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八卦娱乐

扒一扒《红楼梦》里那些作者暗示的情节和隐藏的深意 第19章

时间:2019-03-25 00:05:04  来源:  作者:油煎燕子

虽然贾珍如丧考妣,并且因私心誓要将秦可卿的葬礼操办的奢华无比,但我却觉得贾珍对于秦可卿并不像某些人说的那样是真爱,而更像是“情迷”,与林黛玉与贾宝玉的灵魂之爱不同,贾珍对于秦可卿的感情,则更多的掺杂了欲望与迷恋之情,一时诱惑,猛然间失去,就像是到手的一件珍玩突然间损坏了,更多的是对自己“不再占有”的惋惜,而非通达至灵魂,失去依傍的彻骨之痛,因而盛大的葬礼以后,贾珍依旧故我,玩起小姨子来也不在话下。如此说来,女人的肉体对于男人来说,再重要也不过如此了,而这却是身为一个女性最大的悲哀。
2、 脂批说:【写秦死之盛,贾珍之奢,实是却写得一个凤姐。】
这是毫无疑问的,作者借此一回书,不但将豪门之家奢华葬礼的势派尽力描摹,让人目不暇接,同时又将凤姐的性格、治家才能来一回正面书写,即展现了凤姐的才能,也为八十回后凤姐失势以后,逐渐失去掌控力的情节做一个对比。同时葬礼上各色人等衬托一个王熙凤,将她平日里做派能力专断和毒辣都做了全景式的描述。让这个人物更加立体生动如跃然纸上,

3、 这一回葬礼描写之盛除上面两点以外,我认为,从全书结构设置的角度来说也是别有意义的,因为这是此书开篇的第一场全景大戏,却不详的以葬礼开场,似乎预示着贾府未来不详的结局,同时,此刻秦可卿仅为一个长房儿媳就是这样豪华葬礼,将来贾府衰败,到那时贾母等核心重要人物病逝的时候,估计贾府已经拿不出筹办葬礼的费用了,那时的光景当与此刻相互映照,成为鲜明对比,这是我个人认为作者的一种情节上的呼应与安排。并且书以葬礼开篇,到宝玉成亲的时候,故事几近结束,却以婚礼收场,彼时婚礼必定惨淡无光,强颜欢笑,恰应了秦可卿“盛筵必散”的谶语,也可以此时盛大葬礼做一个强力对比,给读者留下及其强烈的印象。
4、 秦可卿的棺木,我认为直接伏下了将来贾家事败的火种,秦可卿判词后两句:“漫言不肖皆宁出,造衅开端实在宁”秦可卿的《红楼梦》曲词名为好事终,并排在十二曲最末,但是她却是十二钗中死的最早的,并且曲词中也有,家事消亡首罪宁的歌词,好事终全曲词如下:
【好事终】画梁春尽落香尘。擅风情,秉月貌,便是败家的根本。箕裘颓堕皆从敬,家事消亡首罪宁。宿孽总因情。
这些文辞都在暗示,秦可卿与家事消亡有关,其次,贾府的消亡是从宁国府开始的。为什么从宁国府开始,却一定要跟秦可卿的判词、曲词有关呢?她不是早早就死了吗?

所以,我觉得这里面肯定大有文章,还是从秦可卿临去世之前说起,秦可卿病重,将要去世,尤氏说已经预备下后事,“只是那件东西不得好木头”,这指的是制作棺材未得好木料,此处特别将棺木一事引出,果然后来葬礼上,由薛蟠引出了一副上好棺木来,原文如下:
贾珍见父亲不管,亦发恣意奢华。看板时,几副杉木板皆不中用。可巧薛蟠来吊问,因见贾珍寻好板,便说道:“我们木店里有一副板,叫做什么樯木,【甲戌眉批:樯者,舟具也。所谓“人生若泛舟”而已,宁不可叹!】出在潢海铁网山上,【甲戌侧批:所谓迷津易堕,尘网难逃也。】作了棺材,万年不坏。这还是当年先父带来,原系义忠亲王老千岁要的,因他坏了事,【蒙侧批:“坏了事”等字毒极,写尽势利场中故套。】就不曾拿去。现今还封在店里,也没人出价敢买。你若要,就抬来罢了。”贾珍听了,喜之不尽,即命人抬来。大家看时,只见帮底皆厚八寸,纹若槟榔,味若檀麝,以手扣之,玎珰如金玉。大家都奇异称赏。贾珍笑问:“价值几何?”薛蟠笑道:“拿一千两银子来,只怕也没处买去。什么价不价,赏他们几两工钱就是了。”【甲戌侧批:的是阿呆兄口气。】贾珍听说,忙谢不尽,即命解锯糊漆。贾政因劝道:“此物恐非常人可享者,【甲戌侧批:政老有深意存焉。】殓以上等杉木也就是了。”【甲戌侧批:夹写贾政。】【甲戌眉批:写个个皆到,全无安逸之笔,深得《金瓶》壶奥!】此时贾珍恨不能代秦氏之死,这话如何肯听。【蒙侧批:“代秦氏死”等句,总是填实前文。】

这里说明了这副板材是出自潢海铁网山,是义忠亲王老千岁坏了事没能要的,这里义忠亲王老千岁,和后面忠顺王府可以做参照来看,“义忠”偏一个“义”字,反而“坏了事”,忠顺王府偏一个“顺”字,归顺朝廷,反而地位稳固,我们从后文来看,在宝玉挨打的那一回中,贾政就自思:“我们跟忠顺王府素无往来”,这里明白告诉我们贾府跟忠顺王府不是一路的,有“义”的反倒坏了事,“顺服”的地位稳固,这里是红楼梦里少有的政治方面的暗喻,而贾府与忠顺王府不一路,秦可卿又因贾珍私心“被使用”了义忠亲王老千岁坏了事没能要的出自潢海铁网山的板材做棺材,将来忠顺王府意要整垮贾府,必定是从此事开端,向朝廷揭发宁国府贾珍与谋反叛逆的义忠亲王老千岁有关联,将其打成叛逆的逆党的同情者,此后,宁府中内部各种不法之事渐次暴露,并牵连到了荣国府,一并将其以往所做不法之事统统曝光,才导致整个贾府彻底激怒了统治者,才抄家败亡的。
忠顺王府与义忠亲王老千岁从书里也仅能看到这些暗示,并且因为遗失了八十回后文字,很多情节都只能猜测,但这是红楼梦一书里少有的关于政治方面的暗示,这也是因为写贾府败亡不得不写。其次,是否真正暗示到了当时作者自家的一些政治事件,则不敢乱加猜测,我的感受是,肯定是有些影儿,作者从中取材过了,但也不完全就是真实政治事件的翻版,也有素材提取后的艺术加工与虚构吧!但是,读到此书的统治者未必会做如此想,毕竟还有那么多索引派往政治上面附会的,这大概是统治者最后销毁了红楼梦后半部分结局的真正原因吧!
最后,说一下铁网山,我在从没看过脂批的时候,就觉得铁网山这个名字很是渗人,我觉得铁网也是一种隐喻,暗喻尘网,因为尘网难逃,所以是铁做的网,难以挣脱,后来看了脂批,果然和我想的一样,如同铁槛寺和馒头庵的隐喻一样,在妙玉那一回里作者是明白写出铁槛寺和馒头庵的寓意,这是明告诉我们作者善用隐喻的方式,来暗示一些人生哲理方面的内容。比如铁槛寺指的是“纵有千年铁门槛”,指世家大族的富贵就像贵族大家中的铁门槛一样坚固永葆。但是纵然有千年的铁门槛,终须一个土馒头,土馒头暗喻人死后坟头,表示一切浮华终须消亡,最终也不过落得个土坟头的下场,这就和那句:“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是一模一样的意向;同样的,铁网山也是如此,秦可卿用的棺木出在铁网山上也就不奇怪了,这全都是隐喻,隐喻家族富贵,不过是过眼云烟,谁也逃不出铁做的尘网,最终都如樯木做的人生之舟一样,终有一天承载不了其沉重,触礁沉没。
因此,铁网山也只是如铁槛寺,馒头庵一样具有隐喻性质的地名(隐喻也是作者惯用的手法),意指尘网难逃,并不是具体指木兰围场,以及影射与木兰围场有关的弘晳逆案。


秦可卿到此为止,谢谢大家不离不弃的关注!
@正文焕 2016-07-01 09:45:44
想问问冯紫英的不幸之万幸是指的什么 @油煎燕子
-----------------------------
冯紫英这段作者也写的特别隐晦,我觉得应该在八十回后还有相关线索提到,但是我们能看到的线索,实在太少,如果一定要瞎乱猜,那也跟胡乱开脑洞差不多了,我觉得还是不要妄自揣测的好
@竹儿茶话 2016-07-01 11:31:36
@油煎燕子 104楼 2016-06-17 19:57:00
贾雨村为什么回回要见宝玉,当然是他对宝玉很感兴趣,可是作者就这么提了一下,马上转笔写别人去了,此后再无交代,又一个无头公案,供给读者想象,这就是为什么《红楼梦》里多多少少都弥漫着一层神秘色彩,但是我们还是要想象一下贾雨村的好奇心是怎么来的。
如果把思路拉到本书开篇,就会发现贾雨村其实不止当过林黛玉的老师,他还当过另外一个人的老师,那个学生曾给......
-----------------------------
问题是,在前八十回里透露出来的,甄家也已经被抄了,所谓覆巢之下安有完卵,甄宝玉必定随着家族的败亡而落魄,他是该如何走上正途呢?我觉得他没有走上正途的机会了……并且因为贾宝玉是甄宝玉的翻版,甄宝玉的个人性情和情怀都跟贾宝玉是一样的,他那样的灵魂如何俯就肮脏的浊世?倒不如抛却尘寰更符合他的情形,我觉得甄宝玉走不上所谓“仕途经济”的正路了
@小红伞检测未通过 2016-07-01 15:09:51
@油煎燕子 继续等更,下一步楼主要分析什么呀?
-----------------------------
下面我要写关于通灵宝玉探佚的内容,因为要查阅很多资料,可能会比较慢,但是一定会写完的,希望大家不要弃楼,随时关注哦!
@正文焕 2016-07-01 09:45:44
想问问冯紫英的不幸之万幸是指的什么 @油煎燕子
-----------------------------
@油煎燕子 2016-07-01 14:06:43
冯紫英这段作者也写的特别隐晦,我觉得应该在八十回后还有相关线索提到,但是我们能看到的线索,实在太少,如果一定要瞎乱猜,那也跟胡乱开脑洞差不多了,我觉得还是不要妄自揣测的好
-----------------------------
@正文焕 2016-07-01 15:33:24
也是,看原文也和铁网山有关,我猜测了不少^_^
-----------------------------
铁网山喻意尘网难逃,想来冯紫英之类的公子哥将来也是类似的流散落魄的命运吧!
@马上单衣寒恻恻 2016-07-04 10:23:31
我已经说了宝钗在金钏死后的说法做法,在当时的环境并无不妥,也有多人赞成,可是greenapples2011却大觉不妥,甚至说我们是白混社会的(不是我污蔑她,前面她自己评论的),又说自己绝不会这么说,请问如果你姨妈摊上此事,是不是要说:“姨妈你这个杀千刀的,如今金钏儿已经死了,你必须偿命,至不济也将宝玉一条绳儿勒死。”可惜曹没有写黛玉在金钏死后的反应和做法(事实上十二钗除了宝钗外,敏探春王凤姐憨湘云都只当没......
-----------------------------
哈哈哈哈哈哈,我也觉得宝钗固然心冷,对于金钏也没有特别亲厚的情谊,但是当着将金钏撵出的王夫人的面,总不好直说都是王夫人的错吧?能拿出自己的衣服给死人穿,已经是难得了,所以宝钗对于金钏死后的话,是在王夫人面前的一套圆场的说辞,固然不能说宝钗有多心善,但是也不能因此就说是冷酷无情,因为她面对的是王夫人这样的尴尬局面,话是对王夫人说的,她是给王夫人一个台阶下而已。
懒得跟某些人纠缠,继续更文,还没有写完,先更一部分

通灵宝玉探佚
《红楼梦》一书八十回后的内容,历来有很多种猜想,由于散佚了后数十回,所以历来众说纷纭,各持己见,虽然曹公在前八十回留下了诸多暗示和草蛇灰线的线索,能让读者猜到故事结局走向的一个大概脉络,但是,具体应该是怎么个细节,有哪些生动而独具特色的情节却只能靠想象了,又加上不同学术流派的人见解不同,各种各样令人瞠目的解读也不鲜见,所以八十回后的真本内容更加扑朔迷离,令人百般求索而不得其正解,也就难怪了。楼主下面要八的就是红楼梦探佚学分枝的部分内容,楼主主要根据文本和脂批提出一些自己的猜想,因为毕竟无法看到原文,所以这部分内容的推测,脑洞难免要开大一点,仅为楼主个人看法,楼主也绝不宣称自己的推测就是绝对正确的,仅仅是我根据一些前文的蛛丝马迹做出的推断,可信不可信,真实不真实,各人自己判断,也欢迎态度诚恳礼貌的相互探讨。
对于大家都熟悉的一些探佚学内容,楼主就不专门八了,楼主要八的是一些读者平时容易忽略的地方留下的一些线索,主要围绕脂批里面所透露的那四出关系到贾府及主角命运的戏剧和通灵宝玉来阐述,也会提到我之前发的那篇文章《烟云雾绕真(甄)假(贾)府》里面的内容,所以先看一下那篇文章对理解我后面将要八的内容会比较有帮助。



在提到通灵宝玉的时候,有一个特别明显的点,但是感觉看了很多资料也没有刻意提到的,但是我觉得这对探佚学来说是很重要的一点,能推测出至少两件关键情节。还是让我们回到比通灵金莺微露意那一回,在那一回,正式介绍了通灵宝玉的外观和其上的字迹,通灵宝玉的背面还有三行小字 :一、除邪祟 二、疗冤疾 三、知福祸 虽然贾珍如丧考妣,并且因私心誓要将秦可卿的葬礼操办的奢华无比,但我却觉得贾珍对于秦可卿并不像某些人说的那样是真爱,而更像是“情迷”,与林黛玉与贾宝玉的灵魂之爱不同,贾珍对于秦可卿的感情,则更多的掺杂了欲望与迷恋之情,一时诱惑,猛然间失去,就像是到手的一件珍玩突然间损坏了,更多的是对自己“不再占有”的惋惜,而非通达至灵魂,失去依傍的彻骨之痛,因而盛大的葬礼以后,贾珍依旧故我,玩起小姨子来也不在话下。如此说来,女人的肉体对于男人来说,再重要也不过如此了,而这却是身为一个女性最大的悲哀。 2、 脂批说:【写秦死之盛,贾珍之奢,实是却写得一个凤姐。】
这是毫无疑问的,作者借此一回书,不但将豪门之家奢华葬礼的势派尽力描摹,让人目不暇接,同时又将凤姐的性格、治家才能来一回正面书写,即展现了凤姐的才能,也为八十回后凤姐失势以后,逐渐失去掌控力的情节做一个对比。同时葬礼上各色人等衬托一个王熙凤,将她平日里做派能力专断和毒辣都做了全景式的描述。让这个人物更加立体生动如跃然纸上,
3、 这一回葬礼描写之盛除上面两点以外,我认为,从全书结构设置的角度来说也是别有意义的,因为这是此书开篇的第一场全景大戏,却不详的以葬礼开场,似乎预示着贾府未来不详的结局,同时,此刻秦可卿仅为一个长房儿媳就是这样豪华葬礼,将来贾府衰败,到那时贾母等核心重要人物病逝的时候,估计贾府已经拿不出筹办葬礼的费用了,那时的光景当与此刻相互映照,成为鲜明对比,这是我个人认为作者的一种情节上的呼应与安排。并且书以葬礼开篇,到宝玉成亲的时候,故事几近结束,却以婚礼收场,彼时婚礼必定惨淡无光,强颜欢笑,恰应了秦可卿“盛筵必散”的谶语,也可以此时盛大葬礼做一个强力对比,给读者留下及其强烈的印象。 4、 秦可卿的棺木,我认为直接伏下了将来贾家事败的火种,秦可卿判词后两句:“漫言不肖皆宁出,造衅开端实在宁”秦可卿的《红楼梦》曲词名为好事终,并排在十二曲最末,但是她却是十二钗中死的最早的,并且曲词中也有,家事消亡首罪宁的歌词,好事终全曲词如下:
【好事终】画梁春尽落香尘。擅风情,秉月貌,便是败家的根本。箕裘颓堕皆从敬,家事消亡首罪宁。宿孽总因情。
这些文辞都在暗示,秦可卿与家事消亡有关,其次,贾府的消亡是从宁国府开始的。为什么从宁国府开始,却一定要跟秦可卿的判词、曲词有关呢?她不是早早就死了吗?
所以,我觉得这里面肯定大有文章,还是从秦可卿临去世之前说起,秦可卿病重,将要去世,尤氏说已经预备下后事,“只是那件东西不得好木头”,这指的是制作棺材未得好木料,此处特别将棺木一事引出,果然后来葬礼上,由薛蟠引出了一副上好棺木来,原文如下:
贾珍见父亲不管,亦发恣意奢华。看板时,几副杉木板皆不中用。可巧薛蟠来吊问,因见贾珍寻好板,便说道:“我们木店里有一副板,叫做什么樯木,【甲戌眉批:樯者,舟具也。所谓“人生若泛舟”而已,宁不可叹!】出在潢海铁网山上,【甲戌侧批:所谓迷津易堕,尘网难逃也。】作了棺材,万年不坏。这还是当年先父带来,原系义忠亲王老千岁要的,因他坏了事,【蒙侧批:“坏了事”等字毒极,写尽势利场中故套。】就不曾拿去。现今还封在店里,也没人出价敢买。你若要,就抬来罢了。”贾珍听了,喜之不尽,即命人抬来。大家看时,只见帮底皆厚八寸,纹若槟榔,味若檀麝,以手扣之,玎珰如金玉。大家都奇异称赏。贾珍笑问:“价值几何?”薛蟠笑道:“拿一千两银子来,只怕也没处买去。什么价不价,赏他们几两工钱就是了。”【甲戌侧批:的是阿呆兄口气。】贾珍听说,忙谢不尽,即命解锯糊漆。贾政因劝道:“此物恐非常人可享者,【甲戌侧批:政老有深意存焉。】殓以上等杉木也就是了。”【甲戌侧批:夹写贾政。】【甲戌眉批:写个个皆到,全无安逸之笔,深得《金瓶》壶奥!】此时贾珍恨不能代秦氏之死,这话如何肯听。【蒙侧批:“代秦氏死”等句,总是填实前文。】
这里说明了这副板材是出自潢海铁网山,是义忠亲王老千岁坏了事没能要的,这里义忠亲王老千岁,和后面忠顺王府可以做参照来看,“义忠”偏一个“义”字,反而“坏了事”,忠顺王府偏一个“顺”字,归顺朝廷,反而地位稳固,我们从后文来看,在宝玉挨打的那一回中,贾政就自思:“我们跟忠顺王府素无往来”,这里明白告诉我们贾府跟忠顺王府不是一路的,有“义”的反倒坏了事,“顺服”的地位稳固,这里是红楼梦里少有的政治方面的暗喻,而贾府与忠顺王府不一路,秦可卿又因贾珍私心“被使用”了义忠亲王老千岁坏了事没能要的出自潢海铁网山的板材做棺材,将来忠顺王府意要整垮贾府,必定是从此事开端,向朝廷揭发宁国府贾珍与谋反叛逆的义忠亲王老千岁有关联,将其打成叛逆的逆党的同情者,此后,宁府中内部各种不法之事渐次暴露,并牵连到了荣国府,一并将其以往所做不法之事统统曝光,才导致整个贾府彻底激怒了统治者,才抄家败亡的。 忠顺王府与义忠亲王老千岁从书里也仅能看到这些暗示,并且因为遗失了八十回后文字,很多情节都只能猜测,但这是红楼梦一书里少有的关于政治方面的暗示,这也是因为写贾府败亡不得不写。其次,是否真正暗示到了当时作者自家的一些政治事件,则不敢乱加猜测,我的感受是,肯定是有些影儿,作者从中取材过了,但也不完全就是真实政治事件的翻版,也有素材提取后的艺术加工与虚构吧!但是,读到此书的统治者未必会做如此想,毕竟还有那么多索引派往政治上面附会的,这大概是统治者最后销毁了红楼梦后半部分结局的真正原因吧! 最后,说一下铁网山,我在从没看过脂批的时候,就觉得铁网山这个名字很是渗人,我觉得铁网也是一种隐喻,暗喻尘网,因为尘网难逃,所以是铁做的网,难以挣脱,后来看了脂批,果然和我想的一样,如同铁槛寺和馒头庵的隐喻一样,在妙玉那一回里作者是明白写出铁槛寺和馒头庵的寓意,这是明告诉我们作者善用隐喻的方式,来暗示一些人生哲理方面的内容。比如铁槛寺指的是“纵有千年铁门槛”,指世家大族的富贵就像贵族大家中的铁门槛一样坚固永葆。但是纵然有千年的铁门槛,终须一个土馒头,土馒头暗喻人死后坟头,表示一切浮华终须消亡,最终也不过落得个土坟头的下场,这就和那句:“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是一模一样的意向;同样的,铁网山也是如此,秦可卿用的棺木出在铁网山上也就不奇怪了,这全都是隐喻,隐喻家族富贵,不过是过眼云烟,谁也逃不出铁做的尘网,最终都如樯木做的人生之舟一样,终有一天承载不了其沉重,触礁沉没。
因此,铁网山也只是如铁槛寺,馒头庵一样具有隐喻性质的地名(隐喻也是作者惯用的手法),意指尘网难逃,并不是具体指木兰围场,以及影射与木兰围场有关的弘晳逆案。

秦可卿到此为止,谢谢大家不离不弃的关注! @正文焕 2016-07-01 09:45:44
想问问冯紫英的不幸之万幸是指的什么 @油煎燕子
-----------------------------
冯紫英这段作者也写的特别隐晦,我觉得应该在八十回后还有相关线索提到,但是我们能看到的线索,实在太少,如果一定要瞎乱猜,那也跟胡乱开脑洞差不多了,我觉得还是不要妄自揣测的好 @竹儿茶话 2016-07-01 11:31:36
@油煎燕子 104楼 2016-06-17 19:57:00
贾雨村为什么回回要见宝玉,当然是他对宝玉很感兴趣,可是作者就这么提了一下,马上转笔写别人去了,此后再无交代,又一个无头公案,供给读者想象,这就是为什么《红楼梦》里多多少少都弥漫着一层神秘色彩,但是我们还是要想象一下贾雨村的好奇心是怎么来的。
如果把思路拉到本书开篇,就会发现贾雨村其实不止当过林黛玉的老师,他还当过另外一个人的老师,那个学生曾给......
-----------------------------
问题是,在前八十回里透露出来的,甄家也已经被抄了,所谓覆巢之下安有完卵,甄宝玉必定随着家族的败亡而落魄,他是该如何走上正途呢?我觉得他没有走上正途的机会了……并且因为贾宝玉是甄宝玉的翻版,甄宝玉的个人性情和情怀都跟贾宝玉是一样的,他那样的灵魂如何俯就肮脏的浊世?倒不如抛却尘寰更符合他的情形,我觉得甄宝玉走不上所谓“仕途经济”的正路了 @小红伞检测未通过 2016-07-01 15:09:51
@油煎燕子 继续等更,下一步楼主要分析什么呀?
-----------------------------
下面我要写关于通灵宝玉探佚的内容,因为要查阅很多资料,可能会比较慢,但是一定会写完的,希望大家不要弃楼,随时关注哦! @正文焕 2016-07-01 09:45:44
想问问冯紫英的不幸之万幸是指的什么 @油煎燕子
-----------------------------
@油煎燕子 2016-07-01 14:06:43
冯紫英这段作者也写的特别隐晦,我觉得应该在八十回后还有相关线索提到,但是我们能看到的线索,实在太少,如果一定要瞎乱猜,那也跟胡乱开脑洞差不多了,我觉得还是不要妄自揣测的好
-----------------------------
@正文焕 2016-07-01 15:33:24
也是,看原文也和铁网山有关,我猜测了不少^_^
-----------------------------
铁网山喻意尘网难逃,想来冯紫英之类的公子哥将来也是类似的流散落魄的命运吧! @马上单衣寒恻恻 2016-07-04 10:23:31
我已经说了宝钗在金钏死后的说法做法,在当时的环境并无不妥,也有多人赞成,可是greenapples2011却大觉不妥,甚至说我们是白混社会的(不是我污蔑她,前面她自己评论的),又说自己绝不会这么说,请问如果你姨妈摊上此事,是不是要说:“姨妈你这个杀千刀的,如今金钏儿已经死了,你必须偿命,至不济也将宝玉一条绳儿勒死。”可惜曹没有写黛玉在金钏死后的反应和做法(事实上十二钗除了宝钗外,敏探春王凤姐憨湘云都只当没......
-----------------------------
哈哈哈哈哈哈,我也觉得宝钗固然心冷,对于金钏也没有特别亲厚的情谊,但是当着将金钏撵出的王夫人的面,总不好直说都是王夫人的错吧?能拿出自己的衣服给死人穿,已经是难得了,所以宝钗对于金钏死后的话,是在王夫人面前的一套圆场的说辞,固然不能说宝钗有多心善,但是也不能因此就说是冷酷无情,因为她面对的是王夫人这样的尴尬局面,话是对王夫人说的,她是给王夫人一个台阶下而已。 懒得跟某些人纠缠,继续更文,还没有写完,先更一部分

通灵宝玉探佚
《红楼梦》一书八十回后的内容,历来有很多种猜想,由于散佚了后数十回,所以历来众说纷纭,各持己见,虽然曹公在前八十回留下了诸多暗示和草蛇灰线的线索,能让读者猜到故事结局走向的一个大概脉络,但是,具体应该是怎么个细节,有哪些生动而独具特色的情节却只能靠想象了,又加上不同学术流派的人见解不同,各种各样令人瞠目的解读也不鲜见,所以八十回后的真本内容更加扑朔迷离,令人百般求索而不得其正解,也就难怪了。楼主下面要八的就是红楼梦探佚学分枝的部分内容,楼主主要根据文本和脂批提出一些自己的猜想,因为毕竟无法看到原文,所以这部分内容的推测,脑洞难免要开大一点,仅为楼主个人看法,楼主也绝不宣称自己的推测就是绝对正确的,仅仅是我根据一些前文的蛛丝马迹做出的推断,可信不可信,真实不真实,各人自己判断,也欢迎态度诚恳礼貌的相互探讨。
对于大家都熟悉的一些探佚学内容,楼主就不专门八了,楼主要八的是一些读者平时容易忽略的地方留下的一些线索,主要围绕脂批里面所透露的那四出关系到贾府及主角命运的戏剧和通灵宝玉来阐述,也会提到我之前发的那篇文章《烟云雾绕真(甄)假(贾)府》里面的内容,所以先看一下那篇文章对理解我后面将要八的内容会比较有帮助。


在提到通灵宝玉的时候,有一个特别明显的点,但是感觉看了很多资料也没有刻意提到的,但是我觉得这对探佚学来说是很重要的一点,能推测出至少两件关键情节。还是让我们回到比通灵金莺微露意那一回,在那一回,正式介绍了通灵宝玉的外观和其上的字迹,通灵宝玉的背面还有三行小字 :一、除邪祟 二、疗冤疾 三、知福祸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八卦娱乐
相关文章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