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八卦娱乐

扒一扒《红楼梦》里那些作者暗示的情节和隐藏的深意 第12章

时间:2019-03-25 00:06:09  来源:  作者:油煎燕子

云:历来围绕《红楼梦》最大的争论,在于人们想知道您究竟写的是自己的亲身经历,还是通部书的人物情节仅仅出自您的杜撰?
曹:除四书外,杜撰的太多,偏只我是杜撰的不成?

云:那么在《红楼梦》中,究竟有哪些描写的是真人真事,又有哪些事情是假的呢?
曹:假做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云:《红楼梦》中大抵谈情,您在书中是如何定义爱情的?
曹:至贵者为宝,至坚者为玉,情之至贵至坚者,便果然“如宝似玉”了。

云:《红楼梦》自诩为闺阁昭传,在书中也的确描写了数十位美丽纯洁聪明的女子,那么您自己对女儿又是种什么看法呢?
曹:女孩儿未出嫁,是颗无价之宝珠;出了嫁,不知怎么就变出许多的不好的毛病来,虽是颗珠子,却没有光彩宝色,是颗死珠了;再老了,更变的不是珠子,竟是鱼眼睛了。分明一个人,怎么变出三样来?究竟连我也不明白为何会这样。

云:《红楼梦》给我们描绘了一幅非凡壮丽的贵族大家庭奢华的生活图景,我们很想知道,您究竟是怎样将如此众多的人物和情节安插的那么巧妙和严密的?

曹:写书就像画画儿一般,山石树木,楼阁房屋,远近疏密,也不多,也不少,恰恰的是这样。你只照样儿往纸上一画,是必不能讨好的。这要看纸的地步远近,该多该少,分主分宾,该添的要添,该减的要减,该藏的要藏,该露的要露,这一起稿子,再端详斟酌,方成个样子。

云:《红楼梦》描摹状物无不生动自然,各尽其妙,其中又有众多美妙的诗词歌赋,更是交口传诵。请问您在创作《红楼梦》的时候,是如何把握它的艺术风格的?
曹:我若学那世俗之文,断然不可,竟也还别开生面,另立排场,风流奇异,于世无涉,方不负我之为人,文辞也须另出己见,自放手眼,亦不可蹈袭前人的套头,略填几字搪塞耳目之文,亦必须洒泪泣血,一字一咽,一句一啼。宁使文不足悲有余,万不可尚文藻而使悲戚。今人全惑于功名二字,尚古之风一洗皆尽,恐不合时宜,于功名有碍故,我又不稀罕那功名,不为世人观阅称赞,何不随意所之,信笔而去,喜则以文为戏,悲则以言志痛,辞达意尽为止,何必若世俗之拘拘于方寸之间哉。

云:您对《红楼梦》一书总体风格的自我评价是什么?
曹:(拍手)妙极!妙极!布置,叙事,词藻,无不尽美。

云:红学被称为是二十世纪的显学,从最初的“几挥老拳”到近百年来,学者们关于《红楼梦》的各种学术争论此起彼伏,争吵不休,请问您对这种特殊的现象有何感想?
曹:(摇头)乱烘烘你方唱罢我登场,反认他乡是故乡,真荒唐。

云:然而,对于我们来说,读不到曹氏创作的全本《红楼梦》不能不说是莫大的遗憾,老天为何只让我们看到前八十回!
曹:我故意的,这才是会写书的起法,不但好,而且留下多少地步与后人。

云:可毕竟让我们以未窥全豹为恨,您可否给我们透露一些八十回后的情节,特别是一些主要人物的命运和结局?
曹:你又呆了,‘天下老鸹一般黑’,所谓’千红一哭’,’万艳同悲’,岂有两样的?何必多此一问?”

云:刚才说起后人,我倒想问问您对后来高鹗续书的看法。
曹:原也有些真的,叫他又编了许多混话在上头,越发没了捆儿。

云:既这么说,我们今天还请来一位神秘嘉宾,和您当面辩论,掌声有请高鹗上场!
(高鹗上)
曹:早知他来,我就不来了。

高:为什么不来,我就是死了,魂儿也要一日来一百遭儿。

云:今日可是旷古未有的文坛盛典,能将二位古人齐聚在这里,怎么一见面就拌嘴?

曹:真是俗语说的”不是冤家不聚头”了。

云:关于高鹗续书与曹雪芹原著孰优孰劣的问题,请二位主创人员各抒己见。

高: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
曹:我的和你的一比,我的就如秋天云笺儿送我的那才开的白海棠。你的就如那野坟圈子里长的几十年的一棵老杨树,连我所知所能的,你还不知不能呢,还续书呢!可不是傻了!
高:我不傻,你才傻呢!

曹:真真你是个水晶心肝玻璃人!

高: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便是著书立说,无非言忠言孝,自有一番立德立言的事业,方不枉生在圣明之时,也不致负了父亲师长养育教诲之恩,如此文章经济,将来必是要高发的。

曹:糊涂东西,越说越放屁了。

云:咦,这里谁吃了生姜了,怎么这么火辣辣的?这样吧,我搜集了一些学者对高鹗续书的评论,请高先生读后,再做评论。
高:(一边读一边不住摇头)这些人怎么这样狠毒冷淡!
云:这里还有一篇俞平伯的,也请先生过目。
高:(口中喷血,浑身哆嗦)平伯,平伯,你好——
云:(着急的)不好了,高先生过于激动,晕过去了,都怪我不好,不该给他看这些东西!赶紧扶先生下去歇着,端茶递水好生伺候着!
(高鹗被扶下)
曹:世兄这症乃是急痛迷心,此亦痰迷之症,系急痛所致,不过一时壅蔽,不妨!不妨!

云:倒是你说说罢,这个高鹗,看见几篇评论文章,怎么就那样起来?
曹:(叹)男人们读书明理,辅国治民,这便好了。只是如今并不听见有这样的人,读了书倒更坏了,这是书误了他,可惜他也把书糟蹋了!

云:现在人少了一个,我们无法再辩论下去,还是请现场观众发表发表意见吧!

观众甲:我从小就读红楼梦,不知道有多痴迷红楼,我常常忘了自己生活在现实中,就连平日说话、行事都跟着书里面的人学,真恨不能自己也钻进书里,和那些女孩儿生活在一起去。我无比崇拜曹雪芹,我绝对敬仰曹雪芹,除了曹雪芹,谁也不许姓曹的!
曹:(吃惊的)人人都笑我有些痴病,难道还有一个痴子不成?

观众乙:曹先生,你看我的样貌像不像你书中的林黛玉?我身边的朋友家人都说我是天上掉下的林妹妹,我终日愁眉不展,以泪洗面,平日里十顿饭只好吃五顿,十天里只好有一天睡足的,我之所以这样,都是因为先生您的一部《红楼梦》的缘故!我已经不记得自己原来是谁,只知道我就是林黛玉,就是您的林妹妹!
曹:(害怕的)你好我自好,你又何必因我而自失?

观众丙:(臂缠红汗巾,高举《红楼梦》)俞平伯讲话理太偏!谁说高鹗不如曹?知识分子的话如何信得?什么曹雪芹伟大!我偏说是高鹗万岁!
(观众丙扰乱秩序,被激愤的群众拖出现场)
曹:罢!罢!我也不敢称什么伟大,俗中又俗的一个俗人,并不愿同这些人往来。

观众丁:有人考证说,《红楼梦》不可能是曹雪芹写的,我想向您求证一下,《红楼梦》究竟是不是您自个儿写的?
曹:(站起身)你问我,你倒成了才来的了!
……
云:(想笑又不敢笑)先生莫恼,我们今天请来的,都是一些铁杆红迷,他们都是因为过于喜爱《红楼梦》,所以才会这样,并不是故意的。
曹:你说哪里话,你先嘱咐我,我就明白了,不过大家取个笑儿,说笑了大伙儿就值钱!千里搭凉棚,没有不散的筵席,也该放我瞧瞧我们那一位高老弟去了。他不知病的怎样了呢!
云:正是,怎么倒忘了他,你就去罢!
(曹雪芹下)
云:这正是:本来一篇荒唐言,而今荒唐复荒唐。前人自误后人痴,空惹顽石泪不干!我乃西方灵河案上一云笺,这一篇游戏文字到此结束,我且去太虚幻境警幻仙子案前汇报去也!(云笺下)

@33Queen 2016-06-22 09:32:43
曹公在写红楼梦时,已是历经沧伤,看尽人间的时候,一步类纪传体的小说,在写的时候,细细揣思当年旧事,才会对当时的人,当时的事有所“领悟”、“醒悟”、“恍然大悟”!可不可以这样揣测,在宝玉那个年纪,虽然因晴雯的死怀疑到袭人,但是年纪尚小,经历尚浅,所以虽有所怀疑,但也不忍再仔细探究下去,有可能是当时“浪漫天真,信以为真”,或是“她说的也许是真的”,又是“就让我认为她说的是真的吧”。
或许到曹......
-----------------------------
投湖自尽就是周汝昌那一派的红学家最著名的理论啊,他们考证了好多证据,也是一种流行的说法
第五条 要从谐音八起,所以先附上一个大致的《红楼梦》人名地名谐音表
人物名字的谐音
书中很多人物的名字,其谐音都有特殊的含义,或讽刺,或感叹,是为红楼梦的艺术之一。脂砚斋的批文指明了部分的隐意。
甄士隐——真事隐(去)
甄英莲——真应怜
霍启——祸起
贾雨村——假语存
娇杏——侥幸
冯渊——逢冤
秦可卿——情可轻、情可倾
秦钟——情种
詹光——沾光
卜固修——不顾羞
卜世仁——不是人
石呆子——实呆子
元春、迎春、探春、惜春——原应叹息
贾史王薛——假史枉雪 或者 家亡血史
贾化——假话
单聘仁——擅骗人
坠儿——赘儿
靛儿——垫儿
戴权——大权
张有士——张有事
秦业——情孽
贾政、贾敬——假正经
贾琏——假廉
蘅芜苑——恨无缘
吴新登(无星戥)
甄应嘉(真应假)
张友士(张有事)
王仁(忘仁)
千红一窟(哭)
万艳同杯(悲)

葫芦(糊涂)
荔枝(离枝)
玉带林(林黛玉)
圆(缘)

青埂(情根)
十里街(势利街)
仁清巷(人情巷)
胡州(胡诌)
贾化(假话)
时飞(实非)
严老爷(炎老爷)


之所以附上这个表,是因为贾政的那些门客,还有一些下人,名字都不好听,且各个名字谐音含有的隐意都不是什么好话,而在八十回前,这些门客外在的表现却没有大的可指摘之处,最多就是有点溜须拍马和趋炎附势。这一点在大观园试才题对额那一回表现的特别明显。

但是作者既然起了这样的名字,八十回后所谓詹光、单聘仁,这些人必将显露出跟他们名字隐义一样的品质来,就如贾芸的舅舅卜世人那样,这些人将来未必是影响剧情走向的重大关键人物,他们的存在,我认为,是为了展现出贾府败亡以后,当时的人情冷暖,世态炎凉,从追捧谄媚,或者为了贪名图利才接近贾政,变为冷眼相对,袖手旁观,读红楼梦的时候,时常会感觉到作者的悲愤,例如势利街,人情巷等等地名的隐喻,可以想见,当贾府被抄,当年那些谄媚的势利小人如做鸟兽散,当贾府中人落难,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试图向他们求援时,他们也绝不会伸出援手,作者将会用不多的笔墨展现出一幅树倒猢狲散的悲凉画面,令读者慨然长叹
@u_99744386 2016-06-22 15:55:37
@油煎燕子
贾宝玉也不是什么好货,男女通吃型的,一开始第四回就跟袭人上了床,初试了云雨情,后面跟麝月洗澡,也有暗示他俩发生了关系,还跟男戏子来个断背,和尤二姐姐俩在人家的丧仪上鬼混,完了还跟柳湘莲说尤家两姐妹真真是一对尤物!幸亏她俩还真姓尤,当初在谁谁的丧礼上,我们怎么怎么滴了,导致柳湘莲悔婚,尤三姐自刎!照着金钏投井是王夫人的过错说法,尤三姐自刎,是不是也是贾宝玉的过错?贾宝玉是不是也......
-----------------------------
看到你艾特我了,所以这话是对我说的?虽然我可以说很多理由来反驳你,但是实在是懒得大段理论,而且我还要接着编写下面的内容,我这个帖子的标题就不是讨论宝玉是好人坏人的,我也从来没说宝玉是完美无缺的完人啊,我开贴是想八一八那些暗示的,不明显的情节,为不太了解这方面的人科普一下而已,我很高兴前面有人说,看了以后之前不太留意的地方现在也看懂了,其次,你说什么宝钗露了脖子胳膊怎样怎样,我没说过那句话,那是别人说的,而且我也不是很同意那种观点,你的价值观明显与我相悖,可是这个帖子楼主不想吵架,和平讨论不好吗?,我是不太喜欢你这段话的口气,感觉很冲,并且没有来由?你以为我怎样怎样想,可是楼主我没有像你以为的那样想过……
我从一开始就说了,曹公笔下的人物不设褒贬,很少有非黑即白的人物,自然其中包括宝玉,并且我也引用了俞平伯的观点,认为红楼梦很像一面镜子,非常真实的照见古代社会风俗人情,既然那么真实,肯定真实的保留了人的缺点和优点,这样才能算是“镜像”啊! 云:历来围绕《红楼梦》最大的争论,在于人们想知道您究竟写的是自己的亲身经历,还是通部书的人物情节仅仅出自您的杜撰?
曹:除四书外,杜撰的太多,偏只我是杜撰的不成?

云:那么在《红楼梦》中,究竟有哪些描写的是真人真事,又有哪些事情是假的呢?
曹:假做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云:《红楼梦》中大抵谈情,您在书中是如何定义爱情的?
曹:至贵者为宝,至坚者为玉,情之至贵至坚者,便果然“如宝似玉”了。

云:《红楼梦》自诩为闺阁昭传,在书中也的确描写了数十位美丽纯洁聪明的女子,那么您自己对女儿又是种什么看法呢?
曹:女孩儿未出嫁,是颗无价之宝珠;出了嫁,不知怎么就变出许多的不好的毛病来,虽是颗珠子,却没有光彩宝色,是颗死珠了;再老了,更变的不是珠子,竟是鱼眼睛了。分明一个人,怎么变出三样来?究竟连我也不明白为何会这样。

云:《红楼梦》给我们描绘了一幅非凡壮丽的贵族大家庭奢华的生活图景,我们很想知道,您究竟是怎样将如此众多的人物和情节安插的那么巧妙和严密的?

曹:写书就像画画儿一般,山石树木,楼阁房屋,远近疏密,也不多,也不少,恰恰的是这样。你只照样儿往纸上一画,是必不能讨好的。这要看纸的地步远近,该多该少,分主分宾,该添的要添,该减的要减,该藏的要藏,该露的要露,这一起稿子,再端详斟酌,方成个样子。

云:《红楼梦》描摹状物无不生动自然,各尽其妙,其中又有众多美妙的诗词歌赋,更是交口传诵。请问您在创作《红楼梦》的时候,是如何把握它的艺术风格的?
曹:我若学那世俗之文,断然不可,竟也还别开生面,另立排场,风流奇异,于世无涉,方不负我之为人,文辞也须另出己见,自放手眼,亦不可蹈袭前人的套头,略填几字搪塞耳目之文,亦必须洒泪泣血,一字一咽,一句一啼。宁使文不足悲有余,万不可尚文藻而使悲戚。今人全惑于功名二字,尚古之风一洗皆尽,恐不合时宜,于功名有碍故,我又不稀罕那功名,不为世人观阅称赞,何不随意所之,信笔而去,喜则以文为戏,悲则以言志痛,辞达意尽为止,何必若世俗之拘拘于方寸之间哉。

云:您对《红楼梦》一书总体风格的自我评价是什么?
曹:(拍手)妙极!妙极!布置,叙事,词藻,无不尽美。

云:红学被称为是二十世纪的显学,从最初的“几挥老拳”到近百年来,学者们关于《红楼梦》的各种学术争论此起彼伏,争吵不休,请问您对这种特殊的现象有何感想?
曹:(摇头)乱烘烘你方唱罢我登场,反认他乡是故乡,真荒唐。

云:然而,对于我们来说,读不到曹氏创作的全本《红楼梦》不能不说是莫大的遗憾,老天为何只让我们看到前八十回!
曹:我故意的,这才是会写书的起法,不但好,而且留下多少地步与后人。

云:可毕竟让我们以未窥全豹为恨,您可否给我们透露一些八十回后的情节,特别是一些主要人物的命运和结局?
曹:你又呆了,‘天下老鸹一般黑’,所谓’千红一哭’,’万艳同悲’,岂有两样的?何必多此一问?”

云:刚才说起后人,我倒想问问您对后来高鹗续书的看法。
曹:原也有些真的,叫他又编了许多混话在上头,越发没了捆儿。

云:既这么说,我们今天还请来一位神秘嘉宾,和您当面辩论,掌声有请高鹗上场!
(高鹗上)
曹:早知他来,我就不来了。

高:为什么不来,我就是死了,魂儿也要一日来一百遭儿。

云:今日可是旷古未有的文坛盛典,能将二位古人齐聚在这里,怎么一见面就拌嘴?

曹:真是俗语说的”不是冤家不聚头”了。

云:关于高鹗续书与曹雪芹原著孰优孰劣的问题,请二位主创人员各抒己见。

高: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
曹:我的和你的一比,我的就如秋天云笺儿送我的那才开的白海棠。你的就如那野坟圈子里长的几十年的一棵老杨树,连我所知所能的,你还不知不能呢,还续书呢!可不是傻了!
高:我不傻,你才傻呢!

曹:真真你是个水晶心肝玻璃人!

高: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便是著书立说,无非言忠言孝,自有一番立德立言的事业,方不枉生在圣明之时,也不致负了父亲师长养育教诲之恩,如此文章经济,将来必是要高发的。

曹:糊涂东西,越说越放屁了。

云:咦,这里谁吃了生姜了,怎么这么火辣辣的?这样吧,我搜集了一些学者对高鹗续书的评论,请高先生读后,再做评论。
高:(一边读一边不住摇头)这些人怎么这样狠毒冷淡!
云:这里还有一篇俞平伯的,也请先生过目。
高:(口中喷血,浑身哆嗦)平伯,平伯,你好——
云:(着急的)不好了,高先生过于激动,晕过去了,都怪我不好,不该给他看这些东西!赶紧扶先生下去歇着,端茶递水好生伺候着!
(高鹗被扶下)
曹:世兄这症乃是急痛迷心,此亦痰迷之症,系急痛所致,不过一时壅蔽,不妨!不妨!

云:倒是你说说罢,这个高鹗,看见几篇评论文章,怎么就那样起来?
曹:(叹)男人们读书明理,辅国治民,这便好了。只是如今并不听见有这样的人,读了书倒更坏了,这是书误了他,可惜他也把书糟蹋了!

云:现在人少了一个,我们无法再辩论下去,还是请现场观众发表发表意见吧!

观众甲:我从小就读红楼梦,不知道有多痴迷红楼,我常常忘了自己生活在现实中,就连平日说话、行事都跟着书里面的人学,真恨不能自己也钻进书里,和那些女孩儿生活在一起去。我无比崇拜曹雪芹,我绝对敬仰曹雪芹,除了曹雪芹,谁也不许姓曹的!
曹:(吃惊的)人人都笑我有些痴病,难道还有一个痴子不成?

观众乙:曹先生,你看我的样貌像不像你书中的林黛玉?我身边的朋友家人都说我是天上掉下的林妹妹,我终日愁眉不展,以泪洗面,平日里十顿饭只好吃五顿,十天里只好有一天睡足的,我之所以这样,都是因为先生您的一部《红楼梦》的缘故!我已经不记得自己原来是谁,只知道我就是林黛玉,就是您的林妹妹!
曹:(害怕的)你好我自好,你又何必因我而自失?

观众丙:(臂缠红汗巾,高举《红楼梦》)俞平伯讲话理太偏!谁说高鹗不如曹?知识分子的话如何信得?什么曹雪芹伟大!我偏说是高鹗万岁!
(观众丙扰乱秩序,被激愤的群众拖出现场)
曹:罢!罢!我也不敢称什么伟大,俗中又俗的一个俗人,并不愿同这些人往来。

观众丁:有人考证说,《红楼梦》不可能是曹雪芹写的,我想向您求证一下,《红楼梦》究竟是不是您自个儿写的?
曹:(站起身)你问我,你倒成了才来的了!
……
云:(想笑又不敢笑)先生莫恼,我们今天请来的,都是一些铁杆红迷,他们都是因为过于喜爱《红楼梦》,所以才会这样,并不是故意的。
曹:你说哪里话,你先嘱咐我,我就明白了,不过大家取个笑儿,说笑了大伙儿就值钱!千里搭凉棚,没有不散的筵席,也该放我瞧瞧我们那一位高老弟去了。他不知病的怎样了呢!
云:正是,怎么倒忘了他,你就去罢!
(曹雪芹下)
云:这正是:本来一篇荒唐言,而今荒唐复荒唐。前人自误后人痴,空惹顽石泪不干!我乃西方灵河案上一云笺,这一篇游戏文字到此结束,我且去太虚幻境警幻仙子案前汇报去也!(云笺下)
@33Queen 2016-06-22 09:32:43
曹公在写红楼梦时,已是历经沧伤,看尽人间的时候,一步类纪传体的小说,在写的时候,细细揣思当年旧事,才会对当时的人,当时的事有所“领悟”、“醒悟”、“恍然大悟”!可不可以这样揣测,在宝玉那个年纪,虽然因晴雯的死怀疑到袭人,但是年纪尚小,经历尚浅,所以虽有所怀疑,但也不忍再仔细探究下去,有可能是当时“浪漫天真,信以为真”,或是“她说的也许是真的”,又是“就让我认为她说的是真的吧”。
或许到曹......
-----------------------------
投湖自尽就是周汝昌那一派的红学家最著名的理论啊,他们考证了好多证据,也是一种流行的说法 第五条 要从谐音八起,所以先附上一个大致的《红楼梦》人名地名谐音表
人物名字的谐音
书中很多人物的名字,其谐音都有特殊的含义,或讽刺,或感叹,是为红楼梦的艺术之一。脂砚斋的批文指明了部分的隐意。
甄士隐——真事隐(去)
甄英莲——真应怜
霍启——祸起
贾雨村——假语存
娇杏——侥幸
冯渊——逢冤
秦可卿——情可轻、情可倾
秦钟——情种
詹光——沾光
卜固修——不顾羞
卜世仁——不是人
石呆子——实呆子
元春、迎春、探春、惜春——原应叹息
贾史王薛——假史枉雪 或者 家亡血史
贾化——假话
单聘仁——擅骗人
坠儿——赘儿
靛儿——垫儿
戴权——大权
张有士——张有事
秦业——情孽
贾政、贾敬——假正经
贾琏——假廉
蘅芜苑——恨无缘
吴新登(无星戥)
甄应嘉(真应假)
张友士(张有事)
王仁(忘仁)
千红一窟(哭)
万艳同杯(悲)

葫芦(糊涂)
荔枝(离枝)
玉带林(林黛玉)
圆(缘)

青埂(情根)
十里街(势利街)
仁清巷(人情巷)
胡州(胡诌)
贾化(假话)
时飞(实非)
严老爷(炎老爷)


之所以附上这个表,是因为贾政的那些门客,还有一些下人,名字都不好听,且各个名字谐音含有的隐意都不是什么好话,而在八十回前,这些门客外在的表现却没有大的可指摘之处,最多就是有点溜须拍马和趋炎附势。这一点在大观园试才题对额那一回表现的特别明显。

但是作者既然起了这样的名字,八十回后所谓詹光、单聘仁,这些人必将显露出跟他们名字隐义一样的品质来,就如贾芸的舅舅卜世人那样,这些人将来未必是影响剧情走向的重大关键人物,他们的存在,我认为,是为了展现出贾府败亡以后,当时的人情冷暖,世态炎凉,从追捧谄媚,或者为了贪名图利才接近贾政,变为冷眼相对,袖手旁观,读红楼梦的时候,时常会感觉到作者的悲愤,例如势利街,人情巷等等地名的隐喻,可以想见,当贾府被抄,当年那些谄媚的势利小人如做鸟兽散,当贾府中人落难,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试图向他们求援时,他们也绝不会伸出援手,作者将会用不多的笔墨展现出一幅树倒猢狲散的悲凉画面,令读者慨然长叹 @u_99744386 2016-06-22 15:55:37
@油煎燕子
贾宝玉也不是什么好货,男女通吃型的,一开始第四回就跟袭人上了床,初试了云雨情,后面跟麝月洗澡,也有暗示他俩发生了关系,还跟男戏子来个断背,和尤二姐姐俩在人家的丧仪上鬼混,完了还跟柳湘莲说尤家两姐妹真真是一对尤物!幸亏她俩还真姓尤,当初在谁谁的丧礼上,我们怎么怎么滴了,导致柳湘莲悔婚,尤三姐自刎!照着金钏投井是王夫人的过错说法,尤三姐自刎,是不是也是贾宝玉的过错?贾宝玉是不是也......
-----------------------------
看到你艾特我了,所以这话是对我说的?虽然我可以说很多理由来反驳你,但是实在是懒得大段理论,而且我还要接着编写下面的内容,我这个帖子的标题就不是讨论宝玉是好人坏人的,我也从来没说宝玉是完美无缺的完人啊,我开贴是想八一八那些暗示的,不明显的情节,为不太了解这方面的人科普一下而已,我很高兴前面有人说,看了以后之前不太留意的地方现在也看懂了,其次,你说什么宝钗露了脖子胳膊怎样怎样,我没说过那句话,那是别人说的,而且我也不是很同意那种观点,你的价值观明显与我相悖,可是这个帖子楼主不想吵架,和平讨论不好吗?,我是不太喜欢你这段话的口气,感觉很冲,并且没有来由?你以为我怎样怎样想,可是楼主我没有像你以为的那样想过…… 我从一开始就说了,曹公笔下的人物不设褒贬,很少有非黑即白的人物,自然其中包括宝玉,并且我也引用了俞平伯的观点,认为红楼梦很像一面镜子,非常真实的照见古代社会风俗人情,既然那么真实,肯定真实的保留了人的缺点和优点,这样才能算是“镜像”啊!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八卦娱乐
相关文章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