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八卦娱乐

扒一扒《红楼梦》里那些作者暗示的情节和隐藏的深意 第15章

时间:2019-03-25 00:05:43  来源:  作者:油煎燕子

@ycldd 2016-06-24 20:53:33
楼主,有一章贾蓉来向王熙凤借屏风,王熙凤有什么事欲言又止没说了,后面有交待吗?就是刘姥姥初进大观园那章
-----------------------------
八十回前没有交代,八十回后的内容没人知道,原文散失了,续书又做不得数,只有一些猜想,认为凤姐跟贾蓉之间有暧昧
楼主还在写秦可卿,这是比较不容易分析清楚的那部分内容,为免大家等,先发上一篇以前写的一篇关于宝钗服饰了老文章给大家看看,碰巧前面有人提到这段,楼主以前写这个纯粹是感到好奇和一时兴趣,所以自己探索了一番,写完也只是发在自己空间,没给别人看过,并不具备严谨的学术性质,如果有错,还请大家批评指正,另外图片也做的粗糙,当时并没有认真,现在看来很差劲,大家就看个配色啦:



红楼闲笔之宝姐姐的裙子

《红楼梦》中人物服饰的细致描写每每引人遐想,但历来各版本的影视剧都未曾按照原著描写来做服装,不免令人想知道,倘或真的按书中描写配色搭配来做衣服,会是种什么样的效果呢?所以我试着按原著描写画了张图,看看真正按原书的设定,人物出场时的装扮会不会和我们约定俗成的对这个人物的印象一样,结果是超出意外的特别……
我们先看原著第八回中对薛宝钗的一段外貌描写:

宝玉掀帘一迈步进去,先就看见薛宝钗坐在炕上作针线, 头上挽着漆黑油光的シ儿,蜜合色棉袄,玫瑰紫二色金银鼠比肩褂,葱黄绫棉裙, 一色半新不旧,看去不觉奢华.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脸若银盆,眼如水杏.罕言寡语, 人谓藏愚,安分随时,自云守拙.

首先,我把一张空白人物图放出来,遵照原著精神做填色,在这里我们应当注意到,《红楼梦》做为架空小说的老祖宗,虽然具有超强的写实性,但是却将“真事隐去”“地域邦国年代无考”所以,虽然描写时带有强烈的清代服装的暗示,我们却可以做架空小说式的变通,把她的服装做汉服式样的YY,因此,我们第一张虽然服装配色是空白的,但款式却是汉风的……这与历来戏曲影视所采用的处理方式一样的。






接着我们来看具体的服装配色,蜜合色棉袄,究竟什么是蜜合色呢?目前资料来看,有两种意见,清人李斗于《扬州画舫录》中记载扬州染坊的各色染料,曾提到“浅黄白色曰密合”的说法,此其一;于互联网《汉典》中查得的说法是“蜜合色:微黄而红的颜色”,此其二。将两者加以比较,前者是白中泛黄,后者是红中泛黄,但其实都与黄色相关。鉴于蜂蜜本身的色泽从水白色到琥珀色不等,出现不同的解释也不奇怪。衣服的式样,是明清时期女性常穿的袄。这里我们取后一种说法,也就是在平时所见的蜂蜜一样的颜色中加了点红,之所以选后一种说法是有原因的,因为后文我们看到,宝姐姐还外罩了一件玫瑰紫的比肩褂,用较深的色彩来搭玫瑰紫,看上去不会那么突兀。
这样我们描绘的蜜合棉袄的图如下:





其次,玫瑰紫二色金银鼠比肩褂,首先来看比肩:这是一件穿在棉衣外的无袖坎肩。比肩,即与肩平,无袖之意;颜色是玫瑰紫,一种较深的紫红,在红色系中波长较短,给人以热情中蕴含冷静的感觉
我们首先选择玫瑰紫来填色,比肩褂则采用交领无袖坎肩,以区别于比甲。此外,后文中还有宝钗解开排扣从大红袄里取出金锁的情节,可以证明,最里层还有一件贴身大红袄,这个大红色里我们在领子上体现出来,初步配色的结果如图




其次,我们看葱黄绫棉裙,用到我国的传统织物----绫,即有花纹的丝织品,与罗、绸、缎并列。一般以蚕丝织就,称“素绫”,光滑柔软,质地轻薄。宝钗这条裙子另外加入了棉料,平添三分朴拙;颜色是葱黄,即黄绿相间色,是一种清新娇嫩的冷色,黄多绿少为葱黄;黄少绿多为葱绿。网上搜一下绵绫的图片:

棉绫





至于葱黄色,我可是真的把一根葱扒开来观察了一下到底葱黄是什么颜色哦,最后填色的效果如下。
此外,由于宝钗在书中被喻为牡丹,虽然“任是无情也动人”但却“艳冠群芳”,因此,我给这件玫瑰紫的比肩褂上添上缠枝牡丹的暗纹,使得衣服更显层次和质感,同时也能体现人物的家族背景




最后;我们来完善对比肩褂的描述,薛宝钗的比肩褂里子是银鼠皮,皮毛在领口袖口和下摆露出来,就是所谓“风毛”。银鼠皮又轻又暖,极其贵重。首先来看银鼠皮究竟是什么样的皮草。在网上搜到银鼠皮图:




添加上风毛以后的效果图:




到此,这个描述基本完成了,但是还有二色金的描述,“二色金”的全称是“二色金库锦”,花纹全部用金丝银线织出,以金丝为主,少部分用银线装饰。如果在图上全用金银描花纹边,显得招摇太过。并不符合宝钗的个性,所以只在领口添加金色花边纹
最后的效果如下,在欣赏原著风格的服装色彩搭配的同时,幻想从画中人物身上散发出淡淡的冷香之气,又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当这个效果图出来的时候,我还挺意外的,因为如果要我去设计,我肯定不会选这样的色彩配,不过搭出来的最后效果一看,也还蛮特别的,由于做图水平太差,体现不了我想象中这种配色的感觉,但是在我想象中这个感觉还不赖,因为《红楼梦》本身的高度写实性,加上曹雪芹本人也据传是位功底深厚的画家,所以我猜想,不是作者自己的审美观如此,便是那个“半生亲历亲闻的女子”当年的确就是这么穿过的,而写书人不过据实笔录下来而已。
使我意外的另一点是这是对薛宝钗的描写,难以想象平日素雅恬淡的宝姐姐也穿的这样浓丽,再来对比一下87版电视剧里的宝姐姐的装扮,是不是跟原著中的描写差别比较大?





@青色王青 2016-06-26 21:15:26
准备弃楼了?
-----------------------------
不会,还在写秦可卿,还没写完
@蕉下客1985 2016-06-27 12:16:21
红楼这本书里有非常恐怖的地方,回想起来让人毛骨悚然,比如晴雯死时宝玉梦到向他道到,晴雯最后是笑着向他道到别的,比如贾珍开夜宴正嗨时听到悠空里那一声长叹,都很惊悚
-----------------------------
那是隔墙就是贾府的宗祠,那一声叹息,是暗示祖宗显灵,看到子孙如此不肖,未来势必因此遭逢大难,祖宗在天之灵不忍见此,所以长叹
我比较觉得别有意味的是在大观园试才题对额那一回,宝玉看见省亲别墅就出神了,贾政还以为是把他拘束太过了,才思涣散了,其实不是,我觉得这是省亲别墅的牌坊让他想起了梦中曾到过的太虚幻境吧!
总之这本书就是这样,总是弥漫着一股淡淡的神秘感~~~~~~
秦可卿还没写完,先把前面写的先发一点

宝玉的第一次究竟给了谁,及令人百般费思量不解——秦可卿身上的谜团

秦可卿是红楼梦种最难解析清楚的一个迷团,整个人物周身似乎都有一片云雾缠绕,如龙在云中游,见首不见尾,本身作者的描述方式就有太多的暧昧不明和未解之处,甚至有些看得出来是故设迷津,让读者大费疑猜,并且根据脂批来看,还有故意删去的章节,很多地方是暗示出来的,甚至在最早的时候,人们连秦可卿与贾珍有染都不能明确下定论,直到胡适最早发现了带脂批的手抄本,经过一番研究才得出较为公认的结论,那就是秦可卿与贾珍确实有染,焦大口中的:爬灰自是指贾珍与秦可卿乱伦偷情,并且秦可卿之死也与自己的淫乱有关。但是仅仅是这样,还不足以解释说明秦可卿的所有谜团,以至于人们猜测纷纭,甚至将秦可卿的身份跟皇室公主联系起来,发展出了秦学。更是引入误区,反而因此更加剧了这个人物身上更大的神秘感。

如果要让我来给秦可卿之谜下个定论,那绝对是远远超出我的能力的,但是我也想从我对这段情节的感受,做一个我自己的猜想和分析,虽然未必我说的就是对的,但是仅仅代表我个人的看法而已,可以提出来供大家讨论。就我自己认为,我是不认同刘心武关于秦可卿的研究和看法的,并且我也会对此提出我的看法。
秦可卿之所以让人觉得如此费疑猜,还是因为她身上有几处大的谜团令人费解,包括她的出身也包括她的死,所以我们从以下几个方面分别论述会比较全面的解析这个人物:

1、 秦可卿的出身
秦可卿的出身,书上描写就很奇特,且看原文(附上脂批)“
他父亲秦业【甲戌双行夹批:妙名。业者,孽也,盖云情因孽而生也。】现任营缮郎,【甲戌双行夹批:官职更妙,设云因情孽而缮此一书之意。】年近七十,夫人早亡。因当年无儿女,便向养生堂抱了一个儿子并一个女儿。谁知儿子又死了,【甲戌侧批:一顿。】只剩女儿,小名唤可儿,【甲戌双行夹批:出明秦氏究竟不知系出何氏,所谓寓褒贬、别善恶是也。秉刀斧之笔、具菩萨之心亦甚难矣,如此写出可儿来历亦甚苦矣。又知作者是欲天下人共来哭此情字。甲戌眉批:写可儿出身自养生堂,是褒中贬。后死封龙禁尉,是贬中褒。灵巧一至于此。】长大时,生的形容袅娜,性格风流。【甲戌侧批:四字便有隐意。《春秋》字法。】因素与贾家有些瓜葛,故结了亲,许与贾蓉为妻。那秦业至五旬之上方得了秦钟。因去岁业师亡故,未暇延请高明之士,只得暂时在家温习旧课。正思要和亲家【甲戌侧批:指贾珍。】去商议送往他家塾中,暂且不致荒废,可巧遇见了宝玉这个机会。又知贾家塾中现今司塾的是贾代儒,【甲戌侧批:随笔命名,省事。】乃当今之老儒,秦钟此去,学业料必进益,成名可望,因此十分喜悦。只是宦囊羞涩,那贾家上上下下都是一双富贵眼睛,【甲戌侧批:为天下读书人一哭、寒素人一哭。】容易拿不出来,又恐误了儿子的终身大事,【甲戌侧批:原来读书是终生大事。】说不得东拼西凑的恭恭敬敬【甲戌侧批:四字可思,近之鄙薄师傅者来看。】封了二十四两贽见礼,【甲戌双行夹批:可知“宦囊羞涩”与“东拼西凑”等样,是特为近日守钱虏而不使子弟读书之辈一大哭。】亲自带了秦钟,来代儒家拜见了。然后听宝玉上学之日,好一同入塾。【甲戌双行夹批:不想浪酒闲茶一段金玉旖旎之文后,忽用此等寒瘦古拙之词收住,亦行文之大变体处。《石头记》多用此法,历观后文便知。】
@ycldd 2016-06-24 20:53:33
楼主,有一章贾蓉来向王熙凤借屏风,王熙凤有什么事欲言又止没说了,后面有交待吗?就是刘姥姥初进大观园那章
-----------------------------
八十回前没有交代,八十回后的内容没人知道,原文散失了,续书又做不得数,只有一些猜想,认为凤姐跟贾蓉之间有暧昧 楼主还在写秦可卿,这是比较不容易分析清楚的那部分内容,为免大家等,先发上一篇以前写的一篇关于宝钗服饰了老文章给大家看看,碰巧前面有人提到这段,楼主以前写这个纯粹是感到好奇和一时兴趣,所以自己探索了一番,写完也只是发在自己空间,没给别人看过,并不具备严谨的学术性质,如果有错,还请大家批评指正,另外图片也做的粗糙,当时并没有认真,现在看来很差劲,大家就看个配色啦:



红楼闲笔之宝姐姐的裙子

《红楼梦》中人物服饰的细致描写每每引人遐想,但历来各版本的影视剧都未曾按照原著描写来做服装,不免令人想知道,倘或真的按书中描写配色搭配来做衣服,会是种什么样的效果呢?所以我试着按原著描写画了张图,看看真正按原书的设定,人物出场时的装扮会不会和我们约定俗成的对这个人物的印象一样,结果是超出意外的特别……
我们先看原著第八回中对薛宝钗的一段外貌描写:

宝玉掀帘一迈步进去,先就看见薛宝钗坐在炕上作针线, 头上挽着漆黑油光的シ儿,蜜合色棉袄,玫瑰紫二色金银鼠比肩褂,葱黄绫棉裙, 一色半新不旧,看去不觉奢华.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脸若银盆,眼如水杏.罕言寡语, 人谓藏愚,安分随时,自云守拙.

首先,我把一张空白人物图放出来,遵照原著精神做填色,在这里我们应当注意到,《红楼梦》做为架空小说的老祖宗,虽然具有超强的写实性,但是却将“真事隐去”“地域邦国年代无考”所以,虽然描写时带有强烈的清代服装的暗示,我们却可以做架空小说式的变通,把她的服装做汉服式样的YY,因此,我们第一张虽然服装配色是空白的,但款式却是汉风的……这与历来戏曲影视所采用的处理方式一样的。





接着我们来看具体的服装配色,蜜合色棉袄,究竟什么是蜜合色呢?目前资料来看,有两种意见,清人李斗于《扬州画舫录》中记载扬州染坊的各色染料,曾提到“浅黄白色曰密合”的说法,此其一;于互联网《汉典》中查得的说法是“蜜合色:微黄而红的颜色”,此其二。将两者加以比较,前者是白中泛黄,后者是红中泛黄,但其实都与黄色相关。鉴于蜂蜜本身的色泽从水白色到琥珀色不等,出现不同的解释也不奇怪。衣服的式样,是明清时期女性常穿的袄。这里我们取后一种说法,也就是在平时所见的蜂蜜一样的颜色中加了点红,之所以选后一种说法是有原因的,因为后文我们看到,宝姐姐还外罩了一件玫瑰紫的比肩褂,用较深的色彩来搭玫瑰紫,看上去不会那么突兀。
这样我们描绘的蜜合棉袄的图如下:




其次,玫瑰紫二色金银鼠比肩褂,首先来看比肩:这是一件穿在棉衣外的无袖坎肩。比肩,即与肩平,无袖之意;颜色是玫瑰紫,一种较深的紫红,在红色系中波长较短,给人以热情中蕴含冷静的感觉
我们首先选择玫瑰紫来填色,比肩褂则采用交领无袖坎肩,以区别于比甲。此外,后文中还有宝钗解开排扣从大红袄里取出金锁的情节,可以证明,最里层还有一件贴身大红袄,这个大红色里我们在领子上体现出来,初步配色的结果如图



其次,我们看葱黄绫棉裙,用到我国的传统织物----绫,即有花纹的丝织品,与罗、绸、缎并列。一般以蚕丝织就,称“素绫”,光滑柔软,质地轻薄。宝钗这条裙子另外加入了棉料,平添三分朴拙;颜色是葱黄,即黄绿相间色,是一种清新娇嫩的冷色,黄多绿少为葱黄;黄少绿多为葱绿。网上搜一下绵绫的图片:

棉绫




至于葱黄色,我可是真的把一根葱扒开来观察了一下到底葱黄是什么颜色哦,最后填色的效果如下。
此外,由于宝钗在书中被喻为牡丹,虽然“任是无情也动人”但却“艳冠群芳”,因此,我给这件玫瑰紫的比肩褂上添上缠枝牡丹的暗纹,使得衣服更显层次和质感,同时也能体现人物的家族背景



最后;我们来完善对比肩褂的描述,薛宝钗的比肩褂里子是银鼠皮,皮毛在领口袖口和下摆露出来,就是所谓“风毛”。银鼠皮又轻又暖,极其贵重。首先来看银鼠皮究竟是什么样的皮草。在网上搜到银鼠皮图:



添加上风毛以后的效果图:



到此,这个描述基本完成了,但是还有二色金的描述,“二色金”的全称是“二色金库锦”,花纹全部用金丝银线织出,以金丝为主,少部分用银线装饰。如果在图上全用金银描花纹边,显得招摇太过。并不符合宝钗的个性,所以只在领口添加金色花边纹
最后的效果如下,在欣赏原著风格的服装色彩搭配的同时,幻想从画中人物身上散发出淡淡的冷香之气,又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当这个效果图出来的时候,我还挺意外的,因为如果要我去设计,我肯定不会选这样的色彩配,不过搭出来的最后效果一看,也还蛮特别的,由于做图水平太差,体现不了我想象中这种配色的感觉,但是在我想象中这个感觉还不赖,因为《红楼梦》本身的高度写实性,加上曹雪芹本人也据传是位功底深厚的画家,所以我猜想,不是作者自己的审美观如此,便是那个“半生亲历亲闻的女子”当年的确就是这么穿过的,而写书人不过据实笔录下来而已。
使我意外的另一点是这是对薛宝钗的描写,难以想象平日素雅恬淡的宝姐姐也穿的这样浓丽,再来对比一下87版电视剧里的宝姐姐的装扮,是不是跟原著中的描写差别比较大?




@青色王青 2016-06-26 21:15:26
准备弃楼了?
-----------------------------
不会,还在写秦可卿,还没写完 @蕉下客1985 2016-06-27 12:16:21
红楼这本书里有非常恐怖的地方,回想起来让人毛骨悚然,比如晴雯死时宝玉梦到向他道到,晴雯最后是笑着向他道到别的,比如贾珍开夜宴正嗨时听到悠空里那一声长叹,都很惊悚
-----------------------------
那是隔墙就是贾府的宗祠,那一声叹息,是暗示祖宗显灵,看到子孙如此不肖,未来势必因此遭逢大难,祖宗在天之灵不忍见此,所以长叹 我比较觉得别有意味的是在大观园试才题对额那一回,宝玉看见省亲别墅就出神了,贾政还以为是把他拘束太过了,才思涣散了,其实不是,我觉得这是省亲别墅的牌坊让他想起了梦中曾到过的太虚幻境吧!
总之这本书就是这样,总是弥漫着一股淡淡的神秘感~~~~~~ 秦可卿还没写完,先把前面写的先发一点

宝玉的第一次究竟给了谁,及令人百般费思量不解——秦可卿身上的谜团

秦可卿是红楼梦种最难解析清楚的一个迷团,整个人物周身似乎都有一片云雾缠绕,如龙在云中游,见首不见尾,本身作者的描述方式就有太多的暧昧不明和未解之处,甚至有些看得出来是故设迷津,让读者大费疑猜,并且根据脂批来看,还有故意删去的章节,很多地方是暗示出来的,甚至在最早的时候,人们连秦可卿与贾珍有染都不能明确下定论,直到胡适最早发现了带脂批的手抄本,经过一番研究才得出较为公认的结论,那就是秦可卿与贾珍确实有染,焦大口中的:爬灰自是指贾珍与秦可卿乱伦偷情,并且秦可卿之死也与自己的淫乱有关。但是仅仅是这样,还不足以解释说明秦可卿的所有谜团,以至于人们猜测纷纭,甚至将秦可卿的身份跟皇室公主联系起来,发展出了秦学。更是引入误区,反而因此更加剧了这个人物身上更大的神秘感。
如果要让我来给秦可卿之谜下个定论,那绝对是远远超出我的能力的,但是我也想从我对这段情节的感受,做一个我自己的猜想和分析,虽然未必我说的就是对的,但是仅仅代表我个人的看法而已,可以提出来供大家讨论。就我自己认为,我是不认同刘心武关于秦可卿的研究和看法的,并且我也会对此提出我的看法。
秦可卿之所以让人觉得如此费疑猜,还是因为她身上有几处大的谜团令人费解,包括她的出身也包括她的死,所以我们从以下几个方面分别论述会比较全面的解析这个人物:
1、 秦可卿的出身
秦可卿的出身,书上描写就很奇特,且看原文(附上脂批)“
他父亲秦业【甲戌双行夹批:妙名。业者,孽也,盖云情因孽而生也。】现任营缮郎,【甲戌双行夹批:官职更妙,设云因情孽而缮此一书之意。】年近七十,夫人早亡。因当年无儿女,便向养生堂抱了一个儿子并一个女儿。谁知儿子又死了,【甲戌侧批:一顿。】只剩女儿,小名唤可儿,【甲戌双行夹批:出明秦氏究竟不知系出何氏,所谓寓褒贬、别善恶是也。秉刀斧之笔、具菩萨之心亦甚难矣,如此写出可儿来历亦甚苦矣。又知作者是欲天下人共来哭此情字。甲戌眉批:写可儿出身自养生堂,是褒中贬。后死封龙禁尉,是贬中褒。灵巧一至于此。】长大时,生的形容袅娜,性格风流。【甲戌侧批:四字便有隐意。《春秋》字法。】因素与贾家有些瓜葛,故结了亲,许与贾蓉为妻。那秦业至五旬之上方得了秦钟。因去岁业师亡故,未暇延请高明之士,只得暂时在家温习旧课。正思要和亲家【甲戌侧批:指贾珍。】去商议送往他家塾中,暂且不致荒废,可巧遇见了宝玉这个机会。又知贾家塾中现今司塾的是贾代儒,【甲戌侧批:随笔命名,省事。】乃当今之老儒,秦钟此去,学业料必进益,成名可望,因此十分喜悦。只是宦囊羞涩,那贾家上上下下都是一双富贵眼睛,【甲戌侧批:为天下读书人一哭、寒素人一哭。】容易拿不出来,又恐误了儿子的终身大事,【甲戌侧批:原来读书是终生大事。】说不得东拼西凑的恭恭敬敬【甲戌侧批:四字可思,近之鄙薄师傅者来看。】封了二十四两贽见礼,【甲戌双行夹批:可知“宦囊羞涩”与“东拼西凑”等样,是特为近日守钱虏而不使子弟读书之辈一大哭。】亲自带了秦钟,来代儒家拜见了。然后听宝玉上学之日,好一同入塾。【甲戌双行夹批:不想浪酒闲茶一段金玉旖旎之文后,忽用此等寒瘦古拙之词收住,亦行文之大变体处。《石头记》多用此法,历观后文便知。】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八卦娱乐
相关文章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