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八卦娱乐

扒一扒《红楼梦》里那些作者暗示的情节和隐藏的深意 第20章

时间:2019-03-25 00:04:22  来源:  作者:油煎燕子

我们都知道,在前八十回,通灵宝玉唯一一次正式发挥作用,就是在魇魔法姊弟逢五鬼那一次,宝玉和凤姐受到赵姨娘和马道婆暗地里巫术诅咒,两人中了邪半死不活,百般救治无效,就在全家人都以为两人性命难保的时候,来了一个癞头和尚对着通灵宝玉持诵持诵,居然通灵宝玉就显灵了,宝玉和凤姐中的邪也就慢慢好了,那癞头和尚进门以前是这样说的:“南无解冤孽菩萨.有那人口不利,家宅颠倾,或逢凶险,或中邪祟者,我们善能医治。”这里癞头和尚明确说了自己能医治“中邪祟者”,而他医治的方法也不过是拿通灵宝玉来持诵,这算是唤醒沉睡的通灵宝玉的一种法术?但由此可知,通灵宝玉背面所写的第一条,除邪祟是应验了的,之后前八十回里,通灵宝玉再无显灵的情节文字,那么,之后的疗冤疾和知福祸必然在八十回后有相应的情节来呼应,可是历来探佚和续书版本中,都没有相关的研究和探讨,那么我们便可以由此来做一个大致的推想,宝玉在八十回后应该会有一次大病,也就是通灵宝玉背后的第二条文字:“疗冤疾”的内容,那么宝玉会在什么情况下大病一场呢?我很自然的猜测到,应该是林黛玉逝后,贾宝玉无法接受如此严重的打击,以至于病入膏肓,很可能已经到了命悬一线的地步。否则难以理解,黛玉对宝玉来说如此之重要,以至于紫鹃仅仅说了一句:“你林妹妹回家去” ,宝玉就已经疯魔的不成样子,何况黛玉死了呢?更何况,黛玉逝后,宝玉还要和宝钗成亲,如果宝玉对于黛玉的死没有什么大的反应,反而老老实实跟宝钗成亲了,也是不符合之前作者对于宝黛二人感情设定的。所以关于黛玉之死,对于宝玉带来的打击必然是非常非常严重的,甚至是威胁到生命的,更何况,在前八十回里也曾透露过,晴雯死后,王夫人又陆续撵逐了芳官等小戏子,其他如宝钗搬出园子,迎春出嫁等等一系列的事件的打击,致使宝玉病了好久,连王夫人也在一段时间内,不敢再逼迫他了。如果说,晴雯的逝去和丫鬟们被逐都能导致宝玉大病一场,那何况宝玉心中的挚爱林黛玉呢?而且前八十回宝玉屡屡遭受赵姨娘母子暗害,到疗冤疾那一出的时候,估计也少不了这母子二人背后的戏份。宝玉的病一是因为黛玉,二是因为黛玉之死可能与人暗中算计有关,三是宝玉因黛玉之死而病危也可能有背后的暗中阴谋,所以才能称得上是“冤疾”,而不是普通的疾病。
当宝玉再次病危,无医可治的时候,很可能通灵宝玉又再次显灵了,之后宝玉慢慢恢复起来,才有可能重新接受现实,面临现实的压力之下,跟宝钗成亲。
这之后,通灵宝玉还有“知福祸”一条,而这条排在最后,可以想见,这条暗示的是将来贾府大厦将倾之前,通灵宝玉必然预先预知了福祸,或者不如说,预知了大祸即将来临,所以提前消失了,这也才可能有了后来的“甄宝玉送玉”的相关环节,只是具体会是什么样的情节,却只能猜测了,而我们掌握的信息量过少,很可能,这些猜测与推想也与曹公当初的本意有相当大的距离,但是通过通灵宝玉的后面两条神力,大致可以推测出一个轮廓来,而这部分是以往探佚学容易忽略的地方。

关于通灵宝玉,还有一点很值得说一下的是,仍然是在《魇魔法姊弟逢五鬼》那一回,我们且看原文和脂批:
正闹的天翻地覆,没个开交,只闻得隐隐的木鱼声响,【甲戌侧批:不费丝毫勉强,轻轻收住数百言文字,《石头记》得力处全在此处。以幻作真,以真作幻,看书人亦要如是看法为幸。】念了一句:“南无解冤孽菩萨。有那人口不利,家宅颠倾,或逢凶险,或中邪祟者,我们善能医治。”贾母、王夫人听见这些话,那里还耐得住,便命人去快请进来。贾政虽不自在,奈贾母之言如何违拗;想如此深宅,何得听的这样真切,【甲戌侧批:作者是幻笔,合屋俱是幻耳,焉能无闻?】心中亦希罕,【甲戌侧批:政老亦落幻中。】命人请了进来。众人举目看时,原来是一个癞头和尚与一个跛足道人。【甲戌双行夹批:僧因凤姐,道因宝玉,一丝不乱。】
这里的脂批很有意思,当癞头和尚在外面敲打木鱼,贾母命贾政快请进来的时候,脂批说:作者是幻笔,合屋皆是幻,这里“合屋皆是幻的”说法很令人瞩目,后面又说政老亦落幻中,我在《烟云雾绕真(甄)假(贾)府》中曾经论证过,贾宝玉和贾府的一切经历都是甄府的幻影,而作者是用类似《南柯梦》、《邯郸梦》的故事结构在写《红楼梦》的故事,在通灵宝玉显灵的这一期,似乎从脂批里得到了验证,脂批干脆说“合屋皆是幻”,等于告诉我们,这个贾府里的所有人都是幻影,不是真实的,恰像是一场梦,而通灵宝玉也在幻境中沉睡过去了,直到癞头和尚来唤醒它。
明白这一点,可以更好的理解我们下面要论述的情节。
要想做后半部的探佚工作,还是必须得从贾元春点的那四出戏及旁边对应的脂批来分析:

那时贾蔷带领十二个女戏,在楼下正等的不耐烦,只见一太监飞来说:“作完了诗,快拿戏目来!”贾蔷急将锦册呈上,并十二个花名单子。少时,太监出来,只点了四出戏:

第一出《豪宴》;【庚辰双行夹批:《一捧雪》中伏贾家之败。】
第二出《乞巧》;【庚辰双行夹批:《长生殿》中伏元妃之死。】
第三出《仙缘》;【庚辰双行夹批:《邯郸梦》中伏甄宝玉送玉。】
第四出《离魂》。【庚辰双行夹批:《牡丹亭》中伏黛玉死。所点之戏剧伏四事,乃通部书之大过节、大关键。】
贾蔷忙张罗扮演起来。一个个歌欺裂石之音,舞有天魔之态。虽是妆演的形容,却作尽悲欢情状。【庚辰双行夹批:二句毕矣。】

脂批明确的指出,这四出戏文中暗伏了四件关系到贾府兴亡的关键大事,说是通部书之大过节,大关键,但是遗憾的是,我们读者连其中任意一出所代表的情节都无缘亲见,于是通部书的大关键大过节对于我们读者来说都已经成了迷,只能利用脂批中提到的相关戏剧中隐藏的线索来探究那未知的世界了。

第一出戏《豪宴》出自清代李渔的戏剧作品《一捧雪》,一捧雪不是真的雪,而是指一个玉器珍玩,一个玉杯,故事讲述的是,明朝嘉靖年间,太仆寺卿莫怀古曾于风尘中提拔裱褙匠汤勤,并将其荐于当时权盛一时的严世蕃。汤勤谋占莫怀古之妾雪艳,撺掇严世蕃向莫家索取家藏古玉杯“一捧雪”。莫怀古以赝品献给严世蕃。严世蕃得到古玉杯后,不知是假,非常高兴,并升莫怀古为太常。但汤勤认得杯的真假,将真相告之严世蕃。严世蕃非常愤怒,命人到莫府搜取真杯。莫府仆人莫成将真杯藏起,杯没被搜走。莫怀古害怕再被严世蕃逼交古玉杯,于是弃官逃走。而严世蕃却在朝上上本弹劾莫怀古并派人追拿他,在蓟州将莫怀古拿获,并命蓟州总镇戚继光就地将莫斩首。戚继光欲救莫怀古但无计,莫府仆人莫成愿舍身救主,莫怀古因而得机逃往古北口。戚继光将莫成斩首后,将人头送到京城,但又被汤勤识破。锦衣卫陆炳奉旨调查,并将戚继光拘捕。严世蕃令汤勤会审,陆炳欲断为真,汤勤坚持为假;陆由雪艳暗示,看破汤意在得雪艳,又思开脱戚继光,无奈将雪艳断与汤勤为妾,汤乃不究。洞房中雪艳刺死汤勤,报仇后自刎。为保住玉杯“一捧雪”,莫怀古不惜丢官、弃家舍妾,几经辗转来到中原,将莫姓改为李姓,隐蔽落户。
有着如此离奇传说经历的玉杯,居然传世至今,在今天的博物馆里我们可以一睹一捧雪玉杯的真容,然而可惜的是,时代要晚的多的,被脂批暗示跟这个故事有相近之处的红楼梦的结局,却怎么也见不到了。
下图即为传说中的一捧雪玉杯




而《豪宴》这出折子戏讲述的就是莫怀古将他救助的潦倒的裱褙匠汤勤推荐给了严世蕃,严世蕃宴请他们二人看戏的故事,这是一出戏中戏,在《豪宴》中,严世蕃请莫怀古和汤勤看的那出戏就是著名的中山狼的故事,东郭先生和狼在《豪宴》这出戏中戏里面,分别暗喻莫怀古和恩将仇报的小人汤勤,而脂批说这出折子戏埋下了贾家之败的伏笔,那就值得好好推敲了,首先,《豪宴》这出戏本身几乎没有其他的情节,仅仅叙述了戏中戏中山狼的故事,那就意味着,红楼梦的作者在暗示,贾府也是遇到了一个类似的中山狼,曾经获得贾府的帮助,后来反咬一口,竟将贾府陷入了彻底的衰败的关键人物。这个人物就像一捧雪里的汤勤一样,为了一己之私利,反将恩人推向深渊的反复小人。这个关键人物我认为几乎不用说,可以肯定是曾受贾府关照而起复升迁的贾雨村了。在前八十回里,我们已经从种种迹象看到了贾府内部腐朽,亏空,以及各种骄奢淫逸、贪赃枉法事件层出不穷的情况,可以说,导致贾府衰败的主因是他们自己,我认为作者是对家族衰败的情形是有自省和反思的意识的,否则不会那么真实的写出来贾府内部种种不好的一面,而贾雨村之流的奸佞小人只不过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但是这根稻草压倒骆驼的方式也必然是最残忍,最无情无义、最恩将仇报的方式,才能让人跟中山狼一样的人物联系起来。
在前面分析秦可卿的时候,我分析过最后贾府之败,按照秦可卿的判词,应该是首先从宁府开始的,最有可能的是,忠顺王府揭发贾珍使用了坏了事的义忠亲王老千岁的木料做秦可卿的棺材,指控宁府跟逆党有牵连从而祸及整个贾府导致获罪抄家的。那么是谁告知忠顺王府贾珍与义忠亲王老千岁的棺木有关系的呢?那么像汤勤一样的告密者很有可能就是贾雨村了啊!贾雨村为了攀附更高的权势,为自己得到更高的利益,不惜出卖曾经自己攀附的贾家,来获取忠顺王爷的青睐。这是相对简单的一种联想模式,也是相对来说比较不离奇,不会使人觉得情节不现实的一种方式,然而还有另外一种脑洞大开的联想模式,即使楼主自己也觉得不太像红楼梦的现实主义情节,更像是三言二拍的那种恩怨情仇的模式。但是毕竟也是从红楼梦的情节线索中推导出来的,所以姑且作为一说也提出来供大家笑谈,这部分楼主自己也不是完全认可的,故此不喜勿喷。
脂批说,《一捧雪》的故事暗伏了贾家之败,我们又认为,一捧雪故事中的小人汤勤几乎无可置疑的是指贾雨村,那么莫怀古可以认为暗喻贾府,谁是严世蕃呢?我们认为严世蕃对应的应该就是忠顺王爷,而忠顺王爷在前面蒋玉菡的事件中,很可能已经跟贾府和贾宝玉结下了梁子,很有可能,忠顺王爷认为蒋玉菡的出走,都是贾宝玉勾引出去的,所以忠顺王爷在后期,很可能对此有一些报复性的行为。
让我们回到《一捧雪》里面的情节,汤勤是因为看上了莫怀古的小妾雪艳才对严世蕃透露了莫家收藏是一个玉器是希世奇珍了,导致最后莫怀古奉上假的一捧雪,又被汤勤识破,最后全家被严世蕃追杀迫害的。那么,会不会红楼梦的故事里也有一件希世奇珍的玉器被贾雨村告知了忠顺王府导致忠顺王府想要收拾贾家得到那个玉器呢?同时,贾府中拥有这个玉器的人是否也有一位绝世美人的伴侣,雪艳之类的人物为贾雨村所觊觎呢?
接下来的分析就很有趣了,首先,贾府中绝对拥有一件天上地下都少见,又拥有神奇的魔力的一块玉石,能够除邪祟、疗冤疾、知福祸,那就是著名的通灵宝玉对不对?通灵宝玉比起有些人认为的蜡油冻佛手要稀罕多了,其次,通灵宝玉的拥有者贾宝玉最后确是和一位绝世美人成亲了,我们都知道那就是薛宝钗,那么贾雨村有没有可能见到过薛宝钗并对薛宝钗产生觊觎之心,从而想要除掉贾宝玉得到宝钗呢?这点原本楼主觉得太扯了,年龄也差太大了,两个人也没有什么交集可言,而且贾雨村是有夫人的,那就是后来扶正的娇杏。可是另一方面我们也都知道,贾雨村判断葫芦案的时候,保住了薛蟠性命,应该跟薛蟠在前期关系不错,而有没有可能因为薛蟠,使贾雨村无意间见到过宝钗一面,从而惊为天人呢?
其次是关于娇杏,有没有可能,贾雨村与薛家来往,使得娇杏也与薛家或者贾家的女眷来往,从而无意间获知了香菱的事情,得知自己的丈夫在处理原来的恩人甄士隐女儿的案件上几乎坑害了当初的英莲,既后来的香菱;又或者,娇杏后来在香菱被夏金桂和薛蟠折磨至死之前见过香菱,因为香菱眉间有痣,所以娇杏认出了香菱就是当初自己的旧主人家的小姐英莲,从而恨上自己的丈夫,最后离开了贾雨村呢?那个时候女子没有独立的身份,都是依附于男人,所以娇杏或者自杀,或者出家等等,导致贾雨村已经成了事实上的鳏夫,所以才有了寻找新夫人的可能呢? 我们都知道,在前八十回,通灵宝玉唯一一次正式发挥作用,就是在魇魔法姊弟逢五鬼那一次,宝玉和凤姐受到赵姨娘和马道婆暗地里巫术诅咒,两人中了邪半死不活,百般救治无效,就在全家人都以为两人性命难保的时候,来了一个癞头和尚对着通灵宝玉持诵持诵,居然通灵宝玉就显灵了,宝玉和凤姐中的邪也就慢慢好了,那癞头和尚进门以前是这样说的:“南无解冤孽菩萨.有那人口不利,家宅颠倾,或逢凶险,或中邪祟者,我们善能医治。”这里癞头和尚明确说了自己能医治“中邪祟者”,而他医治的方法也不过是拿通灵宝玉来持诵,这算是唤醒沉睡的通灵宝玉的一种法术?但由此可知,通灵宝玉背面所写的第一条,除邪祟是应验了的,之后前八十回里,通灵宝玉再无显灵的情节文字,那么,之后的疗冤疾和知福祸必然在八十回后有相应的情节来呼应,可是历来探佚和续书版本中,都没有相关的研究和探讨,那么我们便可以由此来做一个大致的推想,宝玉在八十回后应该会有一次大病,也就是通灵宝玉背后的第二条文字:“疗冤疾”的内容,那么宝玉会在什么情况下大病一场呢?我很自然的猜测到,应该是林黛玉逝后,贾宝玉无法接受如此严重的打击,以至于病入膏肓,很可能已经到了命悬一线的地步。否则难以理解,黛玉对宝玉来说如此之重要,以至于紫鹃仅仅说了一句:“你林妹妹回家去” ,宝玉就已经疯魔的不成样子,何况黛玉死了呢?更何况,黛玉逝后,宝玉还要和宝钗成亲,如果宝玉对于黛玉的死没有什么大的反应,反而老老实实跟宝钗成亲了,也是不符合之前作者对于宝黛二人感情设定的。所以关于黛玉之死,对于宝玉带来的打击必然是非常非常严重的,甚至是威胁到生命的,更何况,在前八十回里也曾透露过,晴雯死后,王夫人又陆续撵逐了芳官等小戏子,其他如宝钗搬出园子,迎春出嫁等等一系列的事件的打击,致使宝玉病了好久,连王夫人也在一段时间内,不敢再逼迫他了。如果说,晴雯的逝去和丫鬟们被逐都能导致宝玉大病一场,那何况宝玉心中的挚爱林黛玉呢?而且前八十回宝玉屡屡遭受赵姨娘母子暗害,到疗冤疾那一出的时候,估计也少不了这母子二人背后的戏份。宝玉的病一是因为黛玉,二是因为黛玉之死可能与人暗中算计有关,三是宝玉因黛玉之死而病危也可能有背后的暗中阴谋,所以才能称得上是“冤疾”,而不是普通的疾病。 当宝玉再次病危,无医可治的时候,很可能通灵宝玉又再次显灵了,之后宝玉慢慢恢复起来,才有可能重新接受现实,面临现实的压力之下,跟宝钗成亲。
这之后,通灵宝玉还有“知福祸”一条,而这条排在最后,可以想见,这条暗示的是将来贾府大厦将倾之前,通灵宝玉必然预先预知了福祸,或者不如说,预知了大祸即将来临,所以提前消失了,这也才可能有了后来的“甄宝玉送玉”的相关环节,只是具体会是什么样的情节,却只能猜测了,而我们掌握的信息量过少,很可能,这些猜测与推想也与曹公当初的本意有相当大的距离,但是通过通灵宝玉的后面两条神力,大致可以推测出一个轮廓来,而这部分是以往探佚学容易忽略的地方。
关于通灵宝玉,还有一点很值得说一下的是,仍然是在《魇魔法姊弟逢五鬼》那一回,我们且看原文和脂批:
正闹的天翻地覆,没个开交,只闻得隐隐的木鱼声响,【甲戌侧批:不费丝毫勉强,轻轻收住数百言文字,《石头记》得力处全在此处。以幻作真,以真作幻,看书人亦要如是看法为幸。】念了一句:“南无解冤孽菩萨。有那人口不利,家宅颠倾,或逢凶险,或中邪祟者,我们善能医治。”贾母、王夫人听见这些话,那里还耐得住,便命人去快请进来。贾政虽不自在,奈贾母之言如何违拗;想如此深宅,何得听的这样真切,【甲戌侧批:作者是幻笔,合屋俱是幻耳,焉能无闻?】心中亦希罕,【甲戌侧批:政老亦落幻中。】命人请了进来。众人举目看时,原来是一个癞头和尚与一个跛足道人。【甲戌双行夹批:僧因凤姐,道因宝玉,一丝不乱。】
这里的脂批很有意思,当癞头和尚在外面敲打木鱼,贾母命贾政快请进来的时候,脂批说:作者是幻笔,合屋皆是幻,这里“合屋皆是幻的”说法很令人瞩目,后面又说政老亦落幻中,我在《烟云雾绕真(甄)假(贾)府》中曾经论证过,贾宝玉和贾府的一切经历都是甄府的幻影,而作者是用类似《南柯梦》、《邯郸梦》的故事结构在写《红楼梦》的故事,在通灵宝玉显灵的这一期,似乎从脂批里得到了验证,脂批干脆说“合屋皆是幻”,等于告诉我们,这个贾府里的所有人都是幻影,不是真实的,恰像是一场梦,而通灵宝玉也在幻境中沉睡过去了,直到癞头和尚来唤醒它。
明白这一点,可以更好的理解我们下面要论述的情节。 要想做后半部的探佚工作,还是必须得从贾元春点的那四出戏及旁边对应的脂批来分析:

那时贾蔷带领十二个女戏,在楼下正等的不耐烦,只见一太监飞来说:“作完了诗,快拿戏目来!”贾蔷急将锦册呈上,并十二个花名单子。少时,太监出来,只点了四出戏:

第一出《豪宴》;【庚辰双行夹批:《一捧雪》中伏贾家之败。】
第二出《乞巧》;【庚辰双行夹批:《长生殿》中伏元妃之死。】
第三出《仙缘》;【庚辰双行夹批:《邯郸梦》中伏甄宝玉送玉。】
第四出《离魂》。【庚辰双行夹批:《牡丹亭》中伏黛玉死。所点之戏剧伏四事,乃通部书之大过节、大关键。】
贾蔷忙张罗扮演起来。一个个歌欺裂石之音,舞有天魔之态。虽是妆演的形容,却作尽悲欢情状。【庚辰双行夹批:二句毕矣。】

脂批明确的指出,这四出戏文中暗伏了四件关系到贾府兴亡的关键大事,说是通部书之大过节,大关键,但是遗憾的是,我们读者连其中任意一出所代表的情节都无缘亲见,于是通部书的大关键大过节对于我们读者来说都已经成了迷,只能利用脂批中提到的相关戏剧中隐藏的线索来探究那未知的世界了。
第一出戏《豪宴》出自清代李渔的戏剧作品《一捧雪》,一捧雪不是真的雪,而是指一个玉器珍玩,一个玉杯,故事讲述的是,明朝嘉靖年间,太仆寺卿莫怀古曾于风尘中提拔裱褙匠汤勤,并将其荐于当时权盛一时的严世蕃。汤勤谋占莫怀古之妾雪艳,撺掇严世蕃向莫家索取家藏古玉杯“一捧雪”。莫怀古以赝品献给严世蕃。严世蕃得到古玉杯后,不知是假,非常高兴,并升莫怀古为太常。但汤勤认得杯的真假,将真相告之严世蕃。严世蕃非常愤怒,命人到莫府搜取真杯。莫府仆人莫成将真杯藏起,杯没被搜走。莫怀古害怕再被严世蕃逼交古玉杯,于是弃官逃走。而严世蕃却在朝上上本弹劾莫怀古并派人追拿他,在蓟州将莫怀古拿获,并命蓟州总镇戚继光就地将莫斩首。戚继光欲救莫怀古但无计,莫府仆人莫成愿舍身救主,莫怀古因而得机逃往古北口。戚继光将莫成斩首后,将人头送到京城,但又被汤勤识破。锦衣卫陆炳奉旨调查,并将戚继光拘捕。严世蕃令汤勤会审,陆炳欲断为真,汤勤坚持为假;陆由雪艳暗示,看破汤意在得雪艳,又思开脱戚继光,无奈将雪艳断与汤勤为妾,汤乃不究。洞房中雪艳刺死汤勤,报仇后自刎。为保住玉杯“一捧雪”,莫怀古不惜丢官、弃家舍妾,几经辗转来到中原,将莫姓改为李姓,隐蔽落户。 有着如此离奇传说经历的玉杯,居然传世至今,在今天的博物馆里我们可以一睹一捧雪玉杯的真容,然而可惜的是,时代要晚的多的,被脂批暗示跟这个故事有相近之处的红楼梦的结局,却怎么也见不到了。
下图即为传说中的一捧雪玉杯



而《豪宴》这出折子戏讲述的就是莫怀古将他救助的潦倒的裱褙匠汤勤推荐给了严世蕃,严世蕃宴请他们二人看戏的故事,这是一出戏中戏,在《豪宴》中,严世蕃请莫怀古和汤勤看的那出戏就是著名的中山狼的故事,东郭先生和狼在《豪宴》这出戏中戏里面,分别暗喻莫怀古和恩将仇报的小人汤勤,而脂批说这出折子戏埋下了贾家之败的伏笔,那就值得好好推敲了,首先,《豪宴》这出戏本身几乎没有其他的情节,仅仅叙述了戏中戏中山狼的故事,那就意味着,红楼梦的作者在暗示,贾府也是遇到了一个类似的中山狼,曾经获得贾府的帮助,后来反咬一口,竟将贾府陷入了彻底的衰败的关键人物。这个人物就像一捧雪里的汤勤一样,为了一己之私利,反将恩人推向深渊的反复小人。这个关键人物我认为几乎不用说,可以肯定是曾受贾府关照而起复升迁的贾雨村了。在前八十回里,我们已经从种种迹象看到了贾府内部腐朽,亏空,以及各种骄奢淫逸、贪赃枉法事件层出不穷的情况,可以说,导致贾府衰败的主因是他们自己,我认为作者是对家族衰败的情形是有自省和反思的意识的,否则不会那么真实的写出来贾府内部种种不好的一面,而贾雨村之流的奸佞小人只不过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但是这根稻草压倒骆驼的方式也必然是最残忍,最无情无义、最恩将仇报的方式,才能让人跟中山狼一样的人物联系起来。 在前面分析秦可卿的时候,我分析过最后贾府之败,按照秦可卿的判词,应该是首先从宁府开始的,最有可能的是,忠顺王府揭发贾珍使用了坏了事的义忠亲王老千岁的木料做秦可卿的棺材,指控宁府跟逆党有牵连从而祸及整个贾府导致获罪抄家的。那么是谁告知忠顺王府贾珍与义忠亲王老千岁的棺木有关系的呢?那么像汤勤一样的告密者很有可能就是贾雨村了啊!贾雨村为了攀附更高的权势,为自己得到更高的利益,不惜出卖曾经自己攀附的贾家,来获取忠顺王爷的青睐。这是相对简单的一种联想模式,也是相对来说比较不离奇,不会使人觉得情节不现实的一种方式,然而还有另外一种脑洞大开的联想模式,即使楼主自己也觉得不太像红楼梦的现实主义情节,更像是三言二拍的那种恩怨情仇的模式。但是毕竟也是从红楼梦的情节线索中推导出来的,所以姑且作为一说也提出来供大家笑谈,这部分楼主自己也不是完全认可的,故此不喜勿喷。 脂批说,《一捧雪》的故事暗伏了贾家之败,我们又认为,一捧雪故事中的小人汤勤几乎无可置疑的是指贾雨村,那么莫怀古可以认为暗喻贾府,谁是严世蕃呢?我们认为严世蕃对应的应该就是忠顺王爷,而忠顺王爷在前面蒋玉菡的事件中,很可能已经跟贾府和贾宝玉结下了梁子,很有可能,忠顺王爷认为蒋玉菡的出走,都是贾宝玉勾引出去的,所以忠顺王爷在后期,很可能对此有一些报复性的行为。 让我们回到《一捧雪》里面的情节,汤勤是因为看上了莫怀古的小妾雪艳才对严世蕃透露了莫家收藏是一个玉器是希世奇珍了,导致最后莫怀古奉上假的一捧雪,又被汤勤识破,最后全家被严世蕃追杀迫害的。那么,会不会红楼梦的故事里也有一件希世奇珍的玉器被贾雨村告知了忠顺王府导致忠顺王府想要收拾贾家得到那个玉器呢?同时,贾府中拥有这个玉器的人是否也有一位绝世美人的伴侣,雪艳之类的人物为贾雨村所觊觎呢? 接下来的分析就很有趣了,首先,贾府中绝对拥有一件天上地下都少见,又拥有神奇的魔力的一块玉石,能够除邪祟、疗冤疾、知福祸,那就是著名的通灵宝玉对不对?通灵宝玉比起有些人认为的蜡油冻佛手要稀罕多了,其次,通灵宝玉的拥有者贾宝玉最后确是和一位绝世美人成亲了,我们都知道那就是薛宝钗,那么贾雨村有没有可能见到过薛宝钗并对薛宝钗产生觊觎之心,从而想要除掉贾宝玉得到宝钗呢?这点原本楼主觉得太扯了,年龄也差太大了,两个人也没有什么交集可言,而且贾雨村是有夫人的,那就是后来扶正的娇杏。可是另一方面我们也都知道,贾雨村判断葫芦案的时候,保住了薛蟠性命,应该跟薛蟠在前期关系不错,而有没有可能因为薛蟠,使贾雨村无意间见到过宝钗一面,从而惊为天人呢? 其次是关于娇杏,有没有可能,贾雨村与薛家来往,使得娇杏也与薛家或者贾家的女眷来往,从而无意间获知了香菱的事情,得知自己的丈夫在处理原来的恩人甄士隐女儿的案件上几乎坑害了当初的英莲,既后来的香菱;又或者,娇杏后来在香菱被夏金桂和薛蟠折磨至死之前见过香菱,因为香菱眉间有痣,所以娇杏认出了香菱就是当初自己的旧主人家的小姐英莲,从而恨上自己的丈夫,最后离开了贾雨村呢?那个时候女子没有独立的身份,都是依附于男人,所以娇杏或者自杀,或者出家等等,导致贾雨村已经成了事实上的鳏夫,所以才有了寻找新夫人的可能呢?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八卦娱乐
相关文章
精彩推荐