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八卦娱乐

扒一扒《红楼梦》里那些作者暗示的情节和隐藏的深意 第11章

时间:2019-03-25 00:06:27  来源:  作者:油煎燕子

@珠光宝气的理想 2016-06-20 16:09:08
红楼梦真的很有意思,反讽,暗喻比比皆是。比如黛玉,自幼体弱,给人病西施的感觉,但是她的生活态度却是活泼,有生趣的,比如她的房间装饰就可见一斑,甚至于她偶尔的促狭,毒舌,都让人觉得她是个有趣的人,我觉得黛玉的穿着打扮应该也是偏华丽型,因为她跟老太太一样,都是讲究生活质量和情趣的人。但大多影视作品里,也许为了突显她柔弱的形象,往往衣着都很素。再说宝钗,她倒是身体挺好的,还有些丰腴,可为人处事却死气沉沉,老气横秋,说话做事滴水不漏,现实生活中,跟这样的人相处却是少点意思,她个人生活的装扮,也是一片素白,索然无味。说到这个,多句嘴,老太太看她房间“如雪洞一般”,立马要赏她几个宝贝装点,可是事实是怎样呢?鸳鸯,老太太的心腹,是这样回答的:不记得放哪里了。呵呵,要真是宝贝,怎么可能会不记得放哪啊。所以说,红楼梦里,最厉害的人是老太太。
-----------------------------
@飞花度晚 2016-06-21 12:16:22
有趣的很,有人就专门分析过薛宝钗和林黛玉的穿着打扮,宝姐姐就是很素的,我们的林妹妹倒是很花俏。
-----------------------------
关于宝钗的服饰,我有一篇专门的研究文章,回头帖出来给大家看看
第四件 滴翠亭窃听嫁祸事件可能导致的严重后果

在滴翠亭,宝钗无意间偷听到了小红与坠儿的对话,这段我们前面已经提过了,宝钗是推到林黛玉身上掩饰过去了,但是小红这边却彻底慌了,且看原文:

谁知红玉听了宝钗的话,便信以为真,让宝钗去远,便拉坠儿道:“了不得了!林姑娘蹲在这里,一定听了话去了!"坠儿听说,也半日不言语.红玉又道:“这可怎么样呢?"坠儿道:“便是听了,管谁筋疼,各人干各人的就完了。”红玉道:“若是宝姑娘听见,还倒罢了.林姑娘嘴里又爱刻薄人,心里又细,他一听见了,倘或走露了风声,怎么样呢?"二人正说着,只见文官,香菱,司棋,待书等上亭子来了.二人只得掩住这话,且和他们顽笑.

这里小红信以为真,以为林黛玉真的听了去,非常的惊慌害怕,过去男女之间私相传递信物 ,有了私情是很大的罪过,参见司棋的事情便可知为什么小红会那么害怕,但是她反倒觉得宝钗是大度的人,只是林黛玉不饶人,有可能会对自己带来极大的危险。
本身,宝钗就自认了解小红的个性,她偏选了林黛玉来嫁祸,假设小红真的是“头等刁钻古怪,眼空心大的东西”,又误认为林黛玉对她有威胁,她会怎样用自己的本事对付林黛玉来自保呢?
那么小红又仅仅是个不得志又地位低下的丫鬟吗?其实完全不是啊,小红的父母是荣府的大管家和管家婆啊!小红聪明伶俐,口齿清楚,王熙凤却说林之孝两口子是没了嘴的葫芦,锥子也扎不出一声响的,但是,这两夫妇能爬到了大管家的地位,应该也不是没有两把刷子吧!我认为,他们夫妇二人是很了解自己女儿的,知道她无比聪慧,并且又有巴高望上之心,所以利用了管家的权利,把自己女儿拨到了宝玉的怡红院,是暗含着一段心事的。只不过,宝玉的丫头们个个伶牙利爪,不好对付,所以小红一直默默不得志,偶尔一次表现机会,还被狠狠的羞辱了。
可是,小红抓住了每一次表现的机会,或者不如说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所以小红很快找到机会,攀上了王熙凤这个高枝,从此小红成了王熙凤的得力臂膀,她跟贾芸的私情估计在暗地里也一直在默默发展着。
这就意味着,滴翠亭事件,极有可能向着两方面发展,一方面极大的影响到了林黛玉的爱情和性命。另一方面极有可能影响到了王熙凤与薛宝钗在未来相互夺权的明争暗斗
我们知道曹雪芹写书有一个最大的特点,那就是草蛇灰线,伏脉千里,此后一直到八十回都没有看到滴翠亭事件对相关当事人的任何影响,很可能在八十回后才慢慢展现出来此事带来的后果。
我们假设小红完全相信了宝钗的话,认为是林黛玉知晓她最大的秘密,那么小红在此后对林黛玉必然是多加防范,可怜的是林黛玉却一无所知,小红也不仅仅是个丫鬟,她可以影响到两方面有权势的人,一是自己的父母,荣府的管家,二是,伶牙俐齿,心思缜密的她可以影响到王熙凤,我们看到袭人去给王夫人三言两语几句话,就影响到了王夫人的行为走向,那么小红就不能那么做,也影响了王熙凤吗?
所以,假设王熙凤本来想在宝黛婚姻上帮黛玉一把,而小红暗含一段心事,对王熙凤暗地里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则有可能使事情的走向完全脱离轨道,而此时,小红的父母又在一旁帮腔的话,难说王熙凤会不会上当。这就可能直接把黛玉推到了死亡之路上,而小红不希望黛玉的存在给自己的前途带来重大隐患,所以可能会借此除掉黛玉。

但是,这也仅仅是一种猜想,事情的发展还有另外一种可能,因为她的名字毕竟叫林红玉,凡是名中有玉的人,看得出来都是作者比较喜欢的人物,也是宝玉比较喜欢的人物,而且脂批里似乎有暗示,小红和茜雪最后贾家遭难的时候,还挺身而出,救助旧主,那就有可能是另外一种结局,假设小红是真聪明,宝钗不喜欢小红,小红能猜到宝钗不喜欢自己,同时她也可能接触过黛玉,发现黛玉并不知情,所以恍然大悟,当年是宝钗的金蝉脱壳之计,而宝钗也不像她表面上的那么大度宽厚,相反充满了心机。小红大概会做出另外一种完全相反的选择,假设,宝钗当上宝二奶奶以后,在管家权上对王熙凤构成重大威胁,而王熙凤因为之前干下的很多坏事,得罪了太多的人渐渐开始失势,宝钗又知道小红的隐私,那么小红可能忠心护主,在王熙凤与薛宝钗夺权斗争中立下汗马功劳,而宝钗则很有可能为了除掉王熙凤的臂膀,透露了小红的隐私,导致小红像茜雪一样被撵了出去,但是好景不长,贾家很快败落,此后小红大概跟贾芸茜雪等人一起又来狱神庙救助救主。
上面写错了,是救助旧主
小红为什么挨晴雯的骂?晴雯不知道小红是管家的女儿吗?看起来,怡红院里的大丫头都不怎么看得起小红,这是有原因的,我觉得张爱玲的看法很独特,她认为小红和晴雯原本是互换的身份,证据是小红没有哥哥,而晴雯有个哥哥,但是小红却站在怡红院里叫了一声“哥哥”,
而小丫头佳慧对小红说的这段话也很奇怪:
“佳蕙点头想了一会,道:“可也怨不得,这个地方难站.就象昨儿老太太因宝玉病了这些日子,说跟着伏侍的这些人都辛苦了,如今身上好了,各处还完了愿,叫把跟着的人都按着等儿赏他们.我们算年纪小,上不去,我也不抱怨,象你怎么也不算在里头?我心里就不服.袭人那怕他得十分儿,也不恼他,原该的.说良心话,谁还敢比他呢?别说他素日殷勤小心,便是不殷勤小心,也拼不得.可气晴雯,绮霰他们这几个,都算在上等里去,仗着老子娘的脸面,众人倒捧着他去.你说可气不可气?"”
在这里佳蕙说可气晴雯,绮霞他们这几个,算在头等里,仗着老子娘的脸面,这句“仗着老子娘的脸面”这话就奇怪的很,因为前面明明写了晴雯,晴雯除了一个姑舅哥哥,还是个酒鬼多浑虫,她哪有什么老子娘的脸面可仗?相反,小红却才真有老子娘脸面可以仗的人。
所以张爱玲认为,作者原本写的晴雯才是大管家的女儿,由此才可以那么张狂不顾的,说晴雯是不顾自己身份就那么轻狂,或许有违作者原意,而小红才是原本设定的多浑虫的妹妹,这就可以理解为什么在宝玉屋里,人人都可以欺负她,
但是后来,估计作者想把晴雯写的可怜一点,小红的管家父母大概在后来还有推动情节的作用,就修改了二人的人设。
补充一句晴雯的谶语:
晴雯冷笑道:“怪道呢!原来爬上高枝儿去了,把我们不放在眼里.不知说了一句话半句话,名儿姓儿知道了不曾呢,就把他兴的这样!这一遭半遭儿的算不得什么,过了后儿还得听呵!有本事从今儿出了这园子,长长远远的在高枝儿上才算得。”
人家真的出了园子(后来可能跟了贾芸),长长远远爬上高枝了,但是晴雯自己呢?
@楼上邻居请安静 2016-06-21 23:07:57
楼主:油煎燕子 时间:2016-06-17 22:18:29
接下来八一八红麝香串的暗示,原文这一段:
袭人又道:“昨儿贵妃打发夏太监出来,送了一百二十两银子,叫在清虚观初一到初三打三天平安醮,唱戏献供,叫珍大爷领着众位爷们跪香拜佛呢.还有端午儿的节礼也赏了。”说着命小丫头子来,将昨日所赐之物取了出来,只见上等宫扇两柄,红麝香珠二串,凤尾罗二端,芙蓉簟一领.宝玉见了,喜不自胜,问"别人的也都是这个?"袭人道......
-----------------------------
哦,你又误会我原文的意思了,我没说这个时候让皇帝指婚诶,只是说未来宝玉成亲的时候王夫人会进宫去影响元春,让元春尽量按王夫人自己的意思来请旨,绝对不是指个时候,至于元春不喜欢黛玉不能仅从喜欢一个戏子来表示,因为可能仅仅是龄官唱的好呢,没有迹象表明元春仅仅因为欣赏个有点像的戏子,就喜欢黛玉。原因是,龄官只是唱了戏,并没有机会在元春面前展露什么个性,表示出类似黛玉的性情为元春所赞赏。
我是从黛玉在省亲时的行为看出来她有些自我的个性,这种个性是不会为某些上层人物喜欢的,比如王夫人,而王夫人会把宝黛的行为都给元春说,元春听了母亲的话,判断她不喜欢的那种个性,还是宝钗更符合她的价值观,所以在赐东西的时候偏向宝钗。
为什么这么说呢,元春能在宫里混,必须得是符合礼教的行为举止,才可以被选中为妃的,而宝钗心心念念待选,自己的行为也尽量往封建礼教的模范行为靠拢,才能使她觉得自己更接近统治者的行为规范吧!
你说的元春那些个性,我觉得没有什么依据,因为元春的个性在书里没有任何描述,所以无法做出判断,得下定论
算了晚了楼主不八了,明天再来八,睡了,睡前给大家发个n年前楼主写搞笑文《槛外梦芹痴话》轻松一下,笑一笑睡的香哦!说明一下,纯粹搞笑,有人不喜请见谅、

这里说明一下,下文中的云笺是油煎的谐音,是楼主在人间的幻身哦,楼主幻化成人来渡引众红迷去幻境一见曹公,看看曹公如何对答如流,谈谈讲讲《红楼梦》


槛外梦芹痴话

云笺:各位朋友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铁槛寺,我是主持人云笺,很多人都读过那部感人肺腑、催人泪下、荡气回肠的古典小说《红楼梦》,此书自两百多年前诞生以来,就以高超的艺术魅力和深刻的思想内涵感动了千千万万个读者。然而对于《红楼梦》及其作者,我们还有很多的争论和未解之迷,而对此最有发言权的莫过于作者曹雪芹本人了,今天我们通过时光机器将他请到了现场,请他当场为我们解答关于创作《红楼梦》的若干问题,现在让我们以最热烈的掌声欢迎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小说家曹雪芹先生!
(曹雪芹上)
曹雪芹:(拱手)岂敢岂敢,多承多承!

云:《红楼梦》这样一部非凡的作品,蕴涵了如此广博内容,深邃的内涵,我们都觉得很不可思议,您有过什么样的经历,读过些什么书,竟能拥有如此丰富的学识?
曹:读的是什么书,不过是认得两个字,不是睁眼的瞎子罢了!

云:虽然先生自谦,但在我们看来先生却是学富五车,才高八斗呢!正因为如此,先生的家学渊源成了我们近年来研究的热门,有一首诗提到先生是魏武之子孙,还有人将先生比做是七步成诗的曹植,请问这种说法是否有真实的依据?
曹:若论他家,却是同谱,但他那等荣耀,我们不便去攀扯的。

云:这部《红楼梦》,我们这里上上下下都爱看,请您讲讲为什么要写这么一部书?
曹:我是为了我的心。

云:能不能请您再具体的说明一下《红楼梦》的创作主旨?
曹:今风尘碌碌,一事无成,忽念及当日所有之女子,一一细推了去,觉其行止见识,皆出于我之上。何堂堂之须眉,诚不若彼一干裙钗?实愧则有余、悔则无益之大无可奈何之日也。当此时则自欲将已往所赖上赖天恩、下承祖德,锦衣纨绔之时、饫甘餍美之日,背父母教育之恩、负师兄规训之德,已至今日一事无成、半生潦倒之罪,编述一记,以告普天下人。虽我之罪固不能免,然闺阁中本自历历有人,万不可因我不肖,则一并使其泯灭也。虽今日之茅椽蓬牖,瓦灶绳床,其风晨月夕,阶柳庭花,亦未有伤于我之襟怀笔墨者。何为不用假语村言,敷演出一段故事来,以悦人之耳目哉?

云:您个人认为《红楼梦》与其他较早或同时代的作品相比,最大的不同和特点在哪里?
曹:历来野史,皆蹈一辙,或讪谤君相,或贬人妻女奸淫凶恶,不可胜数。更有一种风月笔墨,其淫秽污臭,涂毒笔墨,坏人子弟,又不可胜数。至若佳人才子等书,则又千部共出一套,且其中终不能不涉于淫滥,以致满纸潘安子建、西子文君,不过作者要写出自己的那两首情诗艳赋来,故假拟出男女二人名姓,又必旁出一小人其间拨乱,亦如剧中之小丑然。且鬟婢开口即者也之乎,非文即理。故逐一看去,悉皆自相矛盾,大不近情理之话。竟不如我半世亲睹亲闻的这几个女子,虽不敢说强似前代书中所有之人,但事迹原委,亦可以消愁破闷,也有几首歪诗熟话,可以喷饭供酒。至若离合悲欢,兴衰际遇,则又追踪蹑迹,不敢稍加穿凿,徒为供人之目而反失其真传者。今之人,贫者日为衣食所累,富者又怀不足之心,纵然一时稍闲,又有贪淫恋色、好货寻愁之事,那里去有工夫看那理治之书?所以我这一段故事,也不愿世人称奇道妙,也不定要世人喜悦检读,只愿他们当那醉淫饱卧之时,或避世去愁之际,把此一玩,岂不省了些寿命筋力?就比那谋虚逐妄,却也省了口舌是非之害,腿脚奔忙之苦。再者,亦令世人换新眼目,不比那些胡牵乱扯,忽离忽遇,满纸才人淑女、子建文君、红娘小玉等通共熟套之旧稿。莫如我这不借此套者,反倒新奇别致,诸君以为何如?

云:但也有人认为《红楼梦》的写作手法并非首创,竟是从《金瓶梅》抄袭而来,并且据此认为《金瓶梅》在文学上的价值远远高于《红楼梦》,不知您对此有何看法?
曹:那《金瓶梅》是个什么东西,它纵好,也灭不过我的次序去。

云:提起《红楼梦》,我们一定会想起一个神秘人物,那就是脂砚斋,您和这位脂砚斋究竟有什么特殊的关系?
曹:俗语说:“万两黄金容易得,知心一个也难求”,他在人前一片私心称扬于我,其亲热厚密,竟不避嫌疑,果然我眼力不错,素日认他是个知己,果然是个知己。

@珠光宝气的理想 2016-06-20 16:09:08
红楼梦真的很有意思,反讽,暗喻比比皆是。比如黛玉,自幼体弱,给人病西施的感觉,但是她的生活态度却是活泼,有生趣的,比如她的房间装饰就可见一斑,甚至于她偶尔的促狭,毒舌,都让人觉得她是个有趣的人,我觉得黛玉的穿着打扮应该也是偏华丽型,因为她跟老太太一样,都是讲究生活质量和情趣的人。但大多影视作品里,也许为了突显她柔弱的形象,往往衣着都很素。再说宝钗,她倒是身体挺好的,还有些丰腴,可为人处事却死气沉沉,老气横秋,说话做事滴水不漏,现实生活中,跟这样的人相处却是少点意思,她个人生活的装扮,也是一片素白,索然无味。说到这个,多句嘴,老太太看她房间“如雪洞一般”,立马要赏她几个宝贝装点,可是事实是怎样呢?鸳鸯,老太太的心腹,是这样回答的:不记得放哪里了。呵呵,要真是宝贝,怎么可能会不记得放哪啊。所以说,红楼梦里,最厉害的人是老太太。
-----------------------------
@飞花度晚 2016-06-21 12:16:22
有趣的很,有人就专门分析过薛宝钗和林黛玉的穿着打扮,宝姐姐就是很素的,我们的林妹妹倒是很花俏。
-----------------------------
关于宝钗的服饰,我有一篇专门的研究文章,回头帖出来给大家看看 第四件 滴翠亭窃听嫁祸事件可能导致的严重后果

在滴翠亭,宝钗无意间偷听到了小红与坠儿的对话,这段我们前面已经提过了,宝钗是推到林黛玉身上掩饰过去了,但是小红这边却彻底慌了,且看原文:

谁知红玉听了宝钗的话,便信以为真,让宝钗去远,便拉坠儿道:“了不得了!林姑娘蹲在这里,一定听了话去了!"坠儿听说,也半日不言语.红玉又道:“这可怎么样呢?"坠儿道:“便是听了,管谁筋疼,各人干各人的就完了。”红玉道:“若是宝姑娘听见,还倒罢了.林姑娘嘴里又爱刻薄人,心里又细,他一听见了,倘或走露了风声,怎么样呢?"二人正说着,只见文官,香菱,司棋,待书等上亭子来了.二人只得掩住这话,且和他们顽笑.

这里小红信以为真,以为林黛玉真的听了去,非常的惊慌害怕,过去男女之间私相传递信物 ,有了私情是很大的罪过,参见司棋的事情便可知为什么小红会那么害怕,但是她反倒觉得宝钗是大度的人,只是林黛玉不饶人,有可能会对自己带来极大的危险。
本身,宝钗就自认了解小红的个性,她偏选了林黛玉来嫁祸,假设小红真的是“头等刁钻古怪,眼空心大的东西”,又误认为林黛玉对她有威胁,她会怎样用自己的本事对付林黛玉来自保呢?
那么小红又仅仅是个不得志又地位低下的丫鬟吗?其实完全不是啊,小红的父母是荣府的大管家和管家婆啊!小红聪明伶俐,口齿清楚,王熙凤却说林之孝两口子是没了嘴的葫芦,锥子也扎不出一声响的,但是,这两夫妇能爬到了大管家的地位,应该也不是没有两把刷子吧!我认为,他们夫妇二人是很了解自己女儿的,知道她无比聪慧,并且又有巴高望上之心,所以利用了管家的权利,把自己女儿拨到了宝玉的怡红院,是暗含着一段心事的。只不过,宝玉的丫头们个个伶牙利爪,不好对付,所以小红一直默默不得志,偶尔一次表现机会,还被狠狠的羞辱了。
可是,小红抓住了每一次表现的机会,或者不如说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所以小红很快找到机会,攀上了王熙凤这个高枝,从此小红成了王熙凤的得力臂膀,她跟贾芸的私情估计在暗地里也一直在默默发展着。
这就意味着,滴翠亭事件,极有可能向着两方面发展,一方面极大的影响到了林黛玉的爱情和性命。另一方面极有可能影响到了王熙凤与薛宝钗在未来相互夺权的明争暗斗 我们知道曹雪芹写书有一个最大的特点,那就是草蛇灰线,伏脉千里,此后一直到八十回都没有看到滴翠亭事件对相关当事人的任何影响,很可能在八十回后才慢慢展现出来此事带来的后果。
我们假设小红完全相信了宝钗的话,认为是林黛玉知晓她最大的秘密,那么小红在此后对林黛玉必然是多加防范,可怜的是林黛玉却一无所知,小红也不仅仅是个丫鬟,她可以影响到两方面有权势的人,一是自己的父母,荣府的管家,二是,伶牙俐齿,心思缜密的她可以影响到王熙凤,我们看到袭人去给王夫人三言两语几句话,就影响到了王夫人的行为走向,那么小红就不能那么做,也影响了王熙凤吗?
所以,假设王熙凤本来想在宝黛婚姻上帮黛玉一把,而小红暗含一段心事,对王熙凤暗地里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则有可能使事情的走向完全脱离轨道,而此时,小红的父母又在一旁帮腔的话,难说王熙凤会不会上当。这就可能直接把黛玉推到了死亡之路上,而小红不希望黛玉的存在给自己的前途带来重大隐患,所以可能会借此除掉黛玉。

但是,这也仅仅是一种猜想,事情的发展还有另外一种可能,因为她的名字毕竟叫林红玉,凡是名中有玉的人,看得出来都是作者比较喜欢的人物,也是宝玉比较喜欢的人物,而且脂批里似乎有暗示,小红和茜雪最后贾家遭难的时候,还挺身而出,救助旧主,那就有可能是另外一种结局,假设小红是真聪明,宝钗不喜欢小红,小红能猜到宝钗不喜欢自己,同时她也可能接触过黛玉,发现黛玉并不知情,所以恍然大悟,当年是宝钗的金蝉脱壳之计,而宝钗也不像她表面上的那么大度宽厚,相反充满了心机。小红大概会做出另外一种完全相反的选择,假设,宝钗当上宝二奶奶以后,在管家权上对王熙凤构成重大威胁,而王熙凤因为之前干下的很多坏事,得罪了太多的人渐渐开始失势,宝钗又知道小红的隐私,那么小红可能忠心护主,在王熙凤与薛宝钗夺权斗争中立下汗马功劳,而宝钗则很有可能为了除掉王熙凤的臂膀,透露了小红的隐私,导致小红像茜雪一样被撵了出去,但是好景不长,贾家很快败落,此后小红大概跟贾芸茜雪等人一起又来狱神庙救助救主。 上面写错了,是救助旧主 小红为什么挨晴雯的骂?晴雯不知道小红是管家的女儿吗?看起来,怡红院里的大丫头都不怎么看得起小红,这是有原因的,我觉得张爱玲的看法很独特,她认为小红和晴雯原本是互换的身份,证据是小红没有哥哥,而晴雯有个哥哥,但是小红却站在怡红院里叫了一声“哥哥”,
而小丫头佳慧对小红说的这段话也很奇怪:
“佳蕙点头想了一会,道:“可也怨不得,这个地方难站.就象昨儿老太太因宝玉病了这些日子,说跟着伏侍的这些人都辛苦了,如今身上好了,各处还完了愿,叫把跟着的人都按着等儿赏他们.我们算年纪小,上不去,我也不抱怨,象你怎么也不算在里头?我心里就不服.袭人那怕他得十分儿,也不恼他,原该的.说良心话,谁还敢比他呢?别说他素日殷勤小心,便是不殷勤小心,也拼不得.可气晴雯,绮霰他们这几个,都算在上等里去,仗着老子娘的脸面,众人倒捧着他去.你说可气不可气?"”
在这里佳蕙说可气晴雯,绮霞他们这几个,算在头等里,仗着老子娘的脸面,这句“仗着老子娘的脸面”这话就奇怪的很,因为前面明明写了晴雯,晴雯除了一个姑舅哥哥,还是个酒鬼多浑虫,她哪有什么老子娘的脸面可仗?相反,小红却才真有老子娘脸面可以仗的人。
所以张爱玲认为,作者原本写的晴雯才是大管家的女儿,由此才可以那么张狂不顾的,说晴雯是不顾自己身份就那么轻狂,或许有违作者原意,而小红才是原本设定的多浑虫的妹妹,这就可以理解为什么在宝玉屋里,人人都可以欺负她,
但是后来,估计作者想把晴雯写的可怜一点,小红的管家父母大概在后来还有推动情节的作用,就修改了二人的人设。 补充一句晴雯的谶语:
晴雯冷笑道:“怪道呢!原来爬上高枝儿去了,把我们不放在眼里.不知说了一句话半句话,名儿姓儿知道了不曾呢,就把他兴的这样!这一遭半遭儿的算不得什么,过了后儿还得听呵!有本事从今儿出了这园子,长长远远的在高枝儿上才算得。”
人家真的出了园子(后来可能跟了贾芸),长长远远爬上高枝了,但是晴雯自己呢? @楼上邻居请安静 2016-06-21 23:07:57
楼主:油煎燕子 时间:2016-06-17 22:18:29
接下来八一八红麝香串的暗示,原文这一段:
袭人又道:“昨儿贵妃打发夏太监出来,送了一百二十两银子,叫在清虚观初一到初三打三天平安醮,唱戏献供,叫珍大爷领着众位爷们跪香拜佛呢.还有端午儿的节礼也赏了。”说着命小丫头子来,将昨日所赐之物取了出来,只见上等宫扇两柄,红麝香珠二串,凤尾罗二端,芙蓉簟一领.宝玉见了,喜不自胜,问"别人的也都是这个?"袭人道......
-----------------------------
哦,你又误会我原文的意思了,我没说这个时候让皇帝指婚诶,只是说未来宝玉成亲的时候王夫人会进宫去影响元春,让元春尽量按王夫人自己的意思来请旨,绝对不是指个时候,至于元春不喜欢黛玉不能仅从喜欢一个戏子来表示,因为可能仅仅是龄官唱的好呢,没有迹象表明元春仅仅因为欣赏个有点像的戏子,就喜欢黛玉。原因是,龄官只是唱了戏,并没有机会在元春面前展露什么个性,表示出类似黛玉的性情为元春所赞赏。
我是从黛玉在省亲时的行为看出来她有些自我的个性,这种个性是不会为某些上层人物喜欢的,比如王夫人,而王夫人会把宝黛的行为都给元春说,元春听了母亲的话,判断她不喜欢的那种个性,还是宝钗更符合她的价值观,所以在赐东西的时候偏向宝钗。
为什么这么说呢,元春能在宫里混,必须得是符合礼教的行为举止,才可以被选中为妃的,而宝钗心心念念待选,自己的行为也尽量往封建礼教的模范行为靠拢,才能使她觉得自己更接近统治者的行为规范吧!
你说的元春那些个性,我觉得没有什么依据,因为元春的个性在书里没有任何描述,所以无法做出判断,得下定论 算了晚了楼主不八了,明天再来八,睡了,睡前给大家发个n年前楼主写搞笑文《槛外梦芹痴话》轻松一下,笑一笑睡的香哦!说明一下,纯粹搞笑,有人不喜请见谅、

这里说明一下,下文中的云笺是油煎的谐音,是楼主在人间的幻身哦,楼主幻化成人来渡引众红迷去幻境一见曹公,看看曹公如何对答如流,谈谈讲讲《红楼梦》


槛外梦芹痴话

云笺:各位朋友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铁槛寺,我是主持人云笺,很多人都读过那部感人肺腑、催人泪下、荡气回肠的古典小说《红楼梦》,此书自两百多年前诞生以来,就以高超的艺术魅力和深刻的思想内涵感动了千千万万个读者。然而对于《红楼梦》及其作者,我们还有很多的争论和未解之迷,而对此最有发言权的莫过于作者曹雪芹本人了,今天我们通过时光机器将他请到了现场,请他当场为我们解答关于创作《红楼梦》的若干问题,现在让我们以最热烈的掌声欢迎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小说家曹雪芹先生!
(曹雪芹上)
曹雪芹:(拱手)岂敢岂敢,多承多承!

云:《红楼梦》这样一部非凡的作品,蕴涵了如此广博内容,深邃的内涵,我们都觉得很不可思议,您有过什么样的经历,读过些什么书,竟能拥有如此丰富的学识?
曹:读的是什么书,不过是认得两个字,不是睁眼的瞎子罢了!

云:虽然先生自谦,但在我们看来先生却是学富五车,才高八斗呢!正因为如此,先生的家学渊源成了我们近年来研究的热门,有一首诗提到先生是魏武之子孙,还有人将先生比做是七步成诗的曹植,请问这种说法是否有真实的依据?
曹:若论他家,却是同谱,但他那等荣耀,我们不便去攀扯的。

云:这部《红楼梦》,我们这里上上下下都爱看,请您讲讲为什么要写这么一部书?
曹:我是为了我的心。

云:能不能请您再具体的说明一下《红楼梦》的创作主旨?
曹:今风尘碌碌,一事无成,忽念及当日所有之女子,一一细推了去,觉其行止见识,皆出于我之上。何堂堂之须眉,诚不若彼一干裙钗?实愧则有余、悔则无益之大无可奈何之日也。当此时则自欲将已往所赖上赖天恩、下承祖德,锦衣纨绔之时、饫甘餍美之日,背父母教育之恩、负师兄规训之德,已至今日一事无成、半生潦倒之罪,编述一记,以告普天下人。虽我之罪固不能免,然闺阁中本自历历有人,万不可因我不肖,则一并使其泯灭也。虽今日之茅椽蓬牖,瓦灶绳床,其风晨月夕,阶柳庭花,亦未有伤于我之襟怀笔墨者。何为不用假语村言,敷演出一段故事来,以悦人之耳目哉?

云:您个人认为《红楼梦》与其他较早或同时代的作品相比,最大的不同和特点在哪里?
曹:历来野史,皆蹈一辙,或讪谤君相,或贬人妻女奸淫凶恶,不可胜数。更有一种风月笔墨,其淫秽污臭,涂毒笔墨,坏人子弟,又不可胜数。至若佳人才子等书,则又千部共出一套,且其中终不能不涉于淫滥,以致满纸潘安子建、西子文君,不过作者要写出自己的那两首情诗艳赋来,故假拟出男女二人名姓,又必旁出一小人其间拨乱,亦如剧中之小丑然。且鬟婢开口即者也之乎,非文即理。故逐一看去,悉皆自相矛盾,大不近情理之话。竟不如我半世亲睹亲闻的这几个女子,虽不敢说强似前代书中所有之人,但事迹原委,亦可以消愁破闷,也有几首歪诗熟话,可以喷饭供酒。至若离合悲欢,兴衰际遇,则又追踪蹑迹,不敢稍加穿凿,徒为供人之目而反失其真传者。今之人,贫者日为衣食所累,富者又怀不足之心,纵然一时稍闲,又有贪淫恋色、好货寻愁之事,那里去有工夫看那理治之书?所以我这一段故事,也不愿世人称奇道妙,也不定要世人喜悦检读,只愿他们当那醉淫饱卧之时,或避世去愁之际,把此一玩,岂不省了些寿命筋力?就比那谋虚逐妄,却也省了口舌是非之害,腿脚奔忙之苦。再者,亦令世人换新眼目,不比那些胡牵乱扯,忽离忽遇,满纸才人淑女、子建文君、红娘小玉等通共熟套之旧稿。莫如我这不借此套者,反倒新奇别致,诸君以为何如?

云:但也有人认为《红楼梦》的写作手法并非首创,竟是从《金瓶梅》抄袭而来,并且据此认为《金瓶梅》在文学上的价值远远高于《红楼梦》,不知您对此有何看法?
曹:那《金瓶梅》是个什么东西,它纵好,也灭不过我的次序去。

云:提起《红楼梦》,我们一定会想起一个神秘人物,那就是脂砚斋,您和这位脂砚斋究竟有什么特殊的关系?
曹:俗语说:“万两黄金容易得,知心一个也难求”,他在人前一片私心称扬于我,其亲热厚密,竟不避嫌疑,果然我眼力不错,素日认他是个知己,果然是个知己。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八卦娱乐
相关文章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