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八卦娱乐

扒一扒《红楼梦》里那些作者暗示的情节和隐藏的深意 第6章

时间:2019-03-25 00:09:44  来源:  作者:油煎燕子

红楼闲笔之烟云雾绕真(甄)假(贾)府(下)

上篇我们找了一些证据论证了了甄府贾府对应关系与相互影响,那么许多问题相应就跟着来了,作者又为何非得要这么写呢?直接写大荒山青埂峰下的石头幻形入世以后进入了虚构的一个张家 赵家 李家,这个故事体系不是已经完备了吗?何须又偏要设置一个甄家贾家,而又偏偏以真假之谐音来冠之以姓氏,作者究竟想以此给读者暗示些什么呢?而这甄家贾家的叙述方式,在全书的整个构思体系中又重要不重要呢?
我个人以为,红楼梦未能全本流传,加上高鹗的拙笔胡诌,使得人们大大的误解了作者的原意和全书的整体构思和结构。而高鹗的续书又歪曲了很多本来可以推论出的事实,使得后半部书中的甄家和甄宝玉整个形象都变得呆板僵硬不说,思想境界也大大的荒谬起来,我们都知道《红楼梦》一书是曹雪芹以自己的家族荣辱兴衰做背景,带有部分自传体性质的小说,要想弄清作者的原意,我们可以设身处地的以作者的立场来考虑,假如我们是作者,要把自己家里发生的故事描绘出来,还要给世人阅看,而且其中还牵涉不少家族秘事,贪赃枉法者有之,偷情通奸者有之,私定终身者有之,谋财害命者有之,以势压人者有之,虽嘴上说是不干时政,但是曹家的兴衰却毫无疑问跟当时最高统治者的权利斗争密切相关,凡此种种,如果你是一个处在当时封建伦理道德思想控制和文字狱兴盛的时代,要怎样巨大的勇气才敢下笔呢?
但是事实上我们现在看到的《红楼梦》一书,作者不但写了,还揭露了很多丑恶,写的那么清楚明白,但却又明白的告诉我们将:“真事隐去”了,这表明,做为一个想要将自己家族史生动细致的描写出来,但却又不得不顾忌很多现实因素,作者不得不做一些现实的考虑和取舍,采用一些隐讳的笔法来隐写和侧写,假设我们把读者称为从门外窥探这个家族隐私的“外人”,那么作者本人及其家族成员和亲友就可以称为熟知家族秘事的“内人”这些“内人”当中,甚至有可能包括作者的长辈,做为“内人”与“外人”的媒介的作者,又想要把这一段故事介绍给“外人”,又不愿使“内人”过于尴尬,同时还要规避可能的政治风险,他只能小心翼翼的采取某种写作手法,以虚假之名托之,写贾家,做贾家事,便是写假家,做假家事,人名都是假托的,事体人物也有些是虚构的,只有情理是真的,以为尊者讳,正所谓家“丑”不可外扬,欲语还羞,方可使“内人”心安;同时,又使当朝皇帝不会注意到这是遭打击的前官员家族对统治者有什么不满和怨怼,好保住作者这颗项上人头。但是如此,假托为贾家便是,何以仍旧要隐写一个甄家呢?我想除了作者故设迷津,誓要瞒人(脂砚斋语)以外,恐怕还在于作者生怕日后读者真把这个故事当成了一个虚构的故事来看,生怕这个故事,被人认为是写书人虚构了一个大荒山青埂峰引出的一段编造的传奇,因为做为一个不得不照顾“内人”感受,又害怕政治迫害,同时又迫切的想要真实的将自己经历过的故事生动的反映给“外人”,甚至是千百年后的后人的作者,假使“外人”或者“后人”误解了作者的原意,把这段故事真当成了虚构的假故事,也是其切切不愿看到的结果吧,我认为作者还是非常担心会被误解的,他还是希望此书流传到后世以后,人们能够从他的甄家的设置得到暗示和提醒,告诉不明就理的读者,这不单是个假托的虚构故事,还曾经是真实发生过,真实经历过的,有事实根据的事情。写贾家便是写甄家,读者看到的贾家事,便是甄家事,这便是使用谐音的愿意。
然而,以上种种仅仅是从现实的角度去考虑,做为一部书的整体构思,真假论调贯穿全书,可以说甄家的存在具有极其重要的寓意,这一点我们也可以找到书中的证据,仍然是贾天祥正照风月鉴那一回,在介绍风月宝鉴第一次出场时候的脂批如下:

说毕,从褡裢中【庚辰双行夹批:妙极!此褡裢犹是士隐所抢背者乎?】取出一面镜子来【庚辰双行夹批:凡看书人从此细心体贴,方许你看,否则此书哭矣。】
两面皆可照人,【庚辰双行夹批:此书表里皆有喻也。】镜把上面錾着“风月宝鉴”四字【庚辰双行夹批:明点。】——递与贾瑞道:“这物出自太虚幻境空灵殿上,警幻仙子所制,【庚辰双行夹批:言此书原系空虚幻设。】【庚辰眉批:与“红楼梦”呼应。】专治邪思妄动之症,【庚辰双行夹批:毕真。】有济世保生之功。【庚辰双行夹批:毕真。】所以带他到世上,单与那些聪明俊杰、风雅王孙等看照。【庚辰双行夹批:所谓无能纨绔是也。】千万不可照正面,【庚辰侧批:谁人识得此句!】【庚辰双行夹批:观者记之,不要看这书正面,方是会看。】只照他的背面,【庚辰双行夹批:记之。】要紧,要紧!三日后吾来收取,管叫你好了。”说毕,佯常而去,众人苦留不住

我们上篇就论述了风月宝鉴于甄贾两府的传真照影作用,在这里的多条脂批可以说极其意味深长,脂批说:【凡看书人从此细心体贴,方许你看,否则此书哭矣】,是怕读者误以为自己看到的贾府故事是作者着意要写的,其实作者是要写甄家,又说:两面皆可照人,【此书表里皆有喻也。】似乎是在告诉读者风月宝鉴正是具有大关键大作用的道具,是能够喻示整本书“表里”的物件,并且明白告诉读者,此书明写贾家【原系空幻虚设】,但又要【观者不要光看这书正面,方是会看】,可见,除了表面上的规谏纨绔子弟不要耽于声色,否则性命堪忧以外,还有双重的寓意,这寓意是干系整部书的写作构思的,故此点醒读者:千万不可照正面【谁人识得此句】也就是说,识得此句的人才是聪明读者,所以说“不可照正面”,可以将之翻译为:读者千万不可只看书的表面上写的贾家,那都只是空幻的虚影,“只照背面”,可以翻译为:聪明的读者请将你看到的贾家领会成背面隐写的甄家。
在凤姐与贾琏和奶妈闲谈省亲话题中又再度提到甄家,这里的脂批更加醒目,直接点出了甄家的重要性:

还有如今现在江南的甄家,【甲戌侧批:甄家正是大关键、大节目,勿作泛泛口头语看。】嗳哟哟,【庚辰侧批:口气如闻。】好势派!独他家接驾四次,【庚辰侧批:点正题正文。】若不是我们亲眼看见,告诉谁谁也不信的。别讲银子成了土泥,【庚辰侧批:极力一写,非夸也,可想而知。】凭是世上所有的,没有不是堆山塞海的,‘罪过可惜’四个字竟顾不得了。”【庚辰侧批:真有是事,经过见过。】凤姐道:“常听见我们太爷们也这样说,岂有不信的。【庚辰侧批:对证。】只纳罕他家怎么就这么富贵呢?”赵嬷嬷道:“告诉奶奶一句话,也不过拿着皇帝家的银子往皇帝身上使罢了!【甲戌侧批:是不忘本之言。】谁家有那些钱买这个虚热闹去?”【甲戌侧批:最要紧语。人苦不自知。能作是语者吾未尝见。】

这里的脂批直接提示我们【甄家正是大关键、大节目,勿作泛泛口头语看】,在前八十回里面基本就没有怎么描写的甄家如何又是大关键,大节目,勿做泛泛口头语来看呢?
其次提到甄家接驾四次时,脂批又说【真有是事,经过见过】,此批文最妙,因为这是有据可查的历史事实,康熙六次南巡,其中四次驻跸江宁织造府曹家,作者惟独把曹家最显赫最荣耀的一段历史安放在甄家身上,等于明告诉我们,甄家之事,是真实发生过的,是可信的,故而连脂批也说“真有是事,经过见过”,从旁更加印证了甄家于此书中存在的价值是大关键,大节目,非泛泛之家……甄家的关键之处一是作为贾家的模板,参照,与原型来存在的,贾家不完全等同于甄家,贾家的事体甄家都有,但甄家的人名,地名,建筑,园林,人物,穿着打扮,语言风貌有可能被风月宝鉴解构,然后又在重构贾家时虚拟化了,唯一不变的是事件的条理、逻辑、情节走向和内中的思想感情,因此才有了幻影的虚构感,甄家有的事,贾家未必都有,例如四次接驾,贾家就没有,这是作者有意显山露水,揭开一点点真实面貌给读者看,然后又用画家烟云模糊的笔法轻轻抹去,意在惊醒读者,告诉你们看的表象背后,另有真事。而此处脂批【甄家正是大关键、大节目,勿作泛泛口头语看】又提醒我们要对甄家予以应有的重视,如果说,贾家是甄家栩栩如生的幻影,我们只需看贾府中细致如微的描写就可想象甄家情状,何以甄家又被单独提出来做为大关键、大节目来点正文,点正题呢?要讲清楚这第二点,需要和元春省亲那一回的脂批对看:
那时贾蔷带领十二个女戏,在楼下正等的不耐烦,只见一太监飞来说:“作完了诗,快拿戏目来!”贾蔷急将锦册呈上,并十二个花名单子。少时,太监出来,只点了四出戏:

第一出《豪宴》;【庚辰双行夹批:《一捧雪》中伏贾家之败。】
第二出《乞巧》;【庚辰双行夹批:《长生殿》中伏元妃之死。】
第三出《仙缘》;【庚辰双行夹批:《邯郸梦》中伏甄宝玉送玉。】
第四出《离魂》。【庚辰双行夹批:《牡丹亭》中伏黛玉死。所点之戏剧伏四事,乃通部书之大过节、大关键。】
贾蔷忙张罗扮演起来。一个个歌欺裂石之音,舞有天魔之态。虽是妆演的形容,却作尽悲欢情状。【庚辰双行夹批:二句毕矣。】

我们先不看前面,先看后面,原著正文那两句形容演戏的话:“虽是妆演的形容,却作尽悲欢情状。”后面脂批【二句毕矣】,实是告诉我们,此二句是暗语,表面形容贾府演戏,实则是写:“贾家虽是妆演的形容(所以才冠名以假家之谐音),却作尽甄家的悲欢情状(所以冠名为真家之谐音)”。
其次,再看前面的戏单里唯一与甄家有关的,是第三出戏《仙缘》,这是《邯郸梦》里最后一出折子戏,脂批里提到,这出折子戏“伏甄宝玉送玉”,并说“所点之戏剧伏四事,乃通部书之大过节、大关键”,这正与前文脂批提到甄家时说甄家是大关键,大节目,勿作泛泛口头语看”相呼应,脂批如此郑重其事,反复强调,甄家还可能仅仅是做为一种背景式的存在吗?肯定不是的,由脂批便可看出,甄家在整部书里必然是有着重大寓意的一种存在,必然是影响最后故事结局走向的一种关键存在,必然是作者从一开始构思通部大书的结构时就搭建好的一个重要构件,这才能称得上是通部书之大过节,大关键。同时也告诉我们,甄家和甄宝玉在八十回后绝不可能像高鹗所写那样无关紧要,似有若无。
可是仅凭脂批里那句“伏甄宝玉送玉”,多年来也令红学专家们困惑,八十回后原文已经散失,而脂批所给线索太少,范围太空泛,也很难确定作者所指到底是何事何意,我对这句话也有自己的一些猜测和想象,将来会在通灵宝玉探佚一文里再讲,本篇还是先来探讨甄家甄家宝玉的真正寓意。要想探讨清楚甄家的真正寓意,只能从《仙缘》这出折子戏入手,《仙缘》是汤显祖晚年作品《邯郸梦》最末一出,也叫《仙圆》,《邯郸梦》故事是根据唐传奇《枕中记》改编的,:卢生在邯郸客店中遇道士吕翁用其所授瓷枕睡梦中历数十年富贵荣华。及醒店主炊黄粱未熟。后因以"邯郸梦"喻虚幻之事。这个故事,与上篇提到的《南柯梦》故事几乎如出一辙,无论是南柯梦还是黄梁梦都指的是故事的主人公造劫历幻,享尽荣华富贵,历经悲欢离合后突然梦醒,始知自己经历过的一切繁华不过是虚幻的梦境而已,这两个类同的故事,都是以梦中人历经繁华变迁,最终大梦终醒为故事基本框架,前一出戏者经作者经由贾母的反常表现来提醒读者这出戏背后似有深意,后一出同样经脂砚斋批语所提醒,并明确把这类故事同甄宝玉联系起来,可以推断出,《南柯梦》和《邯郸梦》正是作者构思《红楼梦》故事基本框架的蓝本,可以说,《红楼梦》故事,正是作者参照那两个故事,构思的另一出主人公造劫历幻,最后大梦终醒的一出故事,而“大梦终醒”的梦中人,在《南柯梦》是在梦中担任南柯太守的淳于棼,在《邯郸梦》是在梦中享尽富贵荣华的卢生,在《红楼梦》便是经历了贾府兴衰荣辱,悲欢离合的贾宝玉,而“大梦终须醒”是所有这类型故事唯一的,统一的结局,《红楼梦》自然不能例外,我们曾证明过贾宝玉仅仅是个幻影,这幻影可以理解为梦中人,梦中人依然是虚幻的,虚幻的人对应的真实人,醒来以后的人,毫无疑问便是甄宝玉。
可以说,甄宝玉作为作者仿照《南柯梦》和《邯郸梦》故事开始构思《红楼梦》基础框架的时候便作为极为重要的人物设定而存在了,他是贾宝玉梦醒以后的自己,一个了悟了人世繁华如空梦的惊醒者,这便是作者的主题思想和总体构思,他就是要写一个入梦的人在身不自知入梦的情况下,全身心投入扮演自己的角色,经历红尘繁华旖旎的一段故事,然后还要在最后写这个人最终的惊醒和了悟。只不过,我们没有运气看到那最后的部分书稿罢了。《仙缘》这一折,讲的正是吕洞宾借给卢生仙枕,卢生在枕上黄粱一梦后醒来后,拜吕洞宾为师来到仙界证盟,开始逐渐从梦中醒悟并度化成仙,抛却尘寰的那一段,《仙缘》位于大梦终醒故事结构的末尾,是梦醒时分的重要时刻,而脂批偏偏说这个故事与甄宝玉相关,且为全书大关键大过节,由此可以大致推测甄宝玉为贾宝玉梦醒之后的自己,此出戏的故事暗伏甄宝玉有所为,不正是告诉我们,甄宝玉是唤醒贾宝玉的重要人物吗,贾宝玉的了悟,贾宝玉的梦醒,贾宝玉悟道以后的度化必然是甄宝玉有所为才能完成的,而甄家甄宝玉的最重大意义,即是贾家贾宝玉一段繁华梦醒之后的清醒了悟了以后的自身,是梦醒以后觉悟的自我。这个寓意,与全书最初的整体构思汲汲相关,意义重大,所以脂批所说甄家为大过节,大关键也就不难理解了。
如果说,我们证明了贾家为甄家幻影,贾宝玉为甄宝玉梦中浑然不知的自己,那么我们可以想见,在玩连线游戏的时候,我们已经不能再把贾宝玉同神瑛侍者画等号了,真正下凡造劫历幻的神瑛侍者应该是甄宝玉,如果去查字典,“瑛:这个字的意思是像美玉一般的石头,神瑛便是具有神奇魔力的像美玉一般的石头,那么难道真(甄)宝玉不是神瑛,反倒假(贾)宝玉才是不成?林黛玉曾问贾宝玉,“至贵者为宝,至坚者为玉,尔有何贵,尔又有何坚?”可为书中对贾宝玉身份最直接的质疑,所以,结局是贾宝玉竟答不上这个机锋,因为他本不是真的宝玉。所以说,贾(假)宝玉是投胎落入凡尘的神瑛侍者甄(真)宝玉的幻影,是神瑛侍者凡人身份的镜中幻影,梦中自我,这样才说的通,而自警幻仙子案前下凡的那一干风流孽鬼投胎也是落在甄家,而贾家那些姐妹也不过是甄家姐妹们的幻身了,从大荒山青埂峰下幻形入世的那块大石头变成的通灵宝玉,实际上是自甄宝玉落草时带入凡尘,又自始至终都戴在甄宝玉脖子上,而贾宝玉那块,是通灵宝玉的幻影,此为重重虚幻,从仙界落入凡间一层幻,从幻又入梦,是第二层幻,直到梦醒之时,为幻身的第一次了悟,然后又由梦回到天界,太虚幻境,是脱离凡尘,恢复自己的本来面目,为幻身的第二次也是最终了悟。 红楼闲笔之烟云雾绕真(甄)假(贾)府(下)

上篇我们找了一些证据论证了了甄府贾府对应关系与相互影响,那么许多问题相应就跟着来了,作者又为何非得要这么写呢?直接写大荒山青埂峰下的石头幻形入世以后进入了虚构的一个张家 赵家 李家,这个故事体系不是已经完备了吗?何须又偏要设置一个甄家贾家,而又偏偏以真假之谐音来冠之以姓氏,作者究竟想以此给读者暗示些什么呢?而这甄家贾家的叙述方式,在全书的整个构思体系中又重要不重要呢?
我个人以为,红楼梦未能全本流传,加上高鹗的拙笔胡诌,使得人们大大的误解了作者的原意和全书的整体构思和结构。而高鹗的续书又歪曲了很多本来可以推论出的事实,使得后半部书中的甄家和甄宝玉整个形象都变得呆板僵硬不说,思想境界也大大的荒谬起来,我们都知道《红楼梦》一书是曹雪芹以自己的家族荣辱兴衰做背景,带有部分自传体性质的小说,要想弄清作者的原意,我们可以设身处地的以作者的立场来考虑,假如我们是作者,要把自己家里发生的故事描绘出来,还要给世人阅看,而且其中还牵涉不少家族秘事,贪赃枉法者有之,偷情通奸者有之,私定终身者有之,谋财害命者有之,以势压人者有之,虽嘴上说是不干时政,但是曹家的兴衰却毫无疑问跟当时最高统治者的权利斗争密切相关,凡此种种,如果你是一个处在当时封建伦理道德思想控制和文字狱兴盛的时代,要怎样巨大的勇气才敢下笔呢?
但是事实上我们现在看到的《红楼梦》一书,作者不但写了,还揭露了很多丑恶,写的那么清楚明白,但却又明白的告诉我们将:“真事隐去”了,这表明,做为一个想要将自己家族史生动细致的描写出来,但却又不得不顾忌很多现实因素,作者不得不做一些现实的考虑和取舍,采用一些隐讳的笔法来隐写和侧写,假设我们把读者称为从门外窥探这个家族隐私的“外人”,那么作者本人及其家族成员和亲友就可以称为熟知家族秘事的“内人”这些“内人”当中,甚至有可能包括作者的长辈,做为“内人”与“外人”的媒介的作者,又想要把这一段故事介绍给“外人”,又不愿使“内人”过于尴尬,同时还要规避可能的政治风险,他只能小心翼翼的采取某种写作手法,以虚假之名托之,写贾家,做贾家事,便是写假家,做假家事,人名都是假托的,事体人物也有些是虚构的,只有情理是真的,以为尊者讳,正所谓家“丑”不可外扬,欲语还羞,方可使“内人”心安;同时,又使当朝皇帝不会注意到这是遭打击的前官员家族对统治者有什么不满和怨怼,好保住作者这颗项上人头。但是如此,假托为贾家便是,何以仍旧要隐写一个甄家呢?我想除了作者故设迷津,誓要瞒人(脂砚斋语)以外,恐怕还在于作者生怕日后读者真把这个故事当成了一个虚构的故事来看,生怕这个故事,被人认为是写书人虚构了一个大荒山青埂峰引出的一段编造的传奇,因为做为一个不得不照顾“内人”感受,又害怕政治迫害,同时又迫切的想要真实的将自己经历过的故事生动的反映给“外人”,甚至是千百年后的后人的作者,假使“外人”或者“后人”误解了作者的原意,把这段故事真当成了虚构的假故事,也是其切切不愿看到的结果吧,我认为作者还是非常担心会被误解的,他还是希望此书流传到后世以后,人们能够从他的甄家的设置得到暗示和提醒,告诉不明就理的读者,这不单是个假托的虚构故事,还曾经是真实发生过,真实经历过的,有事实根据的事情。写贾家便是写甄家,读者看到的贾家事,便是甄家事,这便是使用谐音的愿意。 然而,以上种种仅仅是从现实的角度去考虑,做为一部书的整体构思,真假论调贯穿全书,可以说甄家的存在具有极其重要的寓意,这一点我们也可以找到书中的证据,仍然是贾天祥正照风月鉴那一回,在介绍风月宝鉴第一次出场时候的脂批如下:

说毕,从褡裢中【庚辰双行夹批:妙极!此褡裢犹是士隐所抢背者乎?】取出一面镜子来【庚辰双行夹批:凡看书人从此细心体贴,方许你看,否则此书哭矣。】
两面皆可照人,【庚辰双行夹批:此书表里皆有喻也。】镜把上面錾着“风月宝鉴”四字【庚辰双行夹批:明点。】——递与贾瑞道:“这物出自太虚幻境空灵殿上,警幻仙子所制,【庚辰双行夹批:言此书原系空虚幻设。】【庚辰眉批:与“红楼梦”呼应。】专治邪思妄动之症,【庚辰双行夹批:毕真。】有济世保生之功。【庚辰双行夹批:毕真。】所以带他到世上,单与那些聪明俊杰、风雅王孙等看照。【庚辰双行夹批:所谓无能纨绔是也。】千万不可照正面,【庚辰侧批:谁人识得此句!】【庚辰双行夹批:观者记之,不要看这书正面,方是会看。】只照他的背面,【庚辰双行夹批:记之。】要紧,要紧!三日后吾来收取,管叫你好了。”说毕,佯常而去,众人苦留不住

我们上篇就论述了风月宝鉴于甄贾两府的传真照影作用,在这里的多条脂批可以说极其意味深长,脂批说:【凡看书人从此细心体贴,方许你看,否则此书哭矣】,是怕读者误以为自己看到的贾府故事是作者着意要写的,其实作者是要写甄家,又说:两面皆可照人,【此书表里皆有喻也。】似乎是在告诉读者风月宝鉴正是具有大关键大作用的道具,是能够喻示整本书“表里”的物件,并且明白告诉读者,此书明写贾家【原系空幻虚设】,但又要【观者不要光看这书正面,方是会看】,可见,除了表面上的规谏纨绔子弟不要耽于声色,否则性命堪忧以外,还有双重的寓意,这寓意是干系整部书的写作构思的,故此点醒读者:千万不可照正面【谁人识得此句】也就是说,识得此句的人才是聪明读者,所以说“不可照正面”,可以将之翻译为:读者千万不可只看书的表面上写的贾家,那都只是空幻的虚影,“只照背面”,可以翻译为:聪明的读者请将你看到的贾家领会成背面隐写的甄家。
在凤姐与贾琏和奶妈闲谈省亲话题中又再度提到甄家,这里的脂批更加醒目,直接点出了甄家的重要性:

还有如今现在江南的甄家,【甲戌侧批:甄家正是大关键、大节目,勿作泛泛口头语看。】嗳哟哟,【庚辰侧批:口气如闻。】好势派!独他家接驾四次,【庚辰侧批:点正题正文。】若不是我们亲眼看见,告诉谁谁也不信的。别讲银子成了土泥,【庚辰侧批:极力一写,非夸也,可想而知。】凭是世上所有的,没有不是堆山塞海的,‘罪过可惜’四个字竟顾不得了。”【庚辰侧批:真有是事,经过见过。】凤姐道:“常听见我们太爷们也这样说,岂有不信的。【庚辰侧批:对证。】只纳罕他家怎么就这么富贵呢?”赵嬷嬷道:“告诉奶奶一句话,也不过拿着皇帝家的银子往皇帝身上使罢了!【甲戌侧批:是不忘本之言。】谁家有那些钱买这个虚热闹去?”【甲戌侧批:最要紧语。人苦不自知。能作是语者吾未尝见。】
这里的脂批直接提示我们【甄家正是大关键、大节目,勿作泛泛口头语看】,在前八十回里面基本就没有怎么描写的甄家如何又是大关键,大节目,勿做泛泛口头语来看呢?
其次提到甄家接驾四次时,脂批又说【真有是事,经过见过】,此批文最妙,因为这是有据可查的历史事实,康熙六次南巡,其中四次驻跸江宁织造府曹家,作者惟独把曹家最显赫最荣耀的一段历史安放在甄家身上,等于明告诉我们,甄家之事,是真实发生过的,是可信的,故而连脂批也说“真有是事,经过见过”,从旁更加印证了甄家于此书中存在的价值是大关键,大节目,非泛泛之家……甄家的关键之处一是作为贾家的模板,参照,与原型来存在的,贾家不完全等同于甄家,贾家的事体甄家都有,但甄家的人名,地名,建筑,园林,人物,穿着打扮,语言风貌有可能被风月宝鉴解构,然后又在重构贾家时虚拟化了,唯一不变的是事件的条理、逻辑、情节走向和内中的思想感情,因此才有了幻影的虚构感,甄家有的事,贾家未必都有,例如四次接驾,贾家就没有,这是作者有意显山露水,揭开一点点真实面貌给读者看,然后又用画家烟云模糊的笔法轻轻抹去,意在惊醒读者,告诉你们看的表象背后,另有真事。而此处脂批【甄家正是大关键、大节目,勿作泛泛口头语看】又提醒我们要对甄家予以应有的重视,如果说,贾家是甄家栩栩如生的幻影,我们只需看贾府中细致如微的描写就可想象甄家情状,何以甄家又被单独提出来做为大关键、大节目来点正文,点正题呢?要讲清楚这第二点,需要和元春省亲那一回的脂批对看:
那时贾蔷带领十二个女戏,在楼下正等的不耐烦,只见一太监飞来说:“作完了诗,快拿戏目来!”贾蔷急将锦册呈上,并十二个花名单子。少时,太监出来,只点了四出戏:

第一出《豪宴》;【庚辰双行夹批:《一捧雪》中伏贾家之败。】
第二出《乞巧》;【庚辰双行夹批:《长生殿》中伏元妃之死。】
第三出《仙缘》;【庚辰双行夹批:《邯郸梦》中伏甄宝玉送玉。】
第四出《离魂》。【庚辰双行夹批:《牡丹亭》中伏黛玉死。所点之戏剧伏四事,乃通部书之大过节、大关键。】
贾蔷忙张罗扮演起来。一个个歌欺裂石之音,舞有天魔之态。虽是妆演的形容,却作尽悲欢情状。【庚辰双行夹批:二句毕矣。】
我们先不看前面,先看后面,原著正文那两句形容演戏的话:“虽是妆演的形容,却作尽悲欢情状。”后面脂批【二句毕矣】,实是告诉我们,此二句是暗语,表面形容贾府演戏,实则是写:“贾家虽是妆演的形容(所以才冠名以假家之谐音),却作尽甄家的悲欢情状(所以冠名为真家之谐音)”。
其次,再看前面的戏单里唯一与甄家有关的,是第三出戏《仙缘》,这是《邯郸梦》里最后一出折子戏,脂批里提到,这出折子戏“伏甄宝玉送玉”,并说“所点之戏剧伏四事,乃通部书之大过节、大关键”,这正与前文脂批提到甄家时说甄家是大关键,大节目,勿作泛泛口头语看”相呼应,脂批如此郑重其事,反复强调,甄家还可能仅仅是做为一种背景式的存在吗?肯定不是的,由脂批便可看出,甄家在整部书里必然是有着重大寓意的一种存在,必然是影响最后故事结局走向的一种关键存在,必然是作者从一开始构思通部大书的结构时就搭建好的一个重要构件,这才能称得上是通部书之大过节,大关键。同时也告诉我们,甄家和甄宝玉在八十回后绝不可能像高鹗所写那样无关紧要,似有若无。
可是仅凭脂批里那句“伏甄宝玉送玉”,多年来也令红学专家们困惑,八十回后原文已经散失,而脂批所给线索太少,范围太空泛,也很难确定作者所指到底是何事何意,我对这句话也有自己的一些猜测和想象,将来会在通灵宝玉探佚一文里再讲,本篇还是先来探讨甄家甄家宝玉的真正寓意。要想探讨清楚甄家的真正寓意,只能从《仙缘》这出折子戏入手,《仙缘》是汤显祖晚年作品《邯郸梦》最末一出,也叫《仙圆》,《邯郸梦》故事是根据唐传奇《枕中记》改编的,:卢生在邯郸客店中遇道士吕翁用其所授瓷枕睡梦中历数十年富贵荣华。及醒店主炊黄粱未熟。后因以"邯郸梦"喻虚幻之事。这个故事,与上篇提到的《南柯梦》故事几乎如出一辙,无论是南柯梦还是黄梁梦都指的是故事的主人公造劫历幻,享尽荣华富贵,历经悲欢离合后突然梦醒,始知自己经历过的一切繁华不过是虚幻的梦境而已,这两个类同的故事,都是以梦中人历经繁华变迁,最终大梦终醒为故事基本框架,前一出戏者经作者经由贾母的反常表现来提醒读者这出戏背后似有深意,后一出同样经脂砚斋批语所提醒,并明确把这类故事同甄宝玉联系起来,可以推断出,《南柯梦》和《邯郸梦》正是作者构思《红楼梦》故事基本框架的蓝本,可以说,《红楼梦》故事,正是作者参照那两个故事,构思的另一出主人公造劫历幻,最后大梦终醒的一出故事,而“大梦终醒”的梦中人,在《南柯梦》是在梦中担任南柯太守的淳于棼,在《邯郸梦》是在梦中享尽富贵荣华的卢生,在《红楼梦》便是经历了贾府兴衰荣辱,悲欢离合的贾宝玉,而“大梦终须醒”是所有这类型故事唯一的,统一的结局,《红楼梦》自然不能例外,我们曾证明过贾宝玉仅仅是个幻影,这幻影可以理解为梦中人,梦中人依然是虚幻的,虚幻的人对应的真实人,醒来以后的人,毫无疑问便是甄宝玉。 可以说,甄宝玉作为作者仿照《南柯梦》和《邯郸梦》故事开始构思《红楼梦》基础框架的时候便作为极为重要的人物设定而存在了,他是贾宝玉梦醒以后的自己,一个了悟了人世繁华如空梦的惊醒者,这便是作者的主题思想和总体构思,他就是要写一个入梦的人在身不自知入梦的情况下,全身心投入扮演自己的角色,经历红尘繁华旖旎的一段故事,然后还要在最后写这个人最终的惊醒和了悟。只不过,我们没有运气看到那最后的部分书稿罢了。《仙缘》这一折,讲的正是吕洞宾借给卢生仙枕,卢生在枕上黄粱一梦后醒来后,拜吕洞宾为师来到仙界证盟,开始逐渐从梦中醒悟并度化成仙,抛却尘寰的那一段,《仙缘》位于大梦终醒故事结构的末尾,是梦醒时分的重要时刻,而脂批偏偏说这个故事与甄宝玉相关,且为全书大关键大过节,由此可以大致推测甄宝玉为贾宝玉梦醒之后的自己,此出戏的故事暗伏甄宝玉有所为,不正是告诉我们,甄宝玉是唤醒贾宝玉的重要人物吗,贾宝玉的了悟,贾宝玉的梦醒,贾宝玉悟道以后的度化必然是甄宝玉有所为才能完成的,而甄家甄宝玉的最重大意义,即是贾家贾宝玉一段繁华梦醒之后的清醒了悟了以后的自身,是梦醒以后觉悟的自我。这个寓意,与全书最初的整体构思汲汲相关,意义重大,所以脂批所说甄家为大过节,大关键也就不难理解了。
如果说,我们证明了贾家为甄家幻影,贾宝玉为甄宝玉梦中浑然不知的自己,那么我们可以想见,在玩连线游戏的时候,我们已经不能再把贾宝玉同神瑛侍者画等号了,真正下凡造劫历幻的神瑛侍者应该是甄宝玉,如果去查字典,“瑛:这个字的意思是像美玉一般的石头,神瑛便是具有神奇魔力的像美玉一般的石头,那么难道真(甄)宝玉不是神瑛,反倒假(贾)宝玉才是不成?林黛玉曾问贾宝玉,“至贵者为宝,至坚者为玉,尔有何贵,尔又有何坚?”可为书中对贾宝玉身份最直接的质疑,所以,结局是贾宝玉竟答不上这个机锋,因为他本不是真的宝玉。所以说,贾(假)宝玉是投胎落入凡尘的神瑛侍者甄(真)宝玉的幻影,是神瑛侍者凡人身份的镜中幻影,梦中自我,这样才说的通,而自警幻仙子案前下凡的那一干风流孽鬼投胎也是落在甄家,而贾家那些姐妹也不过是甄家姐妹们的幻身了,从大荒山青埂峰下幻形入世的那块大石头变成的通灵宝玉,实际上是自甄宝玉落草时带入凡尘,又自始至终都戴在甄宝玉脖子上,而贾宝玉那块,是通灵宝玉的幻影,此为重重虚幻,从仙界落入凡间一层幻,从幻又入梦,是第二层幻,直到梦醒之时,为幻身的第一次了悟,然后又由梦回到天界,太虚幻境,是脱离凡尘,恢复自己的本来面目,为幻身的第二次也是最终了悟。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八卦娱乐
相关文章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