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八卦娱乐

扒一扒《红楼梦》里那些作者暗示的情节和隐藏的深意 第16章

时间:2019-03-25 00:05:35  来源:  作者:油煎燕子

由这一段原文,特别是附录的脂批实在是可以看出作者为秦可卿出身如此设定的原意,也与我没看脂批之前的猜想差不多,我认为,秦可卿是一个具有隐喻性质的人物,她的养父名叫秦业,脂批指明谐音是“情孽”,她自己的名字是“可卿”,也有人认为谐音“情可倾”,她的弟弟秦钟名字谐音是“情种”,这一家子的存在,似乎都是为了完成作者设定的某种关于他个人对于这部小说里面的“情”的理解所宣示的意向和概念,是为了让读者能了解到作者对于情的喻示的,同我前面的文章里提到的贾雨村一样,贾雨村是假话的拟人化,而秦可卿是情的拟人化,甚至她的养父,弟弟都分别是情孽和情种的拟人化,而不是说秦可卿是一个什么了不得身份的人物,被贾府藏匿在了宁国府。我认为这样理解就曲解了作者的原意。红楼梦是一部极其现实主义的作品,但是偏偏在某些时候,它又带有强烈的玄幻色彩,如果完全忽视这种玄幻色彩,硬要拗上什么背后的曹家的隐情,有时候是很难理解这部作品的。虽然我承认,可能当年曹府真的有过一些不伦之事给作者留下很深刻的印象,并且秦可卿的人物情节也可能真的取材于曹府,但是,我认为,这并不等于秦可卿就是现实生活中的某个身份特殊的人,能跟历史真实挂上号,她应该是曹雪芹取材于现实,又进行了艺术加工,最终高于现实的虚构形象。
秦可卿之所以被作者设定出身养生堂,并不仅仅是脂砚斋所说的是褒中贬,而是指她非凡尘中人,因此没有凡人的父母,养生堂看似是孤儿,但也是告诉我们,她不是来自人间,她是天降的。这也是在原文中有证据的,宝玉要在秦可卿的卧室午睡,
秦可卿在小说中说过:“我这屋子大约神仙也可住得了”,但是这明明就是秦可卿自己的卧室,等于作者借此告诉读者,秦可卿就是神仙下凡,那么秦可卿来自哪个天界呢?她又是天上的什么神仙呢?关于这一点,我们在后面还要详细论述,先要就秦业与贾府如何能结下这门亲事来分析,秦业谐音情孽,又是营缮郎,正如脂批所说,:“业者,孽也,盖云情因孽而生也”又说:“官职更妙,设云因情孽而缮此一书之意”,这是明白告诉读者,这是作者的一种人设,以谐音的形式来将万般纠缠,使世人沉沦无法自拔、销魂蚀骨的“情”来拟人化,而这种拟人化在红楼梦中也不是唯一的,情孽是情因孽起,这个孽我认为是作者用来表达情的因果的,没有孽就不生情,孽就是欲望与求取不得,摆脱不掉的反复挣扎与纠结,是命的劫数,是运的纠缠,爱恨纠葛就是欲望与失去的恐惧间的博击,佛教八苦中的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都是情孽的根源。
秦可卿是被秦业送入贾府联姻的,也可以说,作者实际上是在暗喻,情孽将使情可倾人,摄魂销骨,夺人性命。书上明说,秦业与贾府有些瓜葛,这瓜葛就是贾府中人将因情孽,幻生情劫,演出一段段因孽生情,爱恨交织的情与欲交织的故事,所以脂批才说营缮郎一职是:“设云因情孽而缮此一书之意”,这等于明白告诉我们,秦可卿的拟人角色,就是通部书正式开幕的孽情大戏的引子,具有强烈的暗喻性质,是为了总纲通部书作者试图表达关于情的哲思与概念的,而秦可卿就是这部大戏开始之前,先让读者了解作者将要写些关于哪类故事的一个寓言。
2、 秦可卿的真实身份与太虚幻境
秦可卿的真实身份不是什么太子的女儿,同时她也不应当是普通的贾府媳妇,这是作者写这个人物时就暗示给我们的,我前面说了,她本是天降,来自仙界,那么她是来自哪个仙界,又是什么身份呢?,我觉得很明显啊,书里明写着,她来自太虚幻境,她是警幻仙子的妹妹。秦可卿是太虚幻境中可卿仙子在贾府中的幻身。这在书里面也是有证据的,书中描写秦可卿的卧室的陈设就不是一个真实的人卧室可能有的陈设,我们看原文:
案上设着武则天当日镜室中设的宝镜,【甲戌侧批:设譬调侃耳,若真以为然,则又被作者瞒过。】一边摆着飞燕立着舞过的金盘,盘内盛着安禄山掷过伤了太真乳的木瓜。上面设着寿昌公主于含章殿下卧的榻,悬的是同昌公主制的联珠帐。宝玉含笑连说:“这里好!”【摆设就合着他的意。】秦氏笑道:“我这屋子大约神仙也可以住得了。” 说着亲自展开了西子浣过的纱衾,移了红娘抱过的鸳枕,【甲戌侧批:一路设譬之文,迥非《石头记》大笔所屑,别有他属,余所不知。】于是众奶母伏侍宝玉卧好,款款散了,只留袭人、【甲戌侧批:一个再见。】媚人、【甲戌侧批:二新出。】晴雯、【甲戌侧批:三新出,名妙而文。】麝月【甲戌侧批:四新出,尤妙。看此四婢之名,则知历来小说难与并肩。】四个丫鬟为伴。【甲戌眉批:文至此不知从何处想来。】秦氏便分咐小丫鬟们,好生在廊檐下看着猫儿狗儿打架。【甲戌侧批:细极。】

这卧室里的陈设,哪里像是一个真实的人屋里能有的陈设?贾府再有钱也没处买去,这是告诉读者宝玉已来到幻境中,而秦可卿的卧室又是秦可卿平日起居之处,秦可卿亲口说:“我这屋子大约神仙也可以住得了”,不就是明白告诉读者,秦可卿是神仙吗?
此外,宝玉初入睡时,便是恍恍惚惚随着秦氏到达太虚幻境的,说明秦可卿是接引宝玉梦游太虚幻境的接引人,宝玉惊醒的时候,又大叫“可卿”救我!秦可卿又在门外纳闷,这里没人知道我的小名,怎么宝玉能在梦里叫出来呢?这些都是秦可卿为可卿仙子的幻身的证明。

宝玉在太虚幻境的游历,不仅仅通过薄命司的判词和红楼梦组曲预言了通部书的人物的命运和结局,还被警幻仙子以宁荣二国公的委托为由,明告诉宝玉是“天下第一淫人”,只不过是意淫,意淫是曹公发明的词,脂批说意淫则为体贴也,按这样来说,宝玉就是“天下第一体贴人了”,然而在我看来,曹公笔下的宝玉也不仅仅是体贴二字,他对于女子悲惨命运是含有“悲悯”之心的,这份心比他在女孩子身上的日常的体贴关怀境界更高,然而这份心在警幻仙子看来固然对女子来说是好的,可是却于“世道中未免迂阔怪诡,百口嘲谤,万目睚眦”这段话 什么意思?这段话明明确确的告诉我们,宝玉对女子的命运发自内心的关怀是绝对不容于世的,也可以这样理解:这个世道,不允许尊重和爱护女人的男人存在,否则就是:“迂阔怪诡,百口嘲谤,万目睚眦”的下场。
警幻仙子为避免宝玉将来落入这样的下场,说:“吾不忍君独为我闺阁增光,见弃于世道”将自己的妹妹,乳名兼美,小字可卿着许配与宝玉,让他:“令汝领略此仙闺幻境之风光尚如此,何况尘境之情景哉?而今后万万解释,改悟前情,留意于孔孟之间,委身于经济之道。”

看了这段话,实是作者辛辣的反讽,警幻将妹妹可卿仙子(长的得兼有薛林之美)许配宝玉,试图令宝玉领悟到管他仙界人间,都是只有肉欲情炽大行其道,哪里允许什么真情真关怀真体贴真尊重生存,要他认识到这番真理,便可以如祖宗所愿,从此改悟前情,留意于于孔孟之间,委身于经济之道。作者在这里用心良苦,是要读者自己来判断警幻替祖宗表达的意愿,合乎了世道,却违背了情心。
警幻仙子之所以名警幻在我看来,也是作者慎重取的名字,警者,警世警情也,是警告的意思,也是提醒的意思。幻者,幻情也,认为天下情爱,都是虚幻,终究会成空。警幻,便是试图在宝玉未明白世路之艰之前,预先告提醒他,一片痴心痴情,在这个丑恶的世道上是行不通的,可他偏偏是天下第一体贴关怀人,那就注定会伤心至死,身不死,心也得死。但是我们都看到了,宝玉终究未悟,又或者说,若他悟了,就不是宝玉了,也不再是我们会去感叹其美好却孤独的灵魂了,警幻是正面警醒宝玉,而作者则在是反讽这个丑陋的,容不下纯真美好的世界。
可卿仙子的乳名是兼美,警幻为什么要安排兼有薛林二人之美的仙子许配予宝玉呢?就是让宝玉先同时领略了钗黛二人的美丽风情,不过如此,在日后纠缠于她二人的情魔之中时,能够提早抽身,然而,宝玉在后面的整部书中终究是沉沦其中,并且毫无悔意,在我看来,作者依然是反讽,固然做得个留意孔孟,委身经济的正人君子(或者不如说伪君子)可以平步青云,但是灵魂却已如死灰槁木,直如行尸走肉,与其如此,他宁可转过身去,背对这个自己无法接受的现实世界。

@电牛 2016-06-28 01:07:17
秦可卿这段是 原创 吗,可比刘心武意淫出来的靠谱多了
-----------------------------
是lz原创的
接着更文了
3、 秦可卿与贾珍的私情
秦可卿与贾珍的私情,最早只能从字里行间读出些许暗示,读者既能感觉到这些令人感到讳莫如深的文字背后另有隐情,又不能明确的搞明白那些隐情确切指的是什么,直到胡适发现了带有脂批的甲戊手抄本,在此之前人们不知道脂批的存在,从脂批中获得了才第一次了解到了大量相关信息,有了对此段情节的研究,才基本考证出作者原本打算写的秦可卿的故事原貌是什么样的,即使这样,我们也从脂批中得知,原本还是有一部分关键文字是被删掉了的。所以情节叙述上才那么虚虚实实的,如云里雾里,让人看不清楚


秦氏的病因,均因性格敏感又思虑太过而起,为何思虑过多?只因自己心中有鬼,怕为世所诟病,一但传出去,自己一生的名节也就完了,再加上秦钟还给她惹事,因而病势越发沉重,这里脂批直接暗示焦大(恶奴)的咒骂与秦氏有关,才导致了她的病。
【蒙:欲速可卿之死,故先有恶奴之凶顽,而后及以秦钟来告,层层克入,点露其用心过当,种种文章逼之。虽贫女得居富室,诸凡遂心,终有不能不夭亡之道。我不知作者于着笔时何等妙心绣口,能道此无碍法语,令人不禁眼花撩乱。】

由这一段原文,特别是附录的脂批实在是可以看出作者为秦可卿出身如此设定的原意,也与我没看脂批之前的猜想差不多,我认为,秦可卿是一个具有隐喻性质的人物,她的养父名叫秦业,脂批指明谐音是“情孽”,她自己的名字是“可卿”,也有人认为谐音“情可倾”,她的弟弟秦钟名字谐音是“情种”,这一家子的存在,似乎都是为了完成作者设定的某种关于他个人对于这部小说里面的“情”的理解所宣示的意向和概念,是为了让读者能了解到作者对于情的喻示的,同我前面的文章里提到的贾雨村一样,贾雨村是假话的拟人化,而秦可卿是情的拟人化,甚至她的养父,弟弟都分别是情孽和情种的拟人化,而不是说秦可卿是一个什么了不得身份的人物,被贾府藏匿在了宁国府。我认为这样理解就曲解了作者的原意。红楼梦是一部极其现实主义的作品,但是偏偏在某些时候,它又带有强烈的玄幻色彩,如果完全忽视这种玄幻色彩,硬要拗上什么背后的曹家的隐情,有时候是很难理解这部作品的。虽然我承认,可能当年曹府真的有过一些不伦之事给作者留下很深刻的印象,并且秦可卿的人物情节也可能真的取材于曹府,但是,我认为,这并不等于秦可卿就是现实生活中的某个身份特殊的人,能跟历史真实挂上号,她应该是曹雪芹取材于现实,又进行了艺术加工,最终高于现实的虚构形象。 秦可卿之所以被作者设定出身养生堂,并不仅仅是脂砚斋所说的是褒中贬,而是指她非凡尘中人,因此没有凡人的父母,养生堂看似是孤儿,但也是告诉我们,她不是来自人间,她是天降的。这也是在原文中有证据的,宝玉要在秦可卿的卧室午睡,
秦可卿在小说中说过:“我这屋子大约神仙也可住得了”,但是这明明就是秦可卿自己的卧室,等于作者借此告诉读者,秦可卿就是神仙下凡,那么秦可卿来自哪个天界呢?她又是天上的什么神仙呢?关于这一点,我们在后面还要详细论述,先要就秦业与贾府如何能结下这门亲事来分析,秦业谐音情孽,又是营缮郎,正如脂批所说,:“业者,孽也,盖云情因孽而生也”又说:“官职更妙,设云因情孽而缮此一书之意”,这是明白告诉读者,这是作者的一种人设,以谐音的形式来将万般纠缠,使世人沉沦无法自拔、销魂蚀骨的“情”来拟人化,而这种拟人化在红楼梦中也不是唯一的,情孽是情因孽起,这个孽我认为是作者用来表达情的因果的,没有孽就不生情,孽就是欲望与求取不得,摆脱不掉的反复挣扎与纠结,是命的劫数,是运的纠缠,爱恨纠葛就是欲望与失去的恐惧间的博击,佛教八苦中的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都是情孽的根源。 秦可卿是被秦业送入贾府联姻的,也可以说,作者实际上是在暗喻,情孽将使情可倾人,摄魂销骨,夺人性命。书上明说,秦业与贾府有些瓜葛,这瓜葛就是贾府中人将因情孽,幻生情劫,演出一段段因孽生情,爱恨交织的情与欲交织的故事,所以脂批才说营缮郎一职是:“设云因情孽而缮此一书之意”,这等于明白告诉我们,秦可卿的拟人角色,就是通部书正式开幕的孽情大戏的引子,具有强烈的暗喻性质,是为了总纲通部书作者试图表达关于情的哲思与概念的,而秦可卿就是这部大戏开始之前,先让读者了解作者将要写些关于哪类故事的一个寓言。 2、 秦可卿的真实身份与太虚幻境
秦可卿的真实身份不是什么太子的女儿,同时她也不应当是普通的贾府媳妇,这是作者写这个人物时就暗示给我们的,我前面说了,她本是天降,来自仙界,那么她是来自哪个仙界,又是什么身份呢?,我觉得很明显啊,书里明写着,她来自太虚幻境,她是警幻仙子的妹妹。秦可卿是太虚幻境中可卿仙子在贾府中的幻身。这在书里面也是有证据的,书中描写秦可卿的卧室的陈设就不是一个真实的人卧室可能有的陈设,我们看原文:
案上设着武则天当日镜室中设的宝镜,【甲戌侧批:设譬调侃耳,若真以为然,则又被作者瞒过。】一边摆着飞燕立着舞过的金盘,盘内盛着安禄山掷过伤了太真乳的木瓜。上面设着寿昌公主于含章殿下卧的榻,悬的是同昌公主制的联珠帐。宝玉含笑连说:“这里好!”【摆设就合着他的意。】秦氏笑道:“我这屋子大约神仙也可以住得了。” 说着亲自展开了西子浣过的纱衾,移了红娘抱过的鸳枕,【甲戌侧批:一路设譬之文,迥非《石头记》大笔所屑,别有他属,余所不知。】于是众奶母伏侍宝玉卧好,款款散了,只留袭人、【甲戌侧批:一个再见。】媚人、【甲戌侧批:二新出。】晴雯、【甲戌侧批:三新出,名妙而文。】麝月【甲戌侧批:四新出,尤妙。看此四婢之名,则知历来小说难与并肩。】四个丫鬟为伴。【甲戌眉批:文至此不知从何处想来。】秦氏便分咐小丫鬟们,好生在廊檐下看着猫儿狗儿打架。【甲戌侧批:细极。】
这卧室里的陈设,哪里像是一个真实的人屋里能有的陈设?贾府再有钱也没处买去,这是告诉读者宝玉已来到幻境中,而秦可卿的卧室又是秦可卿平日起居之处,秦可卿亲口说:“我这屋子大约神仙也可以住得了”,不就是明白告诉读者,秦可卿是神仙吗?
此外,宝玉初入睡时,便是恍恍惚惚随着秦氏到达太虚幻境的,说明秦可卿是接引宝玉梦游太虚幻境的接引人,宝玉惊醒的时候,又大叫“可卿”救我!秦可卿又在门外纳闷,这里没人知道我的小名,怎么宝玉能在梦里叫出来呢?这些都是秦可卿为可卿仙子的幻身的证明。
宝玉在太虚幻境的游历,不仅仅通过薄命司的判词和红楼梦组曲预言了通部书的人物的命运和结局,还被警幻仙子以宁荣二国公的委托为由,明告诉宝玉是“天下第一淫人”,只不过是意淫,意淫是曹公发明的词,脂批说意淫则为体贴也,按这样来说,宝玉就是“天下第一体贴人了”,然而在我看来,曹公笔下的宝玉也不仅仅是体贴二字,他对于女子悲惨命运是含有“悲悯”之心的,这份心比他在女孩子身上的日常的体贴关怀境界更高,然而这份心在警幻仙子看来固然对女子来说是好的,可是却于“世道中未免迂阔怪诡,百口嘲谤,万目睚眦”这段话 什么意思?这段话明明确确的告诉我们,宝玉对女子的命运发自内心的关怀是绝对不容于世的,也可以这样理解:这个世道,不允许尊重和爱护女人的男人存在,否则就是:“迂阔怪诡,百口嘲谤,万目睚眦”的下场。
警幻仙子为避免宝玉将来落入这样的下场,说:“吾不忍君独为我闺阁增光,见弃于世道”将自己的妹妹,乳名兼美,小字可卿着许配与宝玉,让他:“令汝领略此仙闺幻境之风光尚如此,何况尘境之情景哉?而今后万万解释,改悟前情,留意于孔孟之间,委身于经济之道。”
看了这段话,实是作者辛辣的反讽,警幻将妹妹可卿仙子(长的得兼有薛林之美)许配宝玉,试图令宝玉领悟到管他仙界人间,都是只有肉欲情炽大行其道,哪里允许什么真情真关怀真体贴真尊重生存,要他认识到这番真理,便可以如祖宗所愿,从此改悟前情,留意于于孔孟之间,委身于经济之道。作者在这里用心良苦,是要读者自己来判断警幻替祖宗表达的意愿,合乎了世道,却违背了情心。 警幻仙子之所以名警幻在我看来,也是作者慎重取的名字,警者,警世警情也,是警告的意思,也是提醒的意思。幻者,幻情也,认为天下情爱,都是虚幻,终究会成空。警幻,便是试图在宝玉未明白世路之艰之前,预先告提醒他,一片痴心痴情,在这个丑恶的世道上是行不通的,可他偏偏是天下第一体贴关怀人,那就注定会伤心至死,身不死,心也得死。但是我们都看到了,宝玉终究未悟,又或者说,若他悟了,就不是宝玉了,也不再是我们会去感叹其美好却孤独的灵魂了,警幻是正面警醒宝玉,而作者则在是反讽这个丑陋的,容不下纯真美好的世界。 可卿仙子的乳名是兼美,警幻为什么要安排兼有薛林二人之美的仙子许配予宝玉呢?就是让宝玉先同时领略了钗黛二人的美丽风情,不过如此,在日后纠缠于她二人的情魔之中时,能够提早抽身,然而,宝玉在后面的整部书中终究是沉沦其中,并且毫无悔意,在我看来,作者依然是反讽,固然做得个留意孔孟,委身经济的正人君子(或者不如说伪君子)可以平步青云,但是灵魂却已如死灰槁木,直如行尸走肉,与其如此,他宁可转过身去,背对这个自己无法接受的现实世界。 @电牛 2016-06-28 01:07:17
秦可卿这段是 原创 吗,可比刘心武意淫出来的靠谱多了
-----------------------------
是lz原创的 接着更文了
3、 秦可卿与贾珍的私情
秦可卿与贾珍的私情,最早只能从字里行间读出些许暗示,读者既能感觉到这些令人感到讳莫如深的文字背后另有隐情,又不能明确的搞明白那些隐情确切指的是什么,直到胡适发现了带有脂批的甲戊手抄本,在此之前人们不知道脂批的存在,从脂批中获得了才第一次了解到了大量相关信息,有了对此段情节的研究,才基本考证出作者原本打算写的秦可卿的故事原貌是什么样的,即使这样,我们也从脂批中得知,原本还是有一部分关键文字是被删掉了的。所以情节叙述上才那么虚虚实实的,如云里雾里,让人看不清楚
秦氏的病因,均因性格敏感又思虑太过而起,为何思虑过多?只因自己心中有鬼,怕为世所诟病,一但传出去,自己一生的名节也就完了,再加上秦钟还给她惹事,因而病势越发沉重,这里脂批直接暗示焦大(恶奴)的咒骂与秦氏有关,才导致了她的病。
【蒙:欲速可卿之死,故先有恶奴之凶顽,而后及以秦钟来告,层层克入,点露其用心过当,种种文章逼之。虽贫女得居富室,诸凡遂心,终有不能不夭亡之道。我不知作者于着笔时何等妙心绣口,能道此无碍法语,令人不禁眼花撩乱。】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八卦娱乐
相关文章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