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八卦娱乐

扒一扒《红楼梦》里那些作者暗示的情节和隐藏的深意 第18章

时间:2019-03-25 00:05:16  来源:  作者:油煎燕子

@油煎燕子 2016-06-23 14:55:21
八十回后究竟如何,我们没有太多信息,不敢任意胡乱猜测,唯有那条脂批还可以探讨一下:【庚辰:后数十回若兰在射圃所佩之麒麟正此麒麟也。提纲伏于此回中,所谓“草蛇灰线,在千里之外”。】
上面的脂批告诉我,后数十回里公子若兰在射圃所佩之麒麟正此麒麟也。脂批还说这又是暗示后来情节的线索,卫若兰的名字在红楼梦前八十回正文里只出现过一次,而且还不是专门描述他个人的文字,是随着一堆王孙公子的名字排在吊唁......
-----------------------------
@余东风 2016-06-28 22:16:51
展眼黑发更换白发,不觉到了暮年,仍拄着拐杖流浪四方。这日宝玉往南路行走,来 至湘江地界。因下了一夜大雪,地上积了厚厚棉絮,宝玉饥肠漉漉,见江上停一孤舟,不知 是谁家渔船,披了蓑衣,头戴斗笠,坐在船上独钓。【松批:尚记“鱼翁”否?】 忽然一阵冷風吹来,急忙抱紧了双臂,实在撑不住,只得划到岸上,猛然想起当年黛 玉说过的一句:“那里来的渔翁?”那眼泪又似断了线的珍珠往下堕。宝玉走在岸上,踩着 厚雪,忽......
-----------------------------
@油煎燕子 2016-06-28 22:26:50
这个本子就是前几年传出来那个吧?我没看过~~~~~但是真伪如何呢?
-----------------------------
@余东风 2016-06-28 22:37:15
真伪不好说,但前八十回的每一条伏线,每一句谶语,都得到了完美的呼应。
比如“玉带林中挂”,林黛玉真的就吊死在了树林里;“金簪雪里埋”,薛宝钗死在东北,埋在了雪中。
“女儿乐,秋千架上春衫薄”,薛宝钗荡着秋千,露着白胳膊(让宝玉眼馋的东西),成功勾引到了贾雨村。
再比如,被贾雨村寻个不是远远充发的那个门子,后来发迹,把贾雨村发配去了东北。
-----------------------------
@油煎燕子 2016-06-28 22:43:40
我刚搜出来看了一点点,我觉得虽然呼应了,但是也有可能是现代人根据红学家研究,做出来的伪本,所以情节上根据研究的结论都故意呼应上了,因为看了那一点点,感觉超级怪,并且犯了所有的续书都会有的通病,并且看网上说,这本子一直就没有面世,只是一个现代人的誊抄本,原本不给人看
-----------------------------
@余东风 2016-06-28 22:48:26
有后人作伪的可能,但从逻辑上来说,作伪的难度极大。
要做到每一个伏笔都得到完美呼应,且故事情节、发展脉络能得到自然的衔接和顺延,对炫丽无比且伏笔谶语多如牛毛的前80回而言,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
@油煎燕子 2016-06-28 23:01:29
可是情节超级怪啊!!!!完全不符合人物设定的很多,我本来打算写完秦可卿以后,再写一点点我自己的八十回后的想法,但是看了这个本子的脉络,实在是跟我想的不一样,比方说,宝玉把袭人撵走?可能吗?那都是内定的姨娘了,他肯放,王夫人都不可能放,放出去还直接嫁了戏子?虽然宝玉不会看不起戏子,可是袭人不会和宝玉一样,看后面还要把妙玉说给宝玉成亲?妙玉出家了啊!! 谁会把一个出家人当做可能的对象来说亲?简直荒谬......
-----------------------------
@余东风 2016-06-28 23:03:46
不正好嫁给蒋玉菡么?楼主你之前分析的也是袭人会嫁给蒋玉菡的。
-----------------------------
那是肯定的,因为那是根据前八十回的线索分析的,就连高鹗本也是嫁给蒋玉菡的,但是不是这样随便就踢走了袭人,哪能呢,完全不符合逻辑,所以难以取信
@你是我的espresso 2016-06-28 23:10:36
@油煎燕子
这几段关于秦可卿的文字,看得真是过瘾。楼主能不能分析一下,为啥作者要大书特书秦可卿的葬礼呢?如此隆重的排场背后,作者想告诉我们什么呢?
-----------------------------
葬礼在后面会写到,现在还没写完
今天写的不多,再更一点点
4、 宝玉的第一次究竟给了谁
宝玉的第一次,一般认为是跟袭人,但是,书里又明显写了宝玉在太虚幻境,已经与警幻仙子的妹妹可卿仙子提前领受了云雨之欢了,可卿又是秦氏的小名,奇怪的是,宝玉是不知道秦氏的小名的,却在梦里叫出了秦氏的名字,这在在都暗示了秦可卿与宝玉似乎有关系,但是宝玉却似不是在现实中与秦氏发生关系的,一切都是在幻境中发生的,连秦氏的卧室的陈设都暗示着幻境,而与宝玉发生关系又有着别样的含义,如警幻仙子所说,是为了警示宝玉,使他从此领悟,走上仕途经济之道,在宝玉惊醒之前又带他到迷津去,是为了以此中有恶魔厉鬼警示宝玉,唯有心如木槁死灰才可渡河。然而,宝玉终究未悟。这也是有证据的:

秦氏死前,宝玉随王熙凤去探病,才刚刚没说几句,宝玉就掉下泪来,秦可卿死后,宝玉闻得死讯,心中有如被戳了一刀,口中吐血,这一是说明,宝玉犹然对曾与可卿仙子恋恋缱绻之情未忘,二是告诉我们宝玉压根就没被迷津的夜叉吓倒,依然痴情种子一个。
值得注意的是,在宝玉入睡之时,秦氏叫小丫头子好生在廊檐下面看猫儿狗儿打架,脂批在这里批了个【细极】,宝玉醒的时候,又提了一笔,有人认为,猫、狗发情期会打架求欢,但是,猫和狗打架则非同类而求欢,便是一种乱伦的暗喻,暗示宝玉以叔叔身份和侄儿媳妇有了不伦之事,但是这都是幻情中事,宝玉的第一次,大概无论如何不能认为是袭人了。

5、 秦可卿的弟弟与宝玉的隐喻
秦可卿的弟弟,名唤秦钟,谐音情种,自秦钟与宝玉第一眼见面,两人便十分亲厚,我个人认为这只是一种暗喻,宝玉既不能抛下痴情之性,心如槁木死灰,便必然与秦钟亲厚,暗示宝玉是天生情种,秦钟的父亲是秦业(情孽),也便是说因孽生情,情中天分最高者情种也,由秦业亲自送秦钟上学遇到宝玉,边是由孽生情种,然后由情孽将情种送达于宝玉,情种种于宝玉之痴心后,秦钟便病故了,喻示他的使命也已完成,返回天界了。

6、 秦可卿的临终预言
秦可卿临终前,曾经托梦给她最要好的王熙凤,脂批这里是这样说的:【“秦可卿淫丧天香楼”,作者用史笔也。老朽因有魂托凤姐贾家后事二件,岂是安富尊荣坐享人能想得到者?其事虽未行,其言其意,令人悲切感服,姑赦之,因命芹溪删去“遗簪”、“更衣”诸文,是以此回只十页,删去天香楼一节,少去四五页也。】
这里明确了删去了遗簪、更衣诸文,可以由此推想秦可卿的部分遗失的情节,电视剧大概也是根据这段脂批拍出来的。
秦可卿是作者笔下的涉淫的妇人,其死也是因乱伦忧惧而自裁,但就是这样一个人,作者却借她的口来为贾府的内部掌权人王熙凤来预言贾家后事,叫王熙凤早做安排,或许将来家亡事败时不至于后手不接,且看原文:
凤姐便问何事。秦氏道:“目今祖茔虽四时祭祀,只是无一定的钱粮;第二,家塾虽立,无一定的供给。依我想来,如今盛时固不缺祭祀供给,但将来败落之时,此二项有何出处?莫若依我定见,趁今日富贵,将祖茔附近多置田庄房舍地亩,以备祭祀供给之费皆出自此处,将家塾亦设於此。合同族中长幼,大家定了则例,日后按房掌管这一年的地亩、钱粮、祭祀、供给之事。如此周流,又无竞争,亦不有典卖诸弊。便是有了罪,凡物可入官,这祭祀产业连官也不入的。便败落下来,子孙回家读书务农,也有个退步,【蒙双行夹批:幻情文字中忽入此等警句,提醒多少热心人。】祭祀又可永继。若目今以为荣华不绝,不思后日,终非长策。眼见不日又有一件非常喜事,真是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之盛。要知道,也不过是瞬息的繁华,一时的欢乐,万不可忘了那‘盛筵必散’的俗语。【蒙侧批:“瞬息繁华,一时欢乐”二语,可共天下有志事业功名者同来一哭。但天生人非无所为,遇机会,成事业,留名于后世者,办必有奇传奇遇,方能成不世之功。此亦皆苍天暗中扶助,虽有波澜,而无甚害,反觉其铮铮有声。其不成也,亦由天命。其好人倾险之计,亦非天命不能行。其繁华欢乐,亦自天命。人于其间,知天命而存好生之心,尽已力以周旋其间,不计其功之成否,所谓心安而理尽,又何患乎?一时瞬息,随缘遇缘,乌乎不可!】此时若不早为后虑,临期只恐后悔无益了。”【甲戌眉批:语语见道,字字伤心,读此一段,几不知此身为何物矣。松斋。】凤姐忙问:“有何喜事?”秦氏道:“天机不可泄漏。【甲戌侧批:伏得妙!】只是我与婶子好了一场,临别赠你两句话,须要记着。”因念道:

三春去后诸芳尽,各自须寻各自门。【甲戌侧批:此句令批书人哭死。甲戌眉批:不必看完,见此二句,即欲堕泪。梅溪。】

秦可卿与王熙凤平时交好,就说明了她与王有互为知己的地方,她的个性里也不止是个淫娃荡妇,竟是个有见识的女人,王熙凤有治家之才,秦氏且比王熙凤见识更深了一层,临终前托梦给王熙凤里的那些交代,无关乎自己,却说的都是家族的后事及命运,作者要安心将秦可卿写成一个如潘金莲似的淫妇,必然秦氏不会如此行事。曹公笔下的女子都不似俗世眼中的那样,个个非同寻常般见识,这也是红楼梦一书的特色,男子多无德无才反而骄奢淫逸,女子中却不乏见识非凡的人才。
看秦可卿为贾家后事所虑之策,我们却由此看到了作者本人对于家族败亡之后的反思和概叹,实际上是作者叹息,倘或当年自己家族未败之时能如此之行,家族主事之人能不仅仅沉溺于眼前浮华,而早虑后事,早为将来败落之时做好退一步的打算,可能曹家也不会落得如此惨痛的下场。然而书中王熙凤并没有听从秦可卿的教诲,反而一头扎进秦可卿后来所说的如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之盛的眼前繁华之中,并未将秦可卿的事先警告听进一句去,结果也可以预想得到,贾家之败,必然是相当惨烈,无可幸免。

秦可卿的话,代表了整部书作者一贯的虚无论的思想,并与开篇的好了歌及注相呼应,再大的繁华鼎盛,都如过眼云烟,瞬息幻灭,不可以为常保富贵,便肆意胡为起来,将来必遭其祸。到那时才后悔没有早做抽身退步之策,却已经太迟了。
秦可卿口中所说眼下就有一件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之盛的事情,当指元春进为皇妃,并且省亲一事,秦可卿说是非常喜事,所以可以证明,并不是元春告密导致秦可卿身亡才得以进位为妃,否则秦可卿会亲口将此事说成是非常喜事吗?再怎样看,如果这样附会,感觉也是不合逻辑的。

最后,秦可卿又送给梦中的王熙凤一句话:三春去后诸芳尽,各自须寻各自门。这句话明显是一句谶语,有人认为是自此以后三年,贾家败亡抄家,但是我觉得还是预示三春姊妹各自离去以后(指迎春被孙家折磨而死、惜春出家、探春远嫁),贾家日渐衰败,最后被定罪抄家彻底败亡、树倒猢狲散,因而各自去寻各自门了,这样解释比较合理一点吧!
秦可卿最后一部分内容更文:
7、 秦可卿的葬礼
秦可卿的葬礼,是红楼梦开篇第一出大场面,作者用了极多的笔墨来描写这一幕,自然有其多方面的用意,我认为可以从下面几个方面来说明:
1、为了描摹贾珍的不同寻常的神态以暗示读者贾珍、可卿二人有私,且看原文与脂批:
贾珍哭的泪人一般,【甲戌侧批:可笑,如丧考妣,此作者刺心笔也。】正和贾代儒等说道:“合家大小,远亲近友,谁不知我这媳妇比儿子还强十倍。如今伸腿去了,可见这长房内绝灭无人了。”说着又哭起来。众人忙劝道:“人已辞世,哭也无益,且商议如何料理要紧。”【庚辰侧批:淡淡一句,勾出贾珍多少文字来。】贾珍拍手道:“如何料理,不过尽我所有罢了!”【蒙双行夹批:“尽我所有”,为媳妇是非礼之谈,父母又将何以待之?故前此有思织酒后狂言,及今复见此语,含而不露,吾不能为贾珍隐讳。】

这里脂批直接说贾珍如丧考妣,作者刺心,后面又讽刺贾珍尽我所有之语,是非礼之谈,并说不能为贾珍隐讳,脂批等于明告诉读者,贾珍在秦可卿死后的表现是非正常的,不合礼数的。更进一步证明了前面没有明写的贾珍与秦可卿的私情。甚至连一轩名都曰:逗蜂轩【甲戌侧批:轩名可思。】,脂批更是直接暗示轩名暗指逗蜂养蝶的风流事。读者读之自明。 @油煎燕子 2016-06-23 14:55:21
八十回后究竟如何,我们没有太多信息,不敢任意胡乱猜测,唯有那条脂批还可以探讨一下:【庚辰:后数十回若兰在射圃所佩之麒麟正此麒麟也。提纲伏于此回中,所谓“草蛇灰线,在千里之外”。】
上面的脂批告诉我,后数十回里公子若兰在射圃所佩之麒麟正此麒麟也。脂批还说这又是暗示后来情节的线索,卫若兰的名字在红楼梦前八十回正文里只出现过一次,而且还不是专门描述他个人的文字,是随着一堆王孙公子的名字排在吊唁......
-----------------------------
@余东风 2016-06-28 22:16:51
展眼黑发更换白发,不觉到了暮年,仍拄着拐杖流浪四方。这日宝玉往南路行走,来 至湘江地界。因下了一夜大雪,地上积了厚厚棉絮,宝玉饥肠漉漉,见江上停一孤舟,不知 是谁家渔船,披了蓑衣,头戴斗笠,坐在船上独钓。【松批:尚记“鱼翁”否?】 忽然一阵冷風吹来,急忙抱紧了双臂,实在撑不住,只得划到岸上,猛然想起当年黛 玉说过的一句:“那里来的渔翁?”那眼泪又似断了线的珍珠往下堕。宝玉走在岸上,踩着 厚雪,忽......
-----------------------------
@油煎燕子 2016-06-28 22:26:50
这个本子就是前几年传出来那个吧?我没看过~~~~~但是真伪如何呢?
-----------------------------
@余东风 2016-06-28 22:37:15
真伪不好说,但前八十回的每一条伏线,每一句谶语,都得到了完美的呼应。
比如“玉带林中挂”,林黛玉真的就吊死在了树林里;“金簪雪里埋”,薛宝钗死在东北,埋在了雪中。
“女儿乐,秋千架上春衫薄”,薛宝钗荡着秋千,露着白胳膊(让宝玉眼馋的东西),成功勾引到了贾雨村。
再比如,被贾雨村寻个不是远远充发的那个门子,后来发迹,把贾雨村发配去了东北。
-----------------------------
@油煎燕子 2016-06-28 22:43:40
我刚搜出来看了一点点,我觉得虽然呼应了,但是也有可能是现代人根据红学家研究,做出来的伪本,所以情节上根据研究的结论都故意呼应上了,因为看了那一点点,感觉超级怪,并且犯了所有的续书都会有的通病,并且看网上说,这本子一直就没有面世,只是一个现代人的誊抄本,原本不给人看
-----------------------------
@余东风 2016-06-28 22:48:26
有后人作伪的可能,但从逻辑上来说,作伪的难度极大。
要做到每一个伏笔都得到完美呼应,且故事情节、发展脉络能得到自然的衔接和顺延,对炫丽无比且伏笔谶语多如牛毛的前80回而言,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
@油煎燕子 2016-06-28 23:01:29
可是情节超级怪啊!!!!完全不符合人物设定的很多,我本来打算写完秦可卿以后,再写一点点我自己的八十回后的想法,但是看了这个本子的脉络,实在是跟我想的不一样,比方说,宝玉把袭人撵走?可能吗?那都是内定的姨娘了,他肯放,王夫人都不可能放,放出去还直接嫁了戏子?虽然宝玉不会看不起戏子,可是袭人不会和宝玉一样,看后面还要把妙玉说给宝玉成亲?妙玉出家了啊!! 谁会把一个出家人当做可能的对象来说亲?简直荒谬......
-----------------------------
@余东风 2016-06-28 23:03:46
不正好嫁给蒋玉菡么?楼主你之前分析的也是袭人会嫁给蒋玉菡的。
-----------------------------
那是肯定的,因为那是根据前八十回的线索分析的,就连高鹗本也是嫁给蒋玉菡的,但是不是这样随便就踢走了袭人,哪能呢,完全不符合逻辑,所以难以取信 @你是我的espresso 2016-06-28 23:10:36
@油煎燕子
这几段关于秦可卿的文字,看得真是过瘾。楼主能不能分析一下,为啥作者要大书特书秦可卿的葬礼呢?如此隆重的排场背后,作者想告诉我们什么呢?
-----------------------------
葬礼在后面会写到,现在还没写完 今天写的不多,再更一点点
4、 宝玉的第一次究竟给了谁
宝玉的第一次,一般认为是跟袭人,但是,书里又明显写了宝玉在太虚幻境,已经与警幻仙子的妹妹可卿仙子提前领受了云雨之欢了,可卿又是秦氏的小名,奇怪的是,宝玉是不知道秦氏的小名的,却在梦里叫出了秦氏的名字,这在在都暗示了秦可卿与宝玉似乎有关系,但是宝玉却似不是在现实中与秦氏发生关系的,一切都是在幻境中发生的,连秦氏的卧室的陈设都暗示着幻境,而与宝玉发生关系又有着别样的含义,如警幻仙子所说,是为了警示宝玉,使他从此领悟,走上仕途经济之道,在宝玉惊醒之前又带他到迷津去,是为了以此中有恶魔厉鬼警示宝玉,唯有心如木槁死灰才可渡河。然而,宝玉终究未悟。这也是有证据的:
秦氏死前,宝玉随王熙凤去探病,才刚刚没说几句,宝玉就掉下泪来,秦可卿死后,宝玉闻得死讯,心中有如被戳了一刀,口中吐血,这一是说明,宝玉犹然对曾与可卿仙子恋恋缱绻之情未忘,二是告诉我们宝玉压根就没被迷津的夜叉吓倒,依然痴情种子一个。
值得注意的是,在宝玉入睡之时,秦氏叫小丫头子好生在廊檐下面看猫儿狗儿打架,脂批在这里批了个【细极】,宝玉醒的时候,又提了一笔,有人认为,猫、狗发情期会打架求欢,但是,猫和狗打架则非同类而求欢,便是一种乱伦的暗喻,暗示宝玉以叔叔身份和侄儿媳妇有了不伦之事,但是这都是幻情中事,宝玉的第一次,大概无论如何不能认为是袭人了。
5、 秦可卿的弟弟与宝玉的隐喻
秦可卿的弟弟,名唤秦钟,谐音情种,自秦钟与宝玉第一眼见面,两人便十分亲厚,我个人认为这只是一种暗喻,宝玉既不能抛下痴情之性,心如槁木死灰,便必然与秦钟亲厚,暗示宝玉是天生情种,秦钟的父亲是秦业(情孽),也便是说因孽生情,情中天分最高者情种也,由秦业亲自送秦钟上学遇到宝玉,边是由孽生情种,然后由情孽将情种送达于宝玉,情种种于宝玉之痴心后,秦钟便病故了,喻示他的使命也已完成,返回天界了。
6、 秦可卿的临终预言
秦可卿临终前,曾经托梦给她最要好的王熙凤,脂批这里是这样说的:【“秦可卿淫丧天香楼”,作者用史笔也。老朽因有魂托凤姐贾家后事二件,岂是安富尊荣坐享人能想得到者?其事虽未行,其言其意,令人悲切感服,姑赦之,因命芹溪删去“遗簪”、“更衣”诸文,是以此回只十页,删去天香楼一节,少去四五页也。】
这里明确了删去了遗簪、更衣诸文,可以由此推想秦可卿的部分遗失的情节,电视剧大概也是根据这段脂批拍出来的。
秦可卿是作者笔下的涉淫的妇人,其死也是因乱伦忧惧而自裁,但就是这样一个人,作者却借她的口来为贾府的内部掌权人王熙凤来预言贾家后事,叫王熙凤早做安排,或许将来家亡事败时不至于后手不接,且看原文:
凤姐便问何事。秦氏道:“目今祖茔虽四时祭祀,只是无一定的钱粮;第二,家塾虽立,无一定的供给。依我想来,如今盛时固不缺祭祀供给,但将来败落之时,此二项有何出处?莫若依我定见,趁今日富贵,将祖茔附近多置田庄房舍地亩,以备祭祀供给之费皆出自此处,将家塾亦设於此。合同族中长幼,大家定了则例,日后按房掌管这一年的地亩、钱粮、祭祀、供给之事。如此周流,又无竞争,亦不有典卖诸弊。便是有了罪,凡物可入官,这祭祀产业连官也不入的。便败落下来,子孙回家读书务农,也有个退步,【蒙双行夹批:幻情文字中忽入此等警句,提醒多少热心人。】祭祀又可永继。若目今以为荣华不绝,不思后日,终非长策。眼见不日又有一件非常喜事,真是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之盛。要知道,也不过是瞬息的繁华,一时的欢乐,万不可忘了那‘盛筵必散’的俗语。【蒙侧批:“瞬息繁华,一时欢乐”二语,可共天下有志事业功名者同来一哭。但天生人非无所为,遇机会,成事业,留名于后世者,办必有奇传奇遇,方能成不世之功。此亦皆苍天暗中扶助,虽有波澜,而无甚害,反觉其铮铮有声。其不成也,亦由天命。其好人倾险之计,亦非天命不能行。其繁华欢乐,亦自天命。人于其间,知天命而存好生之心,尽已力以周旋其间,不计其功之成否,所谓心安而理尽,又何患乎?一时瞬息,随缘遇缘,乌乎不可!】此时若不早为后虑,临期只恐后悔无益了。”【甲戌眉批:语语见道,字字伤心,读此一段,几不知此身为何物矣。松斋。】凤姐忙问:“有何喜事?”秦氏道:“天机不可泄漏。【甲戌侧批:伏得妙!】只是我与婶子好了一场,临别赠你两句话,须要记着。”因念道:

三春去后诸芳尽,各自须寻各自门。【甲戌侧批:此句令批书人哭死。甲戌眉批:不必看完,见此二句,即欲堕泪。梅溪。】
秦可卿与王熙凤平时交好,就说明了她与王有互为知己的地方,她的个性里也不止是个淫娃荡妇,竟是个有见识的女人,王熙凤有治家之才,秦氏且比王熙凤见识更深了一层,临终前托梦给王熙凤里的那些交代,无关乎自己,却说的都是家族的后事及命运,作者要安心将秦可卿写成一个如潘金莲似的淫妇,必然秦氏不会如此行事。曹公笔下的女子都不似俗世眼中的那样,个个非同寻常般见识,这也是红楼梦一书的特色,男子多无德无才反而骄奢淫逸,女子中却不乏见识非凡的人才。
看秦可卿为贾家后事所虑之策,我们却由此看到了作者本人对于家族败亡之后的反思和概叹,实际上是作者叹息,倘或当年自己家族未败之时能如此之行,家族主事之人能不仅仅沉溺于眼前浮华,而早虑后事,早为将来败落之时做好退一步的打算,可能曹家也不会落得如此惨痛的下场。然而书中王熙凤并没有听从秦可卿的教诲,反而一头扎进秦可卿后来所说的如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之盛的眼前繁华之中,并未将秦可卿的事先警告听进一句去,结果也可以预想得到,贾家之败,必然是相当惨烈,无可幸免。
秦可卿的话,代表了整部书作者一贯的虚无论的思想,并与开篇的好了歌及注相呼应,再大的繁华鼎盛,都如过眼云烟,瞬息幻灭,不可以为常保富贵,便肆意胡为起来,将来必遭其祸。到那时才后悔没有早做抽身退步之策,却已经太迟了。
秦可卿口中所说眼下就有一件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之盛的事情,当指元春进为皇妃,并且省亲一事,秦可卿说是非常喜事,所以可以证明,并不是元春告密导致秦可卿身亡才得以进位为妃,否则秦可卿会亲口将此事说成是非常喜事吗?再怎样看,如果这样附会,感觉也是不合逻辑的。
最后,秦可卿又送给梦中的王熙凤一句话:三春去后诸芳尽,各自须寻各自门。这句话明显是一句谶语,有人认为是自此以后三年,贾家败亡抄家,但是我觉得还是预示三春姊妹各自离去以后(指迎春被孙家折磨而死、惜春出家、探春远嫁),贾家日渐衰败,最后被定罪抄家彻底败亡、树倒猢狲散,因而各自去寻各自门了,这样解释比较合理一点吧! 秦可卿最后一部分内容更文:
7、 秦可卿的葬礼
秦可卿的葬礼,是红楼梦开篇第一出大场面,作者用了极多的笔墨来描写这一幕,自然有其多方面的用意,我认为可以从下面几个方面来说明:
1、为了描摹贾珍的不同寻常的神态以暗示读者贾珍、可卿二人有私,且看原文与脂批:
贾珍哭的泪人一般,【甲戌侧批:可笑,如丧考妣,此作者刺心笔也。】正和贾代儒等说道:“合家大小,远亲近友,谁不知我这媳妇比儿子还强十倍。如今伸腿去了,可见这长房内绝灭无人了。”说着又哭起来。众人忙劝道:“人已辞世,哭也无益,且商议如何料理要紧。”【庚辰侧批:淡淡一句,勾出贾珍多少文字来。】贾珍拍手道:“如何料理,不过尽我所有罢了!”【蒙双行夹批:“尽我所有”,为媳妇是非礼之谈,父母又将何以待之?故前此有思织酒后狂言,及今复见此语,含而不露,吾不能为贾珍隐讳。】
这里脂批直接说贾珍如丧考妣,作者刺心,后面又讽刺贾珍尽我所有之语,是非礼之谈,并说不能为贾珍隐讳,脂批等于明告诉读者,贾珍在秦可卿死后的表现是非正常的,不合礼数的。更进一步证明了前面没有明写的贾珍与秦可卿的私情。甚至连一轩名都曰:逗蜂轩【甲戌侧批:轩名可思。】,脂批更是直接暗示轩名暗指逗蜂养蝶的风流事。读者读之自明。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八卦娱乐
相关文章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