甄家幻事,甄家有个甄宝玉,与贾家的宝玉一无二致,贾宝玉为甄宝玉之影,这一点是得到脂砚斋的证明的,我们且看脂批怎么说:
“甄家之宝玉乃上半部不写者,故此处极力表明,以遥照贾家之宝玉,凡写贾家之宝玉,则正为真宝玉传影。”
此脂批为极重要之证据,脂批说的是贾宝玉为真宝玉之传影,因此贾宝玉便是虚幻的影子式的存在,读者在一部书里心心念念所看到的贾宝玉一切行止言语态度,并非实情实景实有其人,而是甄(真)宝玉也如此做过了,说过了,影子照实对应说一遍,做一遍而已。不单贾宝玉如此,贾家所有人物,事态,隐情,私密,莫不如此对应甄家,贾家有个 幻.林黛玉葬花,那是因为甄家有个真.林黛玉葬花,贾家有个幻.酸凤姐泼醋,甄家便有个真.酸凤姐泼醋,贾家有个幻.大观园,园子里面有姐妹们结诗社,甄家便有个真.大观园,园子里面有姐妹们结诗社,可以想见,凡贾家为读者所见闻之事,皆为甄家所发生过之事,只是作者有许多不可言说的理由,不方便直书甄家,只好给人们看烟云模糊的幻影罢了。

我们仍有其他证据证明贾府为甄府之幻影,最明显的例子,便是贾宝玉梦境之中到了甄家,看到了甄宝玉也在做梦,梦见自己到了贾家,也去探访贾宝玉,除了前面下人婆子口中的侧面叙述和第一回贾雨村对甄宝玉的评论,说明甄宝玉与贾宝玉容貌行为言行举止一无二致以外,梦境中的甄宝玉与贾宝玉做着同样的梦,做着同样的事情,这是前八十回唯一一次真人与他的幻影的一次直接接触,而且还是在梦中,并且在梦中仍旧符合了我们关于幻影与真人做同样事的推断,并且还告诉我们另外一个重要信息,那就是影子是不自知的,贾宝玉在一开始并不知道自己仅为甄宝玉的幻身,他以为自己是真实存在的,而甄宝玉似乎也不曾了解,似乎有一面巨大的镜子对着自己,照出了自己的一个传神的真影给世人观阅参赞……无论甄贾宝玉,双方都听说了对方的存在,都感到好奇和纳罕,所以才会做梦梦到对方,但至少当时的他们还未曾有对对方和自己之间对照关系的深刻觉悟……这让我极有探寻未知情节的兴奋之感,再高明的探佚学恐怕除了围绕有限的脂批里那句“伏甄宝玉送玉”以外,便难以展开关于这二玉之间可能会有什么样的故事的情节想象和猜测,因为线索实在太少,范围实在太空泛了,不过,通过对甄贾两府对照关系的探密,我们发现了甄贾宝玉的对应关系,可以幻想曹公在故事收尾的时候,恐怕会安排有贾宝玉对自己身份是真是幻的惊惧猜疑和最终明白自己不过是梦幻之身的大彻大悟,会有贾宝玉见到已经先他出家的甄宝玉对他的点醒而终于情幻而散,悬崖撒手这样的情节也未可知……

以上是单独对宝玉的,毕竟整部书里明确写出关于甄家和贾家类同的唯一例子就是宝玉,然而关于两座府第的真实与幻影的对应关系,我们也有另外的证据来佐证,首先来看大观园……
贾府被作者安排座落于“长安”都中,此长安非地理意义上的长安,而是一切都城的代称,一般认为就是指的北京,而甄家位于金陵南京,一般称为江南甄家,前面我也说了,贾家有个幻.大观园,甄家势必已有了个真.大观园,我们在原著中除了从贾宝玉的梦境中得以知道甄家也有一个同样的园子以外,得不到其他关于甄家园子的具体描述,可是我们来看贾府中那本应位于北京的大观园却有什么样的出产,结了什么样的果子,在《红楼梦》第三十七回写袭人遣老宋妈妈给史湘云送两个小掐丝盒子去,一个里面装的是 红菱与鸡头两样鲜果,一个是一蝶子桂花糖蒸新栗粉糕。袭人还说,这都是园子里新结的果子,是宝玉专门送给湘云尝尝的。
红菱是出产于江浙一带的南方果子自不用说,鸡头则是我这北方长大的人听未听过,更不曾见过吃过的水果,百度了一下图片,才晓得世上果然有长的像鸡头一样的果子啊!
以下为鸡头果(也叫芡实)的图片






可是鸡头是哪里的特产呢?没错,就是南京(金陵)特产,至于桂花糖蒸新栗粉糕,按清袁枚《随园食单》也有“栗糕”条云:“煮栗极烂,以纯糯粉加糖为糕蒸之,上加瓜仁、松子,此重阳小食也。”又云:“新出之栗烂煮之,有松子香。厨人不肯煨烂,故金陵人有终身不知其味者。”可见不管做的地不地道,栗粉糕也是金陵人常吃的糕点。
由此,我们可以看出,作者不大可能将金陵特产的水果和糕点错写成都中大观园的出产,而刻意暗示我们,都中贾家的大观园实为金陵甄家大观园的幻影,作者写贾家,实际上写的是甄家,幻影是为传真之影,故而虽然假托为都中,影子却不得不遵从“传真”这一条约的束缚,从而将真实的园子的出产传真过来给我们看,否则,就不大好解释,为什么北方都中贾府的大观园却出产了南方水果这样违反自然规律的事情了。
此外,关于大观园的真实所在地,还有一些有趣的记载,上面我们提到的清代著名文人袁枚,他在南京拥有一座随园,因而自号随园老人,他最著名的作品集也名为《随园诗话》,这个随园的随实为隋,隋即隋赫德,是曹家败落之后继任曹頫担任江宁织造的官员,隋赫德从被查抄的曹家接收了曹家的园子,改为隋园,可是好景不长,隋赫德本人也很快获罪被抄家,隋园便被袁枚买下,改为随园,曹頫是曹雪芹的父亲,据说随园最初就是曹頫担任江宁织造时所建,因此,袁枚在《随园诗话》中说:“雪芹撰《红楼梦》一部,备记风月繁华之盛,中有所谓大观园者,即余之随园也。”也就是说,袁枚认为自己的随园便是红楼梦中大观园的原型,可是随园所在地不正是在金陵南京吗?
除了大观园,我还寻到另外的一些珠丝马迹,例如在第二十九回,贾府一干女眷去清虚观打醮,在神面前拈的三出戏的最后一出为《南柯梦》,还特别提到了贾母听到这出戏在最后一本便不言语,一般认为,这三本戏暗示着贾家从兴起到富贵直到最后败落的结局,就好象做了一场繁华旖旎的大梦一般,最后终于梦醒,如一场盛筵终于要散场,就好象南柯梦故事中一样,《南柯梦》写淳于棼醉后梦入大槐安国,官任南柯太守,二十年享尽荣华富贵,醒后发觉原是一梦,一切全属虚幻。后人因此用“南柯一梦”借喻世间荣华富贵不过是一场空梦。我也认为作者寓意在此,不过,同时,我也觉得南柯梦暗喻贾府实际为空幻之影,是幻影就总有被点破被惊醒被觉悟的那一刻,就如同一场大梦,总有醒来的时候,而那个时候,已经到了故事的结局,所以这出戏是最后一出被冥冥中的神选中来警示贾府中人

我们前面力证贾府为虚,贾宝玉为虚影,而实际上是为了某种不得已的原因不得不如此写,那么这个影子是如何被照,又如何被传真的呢?在没有电视电影摄影摄像的古代,作者将用怎样的道具来为我们展示这种幻影的成像过程呢?我们假设,在江南甄府的上空悬有一面无边际的巨大镜子,这面镜子拥有神奇的魔力,甄府中的老老少少,主子奴才一概看不见头顶的这面镜子,感知不到它的存在,但它却能事无巨细,洞察秋毫的照见发生在整个甄府里的大小私情隐秘之事,不单照见了,还将整个甄府幻化成镜中之影,这影便是贾府,不单幻化成影,这影还被人看见记述了下来,成了一本书,这个看见记述者便是石头。
那么在《红楼梦》一书中究竟有没有这样一面神奇的有魔力的镜子呢?很明显是有的,不单有,这面镜子还有它的幻身,还曾正式出场开口说话,这面镜子还有正式的名字,而且这面镜子的名字甚至还曾经是整部书的待选名字之一,不用说,这面镜子就是风月宝鉴,风月宝鉴的正式出场在贾瑞调戏凤姐一段故事中,后来被跛足道人抢走,再无下落,难怪很多红学家认为这一段故事突兀的很,甚至还有人考证出贾瑞这一段故事是曹雪芹在开始创作《红楼梦》之前的青少年时期的早期作品,在后来开始写红楼梦以后,又把这段旧作删改加入到红楼梦中,但是我觉得风月宝鉴故事如果仅仅是为了将作者年轻时的早期作品保留而留在整部书里面的话,何以这面短短出场立刻消失的镜子竟有使整部书有可能被命名为《风月宝鉴》的荣幸呢?其次,镜子的名字是风月宝鉴,通部书那么多风流冤孽故事,为何只在早期独独照了一回贾瑞,镜子就消失了呢?那其他风月故事又是如何被鉴呢?我认为镜子并没有消失,它只是回到了甄府上空,继续默默无语的照着,真实的记录下甄府大小事,然后传真入幻,变成贾府之事给我们看,我们既已知道贾府之事为甄府幻影,那么可以推断,在甄府之中必有一个甄瑞调戏甄家凤姐故事,镜子本来悬于甄府上空,此刻又以一个幻身的形象被跛足道人赠与病中的甄瑞与他治病,而镜子竟能有自己照自己的魔力,使得这个甄(真)故事变幻成了贾(假)故事,才有我们看到的贾天祥正照风月鉴的一出幻影戏。而当贾瑞既死,家人要烧镜子,镜子自内而哭道:“你们自己以假为真,何苦来烧我?”这里镜子干脆自己直接开口告诉我们,镜子正面所照之事都是幻影,是假(贾家)的,真(甄家)的在镜子背后,其次,我认为镜子并没有从此消失,而是很快的又以另外的幻身回到了甄府里继续传真照影,这是有证据的,那就是怡红院里宝玉卧塌前的那面穿衣镜,这面镜子历来为研究家所重视,但我觉得,重视的程度还远远不够,可以说宝玉卧室里的穿衣镜是极为重要的道具,我认为那是风月宝鉴被跛足道人救走以后,再度变化成另外一个幻身,以穿衣镜的面貌再度进入大观园,直接进入男主角的卧室去探密以完成传真化影的任务,只不过,风月宝鉴的真身在甄宝玉的卧室中,而贾宝玉卧室中那一面不过是风月宝鉴自照的产物,自己的影子罢了,平时甄宝玉睡觉时镜套子被放下来,偏偏有一天忘了放下,甄宝玉便为镜子所摄,梦中见到了自己的幻影贾宝玉,而甄宝玉做梦这件事本身同时又被穿衣镜(即风月宝鉴)传真化影,所以,作为甄宝玉影子的贾宝玉也必然要做和甄宝玉同样的梦,又由于,贾宝玉房中的那面镜子反照回了幻影之后的真影,所以贾宝玉会梦到甄宝玉,正如两面镜子对面相照,则影像重重叠叠,互为反照,层层反射,无穷尽也,在此处更为奇特的是,这不是两面不同的镜子对照,而是镜子自己照镜子自己,同时镜子又照自己的幻影,因此更加迷幻致惑……而我们读者是被作者反笔所写而扭着看的,故此,我们看到的,反倒是贾宝玉做梦梦到了甄宝玉,醒来以后反倒自己叫自己名字,所以丫头们才说,床前的镜子对着人睡觉会丢魂什么的。我们都知道红楼梦并无一闲笔,作者借丫头的话在提醒我们这面镜子才是本书一大关键,难怪有的读者会说,宝玉这一梦描写十分不寻常,读来令人悸然心动,甚至令人惊心动魄。
那么传真入影的镜子风月宝鉴我们找到了,可是我们还有很多问题是无法绕开去的,那就是为什么作者非要这么写,为什么非要设置一个甄家来做隐藏在背后的背景,而表面上只讲贾家的故事?而甄家与历史上真实存在过的曹家又有何异同?如果说贾宝玉只是甄宝玉的一个幻影,那么谁才是真正自仙界下凡的神瑛侍者?而无材补天,幻形入世的石头究竟入的是哪一家红尘?是甄家还是贾家?等等等等……我将在下篇再进一步论述。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八卦娱乐
相关文章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