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八卦娱乐

扒一扒《红楼梦》里那些作者暗示的情节和隐藏的深意 第17章

时间:2019-03-25 00:05:25  来源:  作者:油煎燕子

不单如此,秦可卿死后,两个小丫鬟宝珠和瑞珠的表现,也十分的不同寻常,书里并没有明写秦氏平日里待她们是何等的慈爱关怀,但是瑞珠居然在主人灵前触柱而亡,宝珠也甘为秦氏义女,摔丧驾灵,如同孝子贤孙一般,这是很难不令人起疑猜的,因为做的过度了,使人不免怀疑,此二丫鬟或者是内情的知情人,(脂批在这里明说是补天香楼未删之文,后面脂批也说出了被删的是更衣、遗簪两段文字),瑞珠知道自己了解主人的奸情内幕,将来不免一死,不如自己先自了断,自己封上自己的口,或者不至连累家人,而宝珠可能未必亲见,但或者从瑞珠口里听说过一些什么,所以甘表忠心,以解主子猜疑以求放过。
这里需要单独分析一下的焦大的后半句话: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指的是谁在养小叔子?这句话始终没有定论,如果是指秦氏,肯定不是秦氏和宝玉,因为宝玉不是秦氏的小叔子,而是她的叔叔辈的,那么会是别人吗?如果是别人,那应该是贾蓉一辈的从草字头的兄弟,和贾蓉玩在一起的,最亲近的莫如贾蔷了,因此有人推断,秦可卿可能同贾蔷有染,这一点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因为秦氏的幻身兼有薛林之美,而后来我们都知道贾蔷是和龄官两情相悦,龄官长的很像林黛玉,或者这就是一种暗示,暗示早期可卿仙子的美也曾对贾蔷勾魂摄魄,她亦用幻情之术来警醒贾蔷,而此人却依旧堕落情网,沉沦其中,不可自拔。
但是也有人说,养小叔子的不是秦可卿,也可能是尤氏,从前面看,贾珍与秦氏的奸情几乎败露在尤氏面前,但是尤氏却似无反应,对外人,依旧大谈秦氏多么温柔贤淑,似乎普天下再找不出第二个这么好的儿媳妇了,在贾珍与秦氏通奸的行迹几乎坐实的情况下,这是一个此事件中最尴尬最难堪最应该感觉蒙受耻辱的人会有的态度吗?就算尤氏地位不高,摄于贾珍淫威,但也不至于反过来喜爱与自己丈夫通奸的儿媳吧?尤氏的反应真的非常的奇怪,焦大都能喊出来,尤氏不可能没听见,除非有一件,她自己也不干净,才能容得下丈夫胡来,后面的情节,贾珍与尤二姐,三姐也不清不楚的,尤氏也未见任何反应,这些都是乱人伦的行为,并非丈夫出轨那么简单,即使在封建社会,也是见不得人的丑事,可是尤氏又是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满和反对的样子。
尤氏唯一在书里有可能暗示到的,就是惜春撵入画的那次,惜春说传到她耳朵里多少不堪的闲话那里,作者写出:戳中了尤氏的心病,一般认为,是指东府里贾珍贾蓉的那些烂事,但是谁又知道会不会说的是尤氏自己呢?

尤氏会养的小叔子,只可能是玉字辈的,如果有这回事,我倾向于认为是贾璜。不过,我更多的倾向于指的是秦可卿,因为这是主要描写秦可卿淫行的篇章,此人做为人是风流多情,此人的幻身是为了完成幻情的使命而来,其身具有无以伦比的女性魅力,既让靠近他的男人摄魄销魂,又使他们沉沦堕落,终堕迷津,永难超度。
值得大书一笔的是从秦可卿病到她的去世和紧接着来的葬礼之间,作者偏费笔墨,插叙了贾瑞调戏王熙凤的事件,而我们著名的风月宝鉴也在故事中亮相,而这两个故事又在整部书的主角演绎的大戏开场之前,预先上演,这个小说结构安排,我也认为是大有深意的,红楼梦是具有劝世小说的意味的,从这两件事,秦可卿以淫丧,是女子淫的结果,贾瑞在欲望的生死挣扎中亦以淫丧,是男子淫的结果;秦可卿是天上的仙子下凡来幻情警世,宝玉因可卿而看到迷津里的夜叉怪兽惊骇而醒,贾瑞是风月宝鉴以镜照人,镜中显示的骷髅吓的他丢了镜子进而丧命,二者都是将恐怖之极的幻象展示在迷人眼前,同时具有劝人反思警醒的作用,似乎作者故意将这两个故事并列在整部书的开头,意在警告世人勿以纵欲滥情终致丧身殒命,永堕阿鼻地狱,难以超生。脂批也说:【蒙:将可卿之病将死,作幻情一劫;又将贾瑞之遇唐突,作幻情一变。下回同归幻境,真风马牛不相及之谈。同范并趋,毫无滞碍,灵活之至,飘飘欲仙。默思作者其人之心,其人之形,其人之神,其人之文,比宋玉、子建一般心性,一流人物。】
说明脂批也是将此两个故事并列一起,都算做幻情劝世文来看待的。

由此可以看出,作者写这些是带有明显的劝世目的的,同时也借太虚幻境为后面将要开展的情节做一个前兆式的预演,用脂批的话说为通部书营缮一个情字,另外也要暗示作者对于人间情爱的一些哲理性思考。某些红学家会把红楼梦的情节当做是儿女私情的小事情,在他们眼里,这些远远不如朝堂上发生的争权夺利,政治阴谋与政权的颠覆那么来得重大又刺激,所以他们宁愿赋予秦可卿世人眼中更加高贵的身份,才能配得上曹公隐晦的笔墨,如果他不是要暗藏什么重大的政治信息,又为何要写的遮遮掩掩呢?
但是我认为,朝代的更替不过是历史的一瞬,而人性却是永恒的,而红楼梦的作者描摹的恰是永恒的人性,今天这个朝代很快就被新的王朝更替,展眼被人遗忘在历史故纸堆里,而人性却历久弥新,永远绽放着永恒的魅力,促使人去探讨和追寻。索引派以为自己站在很高大上的山丘上,可当他们转身抬头仰望,却发现作者站在人性和哲学思考的高度,远远的俯视着他们。除此而外,无论再高大上的朝堂和无论再高贵的身份,背后的政治斗争都是争权夺利,无非功名利禄四字,那恰是红楼梦的主角贾宝玉最鄙视的禄蠹爱干的事,而且作者一开始就说了,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作者是看透了政争的本质的,他又何必要用如此的文字将他最看重的女儿的文字背后,影射朝堂上“臭男人们”的争权夺利呢?这连作者写作这部书的本意都彻底违背了啊!即使后面贾府的败落不可避免的牵涉到有些政治背景的文字,暗示了一些相关的东西,但那也不是作者认为最重要和最值得大费笔墨的东西。

第三条标题应该是 秦可卿与贾珍的私情及秦可卿之死
忘记改正标题了,这里面已经论述了秦可卿的死亡的原因,后面不再赘述
@油煎燕子 2016-06-23 14:55:21
八十回后究竟如何,我们没有太多信息,不敢任意胡乱猜测,唯有那条脂批还可以探讨一下:【庚辰:后数十回若兰在射圃所佩之麒麟正此麒麟也。提纲伏于此回中,所谓“草蛇灰线,在千里之外”。】
上面的脂批告诉我,后数十回里公子若兰在射圃所佩之麒麟正此麒麟也。脂批还说这又是暗示后来情节的线索,卫若兰的名字在红楼梦前八十回正文里只出现过一次,而且还不是专门描述他个人的文字,是随着一堆王孙公子的名字排在吊唁......
-----------------------------
@余东风 2016-06-28 22:16:51
展眼黑发更换白发,不觉到了暮年,仍拄着拐杖流浪四方。这日宝玉往南路行走,来 至湘江地界。因下了一夜大雪,地上积了厚厚棉絮,宝玉饥肠漉漉,见江上停一孤舟,不知 是谁家渔船,披了蓑衣,头戴斗笠,坐在船上独钓。【松批:尚记“鱼翁”否?】 忽然一阵冷風吹来,急忙抱紧了双臂,实在撑不住,只得划到岸上,猛然想起当年黛 玉说过的一句:“那里来的渔翁?”那眼泪又似断了线的珍珠往下堕。宝玉走在岸上,踩着 厚雪,忽......
-----------------------------
这个本子就是前几年传出来那个吧?我没看过~~~~~但是真伪如何呢?
@油煎燕子 2016-06-23 14:55:21
八十回后究竟如何,我们没有太多信息,不敢任意胡乱猜测,唯有那条脂批还可以探讨一下:【庚辰:后数十回若兰在射圃所佩之麒麟正此麒麟也。提纲伏于此回中,所谓“草蛇灰线,在千里之外”。】
上面的脂批告诉我,后数十回里公子若兰在射圃所佩之麒麟正此麒麟也。脂批还说这又是暗示后来情节的线索,卫若兰的名字在红楼梦前八十回正文里只出现过一次,而且还不是专门描述他个人的文字,是随着一堆王孙公子的名字排在吊唁......
-----------------------------
@余东风 2016-06-28 22:16:51
展眼黑发更换白发,不觉到了暮年,仍拄着拐杖流浪四方。这日宝玉往南路行走,来 至湘江地界。因下了一夜大雪,地上积了厚厚棉絮,宝玉饥肠漉漉,见江上停一孤舟,不知 是谁家渔船,披了蓑衣,头戴斗笠,坐在船上独钓。【松批:尚记“鱼翁”否?】 忽然一阵冷風吹来,急忙抱紧了双臂,实在撑不住,只得划到岸上,猛然想起当年黛 玉说过的一句:“那里来的渔翁?”那眼泪又似断了线的珍珠往下堕。宝玉走在岸上,踩着 厚雪,忽......
-----------------------------
@油煎燕子 2016-06-28 22:26:50
这个本子就是前几年传出来那个吧?我没看过~~~~~但是真伪如何呢?
-----------------------------
@余东风 2016-06-28 22:37:15
真伪不好说,但前八十回的每一条伏线,每一句谶语,都得到了完美的呼应。
比如“玉带林中挂”,林黛玉真的就吊死在了树林里;“金簪雪里埋”,薛宝钗死在东北,埋在了雪中。
“女儿乐,秋千架上春衫薄”,薛宝钗荡着秋千,露着白胳膊(让宝玉眼馋的东西),成功勾引到了贾雨村。
再比如,被贾雨村寻个不是远远充发的那个门子,后来发迹,把贾雨村发配去了东北。
-----------------------------
我刚搜出来看了一点点,我觉得虽然呼应了,但是也有可能是现代人根据红学家研究,做出来的伪本,所以情节上根据研究的结论都故意呼应上了,因为看了那一点点,感觉超级怪,并且犯了所有的续书都会有的通病,并且看网上说,这本子一直就没有面世,只是一个现代人的誊抄本,原本不给人看
@油煎燕子 2016-06-23 14:55:21
八十回后究竟如何,我们没有太多信息,不敢任意胡乱猜测,唯有那条脂批还可以探讨一下:【庚辰:后数十回若兰在射圃所佩之麒麟正此麒麟也。提纲伏于此回中,所谓“草蛇灰线,在千里之外”。】
上面的脂批告诉我,后数十回里公子若兰在射圃所佩之麒麟正此麒麟也。脂批还说这又是暗示后来情节的线索,卫若兰的名字在红楼梦前八十回正文里只出现过一次,而且还不是专门描述他个人的文字,是随着一堆王孙公子的名字排在吊唁......
-----------------------------
@余东风 2016-06-28 22:16:51
展眼黑发更换白发,不觉到了暮年,仍拄着拐杖流浪四方。这日宝玉往南路行走,来 至湘江地界。因下了一夜大雪,地上积了厚厚棉絮,宝玉饥肠漉漉,见江上停一孤舟,不知 是谁家渔船,披了蓑衣,头戴斗笠,坐在船上独钓。【松批:尚记“鱼翁”否?】 忽然一阵冷風吹来,急忙抱紧了双臂,实在撑不住,只得划到岸上,猛然想起当年黛 玉说过的一句:“那里来的渔翁?”那眼泪又似断了线的珍珠往下堕。宝玉走在岸上,踩着 厚雪,忽......
-----------------------------
@油煎燕子 2016-06-28 22:26:50
这个本子就是前几年传出来那个吧?我没看过~~~~~但是真伪如何呢?
-----------------------------
@余东风 2016-06-28 22:37:15
真伪不好说,但前八十回的每一条伏线,每一句谶语,都得到了完美的呼应。
比如“玉带林中挂”,林黛玉真的就吊死在了树林里;“金簪雪里埋”,薛宝钗死在东北,埋在了雪中。
“女儿乐,秋千架上春衫薄”,薛宝钗荡着秋千,露着白胳膊(让宝玉眼馋的东西),成功勾引到了贾雨村。
再比如,被贾雨村寻个不是远远充发的那个门子,后来发迹,把贾雨村发配去了东北。
-----------------------------
@油煎燕子 2016-06-28 22:43:40
我刚搜出来看了一点点,我觉得虽然呼应了,但是也有可能是现代人根据红学家研究,做出来的伪本,所以情节上根据研究的结论都故意呼应上了,因为看了那一点点,感觉超级怪,并且犯了所有的续书都会有的通病,并且看网上说,这本子一直就没有面世,只是一个现代人的誊抄本,原本不给人看
-----------------------------
@余东风 2016-06-28 22:48:26
有后人作伪的可能,但从逻辑上来说,作伪的难度极大。
要做到每一个伏笔都得到完美呼应,且故事情节、发展脉络能得到自然的衔接和顺延,对炫丽无比且伏笔谶语多如牛毛的前80回而言,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
可是情节超级怪啊!!!!完全不符合人物设定的很多,我本来打算写完秦可卿以后,再写一点点我自己的八十回后的想法,但是看了这个本子的脉络,实在是跟我想的不一样,比方说,宝玉把袭人撵走?可能吗?那都是内定的姨娘了,他肯放,王夫人都不可能放,放出去还直接嫁了戏子?虽然宝玉不会看不起戏子,可是袭人不会和宝玉一样,看后面还要把妙玉说给宝玉成亲?妙玉出家了啊!! 谁会把一个出家人当做可能的对象来说亲?简直荒谬啊。后面还没看,估计荒谬的地方更多 不单如此,秦可卿死后,两个小丫鬟宝珠和瑞珠的表现,也十分的不同寻常,书里并没有明写秦氏平日里待她们是何等的慈爱关怀,但是瑞珠居然在主人灵前触柱而亡,宝珠也甘为秦氏义女,摔丧驾灵,如同孝子贤孙一般,这是很难不令人起疑猜的,因为做的过度了,使人不免怀疑,此二丫鬟或者是内情的知情人,(脂批在这里明说是补天香楼未删之文,后面脂批也说出了被删的是更衣、遗簪两段文字),瑞珠知道自己了解主人的奸情内幕,将来不免一死,不如自己先自了断,自己封上自己的口,或者不至连累家人,而宝珠可能未必亲见,但或者从瑞珠口里听说过一些什么,所以甘表忠心,以解主子猜疑以求放过。 这里需要单独分析一下的焦大的后半句话: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指的是谁在养小叔子?这句话始终没有定论,如果是指秦氏,肯定不是秦氏和宝玉,因为宝玉不是秦氏的小叔子,而是她的叔叔辈的,那么会是别人吗?如果是别人,那应该是贾蓉一辈的从草字头的兄弟,和贾蓉玩在一起的,最亲近的莫如贾蔷了,因此有人推断,秦可卿可能同贾蔷有染,这一点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因为秦氏的幻身兼有薛林之美,而后来我们都知道贾蔷是和龄官两情相悦,龄官长的很像林黛玉,或者这就是一种暗示,暗示早期可卿仙子的美也曾对贾蔷勾魂摄魄,她亦用幻情之术来警醒贾蔷,而此人却依旧堕落情网,沉沦其中,不可自拔。 但是也有人说,养小叔子的不是秦可卿,也可能是尤氏,从前面看,贾珍与秦氏的奸情几乎败露在尤氏面前,但是尤氏却似无反应,对外人,依旧大谈秦氏多么温柔贤淑,似乎普天下再找不出第二个这么好的儿媳妇了,在贾珍与秦氏通奸的行迹几乎坐实的情况下,这是一个此事件中最尴尬最难堪最应该感觉蒙受耻辱的人会有的态度吗?就算尤氏地位不高,摄于贾珍淫威,但也不至于反过来喜爱与自己丈夫通奸的儿媳吧?尤氏的反应真的非常的奇怪,焦大都能喊出来,尤氏不可能没听见,除非有一件,她自己也不干净,才能容得下丈夫胡来,后面的情节,贾珍与尤二姐,三姐也不清不楚的,尤氏也未见任何反应,这些都是乱人伦的行为,并非丈夫出轨那么简单,即使在封建社会,也是见不得人的丑事,可是尤氏又是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满和反对的样子。
尤氏唯一在书里有可能暗示到的,就是惜春撵入画的那次,惜春说传到她耳朵里多少不堪的闲话那里,作者写出:戳中了尤氏的心病,一般认为,是指东府里贾珍贾蓉的那些烂事,但是谁又知道会不会说的是尤氏自己呢?
尤氏会养的小叔子,只可能是玉字辈的,如果有这回事,我倾向于认为是贾璜。不过,我更多的倾向于指的是秦可卿,因为这是主要描写秦可卿淫行的篇章,此人做为人是风流多情,此人的幻身是为了完成幻情的使命而来,其身具有无以伦比的女性魅力,既让靠近他的男人摄魄销魂,又使他们沉沦堕落,终堕迷津,永难超度。 值得大书一笔的是从秦可卿病到她的去世和紧接着来的葬礼之间,作者偏费笔墨,插叙了贾瑞调戏王熙凤的事件,而我们著名的风月宝鉴也在故事中亮相,而这两个故事又在整部书的主角演绎的大戏开场之前,预先上演,这个小说结构安排,我也认为是大有深意的,红楼梦是具有劝世小说的意味的,从这两件事,秦可卿以淫丧,是女子淫的结果,贾瑞在欲望的生死挣扎中亦以淫丧,是男子淫的结果;秦可卿是天上的仙子下凡来幻情警世,宝玉因可卿而看到迷津里的夜叉怪兽惊骇而醒,贾瑞是风月宝鉴以镜照人,镜中显示的骷髅吓的他丢了镜子进而丧命,二者都是将恐怖之极的幻象展示在迷人眼前,同时具有劝人反思警醒的作用,似乎作者故意将这两个故事并列在整部书的开头,意在警告世人勿以纵欲滥情终致丧身殒命,永堕阿鼻地狱,难以超生。脂批也说:【蒙:将可卿之病将死,作幻情一劫;又将贾瑞之遇唐突,作幻情一变。下回同归幻境,真风马牛不相及之谈。同范并趋,毫无滞碍,灵活之至,飘飘欲仙。默思作者其人之心,其人之形,其人之神,其人之文,比宋玉、子建一般心性,一流人物。】
说明脂批也是将此两个故事并列一起,都算做幻情劝世文来看待的。
由此可以看出,作者写这些是带有明显的劝世目的的,同时也借太虚幻境为后面将要开展的情节做一个前兆式的预演,用脂批的话说为通部书营缮一个情字,另外也要暗示作者对于人间情爱的一些哲理性思考。某些红学家会把红楼梦的情节当做是儿女私情的小事情,在他们眼里,这些远远不如朝堂上发生的争权夺利,政治阴谋与政权的颠覆那么来得重大又刺激,所以他们宁愿赋予秦可卿世人眼中更加高贵的身份,才能配得上曹公隐晦的笔墨,如果他不是要暗藏什么重大的政治信息,又为何要写的遮遮掩掩呢?
但是我认为,朝代的更替不过是历史的一瞬,而人性却是永恒的,而红楼梦的作者描摹的恰是永恒的人性,今天这个朝代很快就被新的王朝更替,展眼被人遗忘在历史故纸堆里,而人性却历久弥新,永远绽放着永恒的魅力,促使人去探讨和追寻。索引派以为自己站在很高大上的山丘上,可当他们转身抬头仰望,却发现作者站在人性和哲学思考的高度,远远的俯视着他们。除此而外,无论再高大上的朝堂和无论再高贵的身份,背后的政治斗争都是争权夺利,无非功名利禄四字,那恰是红楼梦的主角贾宝玉最鄙视的禄蠹爱干的事,而且作者一开始就说了,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作者是看透了政争的本质的,他又何必要用如此的文字将他最看重的女儿的文字背后,影射朝堂上“臭男人们”的争权夺利呢?这连作者写作这部书的本意都彻底违背了啊!即使后面贾府的败落不可避免的牵涉到有些政治背景的文字,暗示了一些相关的东西,但那也不是作者认为最重要和最值得大费笔墨的东西。
第三条标题应该是 秦可卿与贾珍的私情及秦可卿之死
忘记改正标题了,这里面已经论述了秦可卿的死亡的原因,后面不再赘述 @油煎燕子 2016-06-23 14:55:21
八十回后究竟如何,我们没有太多信息,不敢任意胡乱猜测,唯有那条脂批还可以探讨一下:【庚辰:后数十回若兰在射圃所佩之麒麟正此麒麟也。提纲伏于此回中,所谓“草蛇灰线,在千里之外”。】
上面的脂批告诉我,后数十回里公子若兰在射圃所佩之麒麟正此麒麟也。脂批还说这又是暗示后来情节的线索,卫若兰的名字在红楼梦前八十回正文里只出现过一次,而且还不是专门描述他个人的文字,是随着一堆王孙公子的名字排在吊唁......
-----------------------------
@余东风 2016-06-28 22:16:51
展眼黑发更换白发,不觉到了暮年,仍拄着拐杖流浪四方。这日宝玉往南路行走,来 至湘江地界。因下了一夜大雪,地上积了厚厚棉絮,宝玉饥肠漉漉,见江上停一孤舟,不知 是谁家渔船,披了蓑衣,头戴斗笠,坐在船上独钓。【松批:尚记“鱼翁”否?】 忽然一阵冷風吹来,急忙抱紧了双臂,实在撑不住,只得划到岸上,猛然想起当年黛 玉说过的一句:“那里来的渔翁?”那眼泪又似断了线的珍珠往下堕。宝玉走在岸上,踩着 厚雪,忽......
-----------------------------
这个本子就是前几年传出来那个吧?我没看过~~~~~但是真伪如何呢? @油煎燕子 2016-06-23 14:55:21
八十回后究竟如何,我们没有太多信息,不敢任意胡乱猜测,唯有那条脂批还可以探讨一下:【庚辰:后数十回若兰在射圃所佩之麒麟正此麒麟也。提纲伏于此回中,所谓“草蛇灰线,在千里之外”。】
上面的脂批告诉我,后数十回里公子若兰在射圃所佩之麒麟正此麒麟也。脂批还说这又是暗示后来情节的线索,卫若兰的名字在红楼梦前八十回正文里只出现过一次,而且还不是专门描述他个人的文字,是随着一堆王孙公子的名字排在吊唁......
-----------------------------
@余东风 2016-06-28 22:16:51
展眼黑发更换白发,不觉到了暮年,仍拄着拐杖流浪四方。这日宝玉往南路行走,来 至湘江地界。因下了一夜大雪,地上积了厚厚棉絮,宝玉饥肠漉漉,见江上停一孤舟,不知 是谁家渔船,披了蓑衣,头戴斗笠,坐在船上独钓。【松批:尚记“鱼翁”否?】 忽然一阵冷風吹来,急忙抱紧了双臂,实在撑不住,只得划到岸上,猛然想起当年黛 玉说过的一句:“那里来的渔翁?”那眼泪又似断了线的珍珠往下堕。宝玉走在岸上,踩着 厚雪,忽......
-----------------------------
@油煎燕子 2016-06-28 22:26:50
这个本子就是前几年传出来那个吧?我没看过~~~~~但是真伪如何呢?
-----------------------------
@余东风 2016-06-28 22:37:15
真伪不好说,但前八十回的每一条伏线,每一句谶语,都得到了完美的呼应。
比如“玉带林中挂”,林黛玉真的就吊死在了树林里;“金簪雪里埋”,薛宝钗死在东北,埋在了雪中。
“女儿乐,秋千架上春衫薄”,薛宝钗荡着秋千,露着白胳膊(让宝玉眼馋的东西),成功勾引到了贾雨村。
再比如,被贾雨村寻个不是远远充发的那个门子,后来发迹,把贾雨村发配去了东北。
-----------------------------
我刚搜出来看了一点点,我觉得虽然呼应了,但是也有可能是现代人根据红学家研究,做出来的伪本,所以情节上根据研究的结论都故意呼应上了,因为看了那一点点,感觉超级怪,并且犯了所有的续书都会有的通病,并且看网上说,这本子一直就没有面世,只是一个现代人的誊抄本,原本不给人看 @油煎燕子 2016-06-23 14:55:21
八十回后究竟如何,我们没有太多信息,不敢任意胡乱猜测,唯有那条脂批还可以探讨一下:【庚辰:后数十回若兰在射圃所佩之麒麟正此麒麟也。提纲伏于此回中,所谓“草蛇灰线,在千里之外”。】
上面的脂批告诉我,后数十回里公子若兰在射圃所佩之麒麟正此麒麟也。脂批还说这又是暗示后来情节的线索,卫若兰的名字在红楼梦前八十回正文里只出现过一次,而且还不是专门描述他个人的文字,是随着一堆王孙公子的名字排在吊唁......
-----------------------------
@余东风 2016-06-28 22:16:51
展眼黑发更换白发,不觉到了暮年,仍拄着拐杖流浪四方。这日宝玉往南路行走,来 至湘江地界。因下了一夜大雪,地上积了厚厚棉絮,宝玉饥肠漉漉,见江上停一孤舟,不知 是谁家渔船,披了蓑衣,头戴斗笠,坐在船上独钓。【松批:尚记“鱼翁”否?】 忽然一阵冷風吹来,急忙抱紧了双臂,实在撑不住,只得划到岸上,猛然想起当年黛 玉说过的一句:“那里来的渔翁?”那眼泪又似断了线的珍珠往下堕。宝玉走在岸上,踩着 厚雪,忽......
-----------------------------
@油煎燕子 2016-06-28 22:26:50
这个本子就是前几年传出来那个吧?我没看过~~~~~但是真伪如何呢?
-----------------------------
@余东风 2016-06-28 22:37:15
真伪不好说,但前八十回的每一条伏线,每一句谶语,都得到了完美的呼应。
比如“玉带林中挂”,林黛玉真的就吊死在了树林里;“金簪雪里埋”,薛宝钗死在东北,埋在了雪中。
“女儿乐,秋千架上春衫薄”,薛宝钗荡着秋千,露着白胳膊(让宝玉眼馋的东西),成功勾引到了贾雨村。
再比如,被贾雨村寻个不是远远充发的那个门子,后来发迹,把贾雨村发配去了东北。
-----------------------------
@油煎燕子 2016-06-28 22:43:40
我刚搜出来看了一点点,我觉得虽然呼应了,但是也有可能是现代人根据红学家研究,做出来的伪本,所以情节上根据研究的结论都故意呼应上了,因为看了那一点点,感觉超级怪,并且犯了所有的续书都会有的通病,并且看网上说,这本子一直就没有面世,只是一个现代人的誊抄本,原本不给人看
-----------------------------
@余东风 2016-06-28 22:48:26
有后人作伪的可能,但从逻辑上来说,作伪的难度极大。
要做到每一个伏笔都得到完美呼应,且故事情节、发展脉络能得到自然的衔接和顺延,对炫丽无比且伏笔谶语多如牛毛的前80回而言,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
可是情节超级怪啊!!!!完全不符合人物设定的很多,我本来打算写完秦可卿以后,再写一点点我自己的八十回后的想法,但是看了这个本子的脉络,实在是跟我想的不一样,比方说,宝玉把袭人撵走?可能吗?那都是内定的姨娘了,他肯放,王夫人都不可能放,放出去还直接嫁了戏子?虽然宝玉不会看不起戏子,可是袭人不会和宝玉一样,看后面还要把妙玉说给宝玉成亲?妙玉出家了啊!! 谁会把一个出家人当做可能的对象来说亲?简直荒谬啊。后面还没看,估计荒谬的地方更多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八卦娱乐
相关文章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