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八卦娱乐

扒一扒《红楼梦》里那些作者暗示的情节和隐藏的深意 第7章

时间:2019-03-25 00:09:33  来源:  作者:油煎燕子

然而在通部书的文本中,甄家与贾家并行存在,互有来往,而且甄家的抄家似乎还在贾家之前,似乎是两个互不相干的家族,但是,这多半是作者有意设置的迷津,为的是迷惑读者,增加了整个故事的神秘感和迷惑感,例如,冷子兴在对贾雨村演说荣国府的时候提到贾宝玉是衔玉而生,可两人的对话中没有提到甄宝玉也有这等异事,看上去甄宝玉似乎没有玉,但是不要忘了,他是对着贾雨村这个人介绍贾家的,贾雨村名贾化,实际上他是作者设定的假话、假语村言的拟人人化,也就是说,对于将真家事向假家事转化的时候,假家事自此开始随着假话浮出水面,而真家事就随着另一个拟人化的人物甄士隐的出家在本书的一开始隐去了,贾雨村应该是承接甄(真)家事开启贾(假)家事的贯穿性人物,故此他一开始便与甄士隐相熟,假话(贾雨村)从真事(甄世隐)那里承接了故事的原委,却在说假话的时候将故事的真名姓隐藏在假话背后,在整个贾府的幻影戏中间,他都时不时出现,是作者告诉我们假话贯穿始终,此外,贾雨村饱读诗书,颇有些见识,他见过甄宝玉同时也见过贾宝玉,他还对林黛玉很熟悉,他不同于甄家那些无知识的来贾府请安的婆子,他对于禀正邪两赋而生的具有非同常人个性的人还有一番独特不俗的见解,他在成为林黛玉的老师之前,先在甄府给甄宝玉当过老师,我们后来都知道,贾雨村在攀附上贾家以后,每次拜访贾政必要请求贾宝玉出来一见,以至于引起贾宝玉很大的不快,每次读到这里,我心中都泛起强烈的神秘感,引起读者探究和好奇心的,是贾雨村究竟为什么对贾宝玉如此热心呢?作者却留给读者一个神秘的旋涡,然后就又将情节浪潮向前推进了,此一段就成了永远难解的迷案。
有人说,贾雨村每次拜访贾政都想见宝玉是因为想预先跟未来的贾府主人拉关系套近乎,我总觉得这种论调未免也太小瞧了贾雨村,贾雨村固然是个品行恶劣的人,但却见识不凡,他见过甄宝玉,又听说了贾宝玉的异事,可能最初是好奇,但当他见到贾宝玉以后,不得不承认自己见到了甄宝玉的翻版,他定然是心中讶异的,深感神秘的,正是这种神秘感引起的好奇心,他对于禀正邪两赋而生的人又独具赏识的慧眼,使他一次又一次的想见到贾宝玉,想要弄清这两人的异同和神秘联系,此外,贾雨村者,假语村言也,正是这个人物,将贾府幻影大戏的大幕开启,也正是他送林黛玉进贾府的,他是联系甄(真)贾(假)两府的媒介人物,作者通过贾雨村这个拟人化人物,假话开始说了,假戏也就开始做了,可是假话本身也是不自知的,他对真假宝玉的存在也是感到惊讶、迷惑和好奇的,殊不知,贾宝玉就是说假话才有的结果啊!由贾雨村的人物设定可知,甄宝玉的真通灵宝玉被隐匿了,故意不提,那是因为假戏已经开场了,甄事必然要隐去才能瞒人。
可是甄家又不同于历史上的曹家,无论甄宝玉还是贾宝玉都不是作者本人,脂批在评论宝玉时曾说:自古以来所未见有此等样人,可见脂批也认为宝玉这样的人是现实生活中所不存在的,更不可能是作者本人的真实写照,因为现实生活中的人谁也不可能衔玉而生啊!他只是一个艺术形象,是作者笔下塑造的有自身影子的虚构人物,是作者心目中自己的理想型,至于甄家与曹家的关系,我们可以这样理解,曹家是作者心中的那个甄家的原型,作者心中的甄家是曹家的真实故事经过艺术加工,提炼精华萃取素材后的艺术形象,这二者有相同点也有不同点,相同点是曹家的家事,很多被作者拿来暗示为甄家,却表面上以贾家的名义来书写,不同点是,作了很多艺术上的加工,已经不再是事情原委的原始风貌了,否则,怎么解释大荒山,怎么解释太虚幻境这些荒诞虚幻的传说?因此上,可以得出结论,《红楼梦》一书是假托贾家故事,来叙述一个甄家的故事,甄家的故事有很多原始素材来源于历史上真实存在过的曹家,作者根据曹家的故事进行提炼加工,然后浓缩成了一个有真实基础又有艺术加工的故事来给人们欣赏。
上面的那篇文章太长,要有人懒得看,直接拉下来继续看楼主八八八……

接下来,《芙蓉女儿诔》中暗示的黛玉之死
为什么楼主觉得晴为黛影是很有道理的呢?是因为前八十回里暗示的很明显,最明显的莫过于晴雯死后宝玉为晴雯撰写诔文时的那有点神秘感的描述了,我们还是先来看原文:
黛玉道:“原稿在那里?倒要细细一读.长篇大论,不知说的是什么,只听见中间两句,什么`红绡帐里,公子多情,黄土垄中,女儿薄命.'这一联意思却好,只是`红绡帐里'未免熟滥些.放着现成真事,为什么不用?"宝玉忙问:“什么现成的真事?"黛玉笑道:“咱们如今都系霞影纱糊的窗К,何不说`茜纱窗下,公子多情'呢?"宝玉听了,不禁跌足笑道:“好极,是极!到底是你想的出,说的出.可知天下古今现成的好景妙事尽多,只是愚人蠢子说不出想不出罢了.但只一件:虽然这一改新妙之极,但你居此则可,在我实不敢当。”说着,又接连说了一二十句"不敢".黛玉笑道:“何妨.我的窗即可为你之窗,何必分晰得如此生疏.古人异姓陌路,尚然同肥马,衣轻裘,敝之而无憾,何况咱们。”宝玉笑道:“论交之道,不在肥马轻裘,即黄金白璧,亦不当锱铢较量.倒是这唐突闺阁,万万使不得的.如今我越性将`公子'`女儿'改去,竟算是你诔他的倒妙.况且素日你又待他甚厚,故今宁可弃此一篇大文,万不可弃此`茜纱'新句.竟莫若改作`茜纱窗下,小姐多情,黄土垄中,丫鬟薄命.'如此一改,虽于我无涉,我也惬怀的。”黛玉笑道:“他又不是我的丫头,何用作此语.况且小姐丫鬟亦不典雅,等我的紫鹃死了,我再如此说,还不算迟。”宝玉听了,忙笑道:“这是何苦又咒他。”黛玉笑道:“是你要咒的,并不是我说的。”宝玉道:“我又有了,这一改可妥当了.莫若说`茜纱窗下,我本无缘,黄土垄中,卿何薄命.'"黛玉听了,忡然变色,心中虽有无限的狐疑乱拟,外面却不肯露出,反连忙含笑点头称妙,说:“果然改的好.再不必乱改了,快去干正经事罢.

晴雯的诔文经宝玉最后的更改,竟让黛玉起了疑心,暗暗觉得那上面的那篇文章太长,要有人懒得看,直接拉下来继续看楼主八八八……

接下来,《芙蓉女儿诔》中暗示的黛玉之死
为什么楼主觉得晴为黛影是很有道理的呢?是因为前八十回里暗示的很明显,最明显的莫过于晴雯死后宝玉为晴雯撰写诔文时的那有点神秘感的描述了,我们还是先来看原文:
黛玉道:“原稿在那里?倒要细细一读.长篇大论,不知说的是什么,只听见中间两句,什么`红绡帐里,公子多情,黄土垄中,女儿薄命.'这一联意思却好,只是`红绡帐里'未免熟滥些.放着现成真事,为什么不用?"宝玉忙问:“什么现成的真事?"黛玉笑道:“咱们如今都系霞影纱糊的窗К,何不说`茜纱窗下,公子多情'呢?"宝玉听了,不禁跌足笑道:“好极,是极!到底是你想的出,说的出.可知天下古今现成的好景妙事尽多,只是愚人蠢子说不出想不出罢了.但只一件:虽然这一改新妙之极,但你居此则可,在我实不敢当。”说着,又接连说了一二十句"不敢".黛玉笑道:“何妨.我的窗即可为你之窗,何必分晰得如此生疏.古人异姓陌路,尚然同肥马,衣轻裘,敝之而无憾,何况咱们。”宝玉笑道:“论交之道,不在肥马轻裘,即黄金白璧,亦不当锱铢较量.倒是这唐突闺阁,万万使不得的.如今我越性将`公子'`女儿'改去,竟算是你诔他的倒妙.况且素日你又待他甚厚,故今宁可弃此一篇大文,万不可弃此`茜纱'新句.竟莫若改作`茜纱窗下,小姐多情,黄土垄中,丫鬟薄命.'如此一改,虽于我无涉,我也惬怀的。”黛玉笑道:“他又不是我的丫头,何用作此语.况且小姐丫鬟亦不典雅,等我的紫鹃死了,我再如此说,还不算迟。”宝玉听了,忙笑道:“这是何苦又咒他。”黛玉笑道:“是你要咒的,并不是我说的。”宝玉道:“我又有了,这一改可妥当了.莫若说`茜纱窗下,我本无缘,黄土垄中,卿何薄命.'"黛玉听了,忡然变色,心中虽有无限的狐疑乱拟,外面却不肯露出,反连忙含笑点头称妙,说:“果然改的好.再不必乱改了,快去干正经事罢.

晴雯的诔文经宝玉最后的更改,上面的那篇文章太长,要有人懒得看,直接拉下来继续看楼主八八八……

接下来,《芙蓉女儿诔》中暗示的黛玉之死
为什么楼主觉得晴为黛影是很有道理的呢?是因为前八十回里暗示的很明显,最明显的莫过于晴雯死后宝玉为晴雯撰写诔文时的那有点神秘感的描述了,我们还是先来看原文:
黛玉道:“原稿在那里?倒要细细一读.长篇大论,不知说的是什么,只听见中间两句,什么`红绡帐里,公子多情,黄土垄中,女儿薄命.'这一联意思却好,只是`红绡帐里'未免熟滥些.放着现成真事,为什么不用?"宝玉忙问:“什么现成的真事?"黛玉笑道:“咱们如今都系霞影纱糊的窗К,何不说`茜纱窗下,公子多情'呢?"宝玉听了,不禁跌足笑道:“好极,是极!到底是你想的出,说的出.可知天下古今现成的好景妙事尽多,只是愚人蠢子说不出想不出罢了.但只一件:虽然这一改新妙之极,但你居此则可,在我实不敢当。”说着,又接连说了一二十句"不敢".黛玉笑道:“何妨.我的窗即可为你之窗,何必分晰得如此生疏.古人异姓陌路,尚然同肥马,衣轻裘,敝之而无憾,何况咱们。”宝玉笑道:“论交之道,不在肥马轻裘,即黄金白璧,亦不当锱铢较量.倒是这唐突闺阁,万万使不得的.如今我越性将`公子'`女儿'改去,竟算是你诔他的倒妙.况且素日你又待他甚厚,故今宁可弃此一篇大文,万不可弃此`茜纱'新句.竟莫若改作`茜纱窗下,小姐多情,黄土垄中,丫鬟薄命.'如此一改,虽于我无涉,我也惬怀的。”黛玉笑道:“他又不是我的丫头,何用作此语.况且小姐丫鬟亦不典雅,等我的紫鹃死了,我再如此说,还不算迟。”宝玉听了,忙笑道:“这是何苦又咒他。”黛玉笑道:“是你要咒的,并不是我说的。”宝玉道:“我又有了,这一改可妥当了.莫若说`茜纱窗下,我本无缘,黄土垄中,卿何薄命.'"黛玉听了,忡然变色,心中虽有无限的狐疑乱拟,外面却不肯露出,反连忙含笑点头称妙,说:“果然改的好.再不必乱改了,快去干正经事罢.

晴雯的诔文经宝玉最后的更改,竟让黛玉暗暗觉得那更改的诔文竟像是为自己写的一般,黛玉满心狐疑惊惧,因为这不是什么好的兆头,而用晴雯的诔文来比喻黛玉的祭文,则也预示着黛玉的死也与晴雯之死的方式有类同之处。
晴雯是遭小人奸谗陷害致死的,而黛玉也很可能是如前推测的,遭敌对阵营的心机陷害致死的,最有可能的就是黛玉不堪对自己声誉的污蔑,病重而亡,而宝玉无可如何,因为对方很可能是他也无法抵抗的力量,就像他无法保护晴雯,他也一样无力保护黛玉。
前面有人说,黛玉死在宝玉娶亲之前,是没错的,因为黛玉如果还活着,宝玉是不可能另娶宝钗的,宝玉不愿意,闹个天翻地覆,估计王夫人等人也是干瞪眼没办法。
所以只能是宝玉眼睁睁看着黛玉遭人陷害无力相救,黛玉死后,才被迫娶了宝钗,这时候可能是奉旨成婚的,因为即使黛玉死了,宝玉也未必愿意立即娶亲,既然黛玉死了,又有旨意在上,他可能才能勉强同意,但终究意难平,后来贾家败落,宝玉出走才成为可能
发错了,发了两遍额~~~~~~
重新发一下,读起来舒服一点,上面那层作废


上面的那篇文章太长,要有人懒得看,直接拉下来继续看楼主八八八……

接下来,《芙蓉女儿诔》中暗示的黛玉之死
为什么楼主觉得晴为黛影是很有道理的呢?是因为前八十回里暗示的很明显,最明显的莫过于晴雯死后宝玉为晴雯撰写诔文时的那有点神秘感的描述了,我们还是先来看原文:
黛玉道:“原稿在那里?倒要细细一读.长篇大论,不知说的是什么,只听见中间两句,什么`红绡帐里,公子多情,黄土垄中,女儿薄命.'这一联意思却好,只是`红绡帐里'未免熟滥些.放着现成真事,为什么不用?"宝玉忙问:“什么现成的真事?"黛玉笑道:“咱们如今都系霞影纱糊的窗К,何不说`茜纱窗下,公子多情'呢?"宝玉听了,不禁跌足笑道:“好极,是极!到底是你想的出,说的出.可知天下古今现成的好景妙事尽多,只是愚人蠢子说不出想不出罢了.但只一件:虽然这一改新妙之极,但你居此则可,在我实不敢当。”说着,又接连说了一二十句"不敢".黛玉笑道:“何妨.我的窗即可为你之窗,何必分晰得如此生疏.古人异姓陌路,尚然同肥马,衣轻裘,敝之而无憾,何况咱们。”宝玉笑道:“论交之道,不在肥马轻裘,即黄金白璧,亦不当锱铢较量.倒是这唐突闺阁,万万使不得的.如今我越性将`公子'`女儿'改去,竟算是你诔他的倒妙.况且素日你又待他甚厚,故今宁可弃此一篇大文,万不可弃此`茜纱'新句.竟莫若改作`茜纱窗下,小姐多情,黄土垄中,丫鬟薄命.'如此一改,虽于我无涉,我也惬怀的。”黛玉笑道:“他又不是我的丫头,何用作此语.况且小姐丫鬟亦不典雅,等我的紫鹃死了,我再如此说,还不算迟。”宝玉听了,忙笑道:“这是何苦又咒他。”黛玉笑道:“是你要咒的,并不是我说的。”宝玉道:“我又有了,这一改可妥当了.莫若说`茜纱窗下,我本无缘,黄土垄中,卿何薄命.'"黛玉听了,忡然变色,心中虽有无限的狐疑乱拟,外面却不肯露出,反连忙含笑点头称妙,说:“果然改的好.再不必乱改了,快去干正经事罢.

晴雯的诔文经宝玉最后的更改,竟让黛玉暗暗觉得那更改的诔文竟像是为自己写的一般,黛玉满心狐疑惊惧,因为这不是什么好的兆头,而用晴雯的诔文来比喻黛玉的祭文,则也预示着黛玉的死也与晴雯之死的方式有类同之处。
晴雯是遭小人奸谗陷害致死的,而黛玉也很可能是如前推测的,遭敌对阵营的心机陷害致死的,最有可能的就是黛玉不堪对自己声誉的污蔑,病重而亡,而宝玉无可如何,因为对方很可能是他也无法抵抗的力量,就像他无法保护晴雯,他也一样无力保护黛玉。
前面有人说,黛玉死在宝玉娶亲之前,是没错的,因为黛玉如果还活着,宝玉是不可能另娶宝钗的,宝玉不愿意,闹个天翻地覆,估计王夫人等人也是干瞪眼没办法。
所以只能是宝玉眼睁睁看着黛玉遭人陷害无力相救,黛玉死后,才被迫娶了宝钗,这时候可能是奉旨成婚的,因为即使黛玉死了,宝玉也未必愿意立即娶亲,既然黛玉死了,又有旨意在上,他可能才能勉强同意,但终究意难平,后来贾家败落,宝玉出走才成为可能 然而在通部书的文本中,甄家与贾家并行存在,互有来往,而且甄家的抄家似乎还在贾家之前,似乎是两个互不相干的家族,但是,这多半是作者有意设置的迷津,为的是迷惑读者,增加了整个故事的神秘感和迷惑感,例如,冷子兴在对贾雨村演说荣国府的时候提到贾宝玉是衔玉而生,可两人的对话中没有提到甄宝玉也有这等异事,看上去甄宝玉似乎没有玉,但是不要忘了,他是对着贾雨村这个人介绍贾家的,贾雨村名贾化,实际上他是作者设定的假话、假语村言的拟人人化,也就是说,对于将真家事向假家事转化的时候,假家事自此开始随着假话浮出水面,而真家事就随着另一个拟人化的人物甄士隐的出家在本书的一开始隐去了,贾雨村应该是承接甄(真)家事开启贾(假)家事的贯穿性人物,故此他一开始便与甄士隐相熟,假话(贾雨村)从真事(甄世隐)那里承接了故事的原委,却在说假话的时候将故事的真名姓隐藏在假话背后,在整个贾府的幻影戏中间,他都时不时出现,是作者告诉我们假话贯穿始终,此外,贾雨村饱读诗书,颇有些见识,他见过甄宝玉同时也见过贾宝玉,他还对林黛玉很熟悉,他不同于甄家那些无知识的来贾府请安的婆子,他对于禀正邪两赋而生的具有非同常人个性的人还有一番独特不俗的见解,他在成为林黛玉的老师之前,先在甄府给甄宝玉当过老师,我们后来都知道,贾雨村在攀附上贾家以后,每次拜访贾政必要请求贾宝玉出来一见,以至于引起贾宝玉很大的不快,每次读到这里,我心中都泛起强烈的神秘感,引起读者探究和好奇心的,是贾雨村究竟为什么对贾宝玉如此热心呢?作者却留给读者一个神秘的旋涡,然后就又将情节浪潮向前推进了,此一段就成了永远难解的迷案。
有人说,贾雨村每次拜访贾政都想见宝玉是因为想预先跟未来的贾府主人拉关系套近乎,我总觉得这种论调未免也太小瞧了贾雨村,贾雨村固然是个品行恶劣的人,但却见识不凡,他见过甄宝玉,又听说了贾宝玉的异事,可能最初是好奇,但当他见到贾宝玉以后,不得不承认自己见到了甄宝玉的翻版,他定然是心中讶异的,深感神秘的,正是这种神秘感引起的好奇心,他对于禀正邪两赋而生的人又独具赏识的慧眼,使他一次又一次的想见到贾宝玉,想要弄清这两人的异同和神秘联系,此外,贾雨村者,假语村言也,正是这个人物,将贾府幻影大戏的大幕开启,也正是他送林黛玉进贾府的,他是联系甄(真)贾(假)两府的媒介人物,作者通过贾雨村这个拟人化人物,假话开始说了,假戏也就开始做了,可是假话本身也是不自知的,他对真假宝玉的存在也是感到惊讶、迷惑和好奇的,殊不知,贾宝玉就是说假话才有的结果啊!由贾雨村的人物设定可知,甄宝玉的真通灵宝玉被隐匿了,故意不提,那是因为假戏已经开场了,甄事必然要隐去才能瞒人。 可是甄家又不同于历史上的曹家,无论甄宝玉还是贾宝玉都不是作者本人,脂批在评论宝玉时曾说:自古以来所未见有此等样人,可见脂批也认为宝玉这样的人是现实生活中所不存在的,更不可能是作者本人的真实写照,因为现实生活中的人谁也不可能衔玉而生啊!他只是一个艺术形象,是作者笔下塑造的有自身影子的虚构人物,是作者心目中自己的理想型,至于甄家与曹家的关系,我们可以这样理解,曹家是作者心中的那个甄家的原型,作者心中的甄家是曹家的真实故事经过艺术加工,提炼精华萃取素材后的艺术形象,这二者有相同点也有不同点,相同点是曹家的家事,很多被作者拿来暗示为甄家,却表面上以贾家的名义来书写,不同点是,作了很多艺术上的加工,已经不再是事情原委的原始风貌了,否则,怎么解释大荒山,怎么解释太虚幻境这些荒诞虚幻的传说?因此上,可以得出结论,《红楼梦》一书是假托贾家故事,来叙述一个甄家的故事,甄家的故事有很多原始素材来源于历史上真实存在过的曹家,作者根据曹家的故事进行提炼加工,然后浓缩成了一个有真实基础又有艺术加工的故事来给人们欣赏。 上面的那篇文章太长,要有人懒得看,直接拉下来继续看楼主八八八……

接下来,《芙蓉女儿诔》中暗示的黛玉之死
为什么楼主觉得晴为黛影是很有道理的呢?是因为前八十回里暗示的很明显,最明显的莫过于晴雯死后宝玉为晴雯撰写诔文时的那有点神秘感的描述了,我们还是先来看原文:
黛玉道:“原稿在那里?倒要细细一读.长篇大论,不知说的是什么,只听见中间两句,什么`红绡帐里,公子多情,黄土垄中,女儿薄命.'这一联意思却好,只是`红绡帐里'未免熟滥些.放着现成真事,为什么不用?"宝玉忙问:“什么现成的真事?"黛玉笑道:“咱们如今都系霞影纱糊的窗К,何不说`茜纱窗下,公子多情'呢?"宝玉听了,不禁跌足笑道:“好极,是极!到底是你想的出,说的出.可知天下古今现成的好景妙事尽多,只是愚人蠢子说不出想不出罢了.但只一件:虽然这一改新妙之极,但你居此则可,在我实不敢当。”说着,又接连说了一二十句"不敢".黛玉笑道:“何妨.我的窗即可为你之窗,何必分晰得如此生疏.古人异姓陌路,尚然同肥马,衣轻裘,敝之而无憾,何况咱们。”宝玉笑道:“论交之道,不在肥马轻裘,即黄金白璧,亦不当锱铢较量.倒是这唐突闺阁,万万使不得的.如今我越性将`公子'`女儿'改去,竟算是你诔他的倒妙.况且素日你又待他甚厚,故今宁可弃此一篇大文,万不可弃此`茜纱'新句.竟莫若改作`茜纱窗下,小姐多情,黄土垄中,丫鬟薄命.'如此一改,虽于我无涉,我也惬怀的。”黛玉笑道:“他又不是我的丫头,何用作此语.况且小姐丫鬟亦不典雅,等我的紫鹃死了,我再如此说,还不算迟。”宝玉听了,忙笑道:“这是何苦又咒他。”黛玉笑道:“是你要咒的,并不是我说的。”宝玉道:“我又有了,这一改可妥当了.莫若说`茜纱窗下,我本无缘,黄土垄中,卿何薄命.'"黛玉听了,忡然变色,心中虽有无限的狐疑乱拟,外面却不肯露出,反连忙含笑点头称妙,说:“果然改的好.再不必乱改了,快去干正经事罢.

晴雯的诔文经宝玉最后的更改,竟让黛玉起了疑心,暗暗觉得那上面的那篇文章太长,要有人懒得看,直接拉下来继续看楼主八八八……

接下来,《芙蓉女儿诔》中暗示的黛玉之死
为什么楼主觉得晴为黛影是很有道理的呢?是因为前八十回里暗示的很明显,最明显的莫过于晴雯死后宝玉为晴雯撰写诔文时的那有点神秘感的描述了,我们还是先来看原文:
黛玉道:“原稿在那里?倒要细细一读.长篇大论,不知说的是什么,只听见中间两句,什么`红绡帐里,公子多情,黄土垄中,女儿薄命.'这一联意思却好,只是`红绡帐里'未免熟滥些.放着现成真事,为什么不用?"宝玉忙问:“什么现成的真事?"黛玉笑道:“咱们如今都系霞影纱糊的窗К,何不说`茜纱窗下,公子多情'呢?"宝玉听了,不禁跌足笑道:“好极,是极!到底是你想的出,说的出.可知天下古今现成的好景妙事尽多,只是愚人蠢子说不出想不出罢了.但只一件:虽然这一改新妙之极,但你居此则可,在我实不敢当。”说着,又接连说了一二十句"不敢".黛玉笑道:“何妨.我的窗即可为你之窗,何必分晰得如此生疏.古人异姓陌路,尚然同肥马,衣轻裘,敝之而无憾,何况咱们。”宝玉笑道:“论交之道,不在肥马轻裘,即黄金白璧,亦不当锱铢较量.倒是这唐突闺阁,万万使不得的.如今我越性将`公子'`女儿'改去,竟算是你诔他的倒妙.况且素日你又待他甚厚,故今宁可弃此一篇大文,万不可弃此`茜纱'新句.竟莫若改作`茜纱窗下,小姐多情,黄土垄中,丫鬟薄命.'如此一改,虽于我无涉,我也惬怀的。”黛玉笑道:“他又不是我的丫头,何用作此语.况且小姐丫鬟亦不典雅,等我的紫鹃死了,我再如此说,还不算迟。”宝玉听了,忙笑道:“这是何苦又咒他。”黛玉笑道:“是你要咒的,并不是我说的。”宝玉道:“我又有了,这一改可妥当了.莫若说`茜纱窗下,我本无缘,黄土垄中,卿何薄命.'"黛玉听了,忡然变色,心中虽有无限的狐疑乱拟,外面却不肯露出,反连忙含笑点头称妙,说:“果然改的好.再不必乱改了,快去干正经事罢.

晴雯的诔文经宝玉最后的更改,上面的那篇文章太长,要有人懒得看,直接拉下来继续看楼主八八八……

接下来,《芙蓉女儿诔》中暗示的黛玉之死
为什么楼主觉得晴为黛影是很有道理的呢?是因为前八十回里暗示的很明显,最明显的莫过于晴雯死后宝玉为晴雯撰写诔文时的那有点神秘感的描述了,我们还是先来看原文:
黛玉道:“原稿在那里?倒要细细一读.长篇大论,不知说的是什么,只听见中间两句,什么`红绡帐里,公子多情,黄土垄中,女儿薄命.'这一联意思却好,只是`红绡帐里'未免熟滥些.放着现成真事,为什么不用?"宝玉忙问:“什么现成的真事?"黛玉笑道:“咱们如今都系霞影纱糊的窗К,何不说`茜纱窗下,公子多情'呢?"宝玉听了,不禁跌足笑道:“好极,是极!到底是你想的出,说的出.可知天下古今现成的好景妙事尽多,只是愚人蠢子说不出想不出罢了.但只一件:虽然这一改新妙之极,但你居此则可,在我实不敢当。”说着,又接连说了一二十句"不敢".黛玉笑道:“何妨.我的窗即可为你之窗,何必分晰得如此生疏.古人异姓陌路,尚然同肥马,衣轻裘,敝之而无憾,何况咱们。”宝玉笑道:“论交之道,不在肥马轻裘,即黄金白璧,亦不当锱铢较量.倒是这唐突闺阁,万万使不得的.如今我越性将`公子'`女儿'改去,竟算是你诔他的倒妙.况且素日你又待他甚厚,故今宁可弃此一篇大文,万不可弃此`茜纱'新句.竟莫若改作`茜纱窗下,小姐多情,黄土垄中,丫鬟薄命.'如此一改,虽于我无涉,我也惬怀的。”黛玉笑道:“他又不是我的丫头,何用作此语.况且小姐丫鬟亦不典雅,等我的紫鹃死了,我再如此说,还不算迟。”宝玉听了,忙笑道:“这是何苦又咒他。”黛玉笑道:“是你要咒的,并不是我说的。”宝玉道:“我又有了,这一改可妥当了.莫若说`茜纱窗下,我本无缘,黄土垄中,卿何薄命.'"黛玉听了,忡然变色,心中虽有无限的狐疑乱拟,外面却不肯露出,反连忙含笑点头称妙,说:“果然改的好.再不必乱改了,快去干正经事罢.

晴雯的诔文经宝玉最后的更改,竟让黛玉暗暗觉得那更改的诔文竟像是为自己写的一般,黛玉满心狐疑惊惧,因为这不是什么好的兆头,而用晴雯的诔文来比喻黛玉的祭文,则也预示着黛玉的死也与晴雯之死的方式有类同之处。
晴雯是遭小人奸谗陷害致死的,而黛玉也很可能是如前推测的,遭敌对阵营的心机陷害致死的,最有可能的就是黛玉不堪对自己声誉的污蔑,病重而亡,而宝玉无可如何,因为对方很可能是他也无法抵抗的力量,就像他无法保护晴雯,他也一样无力保护黛玉。
前面有人说,黛玉死在宝玉娶亲之前,是没错的,因为黛玉如果还活着,宝玉是不可能另娶宝钗的,宝玉不愿意,闹个天翻地覆,估计王夫人等人也是干瞪眼没办法。
所以只能是宝玉眼睁睁看着黛玉遭人陷害无力相救,黛玉死后,才被迫娶了宝钗,这时候可能是奉旨成婚的,因为即使黛玉死了,宝玉也未必愿意立即娶亲,既然黛玉死了,又有旨意在上,他可能才能勉强同意,但终究意难平,后来贾家败落,宝玉出走才成为可能 发错了,发了两遍额~~~~~~ 重新发一下,读起来舒服一点,上面那层作废


上面的那篇文章太长,要有人懒得看,直接拉下来继续看楼主八八八……

接下来,《芙蓉女儿诔》中暗示的黛玉之死
为什么楼主觉得晴为黛影是很有道理的呢?是因为前八十回里暗示的很明显,最明显的莫过于晴雯死后宝玉为晴雯撰写诔文时的那有点神秘感的描述了,我们还是先来看原文:
黛玉道:“原稿在那里?倒要细细一读.长篇大论,不知说的是什么,只听见中间两句,什么`红绡帐里,公子多情,黄土垄中,女儿薄命.'这一联意思却好,只是`红绡帐里'未免熟滥些.放着现成真事,为什么不用?"宝玉忙问:“什么现成的真事?"黛玉笑道:“咱们如今都系霞影纱糊的窗К,何不说`茜纱窗下,公子多情'呢?"宝玉听了,不禁跌足笑道:“好极,是极!到底是你想的出,说的出.可知天下古今现成的好景妙事尽多,只是愚人蠢子说不出想不出罢了.但只一件:虽然这一改新妙之极,但你居此则可,在我实不敢当。”说着,又接连说了一二十句"不敢".黛玉笑道:“何妨.我的窗即可为你之窗,何必分晰得如此生疏.古人异姓陌路,尚然同肥马,衣轻裘,敝之而无憾,何况咱们。”宝玉笑道:“论交之道,不在肥马轻裘,即黄金白璧,亦不当锱铢较量.倒是这唐突闺阁,万万使不得的.如今我越性将`公子'`女儿'改去,竟算是你诔他的倒妙.况且素日你又待他甚厚,故今宁可弃此一篇大文,万不可弃此`茜纱'新句.竟莫若改作`茜纱窗下,小姐多情,黄土垄中,丫鬟薄命.'如此一改,虽于我无涉,我也惬怀的。”黛玉笑道:“他又不是我的丫头,何用作此语.况且小姐丫鬟亦不典雅,等我的紫鹃死了,我再如此说,还不算迟。”宝玉听了,忙笑道:“这是何苦又咒他。”黛玉笑道:“是你要咒的,并不是我说的。”宝玉道:“我又有了,这一改可妥当了.莫若说`茜纱窗下,我本无缘,黄土垄中,卿何薄命.'"黛玉听了,忡然变色,心中虽有无限的狐疑乱拟,外面却不肯露出,反连忙含笑点头称妙,说:“果然改的好.再不必乱改了,快去干正经事罢.

晴雯的诔文经宝玉最后的更改,竟让黛玉暗暗觉得那更改的诔文竟像是为自己写的一般,黛玉满心狐疑惊惧,因为这不是什么好的兆头,而用晴雯的诔文来比喻黛玉的祭文,则也预示着黛玉的死也与晴雯之死的方式有类同之处。
晴雯是遭小人奸谗陷害致死的,而黛玉也很可能是如前推测的,遭敌对阵营的心机陷害致死的,最有可能的就是黛玉不堪对自己声誉的污蔑,病重而亡,而宝玉无可如何,因为对方很可能是他也无法抵抗的力量,就像他无法保护晴雯,他也一样无力保护黛玉。
前面有人说,黛玉死在宝玉娶亲之前,是没错的,因为黛玉如果还活着,宝玉是不可能另娶宝钗的,宝玉不愿意,闹个天翻地覆,估计王夫人等人也是干瞪眼没办法。
所以只能是宝玉眼睁睁看着黛玉遭人陷害无力相救,黛玉死后,才被迫娶了宝钗,这时候可能是奉旨成婚的,因为即使黛玉死了,宝玉也未必愿意立即娶亲,既然黛玉死了,又有旨意在上,他可能才能勉强同意,但终究意难平,后来贾家败落,宝玉出走才成为可能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八卦娱乐
相关文章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